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宪政和民主]
郭罗基作品选编
·著作目录
·思想要解放 理论要彻底
·谁之罪?
·补好真理标准讨论这一课 教育问题要来一次大讨论
·政治问题是可以讨论的*
·中国社会的说谎机制
·中国人需要民主的训练——参加学自联第五次代表大会的联想
·中国人权在世界人权大会期间的声明
·从和平运动到人权运动——参加维也纳世界人权大会归来
·魏京生案结束了吗?
·魏京生和中国民主运动*
·评第二次魏京生审判
·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方针
·促邓力群们成派立党
·中国官方的人权观念的迷思
·天安门事件的教训
·反对政府血腥镇压 消化民运失败教训
·中国民主化的起点——在哈佛大学“剑桥新语”讲座的演讲
·搬起邓小平的石头砸江泽民的脚——评中共“左”派第三份万言书
·就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向江泽民抗议的严正声明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分野——评由王炳章“闯关”引起的争论
·谁相信“革命派”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请克林顿总统带两份名单到北京
·海外民运要联合、配合,不要混合、凑合
·是给人看,还是照着干?
·安琪: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研究员郭罗基
·没有政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制度——评李鹏对德国《商报》记者思立志的谈话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在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九九九年年会上的发言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论人权和主权
·行为规范中有自由
·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宪政和民主

   反对专制独裁,如果走向无政府状态,那是无数暴君的统治,更为可怕。以民主取代专制才是积极的社会变革。但民主也有不同的类型。
    宪政一定是民主,民主不一定是宪政。以宪法的规定,制约权力,保障利权,从而实现民主,才是宪政民主。宪政民主非但与专制政治根本不同,也与其他的民主政治有区别。
    一个社会的成年公民直接参与、多数决定的政治是直接民主。古希腊的城邦曾实行直接民主。其实,享有直接民主的范围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只是十八岁以上的男性公民才有资格参与,奴隶、妇女和外国人是被排除在外的。直接民主的行使常常随着民意的浮动而多变。雅典城邦的公民大会审判苏格拉底判处死刑以後,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都认为这种民主主义是“愚民政治”,亚里斯多德的政治学在对政治形态进行分类时,民主主义被冠以“堕落的形态”。在其後的一个历史时期中,民主主义成了贬义词。
    除了古希腊的城邦外,没有一个时代、一个国家实行过作为一种政治制度的直接民主。但在革命运动中,常常实行直接民主。法国大革命中,群众狂呼“共和国不需要科学家”,杀了拉瓦锡,堪与雅典判处苏格拉底死刑相媲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号称“大民主”,也是一种直接民主。多数人一声吼,就可以把人拉出来批斗。直接民主是不需要法律的。排斥法治的民主,往往成为暴民政治。
    近代的宪政民主不是对古希腊直接民主的继承,而是在反对中世纪专制政治的过程中形成的新型的民主政治。宪政民主也有弊病。丘吉尔说:如果没有专制,民主就是最坏的制度。这就是说,民主无论怎样坏,总是比专制要好。

    宪政民主表现在三个层次:提出原则,建立制度,形成程序。
    民主,首先是一个简单明了的原则。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需要协调彼此的意志和利益。事事都是意见一致、利害相同可能吗?不可能。那么,谁说了算才合理?一个人或少数人决定一切当然是不合理的;只有体现多数人的意志、符合多数人的利益才是合理的。在人类共同体中实行多数决定、少数服从多数,这就是民主的原则。原则是简单的,但原则得以实行并不简单。参加决定的人必须自愿地表达意志、真实地坚持利益,为此就要创造一系列的条件,否则,即使多数同意、一致通过,这种民主还是虚假的。
    民主的原则在政治上的运用,就是多数人的统治。多数人怎样统治?
    原则总是最抽象、最一般的,原则的实行还要加上诸多条件;机械地、生硬地实行原则,反而不符合原则。牛顿力学提出“动者恒动,静者恒静”,实际上没有一件事情直接符合这一原则。民主政治也是这样,原则上是多数决定,实际上组成政府的总是少数人,多数人只能把权力交给少数人。但少数人组成的政府必须体现多数人的意志和利益;当多数人不满意权力的委托时,又可以有办法收回。为此目的,就要建立一系列的制度,如:代议制度、选举制度、监督制度、弹劾制度等等。宪政民主不是直接民主,但也不能离开直接民主;如果只有间接民主,甚至间接而又间接的民主,等于没有民主。宪政民主的一系列制度都是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的结合。
    制度是重要的,还不是问题的全部。同样的制度,执行的结果,可以很不相同。为了保证制度的正常运转,还要形成适当的程序,以至操作成为习惯,民主政治才是现实的。
    宪政民主的原则、制度、程序之间的关系,好有一比,原则是灵魂,制度是骨骼,程序是血肉,这三者互相匹配,才是一个生动的有机体。
    中国之所以有宪法而没有宪政,就在于原则、制度、程序完全脱节。先说程序和制度脱节。中国的政治制度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但行使权力的程序、国家决策的程序、领导人更叠的程序等,体现不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权力机关,而是幕后操作,前台亮相。制度又和原则脱节。原则是“高度民主”,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体现不出民主。一九七五年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最高”之上还有“领导”,逻辑上根本不通,事实上倒确是如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能自主,谈何民主?後来的宪法改变了词句,没有改变现实,反而显得不诚实了。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似乎并不反对民主的原则。民主的原则为什么会导致不民主、反民主的实践?可见,对民主的原则的理解也有问题。
   
   《民主论坛》(纽约)1999年9月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