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郭国汀律师专栏
·美国顶级地震专家称四川地震有可能未能被预测到
·谁之罪?
·中共专制暴政的罪孽学校跨塌致数千名学生死灭最新统计
·一篇被全球英文博客转载最多的四川地震实况报导
·郭国汀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我愿意收养一个为救人而牺牲的教师或母亲的遗孤
·中国人持继追问为何众多学校震成碎片废墟? 被全球英文网站转载最多的地震专文
***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
·朗保罗--美国2008年大选最雄劲的黑马
·美国大选最新民意进展分析——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之二
·美国2008年大选程序正义与演讲精华
·欧巴马的通往白宫之旅
·前国务卿鮑威尔支持欧巴马
·麦肯总统候选人的基本政策主张
***(42)中国民主运动研究
· 自由宪政民主运动与中共暴政的决战主战场何在?
·国人应当认清中共政权的极权专制流氓犯罪本质
·真正觉醒后英勇的你我他才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基本力量
·是谁制造了大陆中国的“暴戾之气的泛滥”?
·我为何对中共极权暴政及胡锦涛没有仇恨维有鄙视?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我所了解的政治新星曾节明
· 南郭点评陈子明社会运动与政治演练
· 序《我的两个中国 --一个六四天安门学生反革命的实录》
·时代的最强音:“六四”屠城二十一周年口号
· 警惕共匪假冒民运人士故意毁损民运声誉—答人民思想家
·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退出自由中国论坛的公开声明
·陈尔晋与张国堂之争的性质
·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中国民运战略研究
·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
·郭国汀加入民主中国阵线的公开声明
·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论公推自荐公选民运政治精神领袖的紧迫性
·中国民主运动领袖论?答方文武先生
·关于筹建过渡政府与公选民运领袖问题的讨论
·关于民运领袖过渡政府与程序正义的争论
·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中国民主运动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精神领袖?
·谁是中国民主运动政治精神领袖的最佳人选?
·谁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最害怕的劲敌?
·郭国汀:汪兆钧信是中共内部爆炸的一颗原子弹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修正)
·相会伟大的刘文辉烈士英魂
·敬请胡锦涛先生立即制止下属恶意疯狂攻击南郭之电脑
·"六四领袖去死吧!"及 " 逢共必反、逢华必反"?!
·草根吾友欲往何处去?
·真实的陈泱潮故事
·陈泱潮自传之二
·强烈推荐国人必读之最佳政论文
·答小溪先生质疑
·驳斥草虾兼与草根商榷!
·伟大的中国文化复兴宣言 郭国汀
·关于宣讲人权公约基金申请推荐函
·必须立即终止反动透顶的行政官员任命制
·自由中国论坛的不锈钢老鼠到底是什么角色?
·关注李宇宙的命运
***(43)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理论与实践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民主革命论 陈泱潮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郭国汀
·枭雄黑道乱世的一百年!郭国汀
·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
·陈泱潮评胡锦涛
·陈泱潮论江泽民
·我为什么特别推崇陈泱潮先生的思想理论?
·天才论/郭国汀
·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
·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郭国汀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简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
·陈泱潮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新南郭点评
·论高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中国何往?——政治思想论战书 /新南郭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郭国汀
·陈泱潮妙评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 郭国汀
·陈泱潮精评毛泽东 郭国汀
·论共产党官僚垄断特权阶级 郭国汀
·共产党官员为什么普遍腐化堕落?郭国汀
·“三个代表”是个什么玩意? 郭国汀
·对抗性的社会基本矛盾 郭国汀
·为何中共官员多具有奴隶主和奴仆的双重人格? 郭国汀
·共产专制特权等级制 郭国汀
·人民“公仆”是如何变成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老爷的? 郭国汀
·神化首要分子神化党与邪教 郭国汀
·宗教政治与人权灵本主义 郭国汀
·陈尔晋论今日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及前途与命运
·陈泱潮先生在当代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 作者:曾节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案号:(1999)津海法商字第384号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经诸位法官阁下先后四次开庭审理已近尾声。我们于2000年1月26日和6月2日分别提交了代理词和补充代理词,较详细地论证了我方的主张。贵合议庭后又分别于2001年7月25和11月15日开庭对证据、证人进行质证。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二:一是“安泰”轮沉船全损是否属于保险单承保的危险?二是被保险人是否已尽谨慎处理之义务?兹归纳本案基本事实,双方主张及原告方的主张和证据如下,供诸位法官阁下判决时参考:
   一、 本案基本事实
   为便于合议庭全面了争案情,兹归纳本案基本案情如下:
   1997年3月5日,被告签发第SHH970026号船舶保险单(证据1),约定按中国人民保险公司1986年1月1日之船舶保险条款承保原告所属之在伯利兹注册登记的“安泰”轮。保险金额为70万美元;保险期限自1997年3月4日0点至1998年3月3日24时止。原告及时交纳了全部保险费。
   “安泰”轮于1997年10月15日至10月21日,在天津港装货8485吨,其中第2、3号舱装满(证据9(1)),10月25日在连云港续装4713吨货物(证据9(2)),原告于1997年11月29日取得天津港之积载图(证据9(3))。
   船舶开航后因于10月 30至31日在淅江中部遇大风,于31日20点进入淅江沈家门岛附近避风并对副机进行了修理(证据21、22、23),11月8日起锚续航,途经台湾海峡时,又遇几天风浪(8-9级)于11月18日0920安抵马来西亚巴生港,1700开卸,经连续五天卸第2、3、4舱的货物,导致第2、3号舱几乎卸空(被告证据6),但第1、5号舱的货物几乎未卸,造成艏艉重中间轻的局面。与此同时船长却下令在艏尖舱和艉尖舱加入淡水350吨(证据11、12)最终于11月23日22.30时,造成船舶中拱断裂沉没。
   此外,原告为了使“安泰”轮加入“大洋保赔协会”,自1997年2月4日至3月20日,委托“东海船舶修造厂”对该轮时行了45天的大修。“大洋保赔协会”指定“上海双希海事发展有限公司”对该轮的入会进行了严格的检验,该公司于同年3月底提出了一份详细的检验报告,对其中43个项目提出了保留意见。据此,原告针对该保留又于1997年3月25日至29日,委托“大连七六0修船厂”对该轮进行了再次修理。保赔协会则指定“三杰海事咨询(大连)公司”对“安泰”轮进行了追踪调查。该公司于同年4月5日出具了调查报告(证据13)。保赔协会收到该调查报告后,于1997年6月5日正式确认了“安泰”轮的入会资格(证据14)。1997年9月底,应伯利兹船检部门的要求(证据24),“安泰”又特意在“青岛灵山船厂”进行了年检检修(证据15),该轮于1997年10月9日通过了伯利兹船检部门的年检(证据5(5)(6)(7))。
   二、 原被告双方争议焦点:
   “安泰”轮中拱沉船是否属于本案保险单承保范围?如果属于保险范围,原告是否已完成证明沉船是该保险单列明风险所致的举证责任?原告是否已尽谨慎处理之义务?
   原告主张:本案“安泰”轮中拱沉船事故的近因是因船长、船员卸货过失和船壳潜在缺陷所致,属于保险单承保范围,原告已完成应负的举证责任。原告已尽谨慎处理之责。
    被告辩称:本案沉船是因为船舶开航时不适航所致,原告未充分举证证明该轮沉船是因船长、船员过失或船壳潜在缺陷所致,未完成证明沉船属保险单列明风险的举证责任,原告未克尽职责。
   三、原告已全面完整地履行了作为被保险人的合同义务;沉船的原因是由于船长、船员在卸货过程中疏忽过失及船壳潜在缺陷所致,属于保险单承保范围;原告已充分举证证明本案沉船事故的近因,已完成法定举证责任;原告已尽谨慎处理之义务。
   (一) 原告已全面完整地履行了作为被保险人的合同义务
   1、原告及时交纳了保险费。
   2、原告配备了适任合格的船长、船员(证据6、7、8)。
   3、原告投入营运的船舶适航并对船舶进行了谨慎合理的检修(证据16),通过了加入保赔协会的严格检验(证据13、14),并于事故发生前40余日通过了年检(证据5、15)。
   (二)沉船的原因是由于船长、船员在卸货过程中的疏忽过失及船壳存在潜在缺陷,属于保险单承保范围。
   1、本案船舶中拱沉船的近因有二:一是船长、船员在卸货过程中的疏忽过失;二是船壳存在潜在缺陷。
   2、船舶中拱沉船的原因一般与装、卸货及调整压载水不当有关,往往是由于装货/压载时或卸货/压载时不平衡所致(证据20、26、27、28、30)。
   3、为避免中拱或中垂危险,合理确定货物装卸顺序和压载水的排放方案至关重要。为确保船舶不因不正确的装载损害,必须在装、卸及在途中的每个阶段进行计算;直到所有各舱货均已卸完一半以前,不卸空任何货舱;压载水应当在已卸货25%时开始加水;依“适航平衡原理,船方可将下一港应卸之货提前在前面的港口卸岸,适航平衡不仅涉及船舶开航时龙骨间的平衡,而且采取此种措施是为使船舶能够应付续航至下一港口所遇海上危险所必须的。(参见《船舶货运》1998 沈玉如主编、第182页;《Bulk Carrier Practice》1993 By Captain J Isbester 第103、107、114、115、119、127、191、295页;《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1996 By Stewart C.Body 第90节;及《租船运输实务与法律》 1999 郭萍著、第33-34页)。
   4、充分的证据表明在巴生港卸货时,船长未进行必要的卸货及压载水排放计算,也未向装卸工提供完整的卸货计划。连续五天的卸货集中于第2、3、4号舱,其中第3号舱仅余197吨货,造成3号舱占航次货重比例仅2.5%,而1号舱占21.4%,5号舱占24%(被告证据6及证据28)。
   5、船长在此种情况下疏忽过失地下令在艏、艉尖舱加淡水350吨加剧了此种不平衡,造成在“卸货后出事前各舱货物重量的配置严重不合理。”(证据28)而“船体结构所受的负荷会使船体受到弯矩和剪力的作用(其中弯矩的最大值在船中附近,剪力的最大值在距船体首尾1/4船长附近)这是使船体发生纵向变形或损坏的原因。”(证据28)
   6、“安泰”轮是一艘有25年船龄的老船,在1997年期间,为加入保赔协会及年检共进行过三次较大规模的检修,均未发现船体有任何缺陷。然而,该轮却在巴生港卸货过程中发生中拱断裂事件,这一事实本身说明该轮船体确实存在缺陷。而通过正常检验无法发现的缺陷,当然是“潜在缺陷”。专家证言亦证实了此点(证据28)。
   (三)本案沉船货损属于保险单承保范围
   双方约定的保险条款规定:本保险还承保由于下列原因所造成的被保险船舶的全损:船壳的潜在缺陷;船长、船员和引水员、修船人员及租船人的疏忽行为。
   (四)原告已充分举证证明本案“安泰”轮沉船事件的近因是由于船壳可能存在的潜在缺陷和船长、船员在卸货过程中的疏忽过失所致。
    1、船长、船员在巴生港卸货过程中卸货顺序不当。船长未充分考虑到在装货时将第一卸港的货物集中装载于第2、3号舱的存在隐患,未采取“适航平衡”等有效措施,是导致“安泰”轮不幸中拱沉船的主要原因(被告证据6、证据10)。
   2、船长下令在艏艉尖舱加350吨淡水加剧了弯距剪力的作用。(证据11、12)。
   3、船舶货运技术专家沈玉如教授就本案出具的“关于‘安泰’轮断沉事故的咨询分析报告”,对于沉船原因提供了令人信服的理论依据:“安泰”轮的断裂沉没与货物配置不当有关,即中途港货物过于集中在中部货舱,这种情况就必须要求船长在卸货时予以充分注意。亦即,在卸货时应作相应调整,先卸首、尾舱部分货物(即倒舱)后卸中部。即采取“适航平衡”法安排卸货顺序,进行倒舱。如果采取这些有效的措施,是可以避免这次沉船事故发生的。但船长却连续三天在2、3、4号舱卸货,且在首、尾尖舱又增加淡水350吨,而第3号舱仅剩197吨货物;导致在船舶出事前,船上载荷的配置呈严重的中部轻,首尾重的状态,产生过大的中拱弯距,致使船体结构无法承受,而在弯距最大的船中附近发生断裂……“安泰”断裂沉没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货物卸载不当。”(证据28)
    4.上海大洋公估行有限公司应贵院委托出具的鉴定结论“第2001-059号公估报告书”,则从物理本质上着眼进一步客观、真实、科学地论证了“安泰”沉船的原因:出事故时的工况其最大弯距是满载出港工况的3.614倍。出事故工况的最大应力为181.92N/mm2超出船级社对普通钢制造的船体总纵强度的许用应力175N/mm2。“安泰”轮断船的主要原因是不适当地卸货和在艏艉尖舱加水的操作造成静水弯距大大超过允许范围。说明“安泰”轮在马来西亚巴生港沉没是因为不适当的卸货使中间浮力最大处重力大大减小,而在浮力相对较小处又因艏、艉尖舱还加水,使重力大大增加,最终造成静水弯距异常地大,“安泰”轮无法承受这么大弯距而断裂。”(证据29(1)(2)(3)、30)
   上述被告提供的巴生港卸货原始记录、船员在艏艉尖舱加淡水的原始传真,专家证言及鉴定结论已经充分证实本案“安泰”轮中拱沉船的原因。原告已经完成应尽的举证责任。
   (五)原告已尽谨慎处理之义务。
   被告辩称:即使原告已证明“安泰”轮沉船原因属于保险单承保范围,但原告未克尽职责,因为原告对船舶的积载状况、卸载状况、向艏尖舱加淡水的情况都是知情的。而保险条款规定:“但此种损失原因应不是由于被保险人、船东或管理人未克尽职责所致的”。
   首先此处的“克尽职责”在法学翻译界已经公认属于对due diligence的误译,正确的译法是“谨慎处理”。
   其次保险条款明确规定:“不是由于被保险人、船东或管理人未克尽职责所致的”。此处的规定并不扩展到“被保险人、船东或管理人”的代理人或雇员。而船长、船员显然不等于“被保险人、船东或管理人”,他们仅是其代理人或雇员。该但书的正确解释只能是上述被保险人、船东或管理人本人未克尽职责(应为未谨慎处理)造成的船壳潜在缺陷或船长、船员的疏忽行为。
   再次,如前所述,原告在整个营运过程中已尽谨慎处理之义务,至于积载、卸载、加水、压载完全属于船长日常营运全权处理的事务。船东无需也不可能事无巨细都得过问,船东只需委派适任合格的船长、船员也就已尽谨慎处理之义务。
   至于被告抗辩认为原告必须充分举证(近似于百分之百证明),才算完成举证责任的说法,对于民事举证责任而言,既无任何法律依据,更与国际惯例相悖。只有刑事举证责任才应当符合被告主张的充分举证标准。而民事举证则仅需有明显优势便足够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