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60取消一党专权]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60取消一党专权


   在中国,考察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条条道路通党权——共产党的一党专权。改革开放以来,一切皆变,连社会主义、马列主义都变了,只有一党专权不变。其实共产党的性质也变了,就是对政权的垄断不变。政治体制改革的任何措施无不触动权力结构的太上党权,因为共产党绝不放弃一党专权,政治体制改革只能按兵不动。结果是,政治腐败与经济增长齐飞,党政机关共贪官污吏一色。
   §§宪法不是一党专权的护身符
   一党专权的正式名称叫做“党的领导”。共产党宣称“党的领导”是天经地义、合理合法的。李鹏说:“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写入宪法的。”⑴邓小平早就说过:“我们总的原则是四个坚持,……。这已经写进中国的宪法。”⑵一般人受了他们的蛊惑,以为宪法真是包括一党专权在内的所谓“四个坚持”的护身符:肯定者强调“党的领导”有宪法根据;否定者又认为反对一党专权必须推翻宪法。
   政党是依据宪法而存在,宪法不是为政党而存在。所谓“四个坚持”虽写入宪法,是没有法律效力的。且看宪法是怎么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中的第七自然段,本来是243个字,1993年和1999年先后两次修改,越改越长越累赘,现在是304个字。但主要是两句,一句,说:“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社会主义事业的成就,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引下,……战胜许多艰难险阻而取得的。”这是关于“党的领导”的过去式。还有一句,说:“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指引下,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是关于“党的领导”的将来式。没有一种法律文件是用过去式和将来式写出来的。过去式和将来式的法律条文是无法执行的,也无所谓遵守或违反,因而没有法律效力。并不是所有的宪法序言都没有法律效力,法国《人权和公民权宣言》作为1791年宪法的序言是有法律效力的。但,写入中国宪法序言的“四个坚持”不过是一种历史性的叙述,不是法律条文,没有法律效力。从宪法序言来说,这种叙述是不必要的;宣扬保障人权的宪法精神是必要的,宪法序言中却没有。从宪法条文来说,共产党的一党专权是违宪的。
   §§为何党权高于国家政权?
   什么是“党的领导”?李鹏说:“党对国家和人民的领导主要是政治的、思想的、组织的领导”⑶。“政治的、思想的、组织的领导”包揽了一切,据说只是“主要”的;还有什么非主要的空间党可以不领导的吗?没有了。中共十三大的文件指出:“党的领导是政治领导,即政治原则、政治方向、重大决策的领导。”1982年4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公布宪法草案交付全国人民讨论时,宪法工作小组成员张友渔的说明中还提到:“党对国家的领导主要是政治上的领导,而不是组织上的领导。”⑷李鹏却把“党的领导”从政治的扩张到“思想的、组织的领导”,违反了共产党自己的规定和1982年宪法的精神。
   特别不通的是组织领导。如果“党对国家和人民的领导”是组织领导,那么,党就成了国家和人民的上级。上级和下级是以权力大小来区分的,共产党对国家的组织领导表明党权高于国家政权。可是共产党从来不承认自己是站在国家和人民头上的政党。道理上说不通,事实上却行得通。共产党就是在国家和人民之上发号施令的权力中心;党中央是全国的权力中心,地方党委是地方的权力中心。一声令下,从首都到边疆,从城市到农村,畅行无阻。说起来,还得宣称我们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说的和做的不一样。李鹏这位笨伯把共产党只能做不能说的隐私泄露了出来。这样,从做的到说的都违反了现行宪法。
   §§共产党窃国篡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总纲第二条,规定了权力主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这一条虽然缺乏可操作性,但它具有否定性的价值。既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那就不是属于任何政党。党权高于国家政权的一党专权是政党窃国,属于违宪。任何政党垄断权力,无限期享用,属于宪法第五条规定的“必须予以追究”之列。
   宪法又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李鹏却说:“人大是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坚持党的领导是人大行使职权、开展工作的基本前提和根本保证。”⑸共产党成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上的领导,还是它行使职权的“基本前提和根本保证”,这就是说,不服从共产党的组织领导,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能行使职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必须服从共产党的组织领导,何以成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
   共产党权凌驾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之上,讲出了什么道理?《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党“是各族人民利益的忠实代表”。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论也说,党是“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的。因此,党就可以代表人民作决定,要求人民绝对服从。人民自己不能代表自己,非要由党来代表不可。代表和被代表是委托授权关系。被代表的人民对共产党履行过委托授权的手续吗?没有。人民不要共产党来代表行不行?不行。这种“代表”完全是自封的,又是强加于人民的。经过委托授权的人民代表反而不能代表人民,还要服从强加于人民的“代表”。“党的领导”完全篡夺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最高国家权力,又是严重违宪。
   如果回到1975年宪法倒是并不违宪。1975年的“文革”宪法就是这样规定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最高”之上还有“领导”,不合逻辑。这部宪法还规定,国家武装力量由中共中央主席统率,国务院总理的人选由中共中央提名。1975年宪法是最荒唐的一部宪法,也是最坦率的一部宪法;它的荒唐在于完全违反法理,它的坦率在于赤裸裸地以一党专权为国法。不合逻辑、违反法理,但合乎事实,中国的事实就是不讲逻辑、不讲法理的。1975年宪法不顾逻辑和法理按照事实编写宪法条文,不失为一种诚实;以后的两部宪法改变了词句却不改变事实,只能说是虚伪了。1975年宪法的规定如果是堂堂正正的,为什么要修改?可见是见不得人的。宪法上作了修改,为什么事实上不改?可见又是假作正经。不管怎么说,既然现行宪法写上了冠冕堂皇的词句,人们就有理由要求它兑现。
   按照现行宪法,共产党窃国篡权,是不能容忍的。从前,外国人在中国享有“治外法权”;现在,共产党在中国所享有的是“治上法权”。共产党的干部贪污腐败、违法犯罪,首先由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审查,然后再决定是否交检察院起诉;或者以党纪代替国法“私了”。“党的领导”在贪污腐败、违法犯罪方面也享有特权,不与庶民同罪。
   §§以党治国是对革命历史的背叛
   为什么必须坚持“党对国家和人民的领导”?共产党领导人自己的论证是:“党的领导是历史决定的。”这种说法倒是确实的。共产党掌权是历史决定的,但不是现实决定的。所谓“历史决定”,就是共产党夺取政权的历史决定了垄断政权的资格。这无非是历史上农民起义“打江山者坐江山”的翻版。现代的革命不是将夺取国家权力作为胜利品占为己有,而是把它回归社会所有。为什么有了夺权的历史,没有人民同意、人民授权的现实,天然决定只能由共产党掌权?为什么有了夺权的历史,无视共产党不论怎样犯错误、不论怎样搞腐败的现实,还是决定了只能由它来掌权?至今没有讲出道理来。正待哪位官方理论家去填补这项国际水平的空白。
   然而,共产党在历史上曾经宣布过夺取政权是为了实现一党专权、以党治国吗?没有,而且完全相反。毛泽东在抗日时期谈到共产党在政权中的领导地位是这样说的:“所谓领导权,不是要一天到晚当作口号去高喊,也不是盛气凌人地要人家服从我们,而是以党的正确政策和自己的模范工作,说服和教育党外人士,使他们愿意接受我们的建议。”⑹原来,党的领导无非是以正确的政策和模范的工作向老百姓提出建议,接受不接受全在于“他们愿意”;不接受怎么办?只好“说服和教育”。现在的“党的领导”是“组织领导”,不接受不行,根本不需要什么“说服和教育”,非但盛气凌人,而且杀气腾腾。同一时期,邓小平也谈到党和政权的关系。他说他是反对“以党治国”的,可是“几年来,以党治国的思想曾经统治了某些区域,甚至有些区域的领导同志还长期存在着这种顽固思想。”“这些同志误解了党的领导,把党的领导解释为‘党高于一切’。”“结果非党干部称党为‘最高当局’(这是最严酷的讽刺,不幸竟有人闻之沾沾自喜!)。”接着,他严厉谴责:“以党治国的国民党遗毒,是麻痹党、腐化党、破坏党、使党脱离群众的最有效的办法。我们反对国民党以党治国的一党专政,我们尤要反对国民党的遗毒传播到我们党内来。”⑺
   “一党专政”这个名词就是共产党发明用来反对国民党的,现在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远远超过了当年的国民党。国民党已经放弃了以党治国,应当反对共产党的遗毒传播到国民党内了。毛泽东、邓小平都是共产党以党治国的缔造者、捍卫者。反对以党治国的历史怎么能决定以党治国的现实?共产党的以党治国是对自己的历史的否定,是对革命的宗旨的背叛。
   §§人民选择“党的领导”了吗?
   李鹏又自作聪明了。他在讲了“党的领导”写入宪法之后,紧接着说:“这是历史的结论,人民的选择,任何时候都必须坚持,而不能有丝毫的怀疑和动摇。”⑻“历史的结论”并非现实的结论。“党的领导”是“人民的选择”吗?李鹏倒是提醒了人民,大家可以想一想,自己究竟作了什么样的选择?人民通过什么方式选择了“党的领导”?是举手还是投票?报纸是“党的喉舌”。人民没有自己的“喉舌”,从何发表选择的意见?事实是人民如果不选择“党的领导”,文明的手段是打成“右派分子”,要不然就出动军队和坦克。人民连选择的利权都没有。即使作了选择,不是还可以重新选择吗?李鹏却说,对“党的领导”“不能有丝毫的怀疑”。对一个腐败透顶的共产党都“不能有丝毫的怀疑”,人民还有什么选择和重新选择的余地?
   §§共产党的权力论
   其实,人民对“党的领导”选择和不选择都一样,也就是说根本不需要人民的选择。一党专权的根据是军事暴力。共产党的权力论是由三句话构成的严密体系:“党指挥枪”—“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有了权就有了一切”。中国共产党发动暴力革命,夺取了政权。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路是排斥法律的,所以用枪杆子打出来的政权就不讲法治。靠“党指挥枪”夺取政权,还是靠“党指挥枪”来掌握政权。因为这个政权是党用枪夺来的,也就被视为党所有。毛泽东把国家权力说成“是一个护身的法宝,是一个传家的法宝”⑼,而不是社会的公器。共产党怀抱不可转移的权力,又唯恐权力转移,因此而惴惴不安,患上一种夺权过敏症。人民表达意志的批评监督、请愿示威,动不动就被说成“夺权和反夺权”的斗争;甚至老头、老太太练练法轮功,都被看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