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专栏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水上油污若干法律问题 郭国汀
·油污国际公约若干问题 郭国汀
·海上油污损害赔偿适用法律研究/郭国汀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处理货抵目的港后收货人不提货的措施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托运人对海运合同货损、货差没有针对承运人的诉权
·海上货运合同货差纠纷案析
·共同海损案法律分析
·货物被骗属于货物一切险承保范围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
·GENERAL TRADE诉绍兴县进出口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品质纠纷案析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毁约应向谁索赔损失?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2002年国际船舶保险条款
·Peter . Liu劳动争议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日前郭国汀发表一篇题为:划时代的政论——评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引发了众多网友的争论。
   自由中国论坛申先生:“改良,改革,革命。定义模糊不清的情况下,什么也说不清楚。笼统地说提倡什么反对什么也没有意义。在郭律师的热情推荐下,本人拜读了袁红兵的大作《改良,还是革命?》。凡是他大量使用文学性语言的段落我都十分反对。他批判改良思想的段落较少散文风格,我比较同意。总的印象是,袁红兵的这篇文章是一篇政治抒情散文,不是严谨的议论文,更不是什么政论文章。对这种文章,是认不得真的。当然,如果我也学袁红兵先生或郭律师做些情绪化的评论的话,我会说:袁先生的文风实在是文革得厉害。所以我衷心建议某些民运分子:改良也好,革命也罢,请先从自己开始。看看自己的思想血液和精神遗传中有多少专制主义的毒素是急需予以改造清理的。”

   郭国汀:谢谢申先生的评论.
   袁红冰先生的语言风格相当独特,亦非常有感染力号召力,初时可能不适应,一旦适应,您就会不得不服袁先生驾驭语言的高超能力.如果我说袁先生是当今中国首屈一指的语言大师,肯定会有众多著名文人跟南郭急,要是我说袁红冰先生是个富有诗人激情,文学家的素养,政治家的大智,英雄的豪迈,法学家的严密,思想家的深邃,满怀赤子之心的当代中国大才子,相信是恰如其分的客观评论.
   袁红冰的语言风格恰恰是他获得成功,而且必定获得巨大成功的拿手技能.一个能将枯燥乏味的法律问题,用优美华丽的语言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学者,一个能将严肃 的政治问题用文学辞汇轻松愉快地述说的政治家,一个充满英雄人格激情的自由民主战士,肯定比那些故作高深肚里没货故作深沉头脑空虚之辈更能打动人心吸引听众和信众.
   政论文并非唯有学究似的咬文嚼字的风格才能存在,思想才是精华,语言是思想的载体.吾注重的是袁先生的思想,尽管我对袁先生的语言技能同样佩服"民运分子"阁下如是说,吾却言"民运志士仁人",尽管南郭还不配获此光荣称号.
   敬佩有才华有才智有思想有激情的真英雄,崇敬为国为民勇于牺牲甘于奉献的民运志士人,是每个国人最起码的做人本分.自已贪生怕死无可非议,生命毕竟只有一次;麻木不仁可以理解,暴政之下不得不如此;然而对为国为民勇于牺牲奉献的不和民运志士仁人冷嘲热讽实不应该.不知君以为然否?
   袁红冰先生的政论文对于启蒙激励广大国人能起到远比那些长篇大论的政论大得多的作用.中国民众最需要的并非高深理论指导,而是觉悟觉醒;思想启蒙的重任远未完成.南郭愿意作些启蒙工作,尽管南郭本身亦需启蒙;一旦国人真正觉醒,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民主运动的胜利进程.每个国人的积极参与,人人坚持说真话拒绝说假话,一个真正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宪政的新中国必将到来,这一天已为期不远.吾坚信之.
   申:
    郭国汀
   袁红冰先生的语言风格相当独特,亦非常有感染力号召力,初时可能不适应,一旦适应,您就会不得不服袁先生驾驭语言的高超能力.如果我说袁先生是当今中国首屈一指的语言大师,肯定会有众多著名文人跟南郭急,要是我说袁红冰先生是个富有诗人激情,文学家的素养,政治家的大智,英雄的豪迈,法学家的严密,思想家的深邃,满怀赤子之心的当代中国大才子,相信是恰如其分的客观评论.
   申:我觉得袁先生的语言不独特,恰恰相反,他的那种语言是很常见的。即使是在批判与嘲讽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吸引人之处。至于给人作全面的评定,我不擅长,我只能就事论事,以言论言地做些局部的判断。也看不懂别人做出的全面评价。况且,这些评价也都是些文学性的语言。“诗人激情”、“文学家的素养”、“政治家的大智”、“英雄的豪迈”、“法学家的严密”、“思想家的深邃”、“满怀赤子之心的当代中国大才子”。这些五彩的贝壳,我欣赏不来,因为例如我就不知道什么算作“大智”。当然,我也不反对郭律师盛赞自己所欣赏的人。唯一不能苟同的地方就是“法学家的严密”:袁先生确实是文学家。文学家用文学的语言讲政治怎么可能严密呢?更何况还是法学家的严密?他连改良、改革、革命都没有定义,尤其是把革命和暴力革命都搅做一团,“严密”从何说起?所以,自己说某个评价是客观的,恰恰是主观的表现。
   郭国汀:我不知道申先生读过多少袁红冰先生的大作,因而轻易得出结论:“他的那种语言是很常见的。即使是在批判与嘲讽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吸引人之处”。不知阁下是否读过《文shang》《自由在落日中》《金色的圣山》《英雄人格哲学》及袁先生已发表的众多文笔优美的文论?您不欣赏其语言风格相当正常,因为不喜欢他的语言风格者并非你一人。南郭读过不下数百部著作,袁先生的语言风格却是迄今唯一,尽管或许南郭孤陋寡闻。
   语言平谈如水自然贴切功力最佳者当推梁实秋先生,袁红冰不是梁实秋第二,当然无需与梁一致。袁独创其语言风格自成一家,这正是其获得巨大成功的密秘所在。尽管有些人认为其语言华而不实,过分华丽。至于我对袁文附加的形容词,那是为了引用袁文的前言似无可非议。
   我对袁先生的评价确实是宏观整体评价,因为吾不善于以点否面,以偏概全。“法学家的严密”是指袁先生不但是个文学家,思想家,政治家,他还是个能用文学语言阐述法学理论的富有诗人气质的法学家。您读读他的法学专著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货真价实的法学家!他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曾任北京大学法学院讲师兼任诉讼法教研室主任,后因六四学潮及政治活动被流放至贵州师大法学院任法学教授兼院长。他的《法的精神漫谈》颇值一读。
   论文当然有其规格,然而充满激情的政论似乎远比学究似的咬文嚼字的长篇大论更能打动人心。如果一评论文没有人读或仅是教授专家们才能欣赏那怕因此获博士文凭,倒底有何意义?一篇能为众多读者阅读评论的政论文当然比只能在学术象牙塔内由专家学者评论的政论来得有价值。
   申先生断言:“(袁先生)连改良、改革、革命都没有定义,尤其是把革命和暴力革命都搅做一团”,吾以为很有点信口开河的味道。今特再读袁文找出相关论述不证自明:
   改良的定义?袁先生写道:“当代中共政治范畴内的改良主义思潮可表述如下:即使在“六四”事件之后,中共仍然有意愿和能力,通过由其主导的渐进的政治改革,最终在中国实现民主政治;因此,一切其他社会力量都应当以推进中共实现其民主政治改革的意愿,作为决定自己政治活动的前提。”袁先生对改良主义还论述道:“纵观历史,可以发现一个基本的政治铁律:改良总是以强化改良运动主导者的政治地位作为目的;专制的改良,不是为了否定专制,而是为了给专制注入新的政治活力。”亦即袁先生确定未在文中专门写明改良的定义,然而上述论述已将何谓改良论述得清楚明白。不知申先生为何有意指责袁先生未对改良下定义?
   革命的定义?应当说袁先生花了大力论述全文的主题——革命:
   袁先生论述道:“革命意味着什么?就近现代专制和民主政治的范畴而言,在近代,革命意味着彻底否定中世纪的封建专制,建立以主权在民为原则的宪政民主制;在现代,革命主要意味着彻底否定共产党的极权专制,建立宪政民主制。”这里明确回答了什么是革命。
   袁先生指出:“革命的一个明确特征在于,发动和主导社会大变革的力量均起自于统治集团以外的各个社会阶层;尽管革命并不拒绝同专制统治集团内部的某些派别作策略上的妥协或联合,但是,革命之魂总在民间,而不在专制统治集团之内。”此处指出革命力量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