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郭国汀律师专栏
·正义概念的进化与发展
·人民反抗暴政的革命权利
·当代世界政治现状
·独裁专权(即威权)与独裁统治及极权暴政
·政治权力的限制与平衡原理
·政治文化与政治
·什么是政治形态
·民主法治及权力
·True meaning of the Republicanism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如何制约流氓暴君下屠杀令扑灭宪政民主大革命?
·关于成立临时或流亡政府我的原则与立场
·公平游戏规则公平竞争是第一价值原则
·中国民主运动要不要遵守公平游戏规则?
·中国民运长期四分五裂的根源何在?
·郭国汀:唯有程序正义才能根治中国民运四分五裂顽症
·民运内部必须是平等尊重基础上充分争论协商妥协式的真诚合作
·自私是否人的本性?
·暴君与暴政
·暴力革命与和平演变的前提与条件
·关于暴力革命答深山质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郭国汀
·语言风格——关于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的争论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英雄人格哲学—袁红冰《自由在落日中》读后
·划时代的政论——简评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
·为什么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是划时代的政论?
·再论政治案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严重危害性
·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政治案辩护律师的最佳策略
·驳政治肮脏论
·文字狱与极权专制体制
·暴政与人种的优劣/新南郭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
·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最暴虐无道的政府!/南郭
·郭国汀:歌功颂德或批评批判?
·判断一个政权合法性的公认标准
·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中国律师理所应当关心政治 郭国汀
·政治体制的根本问题
·中国的前途在于专制改良还是政治民主革命?
·西方现代政治民主的基本要件
·郭国汀: 政府无权杀人!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国民有权推翻暴力镇压(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的任何政府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极权
·民主政治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答尼采黄昏君的质疑/南郭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案号:(2000)沪高经终字第197号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人作为上诉人的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今天到庭陈述申辩上诉主张。我们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应以何种保险条款制约保险合同双方当事人?二是应如何解释确认“船舶碰撞”、“船舶触碰”“固定物和浮动物”的含义?经认真研究本案全部事实与证据、相关法律、法规及有关专著,我们认为本案应适用1996年《沿海、内河船舶保险条款》(下称新条款)而不应适用1988年《国内船舶保险条款》(经1993年修订,下称旧条款);即便适用旧条款,基本险中的船舶碰撞的含义,无论如何并不包括本案机器吸入的芦苇等物的事故。兹论证理由与依据如下,供合议庭合议时参考。
   一、本案应适用1996年《沿海、内河船舶保险条款》界定当事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
   1.1、 双方之间的船舶保险合同业已成立;
   1.2、 原告在一审时是以旧保单为依据起诉的,原审也是这么认定的。例如:“新保单因承保险别与原告意愿相异而被原告退还被告”。(原审判决第4页第2段第11-12行)“原告并未接受新保单”(原判决第8页倒数第7行);
   1.3、 但由于在旧保单期限内,保单中数项保证条款发生变更:诸如:被保险人、船籍港、航运范围等,因此,上诉人依据上述变更,于1996年11月21日,即被上诉人交纳第一笔保费当日(依据约定当日退还被上诉人20%的保费16000元,见二审当庭提交的徐菊萍亲笔收条),签发了新保单,并将保险险别由“国内船舶保险条款”改为“沿海、内河船舶保险一切险”。根据有关合同及法规(旧保单第14条、《海商法》第230条、《保险法》第20条),保险人有权变更保险合同的有关内容。
   1.4、 被上诉人事实上接受了新保单,其于1996年11月21日提出的“批改申请书”上填写的保单号码正是新号码:SH450B00419SQD0001;这一事实及事后只至事故发生之前,被上诉人从未对新保单提出异议的事实,足以证实,被上诉人已接受新保单;
   1.5、 至于上诉人于同日作出的批单注明保险险别:船舶险,可能有两种含义。一则注明是“船舶保险”而非货物保险;二则完全是经办人照抄“批改申请书”上的写法所致;从“批单”的内容上看,修改仅涉及受益人,并不涉及保险险别。实际上,当时双方并未意识到新旧保单条款有何实质区别,因此客观上亦无再次修改保险险别的必要。
   1.6、 因此,我们认为本案到底应适用哪种保险条款界定当事双方的权利义务,取决于对1996年11月21日上诉人之“批单”上保险险别注明为“船舶险”的认定。也即,能否视之为对新保单条款承保险别的重新修正。除非当事双方当时的真实意图就是再次修正保险险别,并明文作出修改,并无此种效果。如果被上诉人真的对保险险别有异议,其应在“批改申请书”的主文中明确提出,而上诉人则应在“批单”的正文中明确认定方为有效,本案并不存在此种情形。
   1.7、 综上,我们认为,新保单应视为因旧保单期间内发生了保证事项变更,双方协商一致后作出的合法变更。鉴于被上诉人事实上接受了新保单,且从未对新保单的保险险别提出任何异议,客观上当时双方当事人也从不认为有此种必要。因此,本案应按1996年《沿海、内河船舶保险条款》制约当事双方的权利义务。而依据该保险条款,本案机器吸入芦苇等物,不属保单承保范围,这已属双方不争之论。
   二、退一万步言,假设本案应适用旧保单所列险别,即便如此,本案因“新世纪”轮机器吸入芦苇等物所致的事故,根本不属本案保单承保范围,上诉人依保险合同不承担赔偿责任。
   原审法院实际上是对“船舶碰撞”一词进行了连续三次扩张解释后,(亦即:第一次将船舶碰撞扩张为船舶触碰;接着扩张为触碰固定物和浮动物;再扩张为将芦苇等漂浮物视同所谓法律意义上的浮动物!)作出本案新世纪轮机器因吸入芦苇等物视同船舶碰撞之认定,进而判令上诉人应对被上诉人负船舶碰撞的赔偿责任。此种认定完全超出了保险合同当事双方订立合同当时的本意,我们认为原审的此种认定无论从保险合同条款,还是从相关解释,或是从有关的保险理论与现行有效的司法解释上看,都是没有根据的,更是错误的。
   1、 从保险合同条款本身看:《国内船舶保险条款》第四条三款,涉及“碰撞”一词,而不包括“船舶触碰”;因此从文义上解释,因船舶触碰所致被保险船舶的损失,不应在保险人赔偿之列;
   2、 原审据以定案的1993年《国内船舶保险条款解释》第二章二(十二)“船舶与本身以外的固定物体和浮动物体…发生猛力的直接接触,也视为碰撞…因碰撞造成本身的损失,保险人负赔偿责任。”我们认为该解释对船舶碰撞及触碰的解释完全是错误的,对本案不具有强制适用效力。
   ① 该解释根本不具有对本案强制适用的效力。必须指出的是:中国人民银行银条法(1998)1号文对该解释的效力范围已作定论:“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国内船舶保险条款解释》只在其本公司范围内适用”。质言之,该解释对本案并不具有适用效力,因为天安保险公司并不属于人民保险公司。
   ② 该“解释”完全是错误的。无论从常识,或是制定者本意、还是逻辑上看,该解释均违背保险法基本原理。
   A、 从常识上看:原则上同一法律概念应当具有同一含义,而在同一法规或文件、合同中的同一法律概念理应具有同一含义。然而,该解释却无视保险合同第五条“碰撞责任”中已对船舶触碰作了限定性的规定的事实:也即,“被碰撞的码头、港口设备、航标、桥墩、固定建筑物”;而另行将船舶触碰概念解释为所谓“与固定物体和浮动物体猛力的直接接触”。也即毫无根据地将责任险中的船舶触碰的具体概念,置换成基本险中的抽象概念;值得提请合议庭注意的是:依保险法基本原理,基本险承保的风险范围不可能大于附加险承保的风险范围,且是可预测的,有明确范围的。原则上在基本险中的船舶触碰对象的范围,必定小于在特殊附加险中的范围。这是由财产保险的原理决定的。“财产保险的数理基础是大数法则,即把处于可能发生率等同机会的同等危险中的多数个人或单位集中起来,测出事故发生率即概率,然后根据概率计算保险费率,作为收取保险费的依据。”P463 司玉琢等《新编海商法学》1998。而旧保单第四条(三)款中的“碰撞”是基本险;第五条中的“碰撞责任”属责任险,本质上属于特别附加险;仅是为了船东投保方便而附加在保单中一并办理投保。
   B、 从制定者本意上析:“固定物和浮动物”从来就不是国内船舶保险合同中的用语。无论是1988年条款(经1993年修订),还是1996年条款对船舶触碰,均明确使用具体的概念,而从未使用诸如‘固定物和浮动物’等抽象的概念。这决不是偶然的,而是制定者有意区别于远洋船舶保险条款。这种抽象概念来源于1986年《PICC船舶保险条款》(前身为1972年和1976年条款,适用于远洋船舶)实际上中国船舶保险条款是以英国船舶保险条款为兰本,但SG船舶保险条款、1983年及1995年协会定期船舶保险条款,对于船舶触碰其基本险均使用十分有限的具体的概念,诸如:“同航空器或类似装置及从其上跌落的物体和同陆上运输工具、码头、港口设备或装置的接触”(1983协会定期船舶保险条款6.1.7款)“与陆上运输工具、码头、港口设备或设施接触”“与航空器、直升机或类似物体,或从其上坠落的物体接触”(1995协会定期船舶保险条款(6.1.6与6.2.5款)根本未使用“固定物和浮动物”等抽象概念。仅是在船舶保陪保险,也即附加特殊责任险中才用Damage to fixed and floating objects(触碰固定物体和浮动物体的损害赔偿)〖见《 P & I CLUBS LAW AND PRACTICE》 BY Steven J.Haxelwood LLP 1994.〗保赔保险正是一种典型的特殊附加险,其承保范围远较一般基本险范围广,凡是一般商业保险公司不保的危险,几乎均在其承保之列。但其保险费率却是浮动的。中国人民保险公司的上述解释却恰恰相反,在基本险中用抽象概念,而在特殊附加险中用具体概念,这无论如何不可能是制定者的本意。
   C、 从逻辑上看:固定物和浮动物有特定的含义。即便使用了“任何”固定物、浮动物这种强烈的字眼,实践证明其并非可以无限任意扩张、包罗万象。这是由保险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决定的。保险范围与保险费率成正本,任何保险都是有一定范围的,而决不可能是无限范围的。船舶保险历来是列明风险。保险人仅对保险范围内被保险标的的灭失或损坏负责赔偿。即便该解释可以适用,即使该解释正确无误,它也仅用了“固定物和浮动物”而未加上“任何”两字。况且旧保单第八条(七)款明确规定那怕船舶触碰“木船、水泥船的锚及锚链(缆)或子船的单独损失”亦属除外责任。因此可以肯定固定物体和浮动物体在本案中有特定含义,根据保单用语应按其上下文确定其含义的原则、保单用语应按其表面意义解释的原则及保单用语应按合理解释的原则,其范围肯定比远洋船舶保险条款所述之“任何固定物体和浮动物体”要小得多,因为旧保单中并未使用“任何”这种十分强烈的字眼;理应依据同一保单条款第五条之“码头、港口设备、航标、桥墩、固定建筑物”。限定所谓“固定物和浮动物”的范围,才合乎逻辑。
   3、 从理论上看:归纳数十位国内著名海商法及保险法学者们的论点,例如:司玉琢等《新编海商法学》1991年版P456-457;1995年版P464;1998年版P512;赵劲松等之《船舶碰撞原理》1998 P3;张湘兰《海上保险法》1996 P70;汪鹏南《海上保险法》1996 P318;汪淮江《海上保险法律与实务》1997 P73-74;赵德铭《国际海事法学》1999 P681;吴焕宁《海商法学》1988 P277;沈木珠《海商法比较研究》1998 P400等等。构成船舶触碰的物体是有限的也是有特定范围的:固定物、浮动物及其他物体的抽象概念,历来仅适用于远洋船舶(且用于基本险恐怕也是错误的);国内船舶保险历来仅涉及具体的物体;而固定物及浮动物是指:码头、固定设施、固定钻井平台、岸壁、栈桥、桥梁、桥墩、船坞、岸吊、船道中的闸门、锚链、井架、堤坝、航标、浮吊、浮筒、灯浮标、座标;障碍物包括:沉船、浮冰、礁石、空中飞行物。因此所谓“固定物和浮动物”决非包罗万象的概念。
   4、 从渊源上分析:英国协会船舶保险条款的前身SG格式船舶保险条款仅负责船舶之间的碰撞,不负责船舶碰撞固定物体或浮动物体的责任〖见沈木珠《海商法比较研究》1998 P406〗;1983年协会船舶保险条款,于1995年被修订,均不承保被保险船舶触碰固定物体或浮动物体而产生的责任,但对被保险船舶与航空器或类似装置及从上跌落的物体和与陆上运输工具、码头、港口设备或装置接触造成的损害负赔偿之责。船舶与“固定物和浮动物”触碰对第三人产生的责任,由英国船东保赔协会承保;其责任险的范围同样是有限的:the collision liability included in club cover is liability in respect of damage to any harbour, dock, pier, jetty, structure, buoy, submarine or cable, fixed or moveable object, including land or property thereon not being a ship ,boat or craft.(保赔协会承保的船舶触碰责任包括,与任何下述物体触碰造成的损害赔偿责任:港口、船坞、港池、码头、突堤、栈桥、防波堤、突码头、导流堤、结构、构造、浮标、浮筒、浮子、潜水艇、或其他锚链、海底电缆、固定的或可移动的物体,包括不属于船舶、小艇、小船、浮动工具的土地或财产。P180 该书还提及:(owner of a dock , dock walls, gates, piers, wharves, landing stages, pontoons, moorings, jetties, 船坞、坞壁、船坞闸、顺岸码头、趸船、浮码头、浮筒、浮桥、浮箱、浮桥舟、系泊设施的所有人)〖《P & I CLUBS LAW AND PRACTICE》1994 LLP。P180〗由此可见,从“固定物体和浮动物体”的源头,亦明显可见:此概念是船舶保赔险船舶触碰责任险的专属概念,此概念并非包罗万象的无限概念,它们是指人为设置的或人为构造的物体。根本不包括无主的自然的漂浮物,至于冰山、沉船属于障碍物的范筹。(obstructions such as ice or wreck.障碍物诸如:冰山或沉船〖见《ARNOULD’S LAW OF MARINE INSURANCE & AVERAGE》STEVENS & SONS 1981 P662〗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