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南郭/清水君在狱中受到中共监狱毫无人性的虐待!]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
·西班牙宗教法庭
·中国基督教发展简史
·基督教与现代语言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的慈善爱与大学文化教育
·罗马帝国为何迫害基督教?
·基督教与诗歌文学音乐绘画建筑艺术文化美学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基督教与法学
·基督教与哲学
·基督教与自然科学和人文教育体制
·基督教的人人平等和反奴隶制
***(30)《近现当代真实的中国历史》郭国汀译著
·为抗日救亡战争血洒长空的美国空军飞虎队
·蒋介石打输国共内战的七大原因
·西安事变真相
·宛南事变真相: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同时借刀杀项英
·史迪威与蒋介石的命运
·腐败无能的满清屈辱史
·宛南事变真相
·西安事变真相
·到底是谁领导了抗日救亡战争?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毛泽东再批判
·郭国汀 毛泽东批判
·国民党比共产党好得多,蒋介石比毛泽东高贵得多
·文革是人类历史上最荒唐最愚蠢最无知最残暴之举/郭国汀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
***(31)《孙文传奇》郭国汀译著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的原则性区别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1、晚清的改革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3、黄花岗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4、保路运动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5、武昌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6、袁世凯趁虚劫权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7、辛亥革命的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郭/清水君在狱中受到中共监狱毫无人性的虐待!

南郭点评:清水君被关押于南京浦口监狱一监区严管队,当局旨在强迫其认罪.人格毫无尊严可言,精神肉体受到严重威胁虐待,强迫超体力长跑,监狱当局故意纵容重刑犯对清水君进行人格污辱,肉体侵害.2005年5月我收到清水君从狱中邮出的一信中仍透露威胁他要将他弄成残废!在此再次严正警告南京浦口监狱当局负责人及所有背后的黑手:请你们自重,善待清水君人民会感谢你们.任何人胆敢再动清水君一个指头,必将受到神圣法律的正义审判,上帝必将严惩任何作恶者,莫谓言之预.
   清水君自辩词之四
    从情理的角度看:
    “众人之唯唯,不如一士之谔谔!”“十年育木,百年育人”,要打击、毁灭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一件事。然而,要培养一个人,培养一个爱国者,该有多难?我过实施刑法的目的,不只是惩罚犯罪,防止危害,更重要的是挽救、改造、教育!
   
    对我而言,“社会危害”并不明显,已经自动中止并主动供述了海外的言行,并能认真反省过错,修正过错, 只想回国完成“孝亲敬友、成家里业”的心愿,对社会还有什么“危害”?难道这一个小小的心愿都不能让我满足?难道置我于深牢大狱数十载,使我成为一个垂垂 老矣的“著名政治犯”会比让
   我投身社会实践,以自身才华奉献国家民族更有改造意义?
   
    对“政治犯”的宽赦,是政府的开明;对“爱国者”的严惩,不是政府的光彩!“行一善而百善至”,政府若能对“政治犯”“以德报怨”,“政治犯”夫复何怨?
   
    再完美的苍蝇只能是苍蝇,有缺点的爱国者仍然是爱国者!我的才华、学识、青春,足以使我在三十岁至四十 岁之间发挥最大贡献,益己益家益国。我的爱国热忱,报国情结更弥足珍贵。当我想做贡献,能做贡献,正在做贡献的时候,我被投入了监狱!若说我须为过错付出 代价,遭受惩罚,那么,我失去自由已经将近一年,失去了一生中极珍贵的亲情、友情、爱情,在精神上和心理上承受了无比的打击和压力,这个惩罚还不够吗?而 我自2000年以来,出于爱国爱民之情,写下那么多文章,流过那么多泪,付出了许多,又得到了什么?
    孤独、贫穷、攻击乃至——罪名!这个打击还不大吗?
   
    ①每一个爱国者,都是中华民族最宝贵的资源
    2003年8月,我赴浙江绍兴,拜谒了秋瑾女士的故居,赋诗说:
    “秋风秋雨愁煞人,
    铁骨柔肠有知音。
    龙泉夜鸣烈女志,
    叹君花开未缝春!”
   
    自清末民初以来,多少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为了国家富强,民族独立,反抗外侮付出了青春,才华与生命的代 价!秋瑾倒在了罪恶满清的屠刀下,但屠刀挡不住中华民国的建立;李大钊吊死在军阀张作霖的绞索上,但绞索挡不住北伐军胜利的步伐;瞿秋白永别在国民党政府 的枪弹中,但枪弹挡不住燎原之势的革命烈火……终于,我们盼来了国家独立,民族解放,盼来了经济繁荣,社会安定,当我们在海外敢对外国人说“不”的时候, 胸中总是涌动着自豪的热血!无论是执政者、建设者、异议者,都是爱国者!每一个爱国者,都是中华民族最宝贵的资源、财富!中华民族能有今天的繁荣复兴,不 是靠什么地大物博,而是靠了一代代爱国者的牺牲、奉献!如果说我们爱国者之间,还要分什么“敌我”,还要因为思想观念的差异(其实都是为了如何爱国爱 民),而去争斗,“成王败寇”,不是太可悲了吗?
   
    先烈们会怎么样看待他们曾经为之奋斗牺牲的结果?我们对得起先烈们吗?
   
    惟有“团结、协商、交流”,才是我们应采取的方法吧,才符合人民的心愿和先烈们的遗愿吧?②“意识形态的斗争,纯粹是一场误会!”
   
    我在2003年8月,途径泰国美斯东山区,采访了年过八十,早已带领“国军”将士归化泰国的雷雨田将军,过去,他们曾作为民族英雄在抗日前线浴血奋斗,后来却为了国共之争而转战南北,流落异国,倍觉苦难……
   
    雷雨田将军用一生的血泪,无数同胞的代价,换来了一个结论“意识形态的斗争,纯粹是一场误会!”国共之间的误会已经持续了一个世纪之久,至今造成两岸割裂、亲痛仇快的悲剧,难道“旧伤未愈”,我们要再添“新伤”?
   
    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不是专政党,它是无产阶级的代表和先锋队,但并不一定是唯一的代表和先锋队,也不 能永远自动自发地作为代表和先锋队,只有它接受无产阶级的监督,真正地站在爱国爱民的立场上站在历史的高度和科学发展观的角度,放弃小我利益,不断修正方 向,才能赢得人民的真正信任和授权。它只能努力赢得敬爱,而不是要求敬爱!
   
    如果谁还有“打江山坐江山”的旧观念,还有“家天下党天下”的封建意识,还有“老虎屁股摸不得”的脾 气,遇到批评反对就认为“大逆不道”,要“严厉打击”,那么,这样的人,这样的组织怎能赢得人民的衷心敬爱?只能依靠谎言和暴力来维持!在历史上,这样的 政府只能被评价为“反动政府”!
   
    当年国民党推翻了罪恶满清,建立中华民国,有功于民,但后来为一党之私,分共反共,武力屠戮,山河涂 炭,站到了历史的“反动”立场上,终于败的一塌糊涂!中国共产党经过了重重磨难,摆脱了意识形态的悖误,正转变为一个全新的,负有民族复兴重任的现代化执 政党,带领全国人民进入新世纪!“三个代表”“三个为民”“三个文明”理论,正在中华大地展示着巨大活力,“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与“科学发展观”响彻云 霄,成为海内外华人的共识!
   
    “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说得何其好也!夫天下者,非一人,一党之天下,天下人之天下也!国家政权,非一 人,一党之政权,天下人之公器也!今日中共已拥有十三亿之众,七千万党员,倘能广开言路,察纳雅言,虚心待士,宽以待人,必能使近者,悦远者服,政通人和 无所不胜岂能认区区过失而求全责,斤斤计较于忠直爱国之清水君也?
   
    ③“梁院虽好,不是久恋之家!”在我回国前,许多好友竭力劝阻,把我可能遭遇之处境描绘得极为灰暗、恐 怖,更有一些朋友竭力奔走,要为我办理移民手续,“至少要拿到绿卡再走啊!”博讯网的朋友早在几年前即为我提供了“申请美国政治避难绿卡”的表格、证明, 还一度提供了赴澳洲做新闻访问学者的经费申请手续;而“看中国”网的主编安琪,也愿意为我为我办理赴美手续,并主动赞助机票及生活费,澳洲朋友也愿意提供 学费,生活费,去悉尼大学攻读MBA,并提供工作机会;台湾省时报,也因我在采访马英九时的出色表现,邀我去做编辑记者,台北市长马英九,通过大马留学同 学会转邀我赴台做访问学者,表示台北正打造“文化都市”,可提供研究经费;我居住的大马,更有大量华商,港商,台商等各界朋友邀我共同创业!而申请加入爱 民党的朋友,也有人在美开办移民公司,愿协助办理相关赴美手续……
   
    到了泰国曼谷,我本欲将“爱民党”筹备工作交付于民主先驱陈映潮先生,但因一些理念难以磨合,未能达成 我“退出政治,清白回国”之心愿,陈映潮先生曾上书毛主席《特权论》,坐牢十余年,时为联合国政治难民,被安置在欧洲定居他极力邀我同往,未果。又极力劝 我赴美国大使馆、联合国难民署申请“政治避难”绿卡,并亲自带我到联合国难民署门口。
   
    但我一概拒绝,未向任何外国政府或联合国申请政治避难,只要公开我“清水君”身份,必能获得经济援助及美澳等国绿卡!何不为之?!患在爱国!
   
    在我心中,祖国始终是我的归宿,我渴望与亲人团聚,与老友创业,与爱人成家生子,过去我漂泊太久了,飞 得太累了,现在看到祖国换了新届领导人了,人民享有更多自由了,就想到“倦鸟思归”,过一过安静的生活!何况作为一个爱国者总觉得拿外国绿卡不是一光采的 事,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走这一步!
   
    这也是我一直未公开“清水君”身份,任凭网上诸多猜测与攻击的原因。我并非不适应海外生活,我的新闻、电脑、中文、英文等技能足以养活我自己,并活得比一般留学生充实得多。
   
    如果不是真爱国,我不会那样“背水一战”,拒绝所有反对、邀请、庇护,带着三个沉重的大行李辗转回国 ――在中缅边防站,由于持中国护照不能入关,而我又无力再转道经景洪海关回国,不得已自己一个人跋涉在泥泞的竹林间,崎岖的山路上------我终于回来 了,现在我的脸上尚保留着“偷渡回国”受的伤疤,我的血肉、汗水洒在了回国的路上------然而,我就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生命中最美好的许多东西,失去 了成家立业、孝亲敬友的机会!
   
    在跨越国境的时候,我的脑海中蓦然闪过一句话“你这双脚一旦跨过去,就再也回不来了!”然而,我并不迟 疑,我觉得我的祖国、我的亲友在等待我,我也永远不会后悔我回国的决定!然而,我的祖国,我如此爱你,你真的爱我吗?你真的需要我吗?------(写到 这里,我已泪如泉涌!)当海外的朋友们面对我的“苦难”,他们会痛心还是遗憾于自己的“料事如神”呢?
   
    在回国后,我被有关部门跟踪监视了近一个月之久,仍然撰写文章发表海外,不是“顶风作案”,是因为我觉 得国内变化很大,各方面的成绩都让我“惊喜”,与我在海外了解到的信息有很大出入,明白自己在海外的一些文章有主观错误,出于“知错必改”的责任心,我便 撰写自己回国后的考察心得,以修正自己的错误可能给海外读者带来的影响,并促进海外民主人士与政府的沟通,展现自己的诚意善意。然而,正如朋友告诫我的 “在国内的这些文章将成为对你定罪的证据”!不幸言中了!在那时,我手中拥有许多外国驻华机构、外国新闻媒体驻华机构的地址电话等资料,然而,我没有向他 们“通报”自己的危急处境,没有要求协助,因为不想与政府“对抗”,更不愿把事情“搞大”!
   
    特别是,当陈映潮先生在海外组织“营救清水君工作委员会”,我打电话请他放心,促他取消这一机构;当美 国“大参考”主编李洪宽、美国“中国人权信息中心”主任李强打电话到我家中,关切地询问是否需要任何帮助时,我说:“不用,我现在很安全地在家里和父母过 节”,并告诉他们我回国后的感受,还邀请他们“也回国看看”------
   
    斯时斯地,我甚至想到去“自首”,只是怕“给政府找麻烦”,而是通过朋友打电话给有关部门,但并未等到 上门提人-----今时今地,我做的这一切努力也许已没有任何意义,我的坚持拿“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回国的做法也将为人所笑为“幼稚”!然而,我对祖国 尽了最大的爱,对政府也尽了最大的努力!
   
    (4)我等“愤青”愿为魏征,中央诸君肯为太宗乎?温家宝总理给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题词曰:“知屋漏者在字下。知政失者在草野!”
   
    而草野之士,怀爱国忧民之情,恨“肉食者鄙”,所上书中央者,无不慷慨激烈,有危言耸听之嫌,何也?不 慷慨不足以壮行色,不激烈不足以动圣容也!此其贾谊上书汉文帝为国事“痛哭流涕者”数几,禄东赞上书唐太宗,言其“不及隋炀帝”也!毛泽东亦言:“不过正 不足以矫枉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