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郭国汀律师专栏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
·西班牙宗教法庭
·中国基督教发展简史
·基督教与现代语言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的慈善爱与大学文化教育
·罗马帝国为何迫害基督教?
·基督教与诗歌文学音乐绘画建筑艺术文化美学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基督教与法学
·基督教与哲学
·基督教与自然科学和人文教育体制
·基督教的人人平等和反奴隶制
***(30)《近现当代真实的中国历史》郭国汀译著
·为抗日救亡战争血洒长空的美国空军飞虎队
·蒋介石打输国共内战的七大原因
·西安事变真相
·宛南事变真相: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同时借刀杀项英
·史迪威与蒋介石的命运
·腐败无能的满清屈辱史
·宛南事变真相
·西安事变真相
·到底是谁领导了抗日救亡战争?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毛泽东再批判
·郭国汀 毛泽东批判
·国民党比共产党好得多,蒋介石比毛泽东高贵得多
·文革是人类历史上最荒唐最愚蠢最无知最残暴之举/郭国汀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
***(31)《孙文传奇》郭国汀译著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的原则性区别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1、晚清的改革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3、黄花岗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4、保路运动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5、武昌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6、袁世凯趁虚劫权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7、辛亥革命的意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1、袁世凯破坏共和体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2、中华革命党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3、袁世凯称帝闹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4、袁世凯众叛亲离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5、张勋复辟帝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7.著书立说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8.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29.新文化及五四期间的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2.孙越上海宣言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3.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4.以俄为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5.反帝遵儒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6.关税事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郭国汀谈论毛泽东和蒋介石
·我为何研究孙文,蒋介石及中华民国史?
·《民族英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身世
·《还原蒋介石》:辛亥革命中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二次革命
·《还原蒋介石》:中华革命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Hoare法官作出的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保险人应负赔偿责任。法官说:
   “依我看,‘错误设计’一词在其上下文中,包含某种应受责备的或疏忽的因素,仲裁员已否定存在这种因素。此外,考虑到仲裁员作出的裁决,依吾之见,依据建造当时的工程技术知识,如果订立保险合同时(亦即,在作出检测认定事故的精确原因之前),某人曾咨询过一位合格的工程师,‘该码头的设计是否有错误?’其答案将十分清楚为‘不’。后来获得的知识显示该设计强度不足以抵抗如今已知的来自巨大洪水而产生的横向的力的事实,依我看,基于对第(xi)款的除外条款恰当的解释,不能将某一在当时已被有责任心的,称职的工程师所接受的设计转变成某种‘错误设计’。”
   在上诉审中,判定该损失是由于设计错误,将‘错误设计’的表述限于涉及人为错误或与设计工程师预期的标准不符并不正确。由Barwick院长作出的反映了多数法官意见的判决中含有下述段落:
   “我们认为(原审法院的法官)将‘错误设计’限于人为过错或与设计工程师预期的标准不符及负责码头设计的工程师有过错是错误的。设计某种将不起作用的东西,只是因为当时设计足够通常的例子。在‘错误’,亦即,有缺陷的,设计与没有缺陷的设计之间的有关差别……该除外责任并非针对因‘过失设计’(negligent designing) 所致的损失,而是针对‘错误设计’引起的损失,后者比前者更全面。”
   Windeyer法官作出的单独的判决认为“缺陷”(fault)一词的词源解释了其两种不同的含义:
   “当与某人连用时,缺陷(fault)是在行动或行为中的某种不足,无论是出于故意还是过失,某种应受责备的行为或疏忽。”
   “当描述某种无生命的东西时,‘缺陷’(fault)和‘有缺陷’(faulty)词语有不同的含义……他们指明某种东西的客观性质。它未达到所要求的标准。它是‘有缺陷的’因为它有瑕疵,缺点,或缺陷(defect, flaw or deficiency)…Johnson博士在此意义上给‘faulty’下的定义是:‘有缺点的,在任何方面有错的,不适宜使用的意思。’该词不仅可以适用一具体的事物,而且可适用于产生预期结果的计划或设计。”
   第3条并入了本保险所有其他条款,条件和除外规定,特别是并入了1983年10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中的谨慎处理条款。(见第114页的解释)。
   B 协会船舶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1/11/95(Institute General Average-Pollution Expenditure Clause, Hulls)
   1. 在任何下述共同海损和救助条款被并入本保险之场合,第2条的各项规定将适用: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第10.5款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条件定期保险条款第10.5款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第10.6款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第8.5款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第8.6款。
   2. 以约定的附加保险费为对价,且运输合同规定按照1994年《约克.安特卫普规则》进行理算,本保险扩展承保船舶共同海损牺牲比例部分,扣除任何不足额保险,该扣除部分根据1994年《约克.安特卫普规则》第XI(d)项可获补贴,且如果没有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第10.5.2项;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条件定期保险条款第10.5.2项;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及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第10.6.2项;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第8.5.2项,及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第8.6.2项,根据共同海损和救助条款可适用的保险条件可获赔偿。
   3.本保险受英国法律和惯例制约。
   本保险条款于1995年11月1日颁布后不久,即被引入用于回答对船壳保险人意图削减对防污措施的补贴的批评,而当此种防污措施构成共同海损行为时,根据1994年《约克.安特卫普规则》可以采取该措施。参见第127页至第130页标题为“1995年对于共同海损补贴的限制”的评论。
   通过在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包含的共同海损条款中和源于该条的其他条款中插入两项新的规定,保险人的意图得以实现:
   (1) 在第10.3款中,旨在排除1994年《约克.安特卫普规则》第XI(d)项的适用,当船舶并非在租船合同下空载航行时主张共同海损,及
   (2) 在第10.5.2项中,否认因“环境损害或其威胁引起的,或者由于从保险船舶溢出或排出污染物质或其威胁所致的费用或责任”而提出的任何索赔。
   联合船壳委员会(Joint Hull Committee)针对上述提及的批评的答复乃是宣告他们的意图在于签发附加条款,使得被保险人可以“买回”那些已被删除的保险。 本污染费用条款便是其产物。
   不过,该条款事实上并未恢复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及其相关格式条款中被删除的所有的保险范围:
   (1) 当保险船舶并非在租船合同下空载航行时,共同海损索赔仍然适用1994年《约克.安特卫普规则》第XI(d)项的“除外”规定。这是因为该恢复被限于根据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第XI(d)项保险除外规定(或其相关格式中的一种)可获补贴的开支项目,仅是由于第10.5.2项(或在其他格式中的相应条款)。因为当保险船舶并非在租船合同下空载航行时,第XI(d)项的“除外”规定,是一项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第10.3款的规定,它并非协会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的再现。
   (2) 在任何其他情况下,在认为应适用第10.5.2项(或其相应条款)之场合,协会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仅在共同海损已按照1994年《约克.安特卫普规则》进行理算时,才能由于包含在运输合同中具有该效果的某一条款,重新认可该不可信的补贴(revalidate the suspected allowances)如果已按照1974年《约克.安特卫普规则》或任何其他条款进行适当的理算,那么,该污染费用保险条款对船东不适用,有关该不可信的费用的任何争议,将不得不根据1995年11月1日船舶定期保险条款第10.5.2项,或适用衡平原则确定。
   C.扩展保险标的(Extensions to the subject-matter insured)
   1995年或许为平衡对该年重新颁布的不受欢迎的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的修订版,联合船壳委员会负责草拟了三个简式保险格式条款,用于贴附于基本船壳条件,旨在适当的场合,扩大保险标的。这些格式多年前在由被保险人或其经纪人提出的文本中已经可以获得。新格式为: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Institute Time Clauses Hulls-Leased Equipment Clause)
   This insurance is extended to cover loss of or damage to equipment and apparatus and owned by the Assured but installed for use on the Vessel and for which the Assured has assumed contractual liability, whether such equipment or apparatus be in the nature of aids to navigation or communication or otherwise and where such loss or damage is caused by a peril insured under this insurance, subject in all other respects to its terms, conditions and exclusions. In no event shall the liability of the Underwriters exceed the lesser of the contractual liability of the Assured for loss of or damage to such equipment or apparatus or its replacement value. All such equipment and apparatus shall be included in the insured value of the Vessel.
   本保险扩大承保不属于被保险人所有但船上安装使用且被保险人承担合同责任的设备和装置的灭失或损害,无论此种设备或装置性质上属助航或通讯或其他用途,且此种灭失或损害是因本保险承保危险引起的,并在其他各方面受本保险的条款、条件和除外责任制约。在任何情况下,保险人的责任,不超过被保险人对此种租赁设备或装置的灭失或损害或其替换价值的合同责任。所有此种设备和装置应包括在船舶保险价值内。
   应注意该重要保留:保险人的责任不超过被保险人对租赁设备或其替换价值的合同责任,两者中以较低者为准。这意味着在审核涉及租赁设备的任何索赔时,被保险人应当提交租赁合同以便查明被保险人的合同责任。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Institute Time Clauses, Hulls-Passenger Equipment Clause)
   This insurance is extended to cover bar stores, equipment for passengers amusements, other stores and supplies on board the Vessel including stocks in the Vessel’s shops, provided the same are owned by the Assured and do not exceed in value 5% of the insured value of the Vessel, subject in all other respects to the terms, conditions and exclusions of this insurance.
   本保险扩大承保酒巴储备、乘客娱乐设备、船上其他储备和供应品包括船上商店的储备物品,这些储备物品属被保险人所有且其价值不超过船舶保险价值的5%,在所有其他方面受本保险条款、条件和除外责任的制约。
   本条款旨在供客轮、游艇和乘客渡轮保险附贴使用。不过,鉴于这些运输的特殊性质,人们的确会对如今使用标准格式感到疑惑,无疑地在这些运输中的有经验的经营人如今已逐渐形成“量身定做”的自订条款?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Institute Time Clauses, Hulls-Parts Removal Clause)
   This insurance is extended to cover loss of or damage to parts removed from the Vessel whether such parts are ashore and/or under repair and /or in transit and where such loss or damage is caused by a peril insured under this insurance, subject in all other respects to its terms, conditions and exclusions. The Underwriters’ liability for such parts removed which are covered under this clause shall not exceed 5% of the insured value of the Vessel.
   本保险扩大承保从船上搬移另部件造成的损失或损害,无论此种另部件是在岸上及/或在修理之中及/或在运输途中,且此种损失或损害是由本保险某种承保危险所致。保险人对此种受本保险条款承保的另部件的责任,不得超过船舶保险价值的5%。
   如果从船上搬移另部件引起的损失或损害当时,此种另部件受或将受任何其他保险而非本条款承保,那么本保险将仅对超出此种其他保险部分负责。

[上一页][目前是第7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