[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郭罗基作品选编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我们中国人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传统。当年茉莉出狱后逃到香港,就曾获得过“亚洲观察”——美国“人权观察”香港分部的帮助。伯恩斯坦先生是“人权观察”的创始人,茉莉对他心怀谢意。
   
   因此,当我们深入揭露、分析中国人权组织权力腐败的个案,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伯恩斯坦先生的时候,就产生了一种复杂矛盾的心情。一方面,我们感谢伯恩斯坦先生为中国人权事业所做的一切;另一方面,我们不能不向公众和历史负责任,不能不客观地分析导致中国人权组织丧失理想、走向堕落的各种因素,其中包括身为“共同主席”的伯恩斯坦先生的因素。

   
   好在伯恩斯坦先生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在民主自由的美国,即使是全民选举出来的总统,也要经受人们尖锐的批评。如果我们不把中国人权组织的症结和盘托出,那就贬低了美国精神,也低估了美国人接受真实的能力。
   让我们用诚实报答你,伯恩斯坦先生。
    茉莉:
   郭罗基先生,上次我们谈到你们几位中国理事在2004年5月,为了健全制度,要求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被共同主席伯恩斯坦先生否定,伯恩斯坦还说,要让你们这些人规矩点。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用这种口气对中国理事说话?
   
   郭罗基:伯恩斯坦的这种不理性态度,主要是受了围在他身边的那些人的影响。他本人也不太懂得中国的实际情况,和我们中国理事很少沟通。
    茉莉: 你对伯恩斯坦本人的印象如何?
   郭罗基:
   我认为,伯恩斯坦先生是一位热心于人权事业的好老头。他在1979年创建的“人权观察”,如今家大业大,除了纽约总部外,在美国国内的洛杉矶、旧金山、华盛顿和国外的布鲁塞尔、日内瓦、伦敦、莫斯科都设有分支机构。1997年,他从“人权观察”退休。至今,“人权观察”的所有文件上还有一行小字:
   Robert L. Bernstein, Founding Chair.
    茉莉:
   我也了解到,当年身为出版商的伯恩斯坦,因为接触到苏联异议人士,为他们的著作遭禁而气愤不平,于是创办了一个自由言论基金会。后来这个基金会发展成为大名鼎鼎的“人权观察”,为世界人权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郭罗基:
   伯恩斯坦乐善好施,特别愿意帮助中国人。有三位中国女士认他为“American
   Father”(美国父亲),得到他的长年资助。我们辞职理事中的好几位以及我本人都得到过他的帮助。他曾经让他的一位朋友对我提供一笔资助,当时我谢过他们二位,现在我还常常铭感在心。
    茉莉: 有人说,你们得了人家的好处就不应当对人家说三道四。
    郭罗基:
   如果是这样,资助不成了收买了吗?我想这不符合伯恩斯坦的心意。对于得了资助的人来说,从此就不能批评资助者,不成了卖身了吗?这决非有尊严的人所为。
    茉莉:
   你接受过资助,但你还是耿直敢言,不像有的人得了好处就闭嘴,或者只为有钱人帮腔。我也相信,伯恩斯坦先生在资助别人的时候,并不以要求别人放弃批评权利为条件。
    郭罗基:
   也有人在批评别人的时候,就不念旧情,不提从前别人对自己的帮助了。
    茉莉: 我想,该感谢的感谢,该批评的批评,做人要不卑不亢才好。
    郭罗基:
   伯恩斯坦从“人权观察”退休后,“中国人权”请他重新出山,担任共同主席,利用他的擅长,为“中国人权”找钱。他确实找来不少钱,“中国人权”的收入与日俱增。
    茉莉:
   据说伯恩斯坦先生担任共同主席之后,努力筹款,使中国人权组织的收入,从1997年的不足40万,增加到2004年的400多万。
    郭罗基:
   我们当时都很高兴,庆幸“中国人权”从此脱贫致富。但我们没有意识到,条件变化了,问题随之而来。制度不健全,操作无程序,在不同的条件下,结果大不一样。
    茉莉: 你的意思是,金钱大幅增加了,问题也多起来?
    郭罗基:
   是的。钱多了,爱钱的人就来;掌权的人也变得爱钱了,账目就不清不楚了。
    茉莉: 为什么会是这样?
    郭罗基:
   早年,“中国人权”是靠理想主义、献身精神凝结起来的群体,道义上的一致掩盖了制度和程序方面的弊病。后来物质上富裕了,精神上却贫乏了,制度和程序方面的弊病就发作了。当我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重新强调制度和程序的时候,已经晚了。这就使我们想到,美国开国的先贤们是多么英明,他们先制定宪法,后成立政府,为千秋万代立下了规矩,无论条件怎么变,不管是穷是富,规矩不能变。
    茉莉:
   我听“中国人权”的早期创业者说,当初他们请人参加都请不到,后来有钱了,有人就争着往这个组织里挤。请你具体谈谈钱多了所发生的变化。
    郭罗基:
   例如谭竞嫦,她早就是“中国人权”的理事,但以前开会常常不来。等到“中国人权”财源充足,能够支付高薪了,才50多岁的谭竞嫦就从
   Queens College
   (皇后学院)提前退休,以吃人权饭为职业了。谭竞嫦拿了高薪,刘青也连年攀升,比他早年的收入翻了几番。
    茉莉:
   有人说,比起其他人权组织例如“人权观察”的官员,他们的薪水不算高。
    郭罗基:
   他们的专业水平能与“人权观察”的官员相比吗?“人权观察”几乎每位官员和研究员都有大学博士、硕士学位,通晓他们所研究的国度的语言和国情。每位研究员都要搞实地调查,撰写长篇研究报告,出版专门著作。
   
   “中国人权”的官员,例如刘青,说英文,一句不会,写中文,文句不通。如果不是“中国人权”供养,凭他自己的本事,在美国社会连正经的工作都很难找。还有其他不可比的方面。“中国人权”与“人权观察”不同,它的钱是以中国民众的苦难的名义找来的,为改善中国民众的人权状况服务的“中国人权”的官员,拿多少钱,是不是也要考虑苦难民众的感觉?
    茉莉:
   说得对,在大多数人权受害者还生活在恐惧和贫困之中的时候,这个由中国人自己创办的组织,不应该去和富裕国家的人权组织攀比工资。
    郭罗基:
   在“中国人权”风波发生后,刘青唯一的一次公开发言是3月6日回答国内朋友“思行”的两个问题。“思行”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大部分民运朋友生活困顿,您拿这么高的工资,您自己是怎么看的?”美国的民众不会对“人权观察”的官员提这种问题,是不是?刘青发放的人道援助,多数情况下只是美元一百、二百、三百。即以三百计,谭竞嫦和刘青每人每年的薪水足可帮助三、四百人。
    茉莉:
   可他们现在认为,资助国内人权受害者不是他们的任务,他们认为自己是在帮美国公司做事呢。在经济上,他们可是大大地优待自己,只亏待国内受害者。
    郭罗基:
   谭竞嫦的年薪在10万以上。传说刘青年薪8万,这是前几年的数字,他们年年提薪,现在可能不止这么多了。
    茉莉:
   他们给自己开这么高的工资,是否事先征求过你们理事的意见?
    郭罗基:
   没有。主要的问题还不在于薪水多少,而是他们的薪水是谁定的?通过什么程序?理事们统统不知道。我们曾提出质询,他们说这是“个人隐私”。刘青在回答上述“思行”的问题时,还坚持:“具体工资数字我不做回应,这完全是应该得到尊重的个人隐私”。在这里,
   “应该得到尊重的”不是个人隐私,而是美国法律。
    茉莉:
   关于非营利组织官员的工资,美国法律应该有这方面的规定吧?
    郭罗基:纽约州非赢利公司法第715(f)规定:
    " The fixing of salaries of officers, if not done in or pursuant
   to
    the by-laws, shall require the affirmative vote of a majority of
   the
    entire board unless a higher proportion is set by the
   certificate of
    incorporation or by-laws.
   
   "(官员的定薪,如果不是根据章程而为,应由全体理事的多数表决决定,除非公司成立证书或章程规定更多的表决票数。)
   
   《中国人权章程》没有关于官员薪水的条款。那么,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官员的薪水至少应由理事会半数以上的多数决定,甚至还可以用成立证书或章程规定更多的表决数,例如三分之二、四分之三等等。
    茉莉: 看来他们在西方多年,对这些法律规定一无所知。
    郭罗基:
   刘青固然是“法盲”,执委会中那两位动不动就用法律吓唬人的美国律师谭竞嫦和司卡特,难道也一点不知道吗?他们究竟是滥芋充数还是明知故犯?
    茉莉:
   做人权事业当然也要吃饭。但领取高薪的人,应该有相应的能力和资格。谭竞嫦做中国人权事业的能力如何?
   郭罗基: 谭竞嫦在香港出生、美国长大,是黄皮肤的美国人(Sharon
   Hom)。有人说,她比美国人还“美国人”,因为她看不起中国人。她虽然能讲“夹生国
   语”,但中文程度还达不到看书、读报的水平,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能有多少了解?
   茉莉:
   中国人权组织是以中国人为服务对象的,没有熟练读写中文的能力,不了解中国的人权状
   况,怎么能够担任要职?
    郭罗基:
   但谭竞嫦有一个优点,做事很有条理。她当执行主任以后,办公室的管理大有改进。她还特别重视细节,每次理事会的文件都印制得非常漂亮,开会的布置也很周到,不会忘记在会议桌上铺上白布、插上鲜花。起初,我们都对她印象很好。伯恩斯坦对她尤其赏识,认为她是“中国人权”不可替代的人物。
    茉莉:
   这些优点,一个普通的办公室公务员就可以具备。作为一个人权组织的执行主任,最需要的是对中国人权问题的深切了解和领悟。为什么伯恩斯坦先生只看这些表面现象?
    郭罗基:
   伯恩斯坦先生之所以这样高度评价谭竞嫦,主要是谭竞嫦自己的表现力在起作用。伯恩斯坦有许多优点,但有一个小小的缺点,就是喜欢听谭竞嫦的甜言蜜语。这一点被谭竞嫦充分利用了。谭竞嫦当上执行主任以后,年年为伯恩斯坦庆祝生日。此前,我们都不知道他的生日是哪一天。
    茉莉: 爱听甜言蜜语是我们所有人都有的弱点。
    郭罗基:
   是的,这一点对伯恩斯坦个人来说是小缺点,但对“中国人权”来说却成了致命伤。渐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