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看不见的鸿沟]
郭罗基作品选编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不见的鸿沟

    我看到《久违了,郭罗基先生!》,立即作出回应,写了《久违了,朋友们!》。但我不能贴到国内的网站上,请茉莉、高寒帮忙,他们也无法注册。高寒花了两个小时,绕来绕去,还是不成。只好贴在多维网的“大家论坛”上,请有心人转贴过去。昨天(12月16日),我看到,《久违了,朋友们!》和附件《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已经贴在天涯网站的"关天茶舍"好几天了,还有许多跟贴。我再和朋友们作一些交流,还是贴在“大家论坛”上,请有办法的朋友转贴过去。
    有的朋友说,希望能看到我的更多的文章。对海外的读者来说,这是很方便的事。博讯网站有一个独立作家笔会会员文库,我的文章和著作都在里面。网址是:
   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gluoji
   除了有本事绕过挡火墙的电脑高手,恐怕你们一般的“网虫”进不了海外的网站。即使在internet这个虚拟空间,我们之间还有一道看不见的鸿沟。本来,internet是我们地球村的联络网,在中国却成了隔离国内外信息的屏障。鲁迅曾打个比喻,说中国是一间没有门窗的黑屋子。现在科技进步了,黑屋子变成玻璃房子了。现代化的玻璃房子,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中国这栋玻璃房子是很特别的,总设计师搞反了,结果,外面能看到里面,里面看不到外面。我们海外同胞虽不能进入玻璃房子,玻璃房子里发生的一切,什么爆炸、中毒、禁书、抓人、打人、自焚、示威、暴动等等,等等,都看得很清楚。人造卫星在天上转,电磁波在空中飘,还有什么能掩盖得了?从国内出来的人,我们问他们一些问题,常常一问三不知;还反过来问我们:“你们的消息怎么那样灵通?”你们看外面时,只能得到过滤了的、消毒了的信息。中国领导人没有少谈现代化。internet在中国的命运表明,现代化的手段被用来达到反现代化的目的。
    为什么要封网?无非是害怕民主社会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冲进玻璃房子,毁了“主旋律”。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在西方是促进稳定的有力杠杆,只有中国领导人把它看作洪水猛兽。我上次说,在美国骂总统是司空见惯,但要是总统签署一项法案,大家都乖乖地服从。骂归骂,干归干;正因为人民可以骂当政者,怨气、怒气、穷酸之气统统发泄出来,干起来就顺心了。你们看,到底是美国稳定还是中国稳定?骂了总统骂州长,骂了共和党骂民主党,反而骂出稳定来。钳制舆论,统一思想,封锁新闻,以言治罪,反而搞得乱象四起,提心吊胆。叫喊“稳定压倒一切”,就因为太不稳定了。个中道理,老百姓不难懂得,只是当政者脑子不开窍。一旦坐上那几把椅子,就是屁股决定脑袋。马克思主义的道理是很灵的,这叫做人们的实践地位决定人们的认识。只有屁股离开专权的椅子,脑子才能玩得转。当政者口口声声说要教育人民,其实,最应该受教育的正是他们自己。这也是马克思讲的:“教育者必须受教育”。当政者首先必须受人民的教育,才有资格教育人民。

    “南窗寄傲”先生(就是最早贴出《久违了,郭罗基先生!》的朋友)又说:“时至今日,郭罗基先生已经是一个逐渐被历史所淡忘的人物了,这和郭先生为中国思想启蒙运动所作的努力和贡献相比,是很不对称的。”
    我之所以在中国大陆被人淡忘,就因为我们之间有一道看不见的鸿沟。浩瀚的太平洋不难超越,以权力维持的隔离信息的屏障,对于无权者来说却是万般无奈。从前,我的影响只限于中国大陆,现在我的观点和主张在香港、台湾和海外华人中得到广泛的认同。波士顿大学研究中国问题的政治学教授Joseph Fewsmith(他有一个很雅的中国名字叫“傅士卓”),对
   我说:“你知道吗?你在美国很有名。”我说:“我不知道。”他的说法不免言过其实,至多只能说美国的学术界对我并不陌生。但,这一切,鸿沟彼岸的人们无法得知。实际上,有些人把我淡忘了,更多的人又记住了我。朋友,不必抱屈。
    即使把我淡忘,也是欢天喜地的事。我就希望我的文章和著作快快过时,我在历史舞台所扮演的角色快快消失。1989年后,我抗议开枪、进行法律诉讼的那些文件,朋友们建议我结集出版。到了1997年,事过7、8年,我拿出来一看,惊叫一声:“怎么还没有过时?”97年
   “七一”以前,在香港出版了,书名《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在序言中写道:“我希望这本书很快过时。根据中国的现实,人们对本书不再感兴趣,比之对本书大加赞扬,更使我欣慰。”这样的书过时了,没有现实意义了,就是中国进步了。我的奋斗目标,正是推动中国的变革,在现实生活中不再需要有人扮演郭罗基的角色。朋友,不必伤感。
    不幸的是,在中国大陆我的文章并没有过时,我的角色也没有消失。你们把我1979年发表的《谁之罪?》等文章敲进电脑,贴在网上,有人看了还很是激动。至少说明从1979年以来中国在政治思想方面一仍旧贯。顺便说一句,你们要看我的什么文章,不必费时费力去敲了,只需说一声,我给你们想法送去。对于中国的政治人物来说,我的角色非但没有消失,竟然对他们构成威胁,郭罗基的幽灵时时在他们头顶上盘旋。要不然,为什么锁住国门不让我入境?我也要对他们说一句:朋友,不必恐惧。
    朋友们,让我们一齐动手,内外夹攻,消除一切分割人群的鸿沟。
    许多朋友对我声声祝保重,令我感动不已。我向你们报个平安。我在中国是出了名的“老病号”。到了美国,脱胎换骨,百病全无。我年逾七十,已属稀有动物,但人们都说我看起来只有五十几。我计划还要活三十年。我在悼念王若水的文章中说:“观察中国的事情,解决中国的问题,不仅要有耐心,而且非得长寿不可。我们北大的老校长马寅初如果不是活到一百岁,就看不到为自己平反。我现在正为争取长寿而奋斗,一定要看到那些事件的结局和人物的下场。”(见附件《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胡绩伟先生看了我的文章,进一步发
   挥,写了一篇论长寿的政治意义。当年已八十七,说先争取活到九十,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的结论是:“争取长寿,以观渐变”。
    老友刘宾雁,今年年初因直肠癌做了手术,恢复得不错,并无大碍。老友苏绍智,年高八十,身体尚健,只是眼睛不太好。他已加入美国籍,安度晚年,但仍心系中国。他们二位都不上网(象我这样的新潮老头,在美国也不多),下个月我会见到他们,我将转达你们的思念。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郭罗基
   03121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