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郭罗基作品选编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群体的民主以个体的自由为前提
   

   一个团体、一个社会如果被某个人或少数人所操纵,众人被强迫表态,可以形成虚假的多数。因此实行民主必须以每个成员表达自己的自由意志为前提。
   
   自由是按自己的意志行事。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意志行事,人与人的意志不见得一样,许多人在一起形成的群体,怎么行事?如果各行其是,必将一事无成。
   
   所以,自由与民主必须相协调。民主就是按多数人的自由意志行事,不是按个别人或少数人的自由意志行事。
   
   一个人完全可以按自己的自由意志行事。两个人的社会,意见不一致,必须商量着办;商量不了,只好散伙。典型的两个人的社会是夫妻。夫妻各自都行使自由,无法协调必定离婚。三个人的社会各自行使自由之后,还要实行少数服从多数。这就是自由和民主的协调。一个人、两个人都要追求自由,但无法实行民主,至少三个人才能实行民主;而且这三个人必须组织起来,为着共同行动才需要民主。孔夫子说:“三人行,必有吾师焉。”马路上三个行人随便凑合在一起,即使可以当孔夫子的老师,也没有资格实行民主。遭恐怖分子袭击的美国“9·11”事件中,在匹兹堡附近坠毁的联合航空公司93次班机上,当人们与家人通话,得知恐怖分子劫机撞击纽约世贸大楼后,9个男性美国公民决定与恐怖分子搏斗,经表决一致通过。本来是互不相识的旅客,为了采取共同行动就需要组织起来实行民主了。对美国人来说,行使民主已成了生活习惯,到了生死关头还不忘表决。
   
   民主的主体是有组织的群体。国家是最大的有组织的群体。在国家的范围内实行民主就是多数人的统治。多数人怎样统治?不可能事事都由全国人民投票来作决定,也不可能人人轮流当总统,必须通过多数人同意和认可的少数人组成的政府来进行统治。体现多数人统治的是政府所执行的一套制度。从最终的意义来说,民主是政治制度,是国家形式。
   
   §§民主并非扼杀自由
   
   既然在群体中实行少数服从多数,一部分人就必须按别人的意志行事,民主是否扼杀了自由?不是。
   
   群体中接受多数决定的原则是所有人都同意的,实行这一原则出于每个人的自由意志。在实行的过程中才出现多数和少数。出现了多数和少数,要求少数服从多数,并非取消少数人的自由。
   
   首先,实行少数服从多数正是建立在每个人自由发表意见的基础之上。如果自由被扼杀,或者是只有一种意见,舆论一律,或者是没有意见,万马齐喑,总之不会有不同意见,也无从区分多数和少数。
   
   其次,区分了多数和少数之后,多数不能强迫少数放弃自己的意见,少数仍然具有坚持意见、发表意见的自由,下一个回合少数人的意见也可能成为多数人的意见。所以,少数服从多数不是自由的丧失,恰恰是自由的运用。
   
   其三,少数服从多数的结果是多数决定、保护少数。多数决定形成的群体意志,是包括少数在内的整体意志。对于少数人来说,是按别人的意志行事,但对于包括少数人在内的群体来说,还是按自己的意志行事。少数人的个人自由转化为群体自由了。在民主的群体之内,少数人坚持不同意见的自由是得到保护的。
   
   如果以自由为理由,少数可以不服从多数,那就导致群体的分裂。本来的少数形成一个新的群体,按照同样的理由还会再分裂。强调绝对的自由,最终每个人都成了单独的、孤立的原子,同时也是自我封闭的堡垒,没有交往,没有群体,没有社会,也就没有自由可言了。
   
   §§民主和自由的冲突
   
   从理论上来说,自由和民主互相依存、共同发展。但事实上也不是不可能互相冲突、顾此失彼。俗话说: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这三个和尚都强调个人自由而不实行民主,结果是没水吃。这就是没有民主的自由,最终也没有自由,因为连一个和尚、两个和尚吃水的自由都没有了。还有一种没有自由的民主。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来投票,而是看别人的脸色去表态,只能形成虚假的多数。将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除了一个人外都举手赞成。这个人是中央委员陈少敏(女)。她也不敢投反对票,而是伏在桌子上假装睡觉。刘少奇平反以后,许多堂堂男子汉都说当时不得不举手,实在是不得已呀!如果是按自己的意志投票的话,决议就不可能通过,用不着事后平反。自由和民主分离,没有民主的自由就不成其为自由,没有自由的民主也不成其为民主。在德国《魏玛宪法》时期,流行一种放弃自由主义的民主主义。结果,希特勒上台后利用这种与自由割裂的民主走向法西斯主义。
   
   在当代,民主已成世界潮流,逼得反对民主的人们也打着民主的旗号。古典专制,既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现代专制,却穿上了民主的外衣,但对自由决不宽容。所谓的“亚洲模式”就是企图构造没有自由的民主的模式。“亚洲模式”的内容是:要经济自由,不要政治自由;不要政治自由,而又标榜政治民主。提倡“亚洲模式”的政府领导人,为了让人民听话,将自由等同于西方的个人主义而加以拒斥;为了要人民拥护,又将民主作为政权的保护色而加以利用。但他们必须小心翼翼地区别两种民主,否则人民就会按西方的标准来索取自由。新加坡的民主叫做“善治”(good governance)的民主,以示与西方式的民主不同。在中国,不但作出区别,而且极力以所谓“社会主义民主”反对资产阶级民主。
   
   中国是“亚洲模式”的样板,也是亚洲各国以民主化反对自由化的典范。中国领导人认为,自由化是资产阶级的,而民主化是社会主义的。江泽民说:“民主这个旗帜,我们一定要抓住。”⑴民主不过是手中挥舞的“旗帜”而已。他们在民主的“旗帜”下囚禁异议者消灭言论自由,在民主的“旗帜”下镇压民主党消灭结社自由,在民主的“旗帜”下取缔法轮功消灭信仰自由,……。一个人民不能表达自由意志的国家,政府怎么能得到人民的同意和认可?一个没有得到人民同意和认可的政府怎么能进行多数人的统治?没有自由的民主不是什么“高度民主”,而是不民主、反民主。
   
   §§东方传统文化对自由和民主的过滤
   
   自由和民主,相得而益彰,原自西方来,本是同根生。为什么传到东方发生了离异?东方文化的传统是重群体、轻个体,以群体抑制个体。经东方文化的过滤,民主还能通得过,自由却格格不入了。连孙中山都认为:“个人不可太过自由,国家要得完全自由。”而且他从根本上反对自由行之于个人:“自由这个名词,……如果用到个人,就成一片散沙,万不可再用到个人上去。”他主张牺牲个人的自由去换取国家的自由。⑵他完全搞错了。一片散沙的另一极端是绝对专制,不是自由太多,而是缺乏民主,所以不能形成有机的整体。孙中山的一生,有点象孔夫子,主要是周游列国,奔走呼号。他幸而没有掌过大权,尚能保持清誉;如果他有机会实践自己的理论,恐怕就是另一个孙中山了。没有个人自由的自由国家,正是专制国家。孙中山的反对个人自由的民主主义由蒋介石付之行动了,造成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那就是国民党的“训政”,即既没有自由又没有民主的一党专政。
   
   自由首先必须行之于个人,民主只能行之于国家、群体。因为民主只能行之于国家、群体,有些人只要假借多数的名义就可以代表国家、代表群体。自由必须落实到个人,而且必须是人人自由,一个社会才算自由;一些人可以享有作为特权的自由,但决不是自由社会。压制了自由正好可以形成虚假的多数,以此代表国家、代表群体;甚至连虚假的多数都不需要,只要自称拥有多数、自称代表人民就可以了。中国官方的意识形态总是蔑视个人,凡是个人利益、个人奋斗、个性发展都带有原罪,因而往往以国家、群体的面目出现压制个人自由。中国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李大钊说:“个人与社会并不冲突,个人主义与社会主义绝非矛盾。……真正合理的个人主义,没有不顾社会秩序的;真正合理的社会主义,没有不顾个人自由的。”⑶可见,出现压制个人自由的社会主义不是“合理的社会主义”,决非中国共产党创始时期人们的理想。
   
   专制和民主本来是对立的,在民主浪潮的冲击下,专制也改头换面成了“民主”。专制改成“民主”只要换个名义,以国王、皇帝的名义换成以人民、多数的名义。中国政府的专制就是以“代表最大多数的中国人民的最大利益”为名义。世界上的事情很有趣。有些保留国王、女王的名义的王国倒是民主国家,而某些以“人民共和国”、“民主共和国”的名义进行统治的却是专制国家。所以,重要的不是名义,而是实质。民主国家的实质是民主与自由同在;反对自由化的所谓“高度民主”,不管用了什么名义,还是专制。
   
   
   注:
   
   ⑴《江泽民论人权》,载《中国公民人权读本》,第478页,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
   
   ⑵《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二讲,《孙中山全集》,第9卷,第282页。
   
   ⑶《自由与秩序》,《李大钊文集》第437-438页,人民出版社,1984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