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4、保路运动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5、武昌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6、袁世凯趁虚劫权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7、辛亥革命的意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1、袁世凯破坏共和体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2、中华革命党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3、袁世凯称帝闹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4、袁世凯众叛亲离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5、张勋复辟帝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7.著书立说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8.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29.新文化及五四期间的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2.孙越上海宣言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3.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4.以俄为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5.反帝遵儒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6.关税事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郭国汀谈论毛泽东和蒋介石
·我为何研究孙文,蒋介石及中华民国史?
·《民族英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身世
·《还原蒋介石》:辛亥革命中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二次革命
·《还原蒋介石》:中华革命党
·《还原蒋介石》:袁世凯称帝与张勋复辟
·《还原蒋介石》:军阀混战
·《还原蒋介石》:南北军政府对抗
·《还原蒋介石》:辞职将军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孝子情深
·《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还原蒋介石》:远见卓识 肝胆相照
·《还原蒋介石》:壮志未酬身先死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还原蒋介石》:中共的由来
·《还原蒋介石》:孙中山的“联俄容共”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还原蒋介石》:‘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骗局
·《还原蒋介石》:蒋介石领导北伐
·《还原蒋介石》:中山舰事件真相
·《还原蒋介石》: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还原蒋介石》: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阴谋操控反蒋运动
·《还原蒋介石》:上海三次起义
·《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还原蒋介石》:四一二清党真相
·《还原蒋介石》:恢复北伐
·《还原蒋介石》:宁汉政府相争
·《民族英雄蒋介石》33、汪精卫武汉政府清共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36、蒋介石访日
·《民族英雄蒋介石》37、蒋(介石)宋(美玲)联姻
·《民族英雄蒋介石》38、广州暴动国民党与苏联决裂
·《民族英雄蒋介石》40、济南事件
·《民族英雄蒋介石》39、北伐第二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1、浩气长存的蔡公时
·《民族英雄蒋介石》42、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43、北伐最后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民族英雄蒋介石》45、北伐军胜利汇师北京
·《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48、李宗仁及冯玉祥反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49、南方战云--叛乱的瘟疫
·《民族英雄蒋介石》50 、中原大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51 周恩来的灭门惨案
·《民族英雄蒋介石》52、共匪红军的兴起
·《民族英雄蒋介石》53、剿共匪--攘外必先安内
·《民族英雄蒋介石》54、55、56 “九一八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57 日本侵华与国联
·《民族英雄蒋介石》58 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59、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0、皮肉伤与心脏病
·《民族英雄蒋介石》61儒雅绅士 基督情怀
·《民族英雄蒋介石》62、国家危机和国内政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63、国家团结会议,蒋介石再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4日本攻占锦州,蒋介石复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6、伪满洲国成立
·《民族英雄蒋介石》67、心慈手软
·《民族英雄蒋介石》68、福建平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1、七七卢沟桥事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
   
   【大纪元3月24日讯】(希望之声记者蔡红、齐月采访报导)苏家屯事件曝光后,已有两名证人出来作证,国际追查组织已出调查报告,且当时证人作证时,同时有西方的主要流媒体在场。但是到现在为止,除了《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和《希望之声广播电台》有详细的报导外,至今没有看到其他主流媒体有详细的相关报导。对此,记者就举证责任和媒体信誉以及媒体责任之间的关系问题,采访了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郭律师认为: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
   
   

   联结收听
   郭国汀表示:举证责任和媒体信誉、媒体责任之间关系的问题,确实是一个法律问题,但是更重要的它还是一个道德问题,客观公正的问题----
   
   
   郭国汀:“根据目前有关媒体,包括《大纪元》、包括有关证人、包括那个记者出面作证,已经证明了事实。再参照中共历史上一贯的做法,一贯都是采取欺骗、蒙骗、掩盖事实的无数次历史前科的做法。 另外,再根据中共当局明明知道这个事件已经发生了十几天了,但是到今天为止,中共当局并没有作出任何反应或者申辩,或者为自己澄清事实,没有采取任何这方面的措施。所以我个人基于事实判断,苏家屯集中营这个事件是真实,可信的。”
   
   
   郭国汀认为:在法律上的举证责任,作为媒体,特别是国际媒体,很强调负责任,不作偏见的报导,表面上似乎有理。但实际上我认为是经济利益在后面支撑,使国际上的大媒体保持沉默,这实际上是一种很可耻的做法----
   
   
   郭国汀:“刚才我们已经讲到,苏家屯事件从种种迹象,包括从中共镇压法轮功、江泽民还有中共对警察下达的秘密指令,比如说法轮功打死的算自杀之类的这种 指令,这个事确实存在。再加上自镇压法轮功以后,中共政权开始时轻视法轮功,它们根本不知道信仰的力量,以为凭强权或者暴力就能够迅速的把法轮功镇压下去,也才会有江泽民的所谓的三个月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这种说法,我相信这种说法是存在的。
   
   
   正因为三个月不但没有把法轮功镇压下去,反而是越打法轮功的反抗越强烈,这个道理跟弹簧是一样的,弹簧你要是压的力量越大,它反弹的力量也越强大,更何况是有真正信仰的人,有真正信仰的人是不可能被压服的,也不可能被打下去的。所以,中共的镇压层层的升级,三个月以后看看压不下去了,那就把打压的力度加强,一次一次的升级,升到最后,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共产党就采取了这种方式:群体灭绝。”
   
   
   郭国汀继续说道:像苏家屯事件,很明显它不是一个医院私下里这么干的,它是奉命行事,再加上当局至少是暗示,或者纵容。纵容有关的医院当局、有关的医生,用利益的方式,用超额利益的方式,来收买这些人干坏事。因为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抓的时候,坚决不透露或者是坚决不讲自己的身份,也不讲自己真实的姓名或地址。他们当时也是没有预料到中共会这么邪恶,所以,全国有不少这样失踪的法轮功学员- ---
   
   
   郭国汀:“比如我就亲自办理过一个案件,在上海的黄雄的案件就是这样的,在上海同济大学的宿舍失踪,居然两、三年了,没有任何信息, 我们也查过好多地方都没有。那么苏家屯据称有6000名法轮功学员,很可能都是跟黄雄的事件是一样的。黄雄被抓的时候他也不是报自己是黄雄,他报了一个假名。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当局用尽了一切手段都无法使他们放弃,那么就灭口。暴力折磨已经使他们的肉体伤痕累累,如果把这些意志坚强的人放到社会上来,或者放出来,他们一个个都是活的证据,铁的证据,所以中共最后杀人灭口了。”
   
   
   郭国汀解释了法律举证责任的问题。举证责任从一般的情况下,作为原告负有举证责任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在特殊情况下,举证责任倒置也是法定的,比如说行政诉讼,是民告官,就是被管理的一方来告管理者,告国家、告行政机关这一方。这两者的法律地位是不同的,法律应当考虑权利的平衡,在行政诉讼中,就完全采取举证责任倒置,就是说举证责任是归被告,而不是归原告。
   
   
   那么同样的道理,像中共镇压法轮功这一件事件上,同样是两者是处在绝对不平等的地位上,那么从法律的原则,或者法律的精神根本上来看,保持权利平衡,尽管目前对于镇压法轮功确实是没有任何规定来规定怎么个举证,举证责任如何,更何况现在还没有进入到比如说刑事诉讼程序,它仅仅是一个事实披露阶段----
   
   
   郭国汀:“在这个阶段的举证责任,媒体强调说证据不足,或者证据不充分,然后根本就不予报道,这种做法实际上是一种藉口,是一种逃避。那么避开这一点,假设法律没有规定说举证责任倒置,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媒体完全可以客观报导,所谓的客观报导就是不带偏见的报导。它可以对苏家屯事件通过采访,通过实地了解,通过证人,通过一个、两个、三个、多个证人来互相印证,还有可以通过情理,通过常识去推断、推论,可以得出你记者或者报纸作为一个第三者,所谓的第四权吧,三权分立之外的第四权:新闻监督权,做一个客观的报导或评论,这完全能够起到很好作用,至少能够起到制止暴行继续发生的作用。”
   
   
   郭国汀认为在苏家屯事件上,国际媒体保持沉默,实际上是媒体的老板,不是记者本身,记者都很愿意报导这种事情。很多记者都很有正义感,关键是报社的后台老板,就是投资者,他们往往怕得罪中共或者怕影响他们的利益,所以,禁止他们的记者报导这事情----
   
   
   郭国汀:“实际上我每天都在查阅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看他们有没有报导这件事,到今天都还没有见报的消息。作为我来讲,我认为可以肯定,从我的经验,从我在中国执业二十一年,从我对法律的理解,我认为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可信的。国际社会都应该动员起来,派出联合国的独立调查机构,立即对它进行调查,否则中共的当权者很容易毁灭罪证,或者采取各种方式来销毁罪证,时间拖得越长,那么罪证就消失得越快、越干净。”
   
   
   人命关天,生死之际,我们有责任唤醒人们的良知。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天下纵横》节目录音整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