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方针
·促邓力群们成派立党
·中国官方的人权观念的迷思
·天安门事件的教训
·反对政府血腥镇压 消化民运失败教训
·中国民主化的起点——在哈佛大学“剑桥新语”讲座的演讲
·搬起邓小平的石头砸江泽民的脚——评中共“左”派第三份万言书
·就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向江泽民抗议的严正声明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分野——评由王炳章“闯关”引起的争论
·谁相信“革命派”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请克林顿总统带两份名单到北京
·海外民运要联合、配合,不要混合、凑合
·是给人看,还是照着干?
·安琪: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研究员郭罗基
·没有政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制度——评李鹏对德国《商报》记者思立志的谈话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在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九九九年年会上的发言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论人权和主权
·行为规范中有自由
·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制和集中制是对立的。集中制即集权制。民主集中制究竟属于民主制还是集中制?
    民主集中制是列宁提出来的,他说:“我们主张民主集中制。但是必须认清,民主集中制一方面同官僚主义集中制,另一方面同无政府主义的区别是多么大。”(《列宁全集》第27卷第190页)民主集中制同不要集中的无政府主义当然有很大的区别。民主集中制同官僚主义集中制虽有区别,但同样都是集中制。民主集中制的实质不是民主制而是集中制。从前的《苏联大百科全书》说:“民主集中制的本质是把民主与集中结合起来。”水与火怎么结合?究竟结合了没有?按它的解释:“民主就是劳动人民享有全权,……集中就是在争取实现预定目标的斗争中要有一个领导中心,……”(第8卷第78页)结果,民主集中制的本质就是人民服从领导。
    民主集中制产生在武装斗争和地下活动的年代,有一定的历史理由。因为在同样的条件下,它比起专断和密谋来较为合理。但取得政权以後,作为一种国家制度是不合理的。提出民主集中制的列宁本人,在十月革命以後想法变了,他说,苏维埃国家机构“它保证能够把议会制的长处和直接民主制的长处结合起来”(《列宁选集》第3卷第309页)。事实上是否做到,姑且勿论,至少提法有了改变。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民主集中制应当被议会制和直接民主制的结合所代替。作为职业革命家集团的共产党,列宁主张集权;作为执政的共产党,列宁主张分权。列宁指出,党的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应享有中央委员的一切权利”,中央监察委员会的一个重要职能是“经常检查政治局的一切文件”(《列宁全集》第43卷第374、384页)。这就是分权制衡的思想。套用邓小平批评美国是三个政府的说法,列宁的主张就是共产党应有两个中央委员会,互相制约。没有权力的分化,就没有民主。但列宁也只是提出了问题,共产党的分权、苏维埃国家机关的分权远远没有制度化,列宁就抱恨终天了。斯大林上台以後,走上了相反的道路,非但没有把民主集中制改为议会制和直接民主制的结合,而且共产党和苏维埃国家更加集权,无法制约、不受监督的权力越来越膨胀。
    中国的民主集中制是从苏联的斯大林时代引进的。中国共产党在夺取政权时,也是职业革命家集团,而且是武装集团。在战争年代形成了集权制,那是无可奈何的事。问题是在取得政权以後,共产党的党内集权推广成为国家集权,又演变成为个人专权。中国自秦汉以来,两千多年一直实行专制的中央集权制。引进的民主集中制,与传统的中央集权制一拍即合。这就是毛泽东所说的“秦始皇加马克思”,实际上是“秦始皇加斯大林”。在夺取政权时实行党内集权,还可以说是为了向国民党争民主;取得政权以後的党内集权、国家集权、个人专权完全是反民主的了。
    中国共产党将党内的民主集中制推广到国家政治生活中,载入了宪法。现行宪法第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国家机构的民主集中制没有具体解释。作为国家权力机构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不是领导和被领导关系,据说是“联系关系”,并不实行民主集中制。《宪法》第一百一十条又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对上一级国家行政机关负责并报告工作。全国地方各级人民政府都是国务院统一领导下的国家行政机关,都服从国务院。”国家机构实行的民主集中制其实是行政集权制。中国实际的国家权力集中在国务院,国务院之上还有党中央。作为国家制度的民主集中制,首先是行政集权制,最终是共产党集权制。所以,手操大权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一开口便是“代表党中央、国务院”。

    辛亥革命推翻了君主制,并没有为中国带来民主制。一九二七年以後的国民党一党专权,一九四九年以後的共产党一党专权,都是党主制。从君主制到党主制,“家天下”变为“党天下”,对古老的中国来说,多少有一点革新,但远远跟不上世界现代化的潮流。在中国实行宪政,艰难的、重要的一步是将党主制再度革新为民主制。
   
   《民主论坛》(纽约)1999年10月3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