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 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网友评论
·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 中国律师!
***(23)《郭国汀自传》郭国汀著
·《郭国汀自传》第一章:阴错际差(1)
·《郭国汀自传》第二章:灭顶之灾
·《郭国汀自传》第三章:奋力拚搏
·《郭国汀自传》第四章:东山再起
·《郭国汀自传》第五章:山重水复
·《郭国汀自传》第六章:永恒的中国心
·郭国汀致海内外全体中国网民的公开函
·极好之网站-天易综合网
·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易道天成
·南郭不与匿名者论战的声明
·请广西网友立即转告陈西上诉
·就朱镕基与法轮功答疑似五毛党徒古镜质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郭国汀
   一、 案情:
   1996年9月13日山东省烟台海运总公司(投保人与被保险人)与天安保险公司,通过传真相互传递了投保单和保险单.载明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均为烟台公司;保险险别为:国内船舶险;保险金额:26000000元;保险费:156000元;航行范围:烟台;船籍港:烟台;保险期限:12个月自1996年9月14日零点至1997年9月13日24点;9月16日天安公司另作批单;

   1996年11月1日,天安公司根据原告(上海金马海船务公司)的申请,另行出具了一份新保单,除了保险金额/保险费不变之外,被保险人改为原告;船籍港改为上海;航行范围变为上海—舟山、普陀山;保险期限改为12个月从1996年11月1日零时起至1997年10月31日24时止;承保险别改为“沿海、内何船舶保险一切险”;
   96年11月21日,原告申请批改将第一受益人改为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石化支行,其注明的保单号为新保单号,但保险险别注为:“船舶”;同日天安保险签发批单,同意该申请,在保险险别一栏也注明;船舶险;
   97年2月13日该轮在航途中因吸入漂浮物(芦苇、竹杆、绳索)致机舱右喷水叶轮内绞入漂浮物;导致右主机第三缸B排组活塞咬缸、活塞头与活塞裙的连接螺栓拉断,使连杆伸出缸套,撞击机架和油底壳、洞穿机架、油底壳及滑油冷却器、使曲轴变形、连杆断裂、缸套及A排活塞、缺套连杆损坏。其起因是由于主机负荷突然增加致使B3活塞咬死,拉断。(原告在二审中主张损失是由于爆炸所致)。
   二、 判决情况:
   一审判决认定:鉴于目前尚无法证实国内船舶保险条款明确将本案中“新世纪”轮发生的事故排除在碰撞之外,故根据《保险法》第30条的规定,在双方对保险合同条款产生争议时,应作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被告应当依约就“新世纪”轮遭受的保险责任事故向原告作出相应的赔偿。也即原审将芦苇等漂浮物视同浮动物;将机器吸入该芦苇的事故视同船舶触碰;进而视为船舶碰撞,实际上对保险条款作了连续三次扩张解释后判决保险人赔偿原告人民币300万元。 经二审法院主持调解,最后以当事双方各承担50%损失结案。 本案虽已结案,但案中争议问题涉及船舶保险的重大争议问题因而颇值深入探讨。
   三、 本案争议问题
   1、 应以何种保险条款制约保险合同当事双方?
   2、 应如何解释确定“船舶碰撞”、“船舶触碰”、“固定物和浮动物”的法律含义?
   3、 事故原因属机损还是爆炸?
   四、 评析
   第一项争议涉及新旧保险条款的适用问题,普遍意义不大;第3项争议则是事实和证据问题。本文着重分析第2项争议因其对海上保险实务有着重大意义。
   1988年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制定的《国内船舶保险条款》第四条规定保险船舶由于碰撞造成的全部或部分损失保险人负责赔偿责任。但该条未规定触碰更未明确触碰的对象。第五条之碰撞责任明确规定被碰撞的码头、港口设备、航标、桥墩、固定建筑物遭受的损失,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所负的赔偿责任,由保险人负责赔偿。该款实际上将触碰的具体对象明确限定为上述五项。若仅依据上述保险条款,本案因发动机吸入芦苇所致损失无论如何不可能被解释为船舶碰撞。
   但由于中国人民保险公司1993颁布的《国内船舶保险条款解释》第二条(十二)将碰撞解释为:船舶与本身以外的固定物体和浮动物体或与他船的锚及锚链发生猛力的直接接触,也视为碰撞。该解释不仅将船舶碰撞扩大解释包括船舶触碰,而且进一步将保险合同条款中本来不存在的固定物和浮动物加入该解释。由此引发了本案的诉讼,同时由于1986年《PICC船舶保险条款》第一条(一)2、“碰撞、触碰任何固定或浮动物体或其他物体”。(二)1之“碰撞责任 本保险负责因被保险船舶与其他船舶碰撞或触碰任何固定的、浮动的物体或其他物体而引起被保险人应负的法律赔偿责任。因此可以预见如果不对此问题加以明确规定、解释,将来保险人很可能面临巨大风险却并不能据此收取应得之附加保险费。
   我们认为上述解释无论从合同解释的一般原则、或是保险条款制定者本意、还是逻辑及其历史渊源上看,均违背保险法基本原理,因而是不能令人信服的。
   从合同解释的一般原则上看:原则上同一法律概念无论是在同一文件中还是在不同的文件中均应当具有同一含义,而在同一法规、文件或合同中的同一法律概念理应具有同一含义。 然而,上术述人保的解释却无视保险合同第五条“碰撞责任”中,已对船舶触碰作了限定性的规定的事实(即“被碰撞的码头、港口设备、航标、桥墩、固定建筑物”);另行将船舶触碰解释为所谓“与固定物体和浮动物体猛力的直接接触”。毫无根据地将适用于远洋船舶保险合同中的抽象概念,取代同一保险条款中的具体概念。造成了在同一保险条款中,基本险的承保范围远比责任险中的范围广泛的怪事。且同属触碰,在同一保险条款中却有两种范围完全不同的结果。然而,依保险法基本原理,基本险承保的风险范围不可能大于附加责任险承保的风险范围;而且基本险的风险范围原则上应是可预测的,有明确范围的。因此在基本险中的船舶触碰风险范围,应当小于在附加责任险中的范围。因为前者的保险费率是固定的,后者则是浮动的。本案保单第四条之“碰撞”是基本险;第五条中的“碰撞责任”属责任险,性质上属于特别险加险。因此依照上述解释的结果恰恰相反。
   从该保险合同制定者本意上析:“固定物和浮动物”从来就不是国内船舶保险合同中的用语。无论是1988年条款(经1993年重新颁布),还是1996年条款,对船舶触碰,均明确使用具体的概念。这决不是偶然的,而是制定者有意区别于远洋船舶保险条款。
   固定物和浮动物这种抽象概念来源于1986年《PICC船舶保险条款》(前身为1972年和1976年条款,适用于涉外船舶保险)。实际上中国船舶保险条款是以英国船舶保险条款为兰本,但英国有200年历史的S.G保险条款(1983年废除使用)仅负责船舶之间的碰撞,不负责船舶碰撞固定物体或浮动物体的责任, 1983年及1995年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对于船舶触碰均使用十分有限的具体概念,诸如:“同航空器或类似装置及从其上跌落的物体和同陆上运输工具、码头、港口设备或装置的接触”; “与陆上运输工具、码头、港口设备或设施接触”; “与航空器、直升机或类似物体,或从其上坠落的物体接触”。 换言之,英国船舶保险合同的基本险中从未使用过“固定物和浮动物”术语。即使其责任险中有关船舶触碰使用的也是十分有限的具体概念。
   固定物和浮动物的术语仅在船舶保赔保险的责任险中使用。英文原文为“fixed and floating objects”(固定物体和浮动物体)。值得一提的是,该术语在船舶保赔保险中也未使用“all or any”(所有的或任何)这种十分强烈的字眼。它被用于责任险,而不用于基本险。且被保险人必须按照保险人的要求支付额外的保险费,才能保险。 保赔保险正是一种典型的特殊附加险,其承保范围包罗万象,几乎一般商业保险公司不保的风险,都可以在保赔保险中得以承保。不过,被保险人必须支付附加保险费,而且其保险费率是浮动的。要根据年度出险情况每年进行调整。这是因为此种抽象概念的范围远比具体概念大得多,保险人承担的风险也大得多。然而,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对船舶触碰的解释却恰恰相反,在基本险中用抽象概念,而在责任险中使用具体概念,这无论如何不应是制定者的本意。
   从逻辑及其历史渊源上看,固定物和浮动物必定有特定的含义。即便使用了“任何”固定物、浮动物这种强烈的字眼,实践证明其并非可以无限任意扩张,当然也不是包罗万象的概念。这是由保险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决定的。保险范围与保险费率成正比,任何保险都是有一定范围的,而决不可能是无限范围的。船舶保险历来是列明风险,保险人仅对保险范围内被保险标的物的灭失或损坏负赔偿之责,事实上同一保险单条款还规定,那怕船舶触碰“木船、水泥船的锚及锚链(缆)或子船的单独损失”亦属除外责任。因此可以肯定,假如可以使用固定物和浮动物,它们也必定有特定的法律含义。根据保险单用语应按其上下文确定其含义的原则、保险单用语应按其表面意义解释的原则,及保险单用语应按合理解释的原则,其范围肯定比远洋船舶保险合同条款所规定之“任何固定物体和浮动物物体及其他物体”要小得多;本案理应依据同一保险单条款第五条之“码头、港口设备、航标、桥墩、固定建筑物”,限定所谓固定物和浮动物的范围,才合乎逻辑。
   事实上,固定物和浮动物是船东保赔协会保赔保险责任险的专属用语。其承保的是因船舶触碰固定物和浮动物对第三者产生的责任。其责任险的范围同样是十分有限的包括:“与任何下述物体触碰造成的损害赔偿责任:港口、船坞、港池、码头、突堤、栈桥、防波堤、导流堤、结构、构造、浮标、浮筒、浮子、潜水艇、或其他锚链、海底电缆、固定的或可移动的物体,包括不属于船舶、小艇、小船、浮动工具的财产”。 因此,从该术语的源头亦明显可见此抽象概念是船舶保赔保险船舶触碰责任险的专属用语;此概念并非包罗万象的无限概念,它们专指人为设置的或人为构造的物体。根本不包括无主的自然漂浮物。至于冰山、沉船则属于障碍物的范筹。英国海上保险法大师Arnould 指出:障碍物诸如:冰山或沉船(obstructions such as ice or wreck.) 。
   最高人民法院对何谓固定物、浮动物已有定论:“船舶触碰,是指船舶与设施或者障碍物发生接触并造成财产损害的事故。”而“设施是指人为设置的固定或者可移动的构造物,包括平台、浮鼓、码头、堤坝、桥梁、敷设或者架设的电缆、管道等”。 值得一提的是,最高法院的该定义,与上述提及的国内学者们的定义相似,与英国船东保赔协会的定义亦类似。海上船舶保险合同中所指的固定物和浮动物限定于人为构造物或人为设置物。船舶与渔网的触碰不属于船舶碰撞已属公论, 但有学者曾认为“浮动物包括渔网” 。但此种观点明显与英国船东保赔协会的定义不符,也与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相背。不过,作者似乎已改变此种主张。13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我国船舶保险条款在基本险中使用固定物和浮动物术语,很可能是一种历史误会。创设该术语的英国保险界在其船舶保险合同的基本险中从未使用过该术语,原因在于此种抽象概念使得保险人承保的风险大为增加,被保险人必须交纳附加保险费才能办理该保险。且此种附加保险费本质上是一种浮动保险费。英国保险界的这种做法并非凭空想象出来的,而是数百年丰富的海上保险实践经验的总结。该术语是船东互保协会保赔保险附加责任险中的专属用语。原则上任何风险都可以保险,但一切取决于支付的对价是否公平合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