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中国社会的说谎机制
·中国人需要民主的训练——参加学自联第五次代表大会的联想
·中国人权在世界人权大会期间的声明
·从和平运动到人权运动——参加维也纳世界人权大会归来
·魏京生案结束了吗?
·魏京生和中国民主运动*
·评第二次魏京生审判
·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方针
·促邓力群们成派立党
·中国官方的人权观念的迷思
·天安门事件的教训
·反对政府血腥镇压 消化民运失败教训
·中国民主化的起点——在哈佛大学“剑桥新语”讲座的演讲
·搬起邓小平的石头砸江泽民的脚——评中共“左”派第三份万言书
·就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向江泽民抗议的严正声明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分野——评由王炳章“闯关”引起的争论
·谁相信“革命派”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请克林顿总统带两份名单到北京
·海外民运要联合、配合,不要混合、凑合
·是给人看,还是照着干?
·安琪: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研究员郭罗基
·没有政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制度——评李鹏对德国《商报》记者思立志的谈话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在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九九九年年会上的发言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论人权和主权
·行为规范中有自由
·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人并非生来平等
   17、18世纪的启蒙思想家们也象讲自由那样,又讲人生来是平等的。明明人生活在不平等之中,为什么说人生来是平等的?他们说,人在“自然状态”是平等的。好象在“自然状态”中一切好东西应有尽有,现实状态可以从中取之不尽。实际上,他们将需要的东西预先放进“自然状态”,然后建议现实状态向它索取。所谓“自然状态”,是那个时代思想家们的虚构,却十分方便地成了论证新思想的历史前提和逻辑前提。他们论述自由、平等、人权等等,都是从“自然状态”提出问题,而霍布士、洛克、卢梭等人想象出来的“自然状态”又各不相同,因为无从证明。人类社会之前的“自然状态”是动物状态;出现了人就进入社会状态,又不是“自然状态”。既是人又是“自然状态”,历史上不存在,逻辑上不成立。平等与不平等是人的社会关系,根本不能用“自然状态”来论证。卢梭比其他人高明的地方在于指明关于自然状态和自然人的描绘,并不是历史的真实,而只是作为研究现实社会和人必需的一种假设或推论。“这些推论与其说是适于说明事物的真实来源,不如说是适于阐明事物的性质。”⑴当时人们对人类早期的历史还不清楚,对于历史的真实来说只是猜想。但对于建立新的理论来说,需要一种推论。
   法国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中关于自由、平等的规定,完全是针对现实中的不自由、不平等提出来的,不是来自“自然状态”。要求平等的理由是什么?人,按照做人的利权即人权应当是平等的,陷入不平等的社会关系是违反人的本性的。17、18世纪的启蒙思想家们混淆了两个不同的问题:应当如何,事实如何。人应当是自由、平等的,这是生来具有的人权;但事实并非如此,所以不能说生来就是自由、平等的。

   北美《独立宣言》说:“人人生而平等”是不证自明的真理。法国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说:“在利权方面,人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看起来差不多,其实说法不同。后者强调的是人生来具有自由平等的利权,并非已经是自由平等的现实,正是鼓励人们根据应有的利权去改变不自由、不平等的现实。当代的美国学者对《独立宣言》的这个论断有所批评:“如果它是在陈述与人类相关的一个事实,……它的错误倒是不证自明的。”“批评家除了指责它的错误之外,还加上了伪善的罪名。”因为在当时以及后来很长的时期内,美国的妇女、奴隶、印地安人就不是“生而平等的”。⑵现代的国际法文件,都采用这样的提法:在利权和尊严方面,人生来是自由、平等的。
   §§自由平等的现实根据
   启发思想家的头脑的是资本主义的现实,而不是子虚乌有的“自然状态”。洛克等人在自己生活的社会中产生了自由、平等的观念,然后又到先前的社会中去寻找自由、平等的依据。他们的思想方法是用过去来说明现在,就象中国古代的儒家言必称“三代”。事实上没有一种过去能说明现在,于是想象出一个虚幻的“自然状态”。这是一个时代的局限,因为还没有积累丰富的思想资料,还没有锻造出思想方法的利器,足以解剖前所未有的资本主义新社会。困难的问题又发生了,如何从虚幻的过去的“自然状态”过渡到现在?“自然状态”在过去就不存在,却是现在的合理依据,实际上是寄托一种未来的“理想状态”。
   提出自由、平等的新思想具有当时的现实根据,但他们并没有自觉地意识到这种根据,在说明提出的理由时却远离了现实,求助于上古的“自然状态”,或是抽象的理性甚至虚幻的上帝。自由、平等的现实根据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是占有生产资料的资本家雇佣工人进行生产,需要能够自由地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劳动力的所有者是卖方,货币的所有者是买方,法律上必须肯定双方的平等关系,才能在市场上进行交换。
   资本主义的商品交换必然产生三种自由、平等:商品所有者买卖的自由、平等;劳动力买卖的自由、平等;以商品价值为尺度规定一切人的劳动的自由、平等。这样,自由、平等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获得了普遍的形式。马克思说:“资本是天生的平等派”。⑶当然,资本也是天生的自由派。鼓吹自由、平等同时是为了反对专制主义的不自由、不平等。大多数启蒙思想家都是从“自然状态”出发,抽象地谈论平等,只有孟德斯鸠将平等作为一定的政治体制的原则。他认为,平等是共和政体的原则,专制政体和君主政体的原则是不平等。“爱共和国就是爱民主政治;爱民主政治就是爱平等。”⑷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人和自由人才能平等。奴隶主和奴隶之间没有平等,但奴隶之间是平等的,平等地遭受奴役。奴隶没有自由,但奴隶主是自由的,自由地享受特权。没有自由的平等是普遍奴役;没有平等的自由是超人特权。卢梭说,在暴君面前,“一切个人之所以是平等的,正是因为他们都等于零。”⑸暴君享有没有平等的自由,臣民就只能享有没有自由的平等,平等地等于零。一个社会不可能没有任何自由,区别在于:是少数人的特权还是所有人的普遍利权?作为特权,少数人拥有自由的同时,多数人没有自由或只有很少的自由。作为普遍利权,人人都有自由。有自由,不一定平等;人人都有自由,才是平等。所以,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资本主义社会要求普遍的自由,同时必然要求人人平等。
   中世纪的神学家鼓吹“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是以虚幻的天国的平等掩盖现实的人间的不平等。但它提出了“人人平等”的普遍形式,启发了资产阶级思想家。他们把“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转变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于是平等从虚幻的天国降临现实的人间。这种平等不是一切方面的平等,而是法律上规定的利权的平等。最初提出的平等要求是个人平等,即作为公民的平等。法国大革命中,第三等级要求取消等级特权,与僧侣等级、贵族等级平等。空想社会主义者进一步要求取消阶级特权,让受苦受难的劳动阶级与有产阶级平等。作为阶级的平等,就不仅是法律上的平等,而且是事实上的平等。但阶级的平等在资本主义社会是做不到的。19世纪无产阶级的平等要求就提出消灭阶级;不是作为公民,不是作为等级,不是作为阶级,而是作为人的平等。消灭阶级的条件是改变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有制。
   §§平等不是平均
   在前资本主义社会,被压迫人民为了改善自己的处境也提出了平等的要求,但并不是作为利权的平等,因而常常被误用为平均。中国的农民起义就有“均贫富,等贵贱”的口号。完全的平均主义事实上做不到,一旦开始实行平均主义必将破坏社会生产力。经过混乱和调整,平均主义又回归不平等。无产阶级开始提出革命要求时,也是平均主义。《共产党宣言》中说:“随着这些早期的无产阶级运动而出现的革命文献,就其内容来说必然是反动的。这种文献倡导普遍的禁欲主义和粗陋的平均主义。”⑹即使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文献,提倡禁欲主义和平均主义也是反动的。在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看来,批评无产阶级的革命文献内容反动,岂不是没有站稳阶级立场吗?按照“具有中国特色”的标准,恐怕马克思、恩格斯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所赞扬的湖南农民运动,到地主老财家“杀猪出谷”,和古代农民的“均贫富,等贵贱”也差不多。1958年大跃进,“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是以平均主义冒充共产主义。按照《共产党宣言》的标准,中共中央《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就是反动的“革命文献”。
   §§从法律上的平等到事实上的平等
   资本主义社会的法律上的平等,反对专制主义的法律上的不平等,同时也克服了历史上的平均主义,这是具有进步意义的方面;另一方面它又以形式上的平等掩盖事实上的不平等。资本主义的财产关系导致贫穷和富裕的对立。同一标准应用到事实上不相同的人身上,结果还是不相同。工人有出卖劳动力的自由,但没有不出卖劳动力的自由。所以资本家和工人、富人和穷人不可能平等。法国著名作家阿纳道勒·佛朗斯以讽刺的笔调写下了一段常常被人引用的话:“崇高的法律平等:这种法律赋予富人和穷人以平等待遇,居然一视同仁地禁止他们栖宿于桥洞之下、沿街乞讨和偷窃面包。”⑺富人本来就没有必要“栖宿于桥洞之下、沿街乞讨和偷窃面包”,这种一视同仁的禁令,只对穷人有效。普遍保障的利权又只使富人受惠。有钱人可以办报纸、电台、电视台,发出自己的声音。按照法律的规定,穷人也有同样的利权。富人可以嘲弄穷人:“你也可以办呀!”没有必要的物质手段,怎么能办?穷人也就无从发出自己的声音。19世纪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者傅立叶揭露:“许多写在纸上的利权,都是不现实的,把这些利权赋予那些毫无办法实现的人,那是对他们的一种污辱。”⑻
   资本主义社会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既是对平等的规定,也是对平等的限制。法律上的平等就是在富人和穷人不平等的前提下的平等。所以马克思说,在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着原则和实践的矛盾;原则是平等,实践的结果却往往是不平等。矛盾的根源就是资本主义的财产制度。一位美国学者指出:“市场实际上侵犯了每一项利权。金钱购买了法律服务,以此可以在法律面前得到偏袒;金钱购买了讲坛,以此使讲坛占有者的言论自由有了格外的分量;金钱收买了有权势的组织选举的官员,从而损害了一人一票的原则。市场甚至被允许来裁决一个人的生死,譬如,可以完全有根据地说,美国穷人家庭的婴儿死亡率比中等收入家庭要高一倍到一倍半。”⑼矛盾的解决,不是抛弃崇高的平等的原则,而是修正建立在资本主义财产制度上的实践。
   §§自由平等具有普遍意义
   资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以后提出的自由、平等、民主等原则是对人类的伟大贡献。自由、平等、民主的原则具有资本主义社会暂时的、特殊的意义,也有历史上长远的、普遍的意义;批评资本主义社会的特殊意义,不能抛弃历史上的普遍意义。冲破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桎梏,自由、平等、民主的原则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对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原则和实践的矛盾,中国的“马列主义者”讨厌的是原则,全部的愤怒都是用来谴责自由、平等、民主的虚伪性。恩格斯却认为资产阶级的平等要求启发了无产阶级,无产阶级的平等要求是“从对资产阶级平等要求的反应中产生的,它从这种平等要求中吸取了或多或少正确的、可以进一步发展的要求,成了用资本家本身的主张发动工人起来反对资本家的鼓动手段。”⑽中国的“马列主义者”热衷于批判资产阶级,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其实,中国的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象样的资本主义,所以不可能复辟历史上没有的东西,只能复辟历史上原有的东西,那就是封建主义。谴责资本主义的自由、平等、民主的原则,正是向着封建主义的实践倒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