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郭罗基作品选编
·从和平运动到人权运动——参加维也纳世界人权大会归来
·魏京生案结束了吗?
·魏京生和中国民主运动*
·评第二次魏京生审判
·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方针
·促邓力群们成派立党
·中国官方的人权观念的迷思
·天安门事件的教训
·反对政府血腥镇压 消化民运失败教训
·中国民主化的起点——在哈佛大学“剑桥新语”讲座的演讲
·搬起邓小平的石头砸江泽民的脚——评中共“左”派第三份万言书
·就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向江泽民抗议的严正声明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分野——评由王炳章“闯关”引起的争论
·谁相信“革命派”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请克林顿总统带两份名单到北京
·海外民运要联合、配合,不要混合、凑合
·是给人看,还是照着干?
·安琪: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研究员郭罗基
·没有政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制度——评李鹏对德国《商报》记者思立志的谈话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在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九九九年年会上的发言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论人权和主权
·行为规范中有自由
·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茉莉
   
   
   
   
   
   有权者的语言是权力,无权者的权力是语言。掌权者不需要多说话,他们只需要使用权力,就能轻而易举地达到目的。而作为无权者的我们,想要改善一个人权组织,就只有言说。如果被掌权者藐视或者置之不理,我们就只有继续不停地言说,直到掌权者不能忽视为止。
   
   在西方公民社会,非营利组织从产生初期,就受到社会各界舆论的批评和质疑。正是尖锐、公开而百无禁忌的批评质疑之声,使得西方非营利组织健康发展,造成今天的繁荣局面。
   
   人权活动是与普通人相关的事业,对于这一事业,最有资格的评判者是人民。所以,我们以对人民负责的态度,把中国人权组织发生的一切如实道来。
   
   ……………………………………………………………………………
   
   
   茉莉: 郭先生,在上一次访谈里,我们谈到中国人权组织的“死结”何在,谈到不懂中国的亚裔美国人谭竞嫦,用甜言蜜语蒙蔽了伯恩斯坦先生,造成“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局面,使得伯恩斯坦先生在六月会议上很不理性地否定了你们的提议。那么,对这种令人沮丧的情况,你们怎么办?
   
   郭罗基: 当时国内的维权运动一波接一波,浪潮汹涌,但“中国人权”无所作为。
   
   茉莉: 他们对国内的民间维权运动一向摆出一副不屑介入的贵族态度。
   
   郭罗基: 我们作为人权组织的理事,有一种对国内人权受害者的负疚感。所以,2004年下半年我们一边思考“中国人权”走上歧路的教训,寻找改造“中国人权”的途径,同时也在讨论如何巩固和发展维权运动的成果,以补救“中国人权”不作为的过失。到了2004年11月24日,"中国人权”发出通知,决定于2005年1月7日和8日召开理事会,我们转移了注意力。
   
   茉莉: 于是你们又投入一场有关健全组织的抗争中去了?
   
   郭罗基: 是。种种迹象表明,本届理事会举行之前就很不平静。
   
   茉莉: 为什么你感觉到不平静?
   
   郭罗基: 有一位理事在谭竞嫦发出通知之后立即提出,理事会议程应征求理事们的意见,讨论文件需在一周之前发到理事们手中。方励之作为共同主席也要求谭竞嫦在确定理事会议程之前征求理事们的提案。
   
   茉莉: 这两位理事的要求,都是执行主任早就应该想到的,为什么谭竞嫦连这样的常规事项还需要别人提醒?
   
   郭罗基: 即使提醒了她还拖延不办。经方励之一再催促,直到12月11日,谭竞嫦才对上述两项意见作出反应。她向全体理事发信征求提案,并表示将在会前发出讨论文件的电子邮件。
   
   茉莉: 谭竞嫦拖延了十几天才反应,这是什么工作效率?
   
   郭罗基: 这还是“中国人权”的历史上第一次接受来自理事的提案。 第二天,我立即提出《五项议案》。
   
   茉莉: 看来这是一个重要文件,请详细说一下。
   
   郭罗基: 我先指出以往的弊病,说:“以往的理事会常常是到了会场才拿到议程和文件。开会时一边发言一边翻阅文件,往往会议开完了,文件还没看完。这种做法,严重地妨碍了理事会的决策作用。如果今后重演这种做法,我将拒绝参加讨论。理事们应在会前7-10天收
   到议程和文件。”
   
   茉莉: 以往的那种做法,是把理事当花瓶摆设。这次谭竞嫦似乎有所改变?
   
   郭罗基: 所以我对谭竞嫦的态度也有所鼓励:“现在,谭竞嫦说,在寄送书面材料之前,先用电子邮件发送,非常好。在确定议程之前,先徵求理事们的意见,也很好。可惜晚了一点。希望理事们抓紧时间,积极提出议案,以弥补时间紧迫的缺陷。”
   
   茉莉: 后来呢?
   
   郭罗基: 后来谭竞嫦在执委会上提出,在给理事们发电子邮件时要跟一个Webbug(网虫),以监视理事们是否泄密。这种荒唐做法遭到某些执委的强烈反对。谭竞嫦的间谍网虫虽然没有派出,她所作出的会议讨论文件事先7天送交理事们的承诺,也食言了。
   
   茉莉: 真是匪夷所思!一个非政府人权组织的执行主任居然要用间谍网虫监视本组织的理事,请问谭竞嫦这样从事间谍行为的企图是什么?
   
   郭罗基: 她的企图似乎是想控制理事们。这是自作聪明,又自讨没趣,理事们是她控制得了的吗?
   
   茉莉: 还是请你谈谈《五项议案》的具体内容。
   
   郭罗基: 第一项议案,今年(2004年)5月30日,部分理事郭罗基、黄默、刘宾雁、苏晓康、丛苏、张伟国、郑心元,联名写信,向执行委员会和理事会两位共同主席提出动议,希望在下半年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讨论“中国人权”面临的迫切问题,即组织建设问题,特别是主要官员的任免和任期问题。我们的要求没有被接受,但得到的答复是,这个问题可以在理事会的年度会议上解决。因此,本次理事会应将“中国人权”的组织建设,特别是主要官员的任免和任期问题,以及相应的章程修改,列入议程。
   
   茉莉: 你们可以称得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了。
   
   郭罗基: 第二项议案,自2003年以来,中国国内兴起了公民维权运动。本次理事会应当讨论“中国人权”在维权运动中的作为和扮演的角色。
   
   茉莉: 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议题。
   
   郭罗基: 第三项议案,今年1月份的年度理事会上,理事们才第一次得知,“中国人权”的人道援助基金的管理是由刘青个人决定的。当时多位理事立即提议,成立一个三人小组来代替刘青个人的管理。执行委员会应当将人道援助基金的使用向理事会作一报告,经讨论后作出相应的决定。
   
   茉莉: 这就是说,你们理事要求听取查账报告。
   
   郭罗基: 第四项议案,王渝在她的辞职信件中揭露,刘青曾向他自己当主席的另外两个组织转移“中国人权”的基金。对于如此严重的利益冲突问题,执行委员会至今没有向理事会作出说明。本次理事会必须认真讨论,作出相应的决定。
   
   茉莉: 最后一项呢?
   
   郭罗基: 第五项议案,今年2月5日, “中国人权”原工作人员玮琳向理事会提出申诉,“中国人权”主席刘青侮辱了她的人格、侵害了她的人权。她的诉求是:“调查事实真相,还我一个公道”,“刘青必须向我道歉”。执行委员会向理事们的通报信件中提出,补发玮琳两个月的薪水,换取她的签字。这种处理与本人的诉求不合。执行委员会应当向理事会报告调查结果,重新讨论。执行委员会无权代替理事会对于向理事会提出的申诉作最终决定。
   
   茉莉: 这五个议案都很切实。
   
   郭罗基: 当时我对2005年的理事会抱有乐观态度,所以最后说:“我希望理事会的同事们提出更多的议案,或者附议我的议案。但愿此次理事会能够一扫‘中国人权’多年的积弊,以新的姿态面向人权事业。”
   
   茉莉: 你这样诚恳的愿望,能够被他们理解吗?
   
   郭罗基: 我的《五项议案》首先发给谭竞嫦,请办公室工作人员译成英文,并将中英文文件转发至全体理事。过了三天,没有动静。12月15日,我致信谭竞嫦督办,依然如故。时不我待,12月16日,我直接将《五项议案》的中文稿发给全体理事。随后,丛苏自告奋勇将中文译成英文,发给不能读中文的理事。
   
   茉莉: 谭竞嫦不是表示欢迎理事们提议案吗?她只是口头上说而不肯行动,既失职又虚伪。
   
   郭罗基: 谭竞嫦的消极冷淡还没有说完。12月21日,张伟国也给谭竞嫦写信,请她将他的议案译成英文,转发至全体理事。谭竞嫦还是置之不理。
   
   茉莉: 张伟国提案的内容是什么?
   
   郭罗基: 他说:“‘中国人权’过去多年有很大的成绩,功不可没。但是也到了一个发展的关键时刻,我除了同意郭罗基理事的提案,也有两个提案希望有机会在理事会上得到讨论。”
   
   茉莉: 哪两个提案?
   
   郭罗基: 他的两个提案的内容是:“第一,‘中国人权’组织功能的检讨和调整。目前在中国人权民运的发展中流行着一个说法:有资源的干不了事,能干事的得不到资源。尽管有所偏颇,但反映了一个现实:快速发展的中国人权事业,亟需大量的资源投入。我觉得有必要对‘中国人权’的发展方向和功能作一些检讨和修正。”
   
   茉莉: “有资源的干不了事,能干事的得不到资源”,这确实是实情。
   
   郭罗基: 张伟国还说:“过去多年'中国人权'的基础和积累,在寻找资源促进中国人权事业方面有长足的进步,也是海外同类组织团体中是最有优势的,但这不等于我们要大包大揽,'中国人权'没有必要搞大而全、小而全的那套做法——把自己的机构搞得越来越大,做事情的效率却未必越来越理想。有许多事情不一定非要我们自己来做,如果别人能够做或者别人能够做得更好,'中国人权'何不就支持做得更好的那些人和团体去做呢?”
   
   茉莉: 那么,他认为应该怎样具体地去做?
   
   郭罗基: 他提出两项具体做法:“一是凡'中国人权'要做的项目,可以向社会开放招标,择优录取,便于公开竞争和监督,以保证质量和效益。二是设立中国人权奖:评选每年度优秀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团体),给予荣誉和经济上的奖励─—实际上就是以'中国人权'的资源去帮助支持那些干得好的人权活动者。”
   
   茉莉: 公开招标、择优录取的做法,可以杜绝任人唯亲搞裙带关系的弊病。现在中国国内招收公务员都开始这样做了。
   
   郭罗基: 张伟国的第二个提案是建议举办人权培训班。他说:“目前维权运动在中国大陆发展非常迅猛,但是人权活动者的人权知识以及互相间的联络、与国际人权组织的联络,还有很多缺陷,'中国人权'可否采用各种形式:如委托某学校定期或不定期(可以分普及班和研究班)举行中国人权培训班,对于有志愿成为中国人权活动分子的人士,凡符合条件的,进行系统的培训。生源以来自中国大陆为主,开阔他们的视野,并让他们有机会交流提高,由此,也可以加强'中国人权'本身的服务功能。”
   
   
   茉莉: 我很早就希望中国人权组织做人才培训工作,但他们从来没有这样的兴趣。
   
   郭罗基: 后来我们这些辞职理事被人说成是出于私心。公心只有一条,私心有千万条;有多少个人就有多少条私心。要为我们十几个辞职理事找出十几条私心也不难。但要数给张伟国找出的私心最可笑。据他们说,张伟国的私心就在他的提案里,他要求“中国人权”将项目开放招标,是为了自己想中标,领项目,拿经费。即使张伟国自己想中标,只能在公开招标时竞争取胜,何来私心?即使是私心,应当像何清涟那样往“中国人权”里面钻,去领取项目,怎么反而拂袖而去呢?实在说不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