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郭国汀律师专栏
·我为何对中共极权暴政及胡锦涛没有仇恨维有鄙视?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我所了解的政治新星曾节明
· 南郭点评陈子明社会运动与政治演练
· 序《我的两个中国 --一个六四天安门学生反革命的实录》
·时代的最强音:“六四”屠城二十一周年口号
· 警惕共匪假冒民运人士故意毁损民运声誉—答人民思想家
·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退出自由中国论坛的公开声明
·陈尔晋与张国堂之争的性质
·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中国民运战略研究
·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
·郭国汀加入民主中国阵线的公开声明
·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论公推自荐公选民运政治精神领袖的紧迫性
·中国民主运动领袖论?答方文武先生
·关于筹建过渡政府与公选民运领袖问题的讨论
·关于民运领袖过渡政府与程序正义的争论
·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中国民主运动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精神领袖?
·谁是中国民主运动政治精神领袖的最佳人选?
·谁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最害怕的劲敌?
·郭国汀:汪兆钧信是中共内部爆炸的一颗原子弹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修正)
·相会伟大的刘文辉烈士英魂
·敬请胡锦涛先生立即制止下属恶意疯狂攻击南郭之电脑
·"六四领袖去死吧!"及 " 逢共必反、逢华必反"?!
·草根吾友欲往何处去?
·真实的陈泱潮故事
·陈泱潮自传之二
·强烈推荐国人必读之最佳政论文
·答小溪先生质疑
·驳斥草虾兼与草根商榷!
·伟大的中国文化复兴宣言 郭国汀
·关于宣讲人权公约基金申请推荐函
·必须立即终止反动透顶的行政官员任命制
·自由中国论坛的不锈钢老鼠到底是什么角色?
·关注李宇宙的命运
***(43)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理论与实践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民主革命论 陈泱潮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郭国汀
·枭雄黑道乱世的一百年!郭国汀
·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
·陈泱潮评胡锦涛
·陈泱潮论江泽民
·我为什么特别推崇陈泱潮先生的思想理论?
·天才论/郭国汀
·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
·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郭国汀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简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
·陈泱潮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新南郭点评
·论高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中国何往?——政治思想论战书 /新南郭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郭国汀
·陈泱潮妙评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 郭国汀
·陈泱潮精评毛泽东 郭国汀
·论共产党官僚垄断特权阶级 郭国汀
·共产党官员为什么普遍腐化堕落?郭国汀
·“三个代表”是个什么玩意? 郭国汀
·对抗性的社会基本矛盾 郭国汀
·为何中共官员多具有奴隶主和奴仆的双重人格? 郭国汀
·共产专制特权等级制 郭国汀
·人民“公仆”是如何变成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老爷的? 郭国汀
·神化首要分子神化党与邪教 郭国汀
·宗教政治与人权灵本主义 郭国汀
·陈尔晋论今日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及前途与命运
·陈泱潮先生在当代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 作者:曾节明
***(44)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宪政人权民主绝食抗暴民权运动
·南郭致涵习近平先生
·郭律师致高智晟女儿格格的公开信
·福布斯报导高智晟失踪事件
·胡锦涛必须对高智晟受酷刑负直接罪责!
·郭国汀 高智晟律师为何不发声?
·我眼中的高智晟
·郭国汀 从我的经历看中共当局诽谤高智晟的下流
·所谓高智晟公开声明及悔罪书肯定是伪造的
·真正的中国人的伟大怒吼!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安世立支持声援全球绝食抗暴的声明
·闻律师英雄高智晟再遇车祸有感 郭国汀
·呼吁全球万人同步大绝食宣言
·全球接力绝食抗暴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
·郭国汀声援和平抗暴 呼吁抛弃中共
·中国律师界应全力声援高智晟
·专家剖析高智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
·抓捕关押高智晟的整个过程都是违法的/郭国汀
·中共迫害高智晟亲人丧心病狂,中共党魁胡锦涛难辞其咎
·绝食维权抗暴日记
·郭国汀 漠视大陆维权是一种自杀行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读流沙河先生《文革自白》有感
   近读流沙河先生《文革自白》,感慨良多。他自1957年因一篇“草木篇”短文而被打成所谓大右派以来,整整二十年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一代文人竟因写一篇文章而惨遭如此下场,难道不值得反思,沉思吗?
   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他都被当作阶级敌人与四类分子一道陪斗。人格尊严荡然无存。甚至连工作的权利也被剥夺,最后几乎连生存权亦丧失殆尽!文人的谋生手段正是其作文论事的技能,中共当局不但不准他作文,发表文章,进行自我辩护,而且没收他自有的图书资料,甚至反复没收私人日记。
   自文革始,他受到了空前绝后的迫害,文弱书生被迫以拉剧为生,以订包装箱为业,义务工不断,随时批斗,群众监督,不但人身自由受限制,实际上彻底剥夺了其言论自由,思想自由权,遑论出版自由权。
   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右派”算是触犯了那条法律?蒙受比有期徒刑严厉得多的20年徒刑。而全国被打成右派者共有55万(官方数字:实际上另有百万之说),全部遭遇大同小异。中共之无理,霸道,缺德,残酷,流氓莫此为甚!
   是毛泽东的个人错误导致的吗?非也。老毛个人纵有天大的本事,绝无此种力量,更无此种能力。实际上是当时从中央到地方的一大班当权者人为制造的中华民族前无古人的大悲剧。这些人难道天生就那么坏?那么无知?非也。体制使然,政体使然。在此种一党极权独裁体制之下,即使是当权派内部,亦即中共内部,也是人人自危,中共根本不懂法治为何物,几乎毫无章法,当权者可以随心所欲整人而无所顾忌,以共党的一已私利凌驾于一切之上。这使得客观上顺权力者昌,逆毛意者亡。在这种权力不受制约的政体下,人人争当奴才,谄媚者,卖友求荣,卖身投靠,出卖人格灵魂等比比皆是,中共所谓十次“路线斗争”实质上全是不断地争权夺利,为权力不惜践踏人间一切美德,公道,为达目的,不择任何手段。中共史不折不扣就是一部毫无章法的对外暴力加欺骗,对内争权夺利史。争权夺利本身似无可非议,但必须在既定的游戏规则之下公开公平进行,才真正有利于全党的根本利益。此点资产阶级政党比中共高明得多,他们有明确切实可行的规则,有效地避免为权力动辄进行血的恶斗。
   中共当年之所以人为搞出个反右运动,其本质在于维护政权,因为中共依靠暴力谎言夺权七年来在全国各地各行各业把持政权的大大小小军阀、农民、流氓、投机分子、分封既得利益者,暴露出严重的行政领导无能,专业技能完全无知,管理无方,贪赃枉法行为却层出不穷等众多严重问题。中共的社会主义,实际上是愚蠢无知的痴人说梦般的社会主义,即便中共高干又有几人是真正懂所谓社会主义的?更遑论基层文盲干部。中共自成立之时起,除了李大钊,陈独秀对知识分子较重视爱护外,据称包括王明,张国涛在内大多对知识分子持怀疑仇视敌视立场,早在处理AB团事件时,凡是读书人出身者首先成为镇压怀疑对象。当年胡跃邦也曾因读过中学,被疑为特务,差点被杀头,这大概也是他日后成为中共内平反冤假错误最大功臣的前因.延安整风,大抓所谓特务,更是对知识分子大加整肃。王实味其实是死于红色文字狱最早的知识分子,他是马列原著翻译家。1945年刘少奇在中共八大会上公开大拍毛的马屁,将毛思想作为指导全党全军工作的指导思想,并吹捧毛思想是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马克思主义,也因此迅速成为地位仅次于毛的党棍。
   正因为如此,当时有思想,爱国的有正义感有热血的中国知识分子,在中共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的感召下,出于帮助中共整风,许多人实质上出于善意,对当时已存在,已暴露的众多严重问题,进行了正面,侧面,直接间接,比喻,隐喻等多种形式的公开批评讽刺。
   老毛本来想上演一番亲民赤诚戏剧,骗取人民的拥戴,岂料问题太多太严重,搞得不好连政权都可能位移。一时不知所措,认为若允许批评存在,将危及中共愚蠢无能的统治地位,因为中共的政权是靠枪杆子夺来的,其管理建设方面的无知无能很快即变得显而易见,其启用分封如此众多大字不识一萝框的农民、军头至各行各业领导岗位,当然无法驾驭。而当权的好处实在太多,尤其是几乎不受任何制约,无需承担任何责任只须享受的当权者,此种当权者当然不会轻易自动弃权,宁可使国家人民之根本利益受损,也要维持其权力地位。于是以老毛为代表的当时中共领导人几乎众口一词:打下去!再踏上一只脚,令其永世不得翻身!于是,打右派,按每个单位5-10%的比例,于是全国55万敢于说真话,正直的知识人被无辜打成右派,从此他们踏上了一条充满痛苦绝望,灵与肉饱经摧残的人生之路。降职,降薪,开除公职,劳教,劳改,坐牢,而且是无期。结果是20年!
   这种伤天害理的暴政,此种愚不可及,史无前例的大灾难就此降临。中华民族真正的精英分子几乎95%全军覆没。被封杀了20年后,大多数当年的英精人士几成废物。而当年的革命派,积极分子或未敢向中共提意见者,大体上有如下几类人:
   掌权的流氓无产者,过去的无业游民流民,其中不少所谓积极分子不过是游手好闲的无赖光棍汉。
   解放前的知识分子,他们经历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批胡适,批丁、陈等一系列运动早已魂不附体,学乖了,闭嘴为妙。
   不关心国家大事,对国家政治前途不闻不问,只顾自己小家庭的幸福的凡人,从根本上讲属人格自私胆小怯弱者。
   虽然明知中共执政中的错误,但老于世故,或麻木不仁者。
   中共内部理论水准不足者,多年的洗脑,已丧失独立思考能力,仅是听话的奴隶者。
   无知无识的贫苦工农大众,没有思想没有文化的大众。
   中共体制内当权者保权者争权者。
   直接恶果:
   55万精英知识人被封杀迫害20年,而且其中绝大多数丧失了学习进修,提高的机会,外部条件,几乎全被毁了。
   导致中共信誉一落千丈,人们尤其是正直的知识分子不再相信如此缺德乏信的下流政党。
   造成民间再也听不到反对异议批评之声。社会上流行的除了假话,大话,空话,陷媚,拍马,谎言之外,简直听不到人话。
   由于没有了监督,没有了异议,批评,万马齐暗,整个国家政治生态严重失衡。
   导致1958年大跃进,人民公社,共产风,大炼钢铁等荒谬绝伦的政策举措畅行无阻。
   造成国民经济崩溃,三年人为大饥荒。活活饿死三千万农民的惨绝人寰的大悲剧。与李洪志之法轮功所谓死了上千人之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注:主流媒体报导说是练功者已有上千人自杀或精神失常!)。
   最终文化大革命的出现可以说是必然的。
   文革目的何在?
   就毛泽东个人而言,他本来就有独裁暴君倾向,加之完全陷入一大班小人包围之中,这些小人实在谈不上忠臣,如林彪,如周恩来,除了朱德(似能力有限)彭德怀等极少数正直之士之外,全是一班为了讨好皇帝以取得封赏之徒。使毛多从汇报中,从虚假的报纸中看到全国形势一片大好,特好。从苏联反斯大林,毛看到了自己可能的下场;从刘少奇治理经济有方,看到刘之威信日隆,有取代自己的可能;于是毛为了巩固自己的至高无上的权力地位,周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林为了向上爬,各自心怀鬼胎,于是毛在更年期头脑发狂,进而精神分裂,梦想建立一个万世不变的毛家天下共产天下;毛知道知识的力量,认识到思想的威力,体会到愚民的好驾驭。于是破四旧,进行文化大革命,毁灭中华文化彻底洗脑。于是先坑儒(打右派),继烧书,凡社会科学,政治,哲学,文学艺术无一幸免。经过对全党全军自1921年始的长期洗脑,对全民自1949年以来17年的强制洗脑,全国人民唯知有毛思想,仅能读四本毛著,毛已变成可以呼风唤的孤家寡人。
   毛为了彻底消灭潜在的权力竞争对手,采取了他一贯厚黑政客手法,拉一派打一派各个击破,实际上也是强盗分赃手法。历来强盗打到最后,总是那位最厚黑者独吞赃物。因此很大程度上毛发动文革的动机在于消灭政敌对手。因为权力特别是毫无制约的权力,人们一旦偿到甜头就会如吸食鸦片一般不可抗拒自拔。金钱美人任其享受,此种特权实在诱惑力太大。据称陶铸是全国第一个在珠江畔为毛修建行官的高官。当然他得到了相应的回报。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全国到处是毛的行宫,中共要人在各地皆有行宫。每人在京皆有独家享用的大四合院。这些“公朴们”比国民党高官占有的公共资源多得多,比地主,资本家享受何止超过几十倍上百倍,且无任何破产风险,更无需为其管理无能行政无方承担任何责任。较之西方国家总统的待遇毫不逊色。
   文革的出现有其历史的必然性。一群政治疯子狂人野心家,阴谋家,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在毛终身皇帝体制内,等得不耐烦,必然要觊觎权力宝座;刘少奇成为国家主席,已经大大削弱了毛的权力,毛亲自主张的几件大事无一例外地惨败。致使毛感到败亡的危机。反右已彻底封杀了知识人的嘴,在党外已无人,也没有任何人愿意再冒险提任何异议;党内1959年庐山会议反右倾,把彭德怀,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打成反党集团,从而进一步彻底封杀了党内不同的声音,整个中国真正处于万马齐喑的黑暗时代。
   另一方面,毛为了实现他心中的乌托邦:在贫穷落后的中国实现毛氏共产主义,成为继斯大林之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此时中共治下的中国人已是一群没有思想的愚民外加一群被阉割以至彻底失声的知识人。所有的媒体整天宣传灌输四个伟大,马屁横行,吹牛破天。一声令下,停课闹革命,亿万群众果然像狂人一样热烈起来,人人皆说自己是正宗的保毛派,人人均认为自己是纯正的革命派,相互抬出保卫毛捍卫毛的大旗,这场闹剧一发不可收拾,北京郊区,湖南道县有组织杀黑五类,广西因仇恨而大规模吃阶级敌人,整五一六,一打三反,批林批孔批周公,批邓反右倾翻案风,整整十年,全世界各国在突飞猛进搞经济建设发明创造,而七亿中国人却在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工厂停工,农民不种田,学生停课。为了保卫伟大的毛泽东,保卫最红最亲的红太阳,文攻武卫,打得头破血流,杀得天昏地暗。
   学生毕业,随即失业。国家被折腾得再次面临崩溃,百业凋零无法解决城市知识青年的工作,于是毛又来个“知识青年到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最高指示,把数千万知青赶到穷乡避壤,把大批拿工资的干部则赶至五七干校,劳动改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