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就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向江泽民抗议的严正声明]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分野——评由王炳章“闯关”引起的争论
·谁相信“革命派”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请克林顿总统带两份名单到北京
·海外民运要联合、配合,不要混合、凑合
·是给人看,还是照着干?
·安琪: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研究员郭罗基
·没有政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制度——评李鹏对德国《商报》记者思立志的谈话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在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九九九年年会上的发言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论人权和主权
·行为规范中有自由
·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向江泽民抗议的严正声明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八日于华盛顿
   
   
   
    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也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居民。我们乐于见到中美两国建立和发展稳定的友好合作关系。但是中美各方都有一些影响正常的双边关系的消极因素,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国政府的内政和外交政策中对人权的忽视、蔑视,以及美国政府对中国政府的恶劣的人权记录的容忍、退让。对此,中美两国人民是很不满意的。

    今年江泽民访美,明年克林顿访华,应当切实讨论人权问题。我们是因人权遭受侵犯而影响中美关系的见证人,特此发出强烈的呼吁。
    我们被中国政府列入了不准入境的四十九人黑名单;我们的护照,不是被吊销就是不予延期。我们被剥夺了回国的权利,又将被剥夺国籍。中国政府强迫本国公民成为“国际难民”,也为美国的移民问题制造了麻烦。我们向江泽民提出严正的抗议!我们也向克林顿提出迫切的请求:作为美国总统有责任保护我们这些美国居民的人权。
    我们之所以被列入黑名单,是因为参加了一九八九年的民主运动。“六四”开枪镇压後,有些人为逃避通缉而亡命海外;有些人继续在国内抗争,因而又遭受政治迫害。有几位是被中国政府当作与美国政府谈判的筹码而流放海外的。我们在美国的土地上进行人权活动、开展民主运动,又被中国政府指称为“海外敌对势力”。中国政府的黑名单,不仅侵犯了我们的人权和公民权,也明显地包含着对美国的敌意。这是值得美国政府注意的。克林顿总统应当向江泽民主席指出,改善中美关系不能无视黑名单问题,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对美国的敌意,尊重滞留美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回国的权利。要取消黑名单,就必须重新评价“六四”事件。江泽民说过:“希望中美关系恢复到一九八九年以前的水平。”可见,一九八九年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对于中美关系的影响极大;如果不能重新评价“六四”事件,中美关系也就难以恢复到从前的水平。
    我们被剥夺回国的权利的同时,国内的八九民运参加者竟被剥夺了人身自由。我们有义务为他们申诉。也希望克林顿总统向江泽民主席传达明确的信息,要求中国政府释放魏京生、王丹等一切政治犯、思想犯!
    八九民运的诉求不过是反对腐败、反对“官倒”。八九民运被镇压後,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贪污腐败变本加厉、无以复加。我们重申八九民运的诉求。为了建立一个廉洁政府,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的根本是改革共产党一党专权,树立宪法和法律的权威,保障人权,适用自由,实行民主。
    取消黑名单,我们要回国!
   
   
   
    抗议者(签名):刘宾雁、郭罗基、陈一咨、胡平、郑义、李录、赵海清、杨建利、吕京花、刘青
   
    支持者(签名):王军涛、傅申奇、童屹、唐柏桥、陈破空、张林、萧强、李察·吉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