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郭罗基作品选编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2006
·宾雁,宾雁,魂归何处
·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
·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解读刘宾雁──《刘宾雁纪念文集》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茉莉
   
   本次访谈主要谈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以及来自于伯恩斯坦先生额外筹款的“红利”。问题的严重性不在于获取报酬的多少,而在于他们违反有关纽约非营利组织的法规,其收入没有经过理事会的任何批准程序。此外,还有执委会对理事会保密、越权、不平等对待雇员等一系列问题。
   
   此文将同时发至“中国人权”组织的邮箱,请求执行主任谭竞嫦女士接受茉莉的采访,就郭罗基先生在本文中的陈述回答有关问题。
    ………………………………………………………………………………………
    茉莉:
   
   郭先生,我们前次谈到2005年理事会第一天的第二项议程“财务报告和审批06年会计年度的预算”。你谈到的一个情节令我震惊,即当时苏晓康理事在会上询问刘青、谭竞嫦的工资是多少,那些人竟然不予回答。
   
   我注意到,你们辞职理事在《公开声明》中并没有十分强调工资问题。据有些媒体透露,刘青的工资是年薪8万。国内的异议人士批评说,人权工作者不应该拿这么高的工资。最近有人在网上为刘青、谭竞嫦辩护,认为他们的工资是透明的,没有问题,而另外有人又提出质疑,搞得扑朔迷离。所以我想专门就工资问题采访你一下。
    郭罗基:
   
   既然有人对这个问题有兴趣,那么我们在访谈2005年理事会的进程时,插进一个工资问题。我平时不太看网上的东西,你可以提问,我会就我所知道的回答你。
    茉莉:
   第一个问题是,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是谁决定的?为什么你们做理事的时候不知道他们的工资情况?
    郭罗基:
   
   我和苏晓康一样,原来一直不知道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是多少,他们的工资是谁决定的也不知道。此事根本就没有通过理事会。后来打听出来了,很惊讶。
    茉莉:
   按照国际惯例,非营利组织的理事是不能拿薪水的。即使是非理事的行政官员拿薪水,也应该经过理事会批准吧?
    郭罗基: 纽约州非营利组织法(NEW YORK NOT-FOR-PROFIT CORPORATION
   LAW
   
   )有规定,非营利组织官员的工资,一般来说必须由理事会多数成员决定,甚至还可以由本组织的章程规定更高的比例。具体条款可见
   “Article 7
    – Directors and Officers”的“§ 715 Interested directors and
   officers”。
    茉莉: 看来他们这样做违反了美国法律。
    郭罗基:
   
   根据我后来对此事的了解,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是在执委会上定下来的,他们还同时决定,不准任何人向执委会以外的人透露。我们做理事的也就成了保密对象。
    茉莉: 执委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
    郭罗基:
   
   按照《中国人权章程》:“执行委员会由理事会主席、本公司总裁、秘书、执行主任、司库和其他各常设委员会主席以及一名政策协调员组成。”“执行主任由执行委员会提名,并由理事会批准任命。除非理事会另有规定,执行主任是本公司的主要行政官员。执行主任负责本组织之总体管理,有权执行理事会通过的所有决议和命令。”
    茉莉:
   就章程的规定看来,执委会不是权力机构,而是行政执行机构。它的职能只是执行理事会的决议和命令。为什么它要对理事会保密?
    郭罗基:
   这就是我们一再提到的“中国人权”的一个大问题:执委会凌驾于理事会之上,理事会形同虚设。这两方面都是违背章程的。
    茉莉: 执委会对理事会保密的行为,可以视为“越权”,是吗?
    郭罗基:
   
   这是严重的越权。我问了几个原执委会成员,他们当中有一位当时在会上指出:“与海外中国人的非营利组织的工资相比,这样的工资是相当高的,一旦公布出去将是一个‘丑闻’。”
   
   这话刚说完,伯恩斯坦和斯卡特马上就严厉地警告在场执委,不许向其它任何人透露。执委中有人当时感觉到这种做法可能不对。
   
   但一看在场的那一两位律师,一本正经的,都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所以他们也就放弃追问了。
    茉莉:
   这样明显越权违规的事情,谭竞嫦、斯各特那些懂法律的律师怎么敢做?
    郭罗基:
   “中国人权”的很多事情,都坏在那一两个律师手上,他们知法犯法。原来一些执委也有弱点,他们迁就了这些知法犯法的律师。
    茉莉:
   
   我的第二个问题是,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到底是多少?有人在网上查了“中国人权”的税表,说:根据2004年的税表,谭竟嫦的年薪是10万美元,刘青的年薪是8万美元,看来他们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收入。是这样吗?
    郭罗基:
   
   没有“隐瞒”?不能这样说吧。首先,他们一直没有向理事会报告自己的工资,苏晓康在会上提问他们全都不回答,这是不是“隐瞒”?即使在我们辞职事件公开之后,刘青在回答国内人士的追问时还公然说:“具体工资数字我不做回应,这完全是应该得到尊重的个人隐私。”
    茉莉:
   
   刘青不懂西方民主社会的常识。在西方,只有普通公民才享有个人收入的隐私权,掌握社会公器的政府机构和民间组织负责人,其工资不但不能是隐私,而且必须有相当的透明度。
    郭罗基:
   其次,“中国人权”在税表上所报的谭竞嫦工资10万美元,不是她实际所得的数字。
    茉莉:
   你的意思是说,除了税表上的那10万年薪,谭竞嫦还从“中国人权”获取其他的收入?
    郭罗基:
   谭竞嫦和“中国人权”是合同制。据说合同书上写明起薪是12万美元。但除了伯恩斯坦和斯卡特,谁也没有见过合同书。
    茉莉:
   这就奇怪了。为什么谭竞嫦在税表上的工资数字只有10万?另外2万美元是从哪里获得的?
    郭罗基:
   这是一桩暗盘交易。为此我专门向原“中国人权”办公室管理主任玮琳作了调查。玮琳说:“我在办公室的时候,有一次谭竞嫦与
    benefit broker
   
   洽谈员工福利时讲到红利(bonus)问题。她说,她在工资之外还有另外的钱是红利,由Bob(伯恩斯坦)专门给她的。”
    茉莉:
   
   根据谭竞嫦自己的说法,她那一笔不在税表上的2万美元,可能就是伯恩斯坦先生给她的“红利”。请问,伯恩斯坦先生是用私人的钱给谭竞嫦做红利吗?
    郭罗基:
   如果伯恩斯坦先生用私人的钱付给谭竞嫦做红利,就不必通过执委会了,也不必要求执委会对我们理事保密了。
    茉莉: 那么这钱从何而来?
    郭罗基:
   
   据原执委会成员说,谭竞嫦的工资是由伯恩斯坦和斯卡特与她本人商定的,然后要求执委会批准。当时其他执委会成员都觉得高了一点,但伯恩斯坦说他会为此另外筹款。一听说是另外筹款,其他执委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茉莉:
   那么这就是说,谭竞嫦的另外的2万红利是以“中国人权”的名义去另外筹款得来的?
    郭罗基: 我想应该是的。
    茉莉:
   我还是感到奇怪,人权组织是不盈利的机构,怎么可以获取红利呢?
    郭罗基: 这是违背国际非营利组织(Non-Profit
   
   Organizations)的原则的。非营利组织不以营利为目的,不能将其所得当作红利分配给本组织的官员和其他成员。
    “中国人权”本身并不赚钱,只是靠人道捐款生存,哪来的红利?
    茉莉:
   
   国际惯例规定,非营利组织的理事连工资都不能拿,应该是义务或者半义务地为理想而工作。为什么谭竞嫦到“中国人权”来,拿了工资还要拿红利?
    郭罗基:
   你去找谭竞嫦访谈吧,她是在美国教法律的,应该按照法律回答你的问题。
    茉莉: 如果谭竞嫦真的拿了红利,对这个组织有什么影响?
    郭罗基:
   除了向理事会“保密”这个严重违规的问题之外,还可以提出其他一连串的问题,例如:
    1,谭竞嫦刚到“中国人权”凭什么拿红利?她的工作成绩在哪里?
    2, 以后年年拿红利,有没有什么人鉴定她的工作成绩?
    3,
   谭竞嫦的红利收入是否向国税局报税了,“中国人权”的税表上为什么没有?
    4,为什么只是谭竞嫦一个人拿红利,其他人不能拿?
    茉莉:
   
   关于刘青的工资,网上有一位叫“水上飘”的网友还提出一个工资涨幅的问题。他说美国一般单位对此都有严格规定,工资的涨幅限制在3-5%之内。根据税表,刘青的年薪在近几年从38,000美元涨到80,000美元,水上飘因此认为,这样涨工资的幅度太大了一点。水上飘还认为,有时涨多一点工资也是可以,但是一定要有充分理由,比如工作表现等。你怎么看?
    郭罗基:
   水上飘说得很对,“中国人权”应该遵守美国一般单位的规定。迄今为止,我们没有看到刘青有什么令人信服的涨薪大跃进的理由。
    茉莉:
   刘青自己涨薪的幅度那么大,其他雇员的工资是否也有相应的涨幅?
    郭罗基:
   
   我向原办公室管理主任玮琳了解了一下,据她说,当时她在“中国人权”工作,还曾经为刘青不给蔡xx加工资打抱不平。刘青自己的工资是一万一万美金的加,但却连
   
   3%都不给蔡xx加。本来谭竞嫦已经同意按3%到5%的比例给蔡xx加薪,但刘青不同意,就只给蔡xx“意思了一下”。蔡xx一句话都不敢讲,玮琳认为刘青欺人太甚。
    茉莉: 这件事是否涉及到不平等对待雇员的问题?
    郭罗基: 是的。
    茉莉:
   有人在网上说,原来在执委会的几位辞职理事,也参与了给谭竞嫦和刘青定薪、加薪的会议,他们在会上没有反对,也有责任。你怎么看?
    郭罗基:
   
   一般来说,执委会无异议作出的决定,人人都有责任。但责任和想法是不一样的。有的兼任执委的辞职理事当时并未参加讨论,只是后来没有表示反对而已。有的在会前提过不同意见,被波恩斯坦压了下去,不敢再提了。到后来,一部分人坚持错误,另一部分人却认识、揭发错误,这就是最大的不同。
    茉莉:
   
   我知道一些当执委的辞职理事对自己要求很严,对别人却比较宽容仁慈,也许就稀里糊涂地同意了。对这件严重违规的事情,我们除了追究责任以外,还要找到原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