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中 国 民 主 运 动 的 战 略 方 针]
郭罗基作品选编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 国 民 主 运 动 的 战 略 方 针

中国一定会变,而且变数很多,为每一个变数设计一个方案是不可能的。中国的民主运动应当确立一个以不变应万变的方针。纵有千变万化,我有一定之规。随机应变是需要的,但不是临时应付,而是万变不离其宗。随机应变是策略问题,万变不离其宗是战略问题。确定战略,就是为了统观全局,贯彻始终,唯民主是宗。
    欲知当前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首先必须考察一百多年来中国为民主而奋斗的历程;然后把眼光放大一点,考察中国历史上传统的社会变革方式;再把眼光放大一点,考察世界历史上发达国家走上民主宪政的道路。最终必然会得出相应的结论,究竟怎样在中国实现民主?
    一
    一百多年来,中国一直在激烈地反对不民主、热烈地追求民主,为什么至今未能实现民主?
    近代的民主思想是十九世纪中叶从西方传入中国的。将西方的民主思想化为政治主张,最早提出民主共和国方案的是孙中山。一八九四年孙中山在檀香山建立的兴中会,就是以美国式的民主政府为理想。为争民主而倡革命。章太炎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断言:“事成之后,必为民主”。一九一一年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王朝,人们以为必是民主代替专制、共和代替帝国。到了一九一九年前后的“五四”时期,陈独秀发现,所谓“民国”,只是换了一块“招牌”。所以他又重新强调民主,再加科学,“民主和科学”成为进行启蒙运动的战斗旗帜。
    五四运动的“总司令”陈独秀后来当了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民主和科学”的旗手在共产党内却成了“老头子”,实行的是家长制。
    一九二七年的北伐战争推翻了军阀独裁政府。但新军阀的独裁又代替了旧军阀的独裁,而后是国民党的一党专政。
    中国共产党虽然是共产主义政党,在中国所进行的是民主主义革命,还加上一个“新”字,区别于以往的民主主义革命,以示彻底。毛泽东说过:“历史给予我们的革命任务,中心的本质的东西是争取民主。”一九四五年黄炎培在延安谈到历史上朝代兴亡的周期率,“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问:“共产党能否跳出这个周期率?”毛泽东回答:“我们已经找到了一条新路,我们能够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如果实行民主,确实是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走出了一条新路。但一九四九年共产党取得政权以后并没有走上这条新路,还是走的一条老路。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结果建立了更加严密的共产党一党专政。毛泽东自称是“秦始皇加马克思”。秦始皇和马克思怎么能相加?不过是“中体西用”,秦始皇为体,马克思为用。
    一百多年的中国民主奋斗史,有两条重要的教训:
    第一,反对不民主,不等于民主。推翻了专制独裁,还可以出现新的专制独裁。
    第二,谈论民主,不一定理解民主。民主的宣言,也可以导致不民主、反民主的实践。
    历史轮到我们了。这两条教训,值得当今新一代的反对不民主、追求民主的人们反思、深思、三思。
    事件的悲剧性在于:反对不民主的人们往往自以为代表民主;当他们上了台,又有别人反对他们的不民主。谈论民主的人们往往自以为实行了民主;又不许别人再要求民主。
    中国古代也有“民主”概念,它的意思是“民之主”。古书中记载,推翻了夏桀统治的成汤就是“民主”。近代的民主概念是人民主权。“民之主”是为民作主,人民主权是人民自己作主;为民作主是主宰人民,人民自己作主是人民主宰一切。近代中国在反对不民主的时候,追求的是人民自己作主的民主;推翻了不民主的统治,又出现为民作主的“民主”。中国共产党强调,必须在“党的绝对领导下”人民才能享受民主,这不就是“民之主”吗?追求近代民主,结果又回到古代“民主”。何以如此?中国争民主虽有一百多年,但还没有摆脱几千年来传统的社会变革方式。企图以传统的方式走出传统,这是近代中国民主运动的极大的矛盾。为这一悖论求解,才能找到出路;否则,历史将一次又一次地循环。中国传统的社会变革方式是什么?
    二
    中国历史上的权力斗争特别发达,围绕着夺取权力而无休无止地进行政治的或军事的、宫廷的或草莽的、公开的或秘密的、礼仪的或流血的斗争。项羽见了秦始皇威风凛凛的仪仗队,不禁脱口而出:“彼可取而代之!”“取而代之”就是中国历来解决社会问题、实现政治抱负的传统的思维方式和操作方式,简而言之,你下台我上台。不仅统治阶级内部,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之间,一切纷争总是在权力问题上见分晓。
    人们常常称赞中国人民具有高度的反抗压迫的精神。人们没有注意到,另一方面,中国人民也有高度的忍受压迫的精神。平时安于忍受没有权利的生活,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就起来暴动、造反,针对压迫自己的政治权力进行打倒、推翻,以取得政权作为达到改变命运的目的。农民起义不仅杀贪官,而且矛头直指中央政权。古代叫“取而代之”,共产党叫“翻身运动”。无论是“取而代之”,还是“翻身运动”,都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制度。当自己的命运改变的时候,不过是把不幸转嫁给别人;自己被压在下面就要求翻身,翻过身来又把别人压在下面。最早的农民起义领袖陈胜自封为王,还没有打平天下就神气起来了。《史记》中有一段生动的描写。陈胜被压迫的时候,和一起扛长工的伙伴说“苟富贵,毋相忘!”他果然“富贵”了。当年的伙伴去看他,却拒不接见。哥儿们说:“夥颐,涉之为王沉沉者。”(“好家伙,陈涉——即陈胜当了王了不起啦!”)项羽兵败,未能实现他所提出的“取而代之”。刘邦建立的汉王朝,取代了秦王朝。中国古代的历史学家就已经揭示一个秘密:“汉承秦制”。改朝换代,权力转移了,原来的制度照样延续下去。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不能说没有进步,但以夺取权力、垄断权力为中心的社会运动波澜起伏,而中央集权的封建专制制度一以贯之。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为中国人所接受,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共产党宣言》中说:“工人革命的第一步是无产阶级变成为统治阶级”。中国人对夺取政权、成为统治阶级最容易产生激情。欧洲的传统和中国不同。中世纪的农民暴动,只反庄园主,不反国王。近代的工人运动也过于迷恋经济斗争。马克思主义关于夺取政权的学说,对于欧洲工人来说不是很容易接受的,但中国的农民理解起来却毫无困难。毛泽东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这就是中国的农民马克思主义。中国人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也仅止于“第一步”,以后的事情就不好理解了。中国共产党起事的时候,空有一番改造中国的雄心,一旦政权到手,还是在传统的轨道上滑行。林彪作了一个总结:“有了权就有了一切。”有权的人一切都有了,那么,没有权的人呢?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暴力夺取政权运动达到了很高的历史水平,武装斗争,纵横驰骋,地下工作,神出鬼没。但下世光景也来得很快。汉、唐、明、清都有几代太平盛世。而共产党用暴力夺取的政权,短暂的开国气象一过,在第一代领导人身上已开始衰败。这是因为历史条件不同。现代中国是处在世界民主化的浪潮之中,不可能再沿着老路走下去了。当代中国的民主运动还能走老路吗?如果用同样的方式和共产党较量,一是未必能取胜,二是即使取胜无非又一次无谓的尝试。中国的历史舞台不能再照旧演连续剧,而是要换剧本了。既然中国传统的社会变革方式不合时宜,就要看看人家怎样走上民主宪政之路。
    三
    专制制度和民主制度的区别何在?
    专制制度的特征是:政府权力不可制约,人民权利没有保障。
    民主制度的特征是:人民权利有保障,政府权力可制约。
    专制的两个特征的关系是这样的:正因为政府权力不可制约,所以人民权利没有保障,人民多少有一点权利是政府恩赐的。专制的两个特征归结为一点:权力决定权利。
    民主的两个特征的关系是这样的:正因为人民权利有了保障,所以政府权力才可制约,政府的权力是人民授予的。民主的两个特征归结为一点:权利决定权力。
    用什么来保障人民权利?用什么来制约政府权力?宪法,唯有宪法!以宪法为保证的民主政治就是宪政。宪法的权威在于:以人民权利制约政府权力,以政府权力保障人民权利。
    怎样从专制制度转变到民主制度?通过立宪。立宪的道路有英国式的君主立宪,也有法国式的革命立宪。无论什么样的立宪道路,总是从争取人民的权利开始。
    英国是立宪成功最早的国家。英国的立宪就是始于人民争取权利的运动。十七世纪英国的资本主义有所发展,新兴的资产阶级代表人民向王权展开了斗争。一六二八年国会向国王提出《权利请愿书》,是第一个宪法性文件。一六七六年国会又通过《人身保护法》,进一步保障人民的权利,以对抗王权。一六八八年发生“光荣革命”。一六八九年国会通过《权利法案》,成为英国确立君主立宪的标志。争取人民权利的同时,就是制约君主权力,逐渐从主权在君转移到主权在民。至高无上的君主权威被至高无上的宪法权威所取代,专制制度就变为民主制度。英国虽然没有一部成文的宪法,一系列宪法性文件和惯例是实行宪政的保证。在君主立宪制度下,宪法都明文规定君主必须服从宪法。日本宪法指出,天皇的诏书违反宪法的条款一律无效。比利时宪法第七十八条写明:“国王除由建国法及归附于建国法所特别揭示的法章外,不得有其他权势。”
    法国的立宪道路不同于英国,是革命立宪。法国国王和贵族拒绝妥协、不肯让步,资产阶级只好领导人民把他们推翻。一七八九年七月十四日巴黎人民起义,攻破巴士底狱,政权转移到制宪会议。制宪会议立即发表《人权宣言》,它的第一条就是“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平等的”,还强调人民有“反抗压迫”的权利。一七九一年通过的法国第一部宪法,即以《人权宣言》为序言。革命立宪与君主立宪虽然手段不同——暴力或非暴力,目的相同,都是争取人民的权利。但《人权宣言》的原则在一个很长的时期内并未成为事实,对政治权力的制约也不能实现,又出现拿破仑称帝、王朝复辟的动荡局面。从一七九一年到一八七五年,八十多年间法国制定了十一部宪法,就是因为权利和权力的关系没有得到正确解决。
    美国的立宪道路也使用了暴力,但又不同于法国。美国的宪法和宪政优于法国,但从自身的历史传统中走出立宪的道路,这方面不如法国典型。北美人民是在反对英国的殖民统治进行了独立战争之后立宪的。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在费拉德尔菲亚产生的《独立宣言》,为追求独立而宣布“独立的原因”是实现人的权利。马克思称之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人权宣言”。相比之下,可以看出一个半世纪后中国的五四时代在呼喊民族救亡时,过分突出“国权”而没有进一步强调人权的局限性。独立战争胜利后,一七八七年在费拉德尔菲亚召开制宪会议,通过了美国宪法。美国宪法确立了三权分立的共和体制,实行联邦制。美国的政治家们最初只是注意到对政府权力的制约,宪法上没有关于人民权利的明确规定,因而引起人民的不满。一七九一年在宪法中增加了十条权利法案,主要是保障人民的权利。这又从另一方面证明了保障权利和制约权力的不可分割性。而后美国宪法虽作了二十几条补充,至今一直有效。它是世界上第一部成文宪法,也是寿命最长的宪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