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中 国 民 主 化 的 起 点——在哈佛大学“剑桥新语”讲座的演讲]
郭罗基作品选编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 国 民 主 化 的 起 点——在哈佛大学“剑桥新语”讲座的演讲

中国大陆悄悄地出现了一场真正的民主运动,运动的主体是农民,运动的形式是农村的基层选举。
    我的手里只有两张剪报。一张是《新闻自由导报》(美国)一九九五年十月十三日关于吉林省梨树县基层选举的报道,一张是《人民日报》海外版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关于江苏省乡镇选举的报道。我不能提供更多的事实,只能根据已有的材料作一些分析。演讲的目的是提请注意,引起讨论。
    长期以来有一种偏见,认为落後的农村是中国民主化的包袱,好象民主运动总是知识分子运动。知识分子运动只是呼喊民主,反对不民主;现在农民运动却是实行民主,以民主代替不民主。农民做事不发宣言、不提纲领,开始并不起眼,结果惊天动地。经济改革就是从农村开始的。农民发明的包产到户,看起来只是为了活命而自谋生路,想不到导致人民公社的解体、乡镇企业的崛起,以至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农村的基层选举是一个新的起点,酝酿着深刻的政治改革,必将推动全部上层建筑的民主化。
    台湾的民主化就是始于地方选举。台湾的地方选举还是蒋介石搞的,蒋介石搞地方选举的目的不是民主化,恰恰是为了使国民党政权得到当地民众的认同从而巩固一党专权。谁知道日後产生了未能预期的结果,竟是反对党的出现,一党专权的瓦解。大陆农村的基层选举,目的也是为了巩固共产党的一党专权。因为农村的共产党组织大部分瘫痪了,基层政权腐败透顶,不得不靠选举来运转权力机器。一九八七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试行),民政部正大力推行村民委员会的选举。但可以肯定,事件的结果也不以共产党的意志为转移。
    中国广大的农村是一块难以治理的地方。古代专制主义的中央集权虽然威风凛凛,实际上皇帝的权力只能贯彻到县一级。县以下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皇帝管不着,那就由“土皇帝”来管。国民党统治大陆时,有效的权力也只能到达县一级。县以下的农村,一部分仍是“土皇帝”的天下,一部分落入共产党之手。共产党长期领导农民搞翻身运动、土改运动,打倒了“土皇帝”,建立了根据地。取得全国政权後,通过合作化、公社化,把农民组织起来了。几千年来,散漫的农民第一次生活在严密的组织之中;同时,也可以说,历史上中央政府的权力第一次通达农村的基层。但这种高度的组织化(几乎是准军事化)主要是靠一时的革命热情和强大的政治权力,所以不可能持久。五十年代是顶点,六十年代就走下坡路了。当时共产党领导人常常惊呼某某地方的基层组织“烂掉了”,刘少奇甚至说“三分之二的基层组织不在我们手里”。于是就派工作组,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也叫“四清”(清理经济、政治、思想、组织四个方面的问题)。现在面临农村基层政权失控的局面,派工作组、搞运动那一套做法已经行不通了。自上而下的措施没有办法,只好把责任交给农民,由他们自己去选举。闹革命是在薄弱环节突破的,看来搞民主也要在薄弱环节突破。

    选举,确实给农村带来了新气象;民主,可以解决农村的难题。
    农村基层的机构叫村民委员会,由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组成。村民委员会主任即村长。另外,还有村民代表大会,相当于村的议会。这两套班子的成员都由普选产生,任期三年。
    慈禧太后的家乡吉林省梨树县,这位专制、暴戾的独裁者的後人,表现了对民主的渴望。全县38.7万选民参加了基层选举的投票,占全体选民的94.3%。经济发达的地方,农民参政的热情更高。江苏全省的乡镇选举,参选率在90%以上。武进市的乡镇参选率高达98%,其中有的乡镇竟至于99.7%。台湾立法委员的选举,投票率将近70%,已经是先进指标了。具有民主传统的美国,投票率只有50%左右。巴勒斯坦大选,经过几十年殊死斗争得来的选票,一百万选民中也只有80%的人用它。中国农村投票率之高,世上少有,令人惊讶。(听众:统计数字是否虚假?有没有强迫投票的情况?)这就要看一看选举的一套做法,似乎还是有吸引人的地方。
    目前,农村的基层选举和大陆以往通行的选举不同。
    有如下几个特点:
    第一,自由提名
    一般的选举都是由权威方面提名候选人,各级候选人名单都要经上级批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由主席团提名,实际上是党中央提名。选举县长、市长、省长,候选人名单都是上级批准的。这是操纵选举的第一步,叫做“上面定框框,下面划圈圈”。农村的选举不再是由党支部提名候选人,而是直接由选民自由提名,叫做“海选”。例如,梨树县平安村的选举首先给每个选民发一张白纸,在917名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村民中自由提名。第一轮提出81名候选人;第二轮又在81人中选出得票超过半数的11人成为正式候选人;第三轮、第四轮分别选出村民委员会委员和主任、副主任。江苏省农村70%的选民参加了候选人的提名。泰兴市乡镇人民代表的选举,初步提名的候选人达11,800名之多,是应选代表名额的4.5倍。成为候选人,出于选民的中意,而不是上级的保举。
    第二,平等竞选
    选民可以毛遂自荐,有10名选民联署也可成为候选人,参加竞选。有一个八家子村,在一间教室里,候选人在发表竞选演说。下台党支部书记齐耀山宣称他有资格当村长,并许诺在任期内不要报酬。他的姿态非但没有打动人心,反而引起人们的警惕。有一位农民政治家,雇来一辆吉普车,到处转游,发表竞选演说。他恳求大家选他当村长。他的哥哥却恳求大家不要选他当村长,说:“选上他大家就吃不上饭了。”通过竞选,便于选民考察候选人。在大陆,历来把竞选说成“资产阶级选举方式”。一九八零年,大学里的竞选潮竟被当作学生“闹事”来处理。现在好了,千万农民起来竞选,共产党压制不了啦。
    第三,重在政见
    候选人的条件起了变化。从前介绍候选人的优缺点,常用的术语是:“立场坚定,政治可靠,工作积极,联系群众,……”重视的是人品,实际上主要看对上级是否听话。现在农村的基层选举,不是选人品,而是选政见。有一位候选人王洪山,在竞选演说中提出利用本村木材优势创办木材加工厂的设想。如果办成,全村的人都将受益。选民们支持这一政见,王洪山就当选为村长。在梨树县已进行的三届选举,至少半数以上的村长是因被认为有办法带领一个村子走向富裕才当选的。
    第四,差额选举
    从前,都是等额选举,近年来才开始进行差额选举。在有些省的人民代表大会上,中央内定的省长候选人就在选举中被“差”掉了。可见差额选举是不利于操纵的。但因为候选人提名的局限,即使是差额选举也只能在两个丑媳妇中选一个。农村的基层选举,前有“海选”候选人,後有差额选举,可以保证选民选出自己满意的人。
    第五,秘密投票
    农村的基层选举,整个过程是公开的,最後的投票却是秘密的。梨树县各村都在一个密室中进行无记名投票。这样,投了谁的票,别人无法知道,选民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意志,不受任何干扰。在牛家村,有一位候选人娄万海,利用家属势力拉票。乡亲们当面都答应投他一票,他自以为很有把握。选举的结果,他在250户村民中只得了30多票。另外一个老奋村,当了十多年村长的李景和,得罪的人不少,他自己对选举也抱悲观态度。选举的那天,他躺在床上睡大觉。没想到有人跑来告诉他,他得票最多。大陆一般的选举,候选人名单的产生是不公开的,投票又是公开的,或是举手,或是在公众场合写票。众目睽睽,面面相觑,如何是好!
    以上是就一次选举、选举的一个环节进行分析,考察连续的选举、多个环节形成的链条,民主的实质更为明显。梨树县第二届选举,336村中,原任村长有41人落选,第三届选举又有51人落选。报道中还提到中途罢免和撤换村长。选民的意志可以决定某人上台,也可以决定某人下台。报道的作者写道:“村民们不但可以不动声色地把躲在上级保护伞底下滥用权力的老资格当权者请下台,就是那些被农民推选上去的新的政治权力者,如果有谁辜负了他们的信任和期望,也别想再贪恋那个位置”。民主必须实行选举;实行选举却不一定民主,也有不民主的选举。不民主的选举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能上不能下;运用权力,操纵选举,连续当选。它的实质是通过合法的手续把权力交给少数人去独裁。民主的选举,是从人民的权利产生政府的权力,要求政府的权力保障人民的权利;如果不能,人民运用自己的权利随时可以收回权力。(听众:从前农民为甚么不会利用自己的权利?是不是和经济有关?)
    对!九十年代的农村之所以出现民主选举的大潮,我想主要是由于经济发展的驱动。
    在僵死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人们的利益决定于上面的分配;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人们必须自己去追求自己的利益。一个村的权力是否交给善于经营管理的人,与大家的利益密切相关。运用权利,制约权力,最终是为了保障利益。
    农村基层的民主选举会产生甚么影响?
    它的影响,必将加深三种矛盾。
    第一,上下级的矛盾
    中国自古以来实行的是委任制,共产党实行的是变相的委任制。委任制就是自上而下的等级授权制,每一级的权力来自上级,一切的权力来自中央。所以委任制同时必然是中央集权制。在这种政治体制下,官吏或干部只是对上负责,可以不对下负责,官僚主义是不可避免的。政权机构发生了腐败,只有等待上级来整顿下级,人民又是无可奈何的。农村基层的民主选举是人民授权制。村长、乡长、镇长的上台或下台,决定于选民的意志,而不是上级的任免,因而也就不会眼睛向上、讨好上级。从前上下级矛盾是同一种体制内部的矛盾,现在是等级授权制和人民授权制两种体制的矛盾。农民已经得到的权利是不会放弃的,进一步的延伸就是要求民选县长。
    第二,城市和农村的矛盾
    农村可以民主选举,城市为甚么不可以?经济改革的进程中,农村逼迫城市的形势必将重演。特别是那些市属县,基层民主选举对他们的冲击,一转身就可以针对市的领导。
    第三,中央和地方的矛盾
    目前,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主要表现在权力的划分,未来的发展将表现在权力的来源。当地方实行民主选举时,就有了充分的民意去对抗中央。中央的政治改革不搞也得搞,否则就失去合法性。北京的领导人对台湾的选举显得很惊慌,生怕大陆的老百姓产生联想。岂知“寒从脚起”?大陆本土农村的民主潮也总有一天会滚动到中央。
    这些矛盾目前还只是逻辑上的联系。台湾五十年代地方选举的民主,到了八十年代才影响全局。而台湾是一个二千一百万人口的海岛,十二亿人口的大陆需要更长的时间。可以想象,有的地方,共产党的支部书记恐怕又成了“土皇帝”。就是选举,问题也少不了。从起点出发,可以有不同的发展方向,未来的路程还很遥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