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5):山重水复]
郭国汀律师专栏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5):山重水复

   五、山重水复

   “由自己选定生活方案者就要绝尽自己的全部能力,他必须运用观察力去看,使用推论力和判断力去预测,运用活动力去搜集爲作决定之用的各项材料,然后采用思辩力去作决定,还必须巧用毅力和自制力去坚持自由的考虑周祥的决定。”

   约翰·密尔(英)

   自十三年前当上律师之日起,我便下决心在律师界干一番事业,当时的理想是成爲一名国际律师。然而,天分不高,才智平凡的我,既无背景又无任何关系,要在人才济济,藏龙卧虎的律师群体中站住脚,杀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谈何容易。分析了自己的主客观条件之后,我给自己定了个十年计划。总的原则:稳扎稳打、步步爲营、博览群书、循序渐进。首五年打基础,后五年开拓业务。还订了五戒:不看电影、不上舞厅、不吸烟、不喝酒、不玩女人。其间虽经历了两次考研究生、半年外出进修、被取销律师资格一年,基本上按计划进行。因而在执业的第九个年头,出人意外地被《律师与法制》杂志社作爲首选“中国著名青年律师自述”物件,得以在该杂志93年第10期至94年第1期连载“坎坷九年律师路”,披露了自己执业九年的甜酸苦辣,展示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其中既有成功的喜悦,进取的振奋,也有痛苦的回忆,悲愤的呐喊。随后来自全国29个省区的衆多读者来信、来电,使我深受感动,更受鼓舞。愈加坚定了自己努力奋斗成爲一名优秀国际律师的决心。

   原以爲理应苦尽甘来,康庄大道就在脚下,如今才知道,世上本无永恒的平坦大道可走,看来我也只能逢山劈路,遇河搭桥,过关斩将,直至生命的最后一息。

   1994年10月,我终于收到了盼望已久的百万美元鱼粉索赔案的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厦门国贸)的全部诉讼请求,原告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耗时四年整的一审终于以我方全胜而告终。这是一起令我终身爲之骄傲的案件,我们在原告的家门口,打败了原告。而整整四年,我们未请法官吃过一顿饭,更未唱过一次卡拉OK。并非我们请不起法官,也非我们歌喉羞人,当然也不是我们不识人间烟火。我们与法官就本案涉及的理论问题有过数次深谈,法官们认真办案,秉公执法,不畏权势的独立人格精神令吾肃然起敬,虽然我曾在数百篇代理词的称谓中,在数百次法庭辩论的开场白中,毕恭毕敬地称: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然而能有几次法官是真正值得尊敬的呢?郝勇、周红岩、陈锦清三位法官,是我最敬佩的法官之一,他们永远值得人民的尊敬。可是也许我高兴得早了点,这仅仅是一审判决!原告当然不甘心惨败,也深知本案在事实、证据、法理、法律各方面无法与被告抗衡。于是原告改换战术,由一审时打法律、证据官司,改爲打关系官司。这样一来,一审聘请的德高望重,才学超群的一级大律师已用不上,不惜花50万元重金聘请了中国司法界太子党级的俩位公子任二审级幕后顾问。金钱和关系的魔力,果然非同小可,因爲现实生活中有其呈威的广大空间。不久省高院内部传出鱼粉案要改判的风声,接著又出现了法庭连续三次拒绝我方要求延期20天开庭审理的请求之怪事。面对如此严峻的现实,我不得不提醒我的当事人,我们的对手,来头不小,不可轻敌。与之抗衡不外乎两条路:一是针锋相对,也走上层路线,打关系、通路子,此虽爲法治社会所不耻,却爲当今之世颇有效的手段,据说某太子律师出场费爲五万元,若以创收论英雄,当今天下第一号大律师自然非其莫属。二是争取社会正气的支援,寻求舆论监督的支援,使本案的审理尽量公开化,促使法官客观公正地判案,否则黑箱作业前景不容乐观。基于对法律权威的期望,对法治的渴求,对正义的信念,我们选择了后者。

   我的当事人顾钢先生是清朝提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文人顾炎武后裔,早年在国内接受高等教育,后在山东省政府工作多年,80年赴港开创实业,以其精明的头脑,勤奋的工作,负责的精神,短短十年便挤身于香港中产阶级之列。他是我所有的当事人中水平最高者,也是最敬业、最正直的工作狂之一,香港富商中不进舞厅,不玩女人者屈指可数,他便是一位。

   也许我们过于天真,也许我们过于执著地相信法律、法治、正义的力量,也许我们忘了中国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忘了法律靠人去理解去执行,当对方在高级饭店乾杯、显舞姿、展歌喉之时,我们却埋头归纳材料,分析、演译、推理、综合论据、论点、结。采取了斧底抽薪,全面抗辩的策略,彻底堵死对手每一可能的出路,当我把自己关在温泉饭店半个月,浓缩成的1.5万字的二审代理词默记于心之际,我对二审获得百分之百胜诉充满了信心,这份代理词论花费的心血,写作的水准,逻辑的严密,论证的有力,堪称吾撰写的数百篇代理词之第一(此文已被收载于高秀峰、王霁虹主编的《法庭舌战--当代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爲寻求舆论监督,我们向海内外20余家报刊发出邀请,法庭开庭之日,中国律师报、香港大公报、信报、亚洲华尔街日报纸记者出庭旁听。

   一审开庭6整天,二审开庭1.5天,北京律师出庭者爲名不见经传的一位女律师,她的作用在整个庭审期间就是宣读上诉状,并在法庭辩论中说了一句话:要求郭律师当庭向上诉人道歉!因爲我说上诉人无理缠讼。50万元上诉审律师费就换得北京律师整个庭审一句话,可谓金口玉言。然而业内人士心知肚明,其功夫在庭外。

   信报记者旁听了一天半(不准录音,不许记录)回港后即在信报财经版上连续三天报道了庭审纪实,南华早报、亚洲华尔街日报、Blub、大公报先后报道了庭审实况。中国律师报也终于在休庭三个月后有较全面的报导。一时间此案成了海内外贸易、法律界人士的热门话题。

   1995年11月底,终于盼来了珊珊来迟的终审判决:撤销原判,改判香港联中公司承担本案鱼粉、薰蒸、杀虫延误销售季节等所致损失70%之责合计人民币160万元。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堂堂高级法院的判决书,法官竟能对事实如此清楚,证据如此充分确实、法理如此明晰,法律依据如此明白的案件作出如此是非颠倒的判决。说实话,吾反复研读了数十遍判决书,对于三位大法官耗时一年而写出的判决逻辑、证据采纳,断案依据怎麽也看不懂。在CNF条件下,买方在目的港检验据说发现了装货港根本不存在的100余只虫,索赔百万美元,而高级法院居然也就判他个160万元。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上诉人的索赔证据全部相互矛盾,其中涉及本案争议焦点者则均已被证实爲货真价实的僞证,法官何以对此采取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之态度?(此案已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该院已调卷审查)其实,本案结局如此,纯属意外,又在意料之中。只要法官那怕还有点公正、正直感,此案我方必胜无疑,若法官持“要死当事人死”之心态,结局当然可知。

   我在“东山再起”一节中曾写道:“鱼粉案”表明只要律师认真负责,肯下苦功,在事实、证据、法律上以理服人,以法服人,是可以赢得当事人的信赖,法官的尊重,最终赢得官司的”。当时一审尚未下判,一审判决证实此说有据,二审判决则令我糊涂了。难道在中国当律师非得吃吃喝喝,非得权、钱交易,非得出卖人格、灵魂才能胜诉吗?难道我的律师路真的又走到了尽头了吗?记得五年前,一位台湾大学法学研究生曾对我说:“你应坚持下去,将来你这种律师一定会有前途,而且必定有很好的前途。台湾20年前,司法黑暗不亚于大陆。可如今,司法体制应当说已相当公正,当然不乏有极个别败类。”执业十余年,耳闻目睹多少阴暗面。此种权钱交易之风逾演逾烈,到何时是尽头?

   思前想后,我休整了整整两个月。终于想清楚了,决不随波逐流,亦不改变初衷,吾将坚持做一个勤奋、负责、诚实的学者型律师,决不靠权钱交易,过去不会,现在不干,将来永远不屑,以放弃人格,出卖灵魂爲代价打官司。我将运用我的学识辛勤的汗水,平凡的智慧无畏的勇气去办好每一件案子,我将以诉讼爲主业,凭藉社会正气,舆论的力量,运用人民的力量,去打每一场官司。吾深知所选择的是最艰难的道路。然而能爲中国的法治做点有益的事,此生足愿,死而无憾。@(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