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郭罗基作品选编
·没有政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制度——评李鹏对德国《商报》记者思立志的谈话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在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九九九年年会上的发言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论人权和主权
·行为规范中有自由
·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抽象来说,经济活动有计划比无计划好。但实行计划经济不是决定于人们的主观愿望,而是必须具备一定的客观条件;重要的问题不是要不要实行计划,而是能不能实行计划。经济领域只有在生产力高度发展的基础上才能实行计划。比如,中国的农业是靠天吃饭。老天当家,谁能计划?生产的发达,社会经济部门的联系广泛而紧密,才有必要和可能实行计划。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在没有条件搞计划的地方闭门造计划。这种计划不是反映经济自身发展的要求,而是听命于长官意志。所谓计划经济,实质上是权力经济、指令经济。生产的东西不需要,需要的东西又不生产。一方面是产品大量积压,另一方面又是市场供应匮乏。这就是实行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国家的通病。苏联的计划经济太僵化了,结果社会主义顷刻瓦解。中国的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结果社会主义得救了。过去中国人常说:“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现在应当作一点补充:“只有资本主义能够救社会主义”。
    中国的计划经济已经瓦解,市场经济不可逆转。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发生了普遍腐败。原因何在?是市场经济带来的腐败吗?不是。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并没有同时从权力经济转向法治经济。在计划经济条件下,物资和资金虽然受权力的控制,由于没有市场可供利用,无法谋取暴利,所以不至于发生大规模的腐败。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如果实行法治,权力不能进入市场,也不可能发生大规模的腐败。无法制约的权力和不可限制的市场一旦结合,大规模的腐败就是不可避免的了。现在,经济市场化的同时,权力也市场化了;资本依附于权力,权力转化为资本。因为权力可以谋利,所以权力本身也有了价钱,于是出现卖官买官,这就腐败到家了。规范市场经济,制约政府权力,消除普遍腐败,唯一的途径就是制定法律,实行法治。
    市场经济的每一个特征都要求实行法治。
    第一,市场经济是自由经济。
    市场遵守的原则是等价交换。实行等价交换的原则必须承认经济活动的主体意志自由、地位平等。在交换的过程中,可以讨价还价、你来我往,不允许出现超经济的权力,一锤定音。法律首先要对自由经济起保障作用,创造外部的民主环境,限制权力左右市场。

    第二,市场经济是契约经济。
    生产商品是为了市场的需要,不是为了国家的计划,只能由价值规律进行自发的调节。以往中国有一种理论,认为社会主义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商品经济是无计划经济。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等于说有计划的无计划经济。逻辑上根本不通。无计划经济不等于无秩序经济,经济秩序是靠契约来维持的。商品经济的高度发展就是契约关系的普遍化。契约是交换商品、雇佣劳务、让渡财产等等经济活动的必要形式。法律要为契约经济服务,订立契约的规则应由法律来规定,契约的效力也需要法律的保证。
    第三,市场经济是竞争经济。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某个工厂生产的产品即使卖不出去,只要完成计划,总是旱涝保收。转到市场经济,产品还是卖不出去,只能工人下岗,生产萎缩,以至宣布破产。没有铁饭碗可以吃“大锅饭”了,生产者必须以市场需要为导向进行竞争。中国人把经商叫做“下海”,很有道理。这就是说,在竞争中,或者在大海中沉没,或者游到成功的彼岸,全靠自己的本事。竞争像赛球,需要严格的规则。法律规定竞争的规则,对竞争经济负有引导作用,鼓励良性的竞争,避免恶性的竞争。
    第四,市场经济是仲裁经济。
    计划经济是服从经济,权力小的单位服从权力大的单位。经济关系主要是纵向的,比较单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无论是个体与群体、公民与国家、中央与地方、地方与地方、部门与部门等等,都是利权平等的经济活动的主体。由于利益的多样化,经济关系的纵横交叉,势必发生经济纠纷,而且不在少数。所有这些纠纷都要通过仲裁甚至诉讼来解决。法律对经济纠纷应有防止作用,已经发生了纠纷则发挥仲裁作用。
    第五,市场经济是全球经济。
    实行计划经济可以闭关锁国。一旦打开国门,实行市场经济,国内市场就成为国际市场的一部分。国际市场完全是自由贸易,没有也不许超经济的国家权力作主。调节国际市场的经济行为,只能是公认的国际惯例和国际法准则。在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接轨的同时,中国的国内法也必须与国际法接轨。
    中国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还必须进一步从深层次解决从权力经济到法治经济的转变,否则难以克服种种弊端。
   
   《民主论坛》(纽约)2000年4月2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