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专栏
·敬请各界朋友关注声援支持民主斗士郭泉教授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颠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系违宪恶法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法学专家”是因“理性”还是因“奴性”而胡说八道?!
·强烈谴责胡锦涛及中共专制暴政枉法杀害英雄义士杨佳!
·杨佳精神不朽 抗暴当走退党之路
·岂能将英雄义士杨佳与希特勒、哈尔曼、唐永明相提并论?!
·杨佳案7名涉案警察证人和杨佳的母亲必须出庭作证
·郭国汀预言死刑将造就更多杨佳
·杨佳略传六则一揽
·悼颂杨佳
·杨佳依自然法无罪而且是个值得国人敬重的英雄!
·郭国汀再谈杨佳案的辩护
·郭国汀律师的臭文
·正义、尊严、公道与犯罪----杨佳有罪吗?
·敬请关注声援失踪的律师英雄张鉴康
·强烈谴责中共胡氏当局非法剥夺人权律师张鉴康的执业权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强烈谴责中共恶意迫害自由战士杨天水、许万平/郭国汀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暴政政治迫害冯正虎先生
·历史耻辱柱上的中国法官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
·良知律师朱久虎被刑拘突显中国司法制度的流氓化/郭国汀
·闻小乔遭警方驱逐毒打有感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纵容黑社会暴力侵袭郭飞雄先生的暴行!
·敬请各界朋友们关注声援支持正在为全民族承受无边苦难的英雄郭飞雄
·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强烈谴责上海市当局非法拘禁李剑虹 郭国汀
·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再暴露——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
·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迫害人权律师杨在新!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滥施淫威迫害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吕耿松
·中共专制暴政再次公然指鹿为马!——我为陈树庆先生抗辩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专制暴政悍然施暴人权律师李和平!
·谁是精神病?!敬请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先生
·郭国汀敬请全球华人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迫害!---我为荆楚抗辩
·严正警告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律师!
·郭国汀谈胡佳案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郭国汀
·严正学先生何罪之有!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50)坎坷人权律师路
·郭国汀致中国律师网全体新老网友的公开函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令我热泪横流的小诗 郭国汀
·无知缺德者当权必然造成人为灾难--正视科学尊重科学
·我们要说真话-答红旗生的蛋 郭国汀
·出身论,成份论应当休矣!
·民族败类!你是否中国人?
·说句心里话
·孔子当然伟大.郭国汀
·时代不同了! 郭国汀
·可敬的国安公安或网警请自重!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中国律师网上支部有感/南郭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语言与民族密不可分——奉旨答复小C:/南郭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学习方法与读书计划答小C网警同志/南郭
·英雄伟人与超人/郭国汀
·中共党奴的“学术”
·我倒宁可相信李洪东仅仅是因为无知/南郭
·愿王洪民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郭国汀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北郭
·令我感动的赞美!/南郭
·谢谢网友们关注天易律师事务所的命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日前郭国汀发表一篇题为:划时代的政论——评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引发了众多网友的争论。
   自由中国论坛申先生:“改良,改革,革命。定义模糊不清的情况下,什么也说不清楚。笼统地说提倡什么反对什么也没有意义。在郭律师的热情推荐下,本人拜读了袁红兵的大作《改良,还是革命?》。凡是他大量使用文学性语言的段落我都十分反对。他批判改良思想的段落较少散文风格,我比较同意。总的印象是,袁红兵的这篇文章是一篇政治抒情散文,不是严谨的议论文,更不是什么政论文章。对这种文章,是认不得真的。当然,如果我也学袁红兵先生或郭律师做些情绪化的评论的话,我会说:袁先生的文风实在是文革得厉害。所以我衷心建议某些民运分子:改良也好,革命也罢,请先从自己开始。看看自己的思想血液和精神遗传中有多少专制主义的毒素是急需予以改造清理的。”

   郭国汀:谢谢申先生的评论.
   袁红冰先生的语言风格相当独特,亦非常有感染力号召力,初时可能不适应,一旦适应,您就会不得不服袁先生驾驭语言的高超能力.如果我说袁先生是当今中国首屈一指的语言大师,肯定会有众多著名文人跟南郭急,要是我说袁红冰先生是个富有诗人激情,文学家的素养,政治家的大智,英雄的豪迈,法学家的严密,思想家的深邃,满怀赤子之心的当代中国大才子,相信是恰如其分的客观评论.
   袁红冰的语言风格恰恰是他获得成功,而且必定获得巨大成功的拿手技能.一个能将枯燥乏味的法律问题,用优美华丽的语言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学者,一个能将严肃 的政治问题用文学辞汇轻松愉快地述说的政治家,一个充满英雄人格激情的自由民主战士,肯定比那些故作高深肚里没货故作深沉头脑空虚之辈更能打动人心吸引听众和信众.
   政论文并非唯有学究似的咬文嚼字的风格才能存在,思想才是精华,语言是思想的载体.吾注重的是袁先生的思想,尽管我对袁先生的语言技能同样佩服"民运分子"阁下如是说,吾却言"民运志士仁人",尽管南郭还不配获此光荣称号.
   敬佩有才华有才智有思想有激情的真英雄,崇敬为国为民勇于牺牲甘于奉献的民运志士人,是每个国人最起码的做人本分.自已贪生怕死无可非议,生命毕竟只有一次;麻木不仁可以理解,暴政之下不得不如此;然而对为国为民勇于牺牲奉献的不和民运志士仁人冷嘲热讽实不应该.不知君以为然否?
   袁红冰先生的政论文对于启蒙激励广大国人能起到远比那些长篇大论的政论大得多的作用.中国民众最需要的并非高深理论指导,而是觉悟觉醒;思想启蒙的重任远未完成.南郭愿意作些启蒙工作,尽管南郭本身亦需启蒙;一旦国人真正觉醒,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民主运动的胜利进程.每个国人的积极参与,人人坚持说真话拒绝说假话,一个真正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宪政的新中国必将到来,这一天已为期不远.吾坚信之.
   申:
    郭国汀
   袁红冰先生的语言风格相当独特,亦非常有感染力号召力,初时可能不适应,一旦适应,您就会不得不服袁先生驾驭语言的高超能力.如果我说袁先生是当今中国首屈一指的语言大师,肯定会有众多著名文人跟南郭急,要是我说袁红冰先生是个富有诗人激情,文学家的素养,政治家的大智,英雄的豪迈,法学家的严密,思想家的深邃,满怀赤子之心的当代中国大才子,相信是恰如其分的客观评论.
   申:我觉得袁先生的语言不独特,恰恰相反,他的那种语言是很常见的。即使是在批判与嘲讽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吸引人之处。至于给人作全面的评定,我不擅长,我只能就事论事,以言论言地做些局部的判断。也看不懂别人做出的全面评价。况且,这些评价也都是些文学性的语言。“诗人激情”、“文学家的素养”、“政治家的大智”、“英雄的豪迈”、“法学家的严密”、“思想家的深邃”、“满怀赤子之心的当代中国大才子”。这些五彩的贝壳,我欣赏不来,因为例如我就不知道什么算作“大智”。当然,我也不反对郭律师盛赞自己所欣赏的人。唯一不能苟同的地方就是“法学家的严密”:袁先生确实是文学家。文学家用文学的语言讲政治怎么可能严密呢?更何况还是法学家的严密?他连改良、改革、革命都没有定义,尤其是把革命和暴力革命都搅做一团,“严密”从何说起?所以,自己说某个评价是客观的,恰恰是主观的表现。
   郭国汀:我不知道申先生读过多少袁红冰先生的大作,因而轻易得出结论:“他的那种语言是很常见的。即使是在批判与嘲讽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吸引人之处”。不知阁下是否读过《文shang》《自由在落日中》《金色的圣山》《英雄人格哲学》及袁先生已发表的众多文笔优美的文论?您不欣赏其语言风格相当正常,因为不喜欢他的语言风格者并非你一人。南郭读过不下数百部著作,袁先生的语言风格却是迄今唯一,尽管或许南郭孤陋寡闻。
   语言平谈如水自然贴切功力最佳者当推梁实秋先生,袁红冰不是梁实秋第二,当然无需与梁一致。袁独创其语言风格自成一家,这正是其获得巨大成功的密秘所在。尽管有些人认为其语言华而不实,过分华丽。至于我对袁文附加的形容词,那是为了引用袁文的前言似无可非议。
   我对袁先生的评价确实是宏观整体评价,因为吾不善于以点否面,以偏概全。“法学家的严密”是指袁先生不但是个文学家,思想家,政治家,他还是个能用文学语言阐述法学理论的富有诗人气质的法学家。您读读他的法学专著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货真价实的法学家!他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曾任北京大学法学院讲师兼任诉讼法教研室主任,后因六四学潮及政治活动被流放至贵州师大法学院任法学教授兼院长。他的《法的精神漫谈》颇值一读。
   论文当然有其规格,然而充满激情的政论似乎远比学究似的咬文嚼字的长篇大论更能打动人心。如果一评论文没有人读或仅是教授专家们才能欣赏那怕因此获博士文凭,倒底有何意义?一篇能为众多读者阅读评论的政论文当然比只能在学术象牙塔内由专家学者评论的政论来得有价值。
   申先生断言:“(袁先生)连改良、改革、革命都没有定义,尤其是把革命和暴力革命都搅做一团”,吾以为很有点信口开河的味道。今特再读袁文找出相关论述不证自明:
   改良的定义?袁先生写道:“当代中共政治范畴内的改良主义思潮可表述如下:即使在“六四”事件之后,中共仍然有意愿和能力,通过由其主导的渐进的政治改革,最终在中国实现民主政治;因此,一切其他社会力量都应当以推进中共实现其民主政治改革的意愿,作为决定自己政治活动的前提。”袁先生对改良主义还论述道:“纵观历史,可以发现一个基本的政治铁律:改良总是以强化改良运动主导者的政治地位作为目的;专制的改良,不是为了否定专制,而是为了给专制注入新的政治活力。”亦即袁先生确定未在文中专门写明改良的定义,然而上述论述已将何谓改良论述得清楚明白。不知申先生为何有意指责袁先生未对改良下定义?
   革命的定义?应当说袁先生花了大力论述全文的主题——革命:
   袁先生论述道:“革命意味着什么?就近现代专制和民主政治的范畴而言,在近代,革命意味着彻底否定中世纪的封建专制,建立以主权在民为原则的宪政民主制;在现代,革命主要意味着彻底否定共产党的极权专制,建立宪政民主制。”这里明确回答了什么是革命。
   袁先生指出:“革命的一个明确特征在于,发动和主导社会大变革的力量均起自于统治集团以外的各个社会阶层;尽管革命并不拒绝同专制统治集团内部的某些派别作策略上的妥协或联合,但是,革命之魂总在民间,而不在专制统治集团之内。”此处指出革命力量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