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搬 起 邓 小 平 的 石 头 砸 江 泽 民 的 脚——评中共“左”派第三份万言书]
郭罗基作品选编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2006
·宾雁,宾雁,魂归何处
·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
·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搬 起 邓 小 平 的 石 头 砸 江 泽 民 的 脚——评中共“左”派第三份万言书

答美国之音记者张楠问
    1997年4月24日
    问:郭罗基先生,请您向美国之音听众作一次谈话,可以吗?
    答:可以。
    问:香港《开放》杂志三月号刊登了一篇《中共“左”派第三份万言书》,这是《当代思潮》编辑部的文章,原题为《关于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的若干理论和政策问题》,据说“文章在前中宣部长邓力群指导下写成”,在北京颇受重视。您看过没有?
    答:我注意到了。
    问:能不能讲讲您的看法?
    答:《关于坚持公有制》这篇文章,直言不讳地说,它要“坚持一些不改不动的方面”,而且自己承认“这就是‘保守’,也就是一些人所谓的‘左’或极‘左’”。它已经把别人可能有的看法提前表达了,还有甚么好讲!要问的是,为甚么邓力群们勇气十足、敢于公开挑战?因为他们自以为抓住了一个得人心的问题,可以挥舞旗帜,壮大声势。相当多的国有企业连年亏损,造成几百万工人“下岗”,确实是严重的社会问题。问题是怎样产生的?解决问题的出路何在?问题是在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产生的。在计划经济的条件下,一方面是产品大量积压,另一方面是市场供应匮乏。这是所有实行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国家的通病。生产的东西不需要,需要的东西不生产。国有企业只要完成计划,不管是否满足人民的需要,总是旱涝保收。国有企业的维持和繁荣是以生产发展停滞、人民生活困苦为代价的。适应计划经济的国有企业不适应市场经济。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生产搞活了,生活改善了,但国有企业衰落了。这也是一种代价。既然不能两全其美,那么,宁要国有企业衰落的全面经济繁荣,还是要全面经济萧条的国有企业繁荣?不难作出明智的选择。对于解决国有企业的困境来说,究竟是迎向市场经济打开新路,还是回到计划经济重温旧梦?这就是两种对立的方针。保守派的意见是不惜代价维护国有企业的主体地位,这是一种倒退的方针。邓力群们在中共十五大以前不断制造舆论,以求倒退的方针得到官方的认可。
    问:您是否可以对它作一些批评?
    答:对邓力群的前两篇万言书,已有不少批评,但大多只是指责他们怀有不可告人的动机,有的还使用了“大批判”的语言。邓小平去世後,邓小平的家人反对邓力群参加治丧委员会,显得气量狭小。其实,邓力群反对改革开放的武器,还是邓小平提供的。现在邓力群正是搬起邓小平的石头来砸江泽民的脚。
    我历来主张政治问题应当讨论。不同政见的争论必须公开化、程序化。八十年代初,我在北京被剥夺了发表文章的权利。现在,北京的中宣部又在压制某些刊物发表保守派的文章,我也表示反对。剥夺我的发言权,当年的中宣部长邓力群是出了力的;现在我倒要维护他这个下台中宣部长的发言权。观点可以不同,权利大家相同。没有反对派、反对党就没有民主政治。邓力群和他的追随者如果能亮出派别的旗帜,应当加以鼓励。事实上共产党内的派别是存在的,不许公开化,弄不好酿成阴谋,发生政变,害处更大。目前,中国的民主人士还不可能形成公开的政治反对派,由保守人士来打开局面未尝不可。
    对保守派的批评也不要一棍子打死。何况《关于坚持公有制》这篇文章还是在讲道理,其中包含一些人们习以为常的对社会主义的偏见。当然,他们的道理讲得不对,前提、推理、结论都有问题。
    问:好,我们也来讲道理。请您先谈谈它的前提有什么问题?
    答:它的全部立论是从一个不容怀疑的前提出发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优于资本主义私有制”。
    问:这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命题吗?您是马克思主义者,怎么会认为它有问题呢?
    答:问题就在于它被抽象化了。或者说,正确的命题被错误地运用了。用什么样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来和资本主义私有制作比较?是不是无论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条件下,社会主义公有制一定优于资本主义私有制?不一定。列宁在实行新经济政策时,就批评过一种抽象议论:“资本主义是祸害,社会主义是幸福”。他说这是不正确的。为什么?在一定的时间、地点、条件下,相对于比资本主义更落後的东西,资本主义就是幸福。同样的道理,在一定的时间、地点、条件下,也可以说社会主义是祸害。後一句话,当年列宁没有这样说,後来的人却确实看到了。在柬埔寨,社会主义不是祸害吗?在德国,社会主义在东德是祸害,资本主义在西德倒是幸福。在朝鲜半岛,社会主义在北朝鲜是祸害,资本主义是南朝鲜倒是幸福。这些难道不是铁铸的事实吗?
    千百年来,人们向往天下为公、世界大同,社会主义就是在这种传统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不仅是马克思主义的理想,而且也是人类的理想。追求美好理想为什么会导致遭受祸害?美好理想的实现不是决定于人们的意志,必须在客观上具备一定的条件。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只凭意志,不讲条件。没有条件搞社会主义而非要搞社会主义,就成了祸害。经过资本主义私有制充分发展之後建立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才有可能优于资本主义私有制。在低于资本主义历史水平的地方建立的社会主义,虽然一时花样翻新,终究不可能取代资本主义。客观上不具备一定的条件而人为地制造出来的公有制,叫做主观社会主义。主观社会主义不是建立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之上,因为经济手段不足,于是加强政治控制;在经济不发达的地方封建专制的因素本来就很多,因此主观社会主义必然是极权社会主义。极权社会主义能有什么优越性?
    邓力群他们把社会主义当作张天师的符咒,一贴就灵,不管贴在什么地方,一定超越资本主义。哪有如此神奇?并非事实。从这个虚假的前提出发,往下所作的推理就更站不住脚了。
    问:那么,它是怎样推理的呢?
    答:《关于坚持公有制》这篇文章洋洋洒洒两万余言,其实它的理论框架很简单。先确立一个当然前提,社会主义公有制优于资本主义私有制;然後演译,中国已经建立了社会主义公有制,所以它一定优于资本主义私有制,必须极力维护。推理的错误已经包含在前提之中了。中国所建立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如果它已经确实显示出优于资本主义私有制,何必还要人为地去维护?
    问:他们的文章列举了一些数字,说明苏联和中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之後取得了高速发展,是不是事实?
    答:大体上是事实。苏联和中国的社会主义都曾做成几件大事,辉煌一时。不过,邓力群他们自以为有利的论据同时也是不利的论据。苏联取得高速发展之後为什么会垮台?中国取得高速发展之後为什么要改革?可见对这种高速发展需要分析。第一,苏联和中国进行经济建设的特点是运用政权的力量指挥千百万人的劳动和生活,成就主要来源于强大的权力和人民的热情相结合,并非完全是经济制度运作的结果。随着政治权力的腐化、人民热情的消退,非但高速发展不能继续,经济制度的弊端也无法掩盖了。第二,苏联和中国都是以高投入、高成本换取高速度,消耗了大量的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一个国家不可能有无尽的资源来支持这种高速度。中国虽然不缺人,但人的积极性没有了。第三,在起点低、基数小的情况下,更容易显出增长的快速。经过一定时期的发展,就快不起来了。总之,造成高速发展的因素只能暂时地起作用,而且具有自我否定的意义,发展得越快主观社会主义的弊病也暴露得越快。
    问:什么弊病?
    答:先要问,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什么?《关于坚持公有制》这篇文章宣称它说出了“公有制优于私有制的秘密所在”,那就是:“根本原因在于它适合社会化生产力发展的要求,便于国家宏观控制和计划调节,……”考察实际情况,关于社会主义优越性的说明恰好是苏联和中国的弊病所在。
    列宁提出,首先要通过国家资本主义变小生产为大生产,经很长的过渡时期,然後才能实行社会主义。斯大林时代,情况并未基本改变,一九三六年就宣布社会主义建成了。苏联从取得政权到进入社会主义还花了十九年,中国比俄国更落後,取得政权後七年就进入社会主义了。越是落後越性急,到了柬埔寨,波尔布特的共产党取得政权的第二天就进入社会主义。主观社会主义都是建立在小生产的基础之上。中国在一九五六年进入社会主义时,还没有完成国家工业化,是前工业化社会。前两天,新华社报道,中国的十六个县、近三万个村至今没有用电,覆盖的人口是七千六百多万,比欧洲的一个大国的人口都多。从现在开始实施“光明工程”,五年内才有八百万人口脱离黑暗,还有六千多万人口要摸黑进入二十一世纪。可以想象,四十年前搞社会主义时是什么样子。在相当大的地区连动力用电都没有,哪有什么“社会化生产力”?根本没有“社会化生产力”,怎么能谈得上“适合社会化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同样的逻辑被翻转过来了,倒是可以这样说,“适合社会化生产力发展要求”的公有制不适合前工业化社会发展的要求。
    计划经济也是这样。抽象来说,社会生产有计划比无计划好。但有计划生产是需要一定条件的。比如,中国的农业是靠天吃饭。老天当家,谁能计划?从电影、电视中可以看到,美国的农场,下着雨收割机照样在地里工作。因为它有烘干机和一系列保存粮食的措施,可以不受天气的影响,按进度生产。照道理,美国更有条件搞计划经济。在没有条件搞计划经济的地方闭门造计划,只能是主观武断、强迫命令、瞎指挥、胡折腾。
    问:照您这样说,中国的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都不合规格,是不是?
    答:是的。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学说所提出的公有制,是生产资料归社会公共所有。只有在生产力高度发展的基础上,社会的经济联系广泛而紧密,才有必要和可能建立生产资料的社会公共所有制。斯大林修改了马克思的定义,他说社会主义公有制有两种形式: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这两种都不是社会公共所有制。苏联和中国的社会主义打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实际是斯大林主义。所谓“全民所有制”也不是真正的全民所有,至少农民是没有份的,工人只是名义上的主人。全民所有制不过是国家所有制。希特勒把他建立的制度叫做国家社会主义,完全搞错了,那是国家资本主义。名副其实的国家社会主义是在苏联和中国。
    国家所有制不是全民所有制,全民所有制不是社会公共所有制。邓力群他们所要坚持的公有制并非就是社会主义。
    问:但他们并不是要求全面坚持公有制,只是维护其主体地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