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读实秋有感.
·郭国汀:理想.
·郭国汀:律师.
·郭国汀:作文.
·郭国汀:坚韧不拔
·郭国汀:兴趣.
·信函/南郭
·日记与书信/南郭
·性格/南郭
·天才,蠢才,笨蛋/南郭
·陈良宇是中共残酷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郭国汀 国人民族主义乃中共误导所致
·人民公社万岁?!--《辉煌的幻灭》读后感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
·谁杀死了中国伟大的诗人杨春光?
·忆对我前半生影响至深的三位老师
·A Letter to a Chinese
·不敢讲真话的民族注定是受奴役遭天谴的软骨头的劣等种族
·This is no time to kowtow to China
·南郭初步定论宣昶玮
·自封上帝皇帝圣人者:狂妄无知之徒?!
·南郭点评宣昶玮自封紫薇圣人
·南郭点评张千帆教授论宪政
·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
***(55)郭国汀律师专访
·世纪回眸(69)-专访郭国汀之一
·世纪回眸(70)-专访郭国汀律师之二
·郭国汀谈郭飞雄、力虹、陈树庆遭被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郭国汀律师答亚洲周刊纪硕鸣采访实录
·希望之声专访:声援高智晟同时也是在为自己
·胡平章天亮郭国汀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 中共是最大的犯罪利益集团
·中共已是末日黄昏----郭国汀声援杨在新律师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用法律手段揪出幕后凶手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到人权律师的转变
·专访郭国汀:为女儿打破沉默
·郭国汀谴责中共对他全家迫害恐吓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人权律师郭国汀在加拿大谈六四
·加拿大华人举办烛光悼念纪念六四-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称退党运动具有重大意义 
·采访郭国汀律师:被逼离婚 战斗到底
·华盛顿邮报报导高智晟律师事件
·[专访]郭国汀律师:从刘金宝案谈开去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和盛雪
·大纪元专访郭国汀 中共垮台是必然的
·郭国汀谈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
·中共的末日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专访】郑恩宠律师郭国汀谈郑案内情
·【专访】辩护律师郭国汀谈清水君案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郭国汀触怒司法当局:中国律师维护社会正义风险大
·US lawmakers ask Beijing to reinstate law firm of rights activist
***国际透视
·北朝鲜疯狂发展核武器为哪般?
·中国强劳产品出口的罪孽
·郭国汀 中国人民的真正朋友加拿大总理斯蒂芬 哈柏
·只有抛弃马列毛实现法治自由民主21世纪才有可能属于中国
·华盛顿邮报详细报导陈光诚案判决情况
·中国是国际网络表达自由的头号敌人
·华盛顿邮报陈光诚案庭审报导Chinese Rights Activist Stands Trial After Police Detain Defense Team
·新闻检查最严厉的十个国家胡锦涛称要向北朝鲜和古巴学习政治!
·国际人权观察就赵长青狱中受虐致胡温公开函
·中国驻美使馆拒收立即释放师涛的国际呼吁书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哀悼吴湘湖记者
·BBC 英语新闻报导《冰点》被封事件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关注声援杨天水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谴责中共迫害记者李长青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杨天水
·CPJ URGER MR.HU RELEASE JOURNALISTS IN CHINA
·Overcoming Violence Abroad and at Home
·Lawyers Sentence Tests IOCs Ability to Enforce Olympic Promises
·Free China Rally in Canberra,
·Open Letter to President Hu Jintao and Prime Minister Wen Jiabao from the Coali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China (CIPFG)
·非洲的复兴(African Renaissance)
***(56)大学日记
·错误是我犯的,但数十年后亲自纠错我还不伟大吗?!
·郭国汀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质疑
·国家是民族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而非阶级斗争的产物/郭国汀
·阶级斗争的思考/郭国汀
·论干部制度/郭国汀
·无产阶级领袖有感/郭国汀
·学习与开放/郭国汀
·如何理解劳动?──有感于中国1956─1959年之“三大改造/郭国汀”
·时空畅想/郭国汀
·文革教训原因考/郭国汀
·对物质的思考/郭国汀
·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郭国汀
·内因与外因关系的沉思
·外因是决定事物运动变化发展的根本原因
·开放党禁与多党联合政治
·论质、量互变关系
·如何理解劳动?——有感于中国1956—1959年之“三大改造”
·人类与自然环境
·共产主义是违背自然规律的妄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案号:(98)闽经终字第364号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律师经认真研究全案的事实和证据、查阅大量的法规、判例和专著,就本案争议的问题得出的结论乃是:
   1、上诉人是在得到了被上诉人“若为期租,不必另行办理申请批注”的明确咨询意见之后,才将“建达”期租给第三方的。
   2、保险条款第17条实质上属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
   3、保险条款第17条之“船舶…出租”应解释为光租,而不应解释为包括期租或航租。
   4、退一万步言,即便保险条款第17条明文规定“期租或航租”,依法不构成保险合同中的保证条款。
   5、“建达”轮沉船原因是因为保单第一条第一款、第五款规定的原因所致,被上诉人应依法履行赔偿义务。
   6、被上诉人迄今未拒绝接受委付,依法应视为默示接受委付。
   兹论证如下:
   一、上诉人曾电话咨询过被上诉人的经办人魏宁并得到了“若为期租,不必另行办理申请批注”的明确答复后,才将“建达”轮期租给第三方。被上诉人作为保险人无权因自己的过错,援引保单第17条主张合同失效。
   1、原审判决认定:“原告所提曾电话将期租情况告知魏宁,魏宁答复期租不必另办手续的说法,经庭审质证不能确认”。此种认定虽有魏宁于1998年4月21日之书面声明及一审庭审质证魏宁的说法为凭,然而与实际情况不符。
   2、魏宁于1998年3月7日答李辉伯律师调查时曾证实:“建达”轮期租前(约97年8月中旬),被保险人汤成锋打电话问我:“期租是否需要申请保险公司批注?”我回答:“若为期租,关系不大,不必另行申请批注。”(见李律师1998年3月7日调查魏宁笔录)。
   3、问题是魏宁前后两次绝然相反的证词必有一真一假,法官应根据具体情况查明证人为何翻供。
   4、经调查并经二审法庭当庭质证证实,魏宁之所以翻供确实是受到了被上诉人事后的威胁利诱使然。被上诉人在得知魏宁作证的情况后,由公司的四位领导出面对魏宁施加压力,威胁举报其擅自扣下保费的问题,进而在律师的指导下撰写了“书面声明”并许诺“若‘建达’轮案不赔,兑现奖金”。(见证据七及二审庭审笔录)
   5、证人魏宁对于是否有过电话咨询一事的两种证词,何者为真,何者为假业已一目了然。我们认为魏宁3月7日和9月17日答律师调查及二审当庭质证的陈述是真实可信的。而其1998年4月21日之书面声明及一审庭审质证的说法则是证人在受到了被上诉人的威胁利诱下的产物。根本不足采信。
   二、保险条款第17条实质上属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
   1、查《保险法》第17条:“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2、原审判决对于该条是否属“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未作认定。
   3、一审庭审已查明,被上诉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及事故发生前,从未向上诉人说明过该条款的明确含义,更未明确说明‘船舶出租’一词的含义。
   4、最大诚信原则是保险法的基本原则,而保险法第17条规定之保险人的说明义务,正是被上诉人应当履行其最大诚信原则的具体体现。保险法第四条规定:从事保险活动必须…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对被保险人而言则体现在履行第16条之告知义务。
   5、除外责任属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应无疑义。但被保险人若未履行第17条之义务其后果乃是“保险合同失效;保险人有权终止合同或拒绝赔偿”。而合同失效也好,终止也罢,拒绝赔偿当然也就免除了保险人的责任,当然属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
   6、既然第17条属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既然被上诉人订立保险合同时并未向上诉人明确说明,而该条之船舶出租含义不清,人们一般均理解为仅指光租,事实上,迄今连保险界人士甚至是专门从事船舶保险业务的专业人士均认为该出租应指光租而不包括期租或是航次租船,依保险法第17条之规定,该款之出租事后人行作出的解释理当无效。事实上,河北抚宁县法院及北京等地的法院已有类似判例,认定此种条款属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见《中国保险报》1998年10月31日头版之“白纸黑字算不算‘明确说明’”)。
   三、保险条款第17条之船舶出租应解释为光租,而不应解释为包括期租和航租。
   1、《保险法》第30条明确规定:“对于保险合同的条款,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有争议时,法院或仲裁机关应当作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
   2、原审判决却根据被上诉人诱导询问下由人行出具的所谓答复(见银条法(1998)11号文)作出了与法律规定完全相反的有利于保险人的解释。
   3、保险条款第17条之“船舶…出租”,由于用语不明确,与实践中人们的理解不符,尤其是专业保险人士(例如,中保财产保险公司福建公司、上海分公司、青岛分公司、平安保险公司福州分公司、晋江支公司船舶保险专业人士)迄今仍持船舶出租仅指光租而期租和航次出租无需办理申报和批改手续之论(见证据一至证据六),因而双方当事人对该条款确有争议,依法理应作对上诉人有利的解释。
   4、事实上1986年人保之《船舶保险条款》第六条明确规定只有光船出租,才需事先书面征得保险人的同意,而最早出现“船舶出租”用语的乃是1988年1月人保之《国内船舶保险条款》第14条。1996年11月之《沿海,内河船舶保险条款》第17条基本上抄自上述条款。也即“船舶出租”一词在保险界约定俗成,历来专指光租出租,否则就不应出现连船舶保险部的专业保险人士迄今均仍认为其是指光租之论了。
   5、值得一提的是,遍查国内海商法专家、保险法学者之专著,大多仅是抄录了1986年人保之《船舶保险条款》的相应规定,没有一位专家或学者提及在船舶定期保险期间,若船舶期租或航次出租必须办理申报或批改手续。反之,至少有三位教授、学者在论及“国内船舶保险条款”时认为仅在光租的情况下,应当办理申报与批改手续。例如:由我国海商法专家司玉琢教授主编之《海商法新论》在有关保险一章保险终止一节提及1986年〈船舶保险条款〉和1988年之〈国内船舶保险条款〉,但在论述保险终止的条件时亦明确指出:“被保险船舶的船级社、船级、所有权、船旗、管理人、光租和被征购、征用等实际上是明示保证,若有破坏,除非事先取得保险人的书面同意,保险人可视保险合同已自动终止,对此后发生的任何费用和责任皆得拒绝赔偿”。(〈海商法新论〉第469页)付昕之〈保险合同实务〉十章运输工具保险合同,三节国内保险合同,二国内船舶保卫险合同的主要内容在论述保险合同终止时亦指出仅光租需办理批改手续。(P113)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对海上保险法造诣颇深的海商法专家汪鹏南教授在其《海上保险合同法说论》第五章第三节“国内船舶保险条款”(第315-325页)题下提及1988年1月之《国内船舶保险条款》和1996年1月之《沿海、内河船舶保险条款》并论述道:“在保险期间一旦发生危险变更的重大情况,特别是船舶出售、转让、光船出租或变更航行区域,被保险人应当事先书面通知保险人,经保险人同意并办理批改手续后方为有效,否则从这些重大情况发生时起保险人得选 择解除合同,对此后发生的损失,保险人可以拒赔。”此外,最高法院主编之〈海商法讲义〉(第273页)张既义等〈海商法概论〉(第228页)吴焕宁之〈海商法学〉(第265页);张湘兰之〈海上保险法〉(第76页);沈木珠之〈海商法比较研究〉(第403页);李政明之〈海上保险合同的原理与实务〉(第57页);《最新保险纠纷防范与处理实务全书》(第181页)均持类似观点。这些专家和学者的看法应当说代表了中国海商法界及海上保险界的主流意见。
   6、既然理论界对此问题的一致看法乃是光租时才需要告知,保险实务上专业人士亦均认为是只有在光租的情况下才需办理申报批改手续,其原因在于期租情况下并不导致危险增加,也不影响保险费率。况且保险合同条款所用出租一词,本身含义不明,若将其解释成航次出租或期租亦在内显然是荒谬的,因为船舶被航租或是期租在船务实务中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的。既然双方对此词的法律含义有严重争议,理当依法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保险人若要将期租也当作保证条款,至少必须明确规定期租字样。然而即便保单中已明确规定期租也未必就能成为保证条款。
   7、其实正因为上诉人对该‘船舶出租’的理解吃不准,曾于船舶期租前特意电话咨询过被上诉人的经办人魏宁,在得到了“若为期租,可不必办理批改手续”的明确答复后才期租的。
   四、退一万步言,假设保单明确规定“期租和航租”若未办理批改手续,可以导致合同失效。因其不构成保险合同中的保证条款,此种规定亦因违反我国保险法的法定要求而无效。
   1、〈海商法〉第235条规定:“被保险人违反合同约定的保证条款时,应当立即书面通知保险人。保险人收到通知后可以解除合同,也可以要求修改承保条件,增加保险费。”原审判决便是援引本条规定作出判决的,也即,原审把“船舶出租”解释为“船舶期租”,进而认定其属于保证条款。
   2、保险法中的保证条款相当于买卖法中的条件条款,因而并非可以随心所欲地自定何为条件、何为保证。
   3、事实上,〈保险法〉第36条明确规定:“在保险合同有效期内,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增加的,被保险人按其合同约定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保险人有权要求增加保险费或解除合同。被保险人未履行前款规定的通知义务的,因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也即,按照中国法律构成保证条款的法定条件乃是“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增加”。若该危险程度不变,或没有增加,并不构成保证。况且依该条第2款保险人只有在保险事故与危险程度增加两者有直接因果关系时才能免责。
   4、期租和航次出租并不导致危险程度的增加,与光租不同,在期租和航次出租的情况下,船东、船舶经营人、船长、船员均不变,航行区域、船舶安全管理、安全检查、船舶的维护保养、船舶证书年检、特检也不变。因而不会引起“危险程度增加”正因为如此,1986年〈船舶保险条款〉第六条明确规定,只有光租出租,才需事先书面征得保险人的同意。而经营国际运输的船舶,期租人的范围远比国内沿海船舶的期租人为广,实在没有丝毫理由将沿海船舶的期租也列为须事先办理批改手续的事项。
   5、保险人欲以该条主张合同失效,按照〈保险法〉第36条之规定,必须证明该条款构成保险合同的保证条款。而欲证明此点,则必须证明期租必然会导致船舶危险程度的增加,且与沉船有直接因果关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