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中共迫害高智晟亲人丧心病狂,中共党魁胡锦涛难辞其咎
·绝食维权抗暴日记
·郭国汀 漠视大陆维权是一种自杀行为
·英雄伟人与超人高智晟
·告全体中国律师及法律人书----闻高智晟被秘密绑架感言
·郭国汀: 高智晟遭秘密绑架可能成为中共灭亡的导火索
·给真正的中国女人的公开信
·郭国汀:驳刘荻的非理性投射说
·决不与中共专制暴政同流合污--------第29个全球接力绝食抗暴日记 郭国汀
·一部见证当代中国社会现实的伟大纪实作品--序高智晟《中国民间企业维权第一案》
·郭国汀呼吁国际重视高智晟妻儿的遭遇
·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我为中华律师英雄杨在新喝彩 郭国汀
·郭国汀向老戚致敬
·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全球万人同步绝食抗暴日记 郭国汀
·责令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兰州大学学生刘西峰!郭国汀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ANSLEY支持声援全球绝食抗暴运动的声明
·郭国汀:中国律师应当向高智晟,浦志强律师学习!
***(45)人权研究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郭国汀推荐黄金秋竞选[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政论奖]推荐函
·郭国汀提名陈泱潮为2009中国自由文化奖之文化成就奖获奖候选人
·郭国汀提名张博树为2009中国自由文化奖之法学奖获奖候选人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2009年台湾民主人权奖书
·letter of recommendation of Guoting for 2008 Asia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ward
·提名郭國汀律師作為[第三屆亞洲民主與人權獎]候選人的推薦函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评奖程序的修改建议
·郭国汀提名张鉴康律师作为第二届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候选人
·关于提名陈泱潮竞选[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文化成就奖]推荐函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推荐书
·Letter of recommendation of Guoting Guo for 2008 The Third Asian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ward
***(46)关注西藏新疆少数民族人权
·解决西藏问题的最佳方案--宪政联邦体制
·中共政权对藏民族所犯下的罪恶
·西藏自古以来属于中国吗?--西藏与中国关系简史
·什么是西藏问题?
·达赖啦嘛论解决西藏问题的原则
·中共宗教灭绝政策的实质是从精神心灵上扼杀藏人
·西藏自古以来属于中国吗?
·西藏问题的实质
·自由法治宪政民主联邦体制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佳方案
·达赖啦嘛最常使用的词汇
·达赖啦嘛的使命与梦想
·达赖啦嘛论西藏问题的实质
·达赖啦嘛论西藏文明文化和历史
·达赖啦嘛论解决西问题的原则
·达赖啦嘛论爱同情怜悯与慈悲
·达赖啦嘛论藏传佛教的价值
·是中共暴政而非汉族奴役迫害藏民族!
·新疆暴亂是中共流氓暴政故意利用民族茅盾转嫁统治危机人为泡制的惨案
·坚决支持藏民维民争自由,平等,人权,民主的英勇抗暴运动
·从图片新闻看达赖喇嘛的国际影响力
·达赖喇嘛语录郭国汀译
·蜡烛与阳光争辉------从温家宝批达赖喇嘛说开去
·达赖喇嘛代表流亡政府及全体藏民与中国政府和平谈判理所当然----兼与王希哲兄商榷
·三一四西藏暴乱事件的真相
·布什总统再度敦促中国(中共)与达赖喇嘛对话
·达赖喇嘛抵美国西图参加为期五天的慈善的科学基础大会,据称150000门票全部售出
·布什总统出席奥运开幕式已不确定
·达赖喇嘛今天重申不抵制奥运会
·布什总统决意出席奥运开幕式并非仅由于他性格顽固
***(47)人权律师法律实务
·郭国汀:中国人没有基本人权——2008年加拿大国会中国人权研讨会专稿
·我为何从海事律师转向人权律师?
·盛雪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我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思想根源
·郭国汀律师受中共政治迫害的直接原因
·我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一个中国人权律师的真实故事
·世界人权日感言/郭国汀
·人权漫谈/南郭
·人权佳话
·保障人权律师的基本人权刻不容缓
·不敢或不愿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的律师,不是真正的人权律师!
·人权律师辩护律师必读之公正审判指南(英文)
·我为什么推崇中国人权律师浦志强?
·巴黎律师公会采访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
·
·人权律师的职责与使命----驳李建强关于严正学力虹案件的声明
·驳斥刘路有关六四屠城的荒唐谬论
·李建强律师与郭国汀律师的公开论战
·李建强与郭国汀律师的论战之二
·英雄多多益善!郭国汀
·英雄辈出的时代刘路千万别走错路 郭国汀
·答康平伙计关于郭律师与李建强之争
·揭穿刘荻的画皮----南郭与[三刘]之争不属刘家私事而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公事
·刘荻的灵魂竟是如此[美丽] !
·废除或修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思想监狱中国律师集体第一议案的诞生
·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答刘路先生的公开信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公开函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最后通牒
·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自由人权宪政共和民主之路争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第十三章
   旅客运输
   第一节 介绍
   也许令人惊讶的是,无论是内国海商法还是国际公约,对海上旅客运输法律的关注远逊于海上货物运输法律。早期的法典不涉及海上旅客运输,例如,奥勒龙法(Roles of Oleron)。事实上,《法国商法典》在这方面也是空白。诸如1893年《哈特法》、1910年及1936年加拿大《水上货物运输法》、1924年澳大利亚《海上货物运输法》、1924年英国《海上货物运输法》以及1936年美国《海上货物运输法》的内国法涉及的只是货物运输而非旅客运输。与完全针对海上货物运输的1924年《海牙规则》不同,1929年《华沙公约》涉及航空货物运输及航空旅客运输。
   直至1961年才正式通过第一部有关《海上旅客运输的国际公约》,但是该公约从未得到广泛认可。(曾有一部《行李公约》来补充1961年的《旅客公约》,但是,这部公约一直未生效)。1974年通过了《海上旅客运输雅典公约》,目前在28个国家适用,也许属公海上的公约法。
   值得注意的是,1924年、1957年以及1976年的《责任限额公约》对旅客索赔时船东的责任限额作了规定,1924年及1957年公约在船东的责任限制方面规定的不够详尽。
   本章将首先阐述1974年《雅典公约》之前有关海上旅客及其行李运输船东责任方面的法律,然后再阐述1974年《雅典公约》之后有关这方面的法律体系。
   第二节 旅客运输责任-大陆法-普通法
   1) 大陆法
   在大陆法下,海上承运人应依合同约定将旅客安全、完好地运送至其目的地,如果旅客在运输途中遭受身体伤害或死亡,海上承运人应当对此负责。海上承运人只有证明这种伤害或死亡归因于不可抗力、受害者的过错或第三方的过错,才能免除其严格责任。然而,允许承运人在合同中限制甚至免除其对旅客的责任。法庭承认旅客船票上的责任限制及责任免除条款,除非承运人的行为或不作为有过错或重大过失。
   死亡旅客的继承人和被抚养人可以获得赔偿,还索赔他们因受害者的死亡而在精神上所受的损害及经济上的损失。他们可以援用死者的权利,依运输合同提起诉讼,但是,应当受承运人针对死亡旅客本身的抗辩的制约(即,船票中的责任限制及免责条款)。
   为了规避这些合同中约定的抗辩,索赔人有时可以以侵权而非依合同起诉,在1384(1)C.C条款下(法国)作为管理引起损害的物品(船舶)的承运人,应当对损害负责并付赔偿金,除非他能够证明损害并非由于他或他的雇员或代理人的过错而引起的。
   2) 普通法-英国
   在普通法下,承运人的义务是小心、谨慎地将旅客运送至其目的地。该义务仅仅指要尽所有合理的谨慎提供一艘安全的船舶、合理地装备、配备船员以及谨慎地航行。并非象普通法下已存在的有关海上货物运输方面的法律,承运船舶没有“绝对适航保证”。此外,普通法下的承运人,与大陆法一样,享受广泛的依合同来限制或免除他们对旅客伤害或死亡的责任的范围的权利,即使死亡或损害是由于承运人或他的雇员或代理人的过错或过失引起的。旅客运输合同的表现形式即旅客船票,虽然船票的交付修改了运输合同,运输合同中的条款仍约束旅客,即使他没有优先的机会去确定运输合同上的特定措辞。
   意识到缔约自由原则下行使权利的困难,普通法法庭在旅客船票上逐渐引入了免除免责条款。这样,在签订合同之前,必须尽合理的努力,向旅客递交船票,使合同条款引起旅客注意。因此,对于在船票到达其手中之前没有机会阅读免责条款的旅客来说,船票中的免责条款对他们是没有效力的。此外,如果要免除过失责任,这样的条款应当清晰、明确。
   在大陆法下,有时可依侵权起诉承运人的不谨慎的雇员,以此来规避普通法下的责任限制条款。然而,如果侵权者贫穷又未得到其雇主在经济上的支持,这被证明并不令人满意。另外,“喜马拉雅”条款的插入,将承运人的责任免除扩展至搬运工人及其他人,阻止了受害旅客或其抚养者在侵权法中追偿的效力。
   3) 普通法-加拿大
   加拿大在1974年颁布《旅客运输雅典公约》之前,依传统普通法的缔约自由原则,使得加拿大承运人事实上得自由在合同中约定免除其对旅客伤害和死亡的责任,即使是因承运人自己或他的雇员或代理人的过错或过失引起的。这种规则的一般免责适用。责任免除条款必须清楚地免除承运人过失责任;必须用合理的方法引起旅客对免责条款的注意;免责条款可能并不包括重大过失。
   加拿大没有批准或认可任何有关海上旅客运输承运人责任的国际公约,但于2001年在《海上责任法》中将1974年《旅客雅典公约》及其1990年议定书赋予了法律效力。不过,为适用之目的,其成文法宣布加拿大为该公约的成员国。
   在其《海上责任法》中,加拿大也已扩大了公约的适用,因此就包含了一个非常广泛的“船舶”、内陆水上及海上旅客运输和运输合同之外的旅客运输的定义。也有条款使加拿大政府有权制定要求为旅客承运人进行强制保险的法规。
   4) 普通法-美国
   a) 适用一般海商法
   美国不是任何一部旅客及行李责任公约的成员国。美国承运人的责任受“一般海商法”制约(即,美国海商法)。长期以来,在美国,旅客运输合同被认为是海商合同,属于美国的海事管辖,因此受联邦海商法的制约。
   b) 旅客运输下的合理谨慎
   在美国法下,不像海员,旅客不能依据默示的船舶适航保证对合同下的人身伤害或错误死亡进行索赔,只可根据承运人在遵守适当的谨慎方面的过失的行为起诉。美国法原来要求海上承运人履行“非常高”的谨慎标准,或“超常的警惕”,以确保旅客安全。然而,法庭已经将这个标准降低为“运输合同下的合理谨慎”,感谢美国最高法院在1959年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Kermarec一案的判决。如果没有履行这个标准将使得承运人对因其过失而使旅客受害负责,当然,除非这种伤害是由其他方引起或全部或部分由受害人本身过失所引起。
   对旅客的照料的义务延伸至船舶上的客人(Kermarec案中的真实情况),但是不包括非法登船者,比如,不法侵入者和偷渡者。然而,这种义务不会使承运人对于随船医生在看护生病或受伤的乘客时的过失行为负责,除非原告能够证明承运人在雇用不合适的医生时没有履行合理的谨慎义务。
   关于国际侵权,特别包括船员对乘客的伤害、侵扰或欺诈,在多数的美国法庭,不考虑承运人是否有过失,承运人对其雇员的故意恶行承担严格责任。第二巡回法庭是一个例外,即使对于这种有意的不当行为仍然适用Kermarec案合理谨慎的标准。然而,在联邦法院中,对于承运人是否对所有的船员故意伤害乘客的行为的案件都要负责,或只对这种发生在侵权行为人“职务范围”的范畴内的不当行为负责存在着分歧。
   c) 免责和责任限制条款
   美国法典(U.S.C.(United States Code) Appx 183C 46规定禁止承运人利用合同免除或限制因其自身或其雇员或代理人的过失而导致的旅客死亡或人身损害所承担的责任。然而,此种限制条款,对旅客行李或财产的灭失或损害是允许的,只要这种条款是“旅客运输下合理的”,并已经被合理地告知。相同地,合同条款可以限制一般的对身体伤害进行索赔的三年诉讼时效,如果这个条款已经对旅客进行了合理和充分的告知。然而,根据46 U.S.C. (United States Code)Appx 183B(A),承运人不能依合同规定少于六个月的请求人对于死亡或身体伤害索赔的期限,也不能约定对这样的索赔提起诉讼的时效少于一年。所有不明确的诉讼时效条款都被视为“不利(于文件草拟人和提出人的)解释”,即不利于起草票据及其条款的承运人。
   如果旅客或他的行李由于爆炸、火灾、碰撞或其它的原因受损,如果这种损失是由于他们没有履行某个法定条款或是因船舶的某种缺陷所引起的,则船舶、船长及船东要对此损害负完全责任。同样的规定适用于对船长、大副、工程师及引航员提起诉讼或请求赔偿,如果旅客的死亡或人身伤害是由于他们的粗心、过失或故意的不当行为所致。
   d) 选择法院条款
   选择法院条款通常在大多数的邮轮合同的标准格式中可以见到,此条款要求旅客要到某一特定的法庭,通常离旅客的住所较远,去起诉承运人。虽然这些条款几乎没有在公平的基础上进行商讨,但在美国,并不仅仅因为这个原因而使这种条款无效,只有在他们不符合“绝对的公平”的标准时才无效,这个标准是在美国最高法院的Carnival Cruise Lines Inc. v. Shute 一案中提出的。评估旅客船票中的选择法院条款的“绝对公平”原则的标准有:1)是否有任何的措辞表明选择此法院是旨在阻碍合理的索赔;2)这种条款的插入是否是欺诈或非法行为的结果;3)旅客是否被给予了有关这种条款的充分的通知;以及4)旅客是否保留了在得知这种条款后拒绝该合同而不承担违约责任的选择权。对于这种条款的充分通知(告知)一旦被合理沟通过,这种条款即发生效力,对抗没有阅读过此条款的旅客。
   如果遵循此选择将给索赔者造成非常严重的物质上的或经济上的不便,法院选择条款有可能无效,但这种证据(必须由原告提出)是很难取得的。
   第三节 《雅典公约》前的立法
   1) 《1961年旅客公约》与《1967年行李公约》
   对于传统的大陆法及普通法在海上旅客运输方面立法的缺乏的认识的逐渐增多,促使了《1961年统一海上旅客运输若干规定的国际公约》及《1967年统一海上旅客行李运输的国际公约》的通过。虽然这些公约从来没有得到广泛的全球性的承认,但它们影响了法国的国内立法,在法国的国内法中包含了许多在《1974年雅典公约》中的规则。
   2) 法国与《1961年旅客公约》
   法国于1965年3月4日承认了《1961年旅客公约》,并于1966年6月18日在第66-420法律中将公约中的规定并入其国内立法。新体系的中心是承运人在航程前及航程中履行“适当勤勉”的义务(相对于旧的绝对义务)的原则,使得并保持船舶适航;配备人员、装备及充足供给以确保旅客在“所有其它方面”的安全。承运人不仅对在航程过程中旅客的伤害或死亡负责,而且还包括对旅客登船和离船过程和从船上及到船的水上运输负责,如果这种运输包括在船票的费用中。
   举证责任的规则限制了旧的大陆法在沉船、碰撞、搁浅、爆炸以及火灾案件中的承运人的责任范围。在这样的案例中,承运人只能通过证明其或其雇用人员或代理人没有欺诈行为来反驳其应负责的推定。在所有其它的案例中,索赔人现在有义务证明旅客的伤害或死亡是承运人或其雇用人员或代理人在他们的职务范围内的错误或过失引起的。死亡旅客的继承人、代理人及其抚养者也可以起诉承运人。他们再没有必要根据其他的规定进行起诉。幸存者也不能依犯罪/非法行为起诉。所有的索赔必须自旅客离船或者应当离船之日起两年内提出或者如因运送期间内的伤害而导致旅客离船后死亡的,自旅客离船之日起三年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