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郭国汀律师专栏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60)郭国汀律师论文案析与评论
·论FOB合同下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义务
· 论海上火灾免责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无正本提单放货若干法律问题
·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起草者说开去
·集装箱保险合同争议举证责任规则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水上油污若干法律问题 郭国汀
·油污国际公约若干问题 郭国汀
·海上油污损害赔偿适用法律研究/郭国汀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处理货抵目的港后收货人不提货的措施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托运人对海运合同货损、货差没有针对承运人的诉权
·海上货运合同货差纠纷案析
·共同海损案法律分析
·货物被骗属于货物一切险承保范围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一、导论
    §591 除了源于卖方保留提单所致的种种推定之外,通常《货物买卖法》的条款,将对关于货物的所有权或风险,是在货物船上交货前或后转移的推定,起决定性的作用。因此,任何将FOB条款,解释为仅仅是价格条款,而非交付条款的企图,必定有悖于英国买卖法的一般原则。毫无疑问,任何此种论点,都是与FOB条款,这种早已在商界明确确立的象征性交货特征背道而驰的。〖法院通常将此视为不证自明的公理(judicial notice)〗而,当事各方当然得自由地通过特约,使其含义归于无效。虽然要求非常强有力的证明,才能支持对此种被普遍认为是FOB条款根本特征的背离,此种背离仍不时地在各不同的管辖领域内被强调。因此,人们建议略加考虑英国买卖法的一般原则,以便表明,它们并不适于作出取代FOB条款,准确地按照法律的解释,已被普遍接受的含义的那种解释。
    二、在船上交货分界点之前转移

    §592 前已述及,所有权的转移,依英国法取决于当事各方的意图,若没有此种明示意图,则适用《货物买卖法》第18条所含的推论。就特定货物而言,该法要求在所有权转移前,货物应处于“可交付状态”。对于未经确定的货物,或期货,进一步要求将其无条件地划拨合同项下,一般认为当货物被交付给承运人以便运送给买方时,货物便已被拨归合同项下。由于“可交付状态”的要求,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得到满足;因此把FOB合同,解释为卖方仅承担货物船上交付时止的费用,而不负责货物安全运上船的主张,一般均不能成立。质言之,货物船上交付前发生的任何灭失或损坏由买方承担的主张,几乎不可能成立,即便货物在某个更早的时刻,已被拨归合同项下亦然。1 Underwood v.Burgh Castle Brick & Cement Syn.2一案,对此点作了清晰的论证。在该案中有关一个特定的发动机是按f.o.r.(free on rail)条件交付的论点未获支持。因为,当事人并未按该条款的交付条件行事。3
    §593 Rowlatt法官在驳回就f.o.r.条件交付前,发动机在装船过程中受损而提起的价款之诉时指出:
    “该特定动产的销售是由原告交付的,但是由他们交付的事实,并非用于确定所有权是否转移的标准。该标准应是卖方在使发动机处于可交付状态时,是否对其保留了什么权利;我认为此种权利正是买方订立合同条款明确规定的……”(pp.124-125)
    上诉法院(Bankes,Scrutton 和 Atkin大法官)维持了Rowlatt法官的判决,但是,前述评论(描述可交付状态时仅提及货物的质量)遭到了批评,Bankes大法官指出:4
    “‘可交付状态’并不仅仅取决于标的物在各方面均已制造完毕……若在该发动机可以装上船舶之前,卖方不得不耗费如上诉人所付出的那么多金钱,面临那么多的麻烦的话,当然不能认为该标的物已处于可交付状态。”
    唯有在与货物移动相关的费用和不便,可以忽略不计,且明显不易划分该界线之场合,才可以恰当地说,该货物已处于可交付状态。例如:
    “一个人可以选择并同意买一顶帽子,售货员可能同意在顾客的家里交付该帽子,尽管还有交付帽子的义务,但所有权在合同订立时已经转移。”5
    因此,卖方对任何实体义务的履行,通常不仅仅是合同的附带义务,而且是合同项下所有权及风险转移的先决条件。因此,对于有关货物在实际装船前是处于“可交付状态”的主张而言,与货物运送至船边相关的责任,通常是至关重要的。6此外,由卖方承担支付将货运至FOB交接点的费用的义务,提供了一种强有力的推论,即安全运抵该地点,是合同项下货物所有权转移的一项前提条件。7
    §594 虽然在理论上,交付与确定货物所有权的转移无关:
    “在卖方同意在某一特定地点交付之场合,由于货物所有权在交付之前不发生转移,初步推定由他承担运输途中的风险。”8
    尽管《货物买卖法》强调“意图”,但在实践中,(所有权)转移的时间,通常根据具体的行为加以确定。
    但是,在大多数FOB销售情况下,货物未经确定,要求通过无条件划拨的方式加以确定。这不能排除货物处于“可交付状态”的要求〖该法第18条(5)(1)〗。因此,有关货款和货物运送及装船的责任推定,同样适用于未经确定的货物。不过,有必要通过不可撤销的方式,将货物划拨合同项下。这通常可由卖方履行其最后的义务,即将货物实际装船加以证明。因为:
    “在卖方尚有诸多事要做之情况下,将推定当事人意图直至最后一件事做完之后,才进行该项划拨。”9
    这一规则对买卖双方同样适用。在因买方安排船舶失败,导致履行不能之场合,通常不允许价款之诉(以区别于损害赔偿之诉)。同样地,在买方已预付货款,而他又寻求获取货物之情况下,它可能对买方不利。
    §595 因此,在Carlos Federspiel & Co.,S.A.v.Charles Twigg & Co.Ltd.& Anor.10案中,原告(一家哥斯达黎加公司)支付了以FOB英国港口条件,购买的85辆自行车之货款,考虑到卖方即将破产,因而申请实际履行合同但被驳回。Pearson法官认定,该自行车的所有权并未转移给买方。自行车已实际拨出,并适当包装准备出口,及已刷上买方名称的标志,且卖方已预定船舱的事实,均被认为无关紧要。因为法官特别强调:
    “……应由卖方履行的最后两项行为,即将货物运至利物浦,并将货物装至船上,未能履行。”(p.256)
    且“该类推自然导出此种规则:即在尚需采取某种行为,才能使货物处于可交付状态之场合,所有权被推定尚未转移。”11
    §596 在Pentel & Co.(London)Ltd.v.Lastextile Ltd.12案中,被告是一批托运的服装的买方,原告寻求获得一项禁令,以便禁止被告放弃对该批服装的所有权。原告宣称在审理该项申请之日,已运抵伦敦的该批服装的所有权,根据FOB Marseilles的销售合同,早已转归被告。Pennycuick法官认为,此种所有权的转移没有初步证明,因为在据案例报告中他说:
    “该合同想必本应取决于该默示条件:从法国出口该货物,应获得法国有关部门颁发的许可证,(由于)没有获得该许可证……货物的所有权从未转移。如果说货物的所有权,在订立合同时,应转归原告公司,那是十分令人怀疑的。原告并未证明货物的表面所有权状况,因此法院无权通过禁令加以干预,限制被告处分货物。”
    §597 因此,向船舶交付看来不仅仅是附属义务,而且通常也是货物所有权转移,以及(在必要时)拨归的先决条件。在缺乏特别约定之情况下,即便无须求助于FOB条款的特定含义,这些推论可能妨碍在FOB分界点之前,转移(所有权)的主张。13然而,美国法院有时判决认定,所有权在FOB分界点之前转移,14以便在买方违约导致履约不能之情况下,能够索赔价款。尽管它可能是合乎需要的,此种观点几乎未受到判例的支持,而且它所带来的问题,远多于它所解决的问题。15
    因此,为了获得此种救济,可明文规定,大意是:即便由于买方违约导致履行不能,价款应在某一确定的日期,视为到期应付。
    普通法的前述原则,并未得到普遍适用。事实上,在某些法律体制下,恰恰适用相反的规则。
    598 依德国法,例如(B.G.B.Article 447),货物灭失的风险,在内陆起运地发运之时转移,因此买方应承担货物运送至船上期间损坏或灭失的风险。结果,根据德国法,多年来FOB条款,仅是涉及价格的解释,而不影响交付方面的问题。直到1924年(R.G.Z.Volume106,pp.212 et seq.)经过商界及各商业协会长期而顽强的努力,16德国法院才开始准备承认该条款的商业含义,并按此执行,尽管该含义与他们自已的法律体系的通常推论相矛盾。如今,17正如全球公认的那样,18FOB合同的技术含义,已得到法院支持,若无明示相反约定,它对当事双方,具有完全的约束力。但是,理论上,德国法院较之其他适用普通法原则的法院,更可能易于确立在FOB分界点之前转移风险。
    §599 值得一提的是,企图协调大陆法和普通法的原则的《国际销售统一法》,以及《联合国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公约》(见前 §418),由于省略了原草案中所含的特定贸易术语的定义(诸如:FOB 和 CIF),将来还会(可想而知)出现相似的问题。如前所述,19原来未经修订的统一法,已经由1967年《国际销售统一法》并入英国法。它的适用仅限于“国际合同”,根据该法第一条只要满足下述三种情况之一即符合条件:
    (1)若货物经由一国运往另一国;或
    (2)若构成要约或承诺的行为发生于两个以上国家;或
    (3)若交货是在构成要约或承诺的行为以外的另一个国家进行,且若该法已被当事各方选作合同的法律,眼下仅适用于此种合同〖见1967年法第一条(3)〗。
    三、更迟的转移(later transfer)
    §600 在这种情况下的见解乃是:在FOB分界点以后的费用由买方承担,但是,除此以外卖方负责货物在其目的港安全交付(或在其他地方),并承担运输途中货物灭失的风险。普通法原则并不易于接受任何此种解释。若没有大意是卖方承担此种责任的明示及毫不含糊的规定,对《货物买卖法》的正常推论乃是:在卖方将货物交付给承运人,以便运送给买方时,交付便在该时该地已被履行。而当承运人是由买方指定,且运费和保险费由他支付时更是如此。不过,由于未经确定的货物无法转移所有权,且由于在提单凭卖方(或其代理人)指示,或卖方留置提单之场合适用的推论,在下述情况下,可能会出现难题:
    (1)若合同货物是散装装船,且未从同期装船运给各不同收货人的类似货物中分离出来时;及
    (2)若卖方被认定为保留了货物的所有权时。
    §601 若上述任一情况,导致在FOB分界点,货物灭失的风险,未转移给买方的结论(这并不意味着它是不可避免的结论。因为尽管res perit domino作为一项规则,风险和所有权并非不可分离),则将得出当事各方已变更FOB条款的正常和商业意义的推论,那么该合同也就不能被说成是FOB合同,取而代之它将成为一份目的地合同(a destination contract),FOB符号仅被用于规定价格。不过正如一位评论家对有关美国法院的某些判例所做的说明那样;尽管:
    “有些判例……将装船后的风险划归(卖方)这些案例仅可以卖方保留了‘绝对所有权’来解释……但令人惊奇的是,考虑到有如此众多的案件,被认为采纳了‘绝对所有权’规则的事实,这类案件却少得可怜。”20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