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郭罗基作品选编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2006
·宾雁,宾雁,魂归何处
·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
·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解读刘宾雁──《刘宾雁纪念文集》序
2007
·与达赖喇嘛的一次会见
·《历史的漩涡—— 一九五七》
·审视反右五十年(一)
·审视反右五十年(二)
·审视反右五十年(三)
·哀沈元(一)
·哀沈元(二)
·哀沈元(三)
·哀沈元(四)
·推翻“反党反社会主义有罪”论
2008
·一个奇才和一部奇书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一)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二)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四)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五)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六)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七)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八)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九)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十)
2009
·送戈扬
·识破形形色色的告密者
·提出新启蒙的理由——《论新启蒙》之一
·思想启蒙是历史变革的先导——《论新启蒙》之二
·中国的现代化必须以新启蒙为前提——《论新启蒙》之三
·新启蒙的首要目标对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论新启蒙》之四
·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命题转换为“反对自由资产阶级化”——《论新启蒙》之五
2010
·《新启蒙——历史的见证和省思》
2011
·宾雁,我要欢笑!
·浴火重生的周扬
2012
·关于严慰冰的争议
·从传统思维中走出来吧!——关于严慰冰的争议之二(附《杜钧福声明》)
·还是没有看明白——关于严慰冰的争议之三
·我有两个高贵的学生(上)
·我有两个高贵的学生(下)
·适时升起的启明星——悼念方励之
2013
·毋忘我!——35年来王申酉的呼喊
·赞老胡
·陈寅恪误人子弟
·哭显扬
2014
·别光远
·走民主化的韩国道路——起诉江泽民
·什么是权力的笼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1957年1月,冯定来到北京大学,始而被尊为“红色教授”,后又成了“修正主义者”。这是那个时代的戏剧人生。
    冯定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写作生涯,1952年因一篇文章而闻名全国。
    “三反”、“五反”运动在打退“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时,共产党内有一股急于消灭资产阶级的情绪。这种情绪由理论家表达了出来。中共中央宣传部主办的《学习》杂志,1952年第一、二、三期连续发表了艾思奇、于光远、杨耳(许立群)、吴江等人的文章,认为资产阶级不再具有两面性,只有一面性了,那就是反动性。毛泽东发现了问题,指出《学习》杂志“犯了性质非常严重的错误”。那时倒没有整文章的作者,而是追究领导的责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陆定一作了检讨,并被降为副部长,由习仲勋任部长。同一时期,冯定在上海的《解放日报》上发表了一篇两万多字的长文,题目也很长,叫做《学习毛泽东思想来掌握资产阶级的性格并和资产阶级的思想进行斗争——读<毛泽东选集>的一个体会》。他认为,资产阶级仍然具有两面性,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两面性,不赞成立即消灭资产阶级的主张。这篇文章被毛泽东看中,肯定观点“基本正确”,修改了“有些缺点”,命《学习》杂志和《人民日报》先后转载,题目改为《关于掌握中国资产阶级的性格并和中国资产阶级的错误思想进行斗争的问题》。毛泽东是文章里手,经他一改,增色不少。在一批著名理论家犯错误的时候,冯定被认为站在正确方面。
    冯定时任中共华东局宣传部副部长。华东局撤销后,1952年6月到北京任马列学院一分院副院长。马列学院一分院是为外国共产党培养干部的机构。后来发现,脱离了本国的实际学习马列主义,就象当年苏联为中国共产党所培养的干部那样,大多成了教条主义者。1956年,撤销马列学院一分院,二分院改为中共中央高级党校。冯定调到北大。毛泽东说:“就当一个教授,不要当领导。”他主张,冯友兰可以讲他的唯心主义,让冯定讲唯物主义,两家唱对台戏。谁知对台戏没唱起来,“文化大革命”中二冯都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同唱一台戏。
    按共产党的惯例,不当领导好象不能体现人的价值,冯定还是当了北大党委副书记。冯定在北大是级别最高的人(行政六级,党委书记兼校长陆平才八级),拿的钱比一级教授还多。因为他的资格很老,他是1925年底参加共产党的。1927年蒋介石屠杀共产党人的四·一二事件之后去了苏联,在中山大学学习。1930年回到上海。在地下工作期间曾脱党。后又找到党组织,去了苏北解放区,投入新四军。脱党的这一段历史不清楚,“文化大革命”中成了大麻烦。

    北大党委分工让冯定负责政治思想工作,具体落实下来,只是每年向全校学生做一、两次大报告。他的宁波官话不好懂,更为成问题的是他没有练出做报告的架势。到北大做报告的那些带兵的、搞群众运动出身的老干部,个个都是语言大师。象何长工,他是没有多少文化的大老粗,讲话却很生动。陈毅、胡耀邦等人更不用说了,他们一登台就特别吸引人,在报告的过程中总是笑得人前俯后仰。他们做报告有一定的腔调,和平时讲话不一样。每句话的后半句必提高声调,特别是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迸出来的,因此在大庭广众之中人人都听得很清楚。这种报告腔,林彪最典型。大概是战争年代练出来的本事,那时没有扩音器,必须讲究做报告的技巧。冯定平时谈话也很风趣,但做起报告来象坐在那里谈家常,絮絮叨叨,每句话的最后几个字往往含糊其词,前一句话没听清,后一句话就接不上了。有一次,李普(政治理论教研室副主任)别出心裁,冯定作报告时在大饭厅的台上树立一块大黑板,让我将关键词作板书。虽然我写的字大如斗,坐在五排以后的人就看不清了,效果丝毫未见改善。那时对学生管得严,听不懂也得坐在那里从头听到尾,会场上嗡嗡声不断,但不能走人。如果是现在,恐怕人都跑光了。
    冯定作为哲学系的教授,开过“马克思主义哲学”课程。一开始有很多人慕名前来旁听,两次以后人就越来越少。他讲课也象做报告那样,学生不得要领。但学生考试就犯难了,只好由助教来帮助教授“归纳”要点。
    冯定在北大的政治思想工作和哲学课程,没有留下多少值得人们追忆的东西。他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是提出改革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体系的倡议。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纪念冯定百年诞辰研究文集,语多溢美之词,但对于冯定所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恰恰估计不足。⑴
    (一)
    上世纪50年代,中国人迷信苏联,以为只有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才有资格出版正宗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当时在中国流行的是从俄文翻译过来的亚历山大罗夫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康士坦丁诺夫的《历史唯物主义》。这两本书,所据者均是斯大林哲学体系。
    1938年,苏联出版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第四章第二节《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⑵,是斯大林亲自撰写的,被奉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经典。
    《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问世以前,苏联三十年代的哲学界是比较活跃的,还没有确立思想垄断。当时苏联红色教授学院的教授、《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下》杂志主编德波林(1881——1963年)以及在他周围的一批哲学家,执哲学界之牛耳。斯大林发动德波林的两个学生,一个米丁,一个尤金,带头造反,批判老师。哲学批判演变为政治围剿,德波林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德波林学派被打成“匪帮”。批倒批臭了德波林,斯大林就以自己的著作占领哲学阵地。
    斯大林的《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注意从理论中引出实践意义,在普及哲学方面起过良好的作用,也有一些便于应用的警句,如:“一切以条件、地点和时间为转移。”但在哲学理论方面是肤浅的,而且包含着严重的错误。
    斯大林的著作一出,哲学教科书形成固定的框架: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分成两大块;先讲辩证法,后讲唯物主义;辩证法是四个基本特征;唯物主义是三个基本特征;历史唯物主义又是四个要点。
    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成了两个板块,马克思主义哲学就不是一块整钢。原因在于斯大林对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关系作了错误的说明。他说:“历史唯物主义就是把辩证唯物主义的原理推广去研究社会生活,把辩证唯物主义的原理应用于社会生活现象,应用于研究社会,应用于研究社会历史。”照此说来,在时间上,是先有辩证唯物主义,经过“推广”,才有历史唯物主义。⑶在理论上,辩证唯物主义只适用于自然界,历史唯物主义才适用于社会生活,而历史唯物主义不过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应用”。这种说明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的真实过程和理论的逻辑联系。马克思以前的唯物主义,仅止于解释自然,在社会历史面前就停步了。马克思借助辩证法,把唯物主义进一步贯彻到社会历史领域。社会历史领域的唯物主义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唯物主义从自然到社会,是唯物主义的彻底发挥,也是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的结合;彻底的唯物主义就是辩证唯物主义。所以,在时间上,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同时产生的。在理论上,历史唯物主义非但不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应用”,而且是其中的“核心问题”。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特别指出,对唯物主义历史观(历史唯物主义是同义语)的论述,是他“所主张的观点的一个核心问题的表述”。⑷在体系上,历史唯物主义作为辩证唯物主义的历史观,是内在于辩证唯物主义的一个层次,不是与辩证唯物主义并列的板块。历史唯物主义在马克思主义所造成的哲学变革中具有决定意义,但不是在体系中占有最高层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名称是“辩证唯物主义”(Dialetic Materialism),“唯物辩证法”(Materialist Dialectics)为同义语,不是如斯大林所说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
    斯大林不仅割裂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在论述辩证唯物主义时又割裂了辩证法和唯物主义。他认为,辩证法只是研究自然界的“方法”,“这种方法把自然界看作是永恒地运动着、变化着的现象,把自然界的发展看作是自然界中各种矛盾发展的结果,看作是自然界中对立力量互相影响的结果。”是人把自然界“看作”如此,还是自然界本来就如此?人把自然界“看作”如此的“方法”又是从哪里来的?他还认为,唯物主义只是“对自然界现象的解释”的“理论”。难道唯物主义只能解释自然而不能应用?如果唯物主义能够应用,难道就不是方法?辩证唯物主义是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的统一,也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统一。斯大林割裂了唯物主义和辩证法,同时又割裂了世界观和方法论,似乎唯物主义是世界观而不是方法论,辩证法是方法论而不是世界观。
    在斯大林的哲学体系中,是没有认识论的,他只是在唯物主义的第三个基本特征中讲到认识问题。哲学面向三个领域:客观世界的领域,主观世界的领域,主客观相互作用的领域。主客观相互作用的领域就是认识论研究的范围。因为斯大林不研究主客观相互作用的认识论,实践的观点在他的哲学体系中不具应有的地位,也不能理解作为研究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的结果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何以是统一的。
    斯大林的哲学,不仅在体系上层次混乱、互相割裂,在观点上也有许多错误。 他把量变质变和事物的内在矛盾与联系和发展并列,说成辩证法的四个“特征”,从而取消了辩证法的基本规律。他根本不提否定之否定,而后苏联哲学界把否定之否定说成是黑格尔主义。斯大林把否定之否定规律发生作用所出现的前进运动、上升运动,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的发展,纳入量变质变。显然,量变质变并非都是前进运动、上升运动。水的分子运动从量变到质变,成了冰或汽,冰或汽又可以变成水,有什么前进、上升?斯大林论述矛盾时,只讲“对立面的斗争”,不讲对立面的统一。片面地强调“斗争”,这是他在实践中犯错误的理论根源。
    斯大林说:“唯心主义否认认识世界及其规律的可能性”。“否认认识世界及其规律的可能性”的哲学派别,不是唯心主义,而是不可知论。他将唯心主义与不可知论混为一谈,既违反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原则,又不符合哲学史的事实。恩格斯指出,哲学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这一基本问题有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思维和存在的本原性问题,依据这一方面的不同回答,区分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另一方面是思维和存在的同一性问题,否定思维和存在的同一性的哲学派别才是不可知论。恩格斯说,在近代哲学家中,休谟和康德就属于这一类。“对驳斥这一观点具有决定性的东西,已经由黑格尔说过了,凡是从唯心主义观点出发所能说的,他都说了”。⑸因为黑格尔是坚持思维和存在的同一性的。非但唯心主义并不等同于不可知论,唯心主义者还曾驳斥过不可知论者。思维和存在的同一性问题,斯大林根本没有提到。也象辩证法的否定之否定一样,这些哲学上深刻的命题,都是他的思维能力所无法理解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