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吴国策律师:“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系他人盗名发表的声明]
郭国汀律师专栏
***表达自由新闻与出版自由
·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
·只有新闻自由能治官员腐败之顽症
·郭国汀 唯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出版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才能救中国!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中国政治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我的亲身经历(英文)
·郭国汀论政治言论自由:限制与煽动罪(英文)
·郭国汀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
·郭国汀 美國言論自由发展簡史 [1]
·美国的学述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USA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新年祝福
·向中国良知记者致敬!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中共倒行逆施,严控国际媒体报导中国新闻
·关于思想自由与中律网友的对话 /南郭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与中律网友们的讨论/南郭
·自由之我见
·不自由勿宁死!
·自由万岁!----我为“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及“不锈钢老鼠”辩护
·真正的民主自由政体是中国唯一的选择
·自由万岁!新年好!
·三论思想自由
·为自由而战,为正义事业献身,死得其所无尚光荣
·言论自由受到了严重威胁
·思想自由的哲学基础/郭国汀
·冲破精神思想的牢狱--自由要义/郭国汀
·我们为什么要争言论自由权?/南郭
***(38)思想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神学与哲学的异同
·宗教的思索
·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信神是愚昧吗?!基督教义反人性吗?!谁在大规模屠杀婴儿?!
·爱因斯坦宗教信仰上帝相关言论选译
·爱因斯坦宗教上帝相关言论第二集
· 爱因斯坦原信的准确译法
·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哲学家的前提与基础
·宗教是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鸦片吗?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宗教起源的根源何在?
·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论的由来
·人民圣殿教真相
·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兼驳良知宇宙本体论
·自然科学与宗教哲学灵魂
·读东海兄批判美国神话有感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
·驳东海之糊涂上帝观
·四海之内皆兄弟人类本是一家人
·推荐陈尔晋先生之《圣灵福音》
·质疑东海君之《良知大法》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
·关于司法公正的讨论郭国汀律师在北大法律信息网上发表了非常危险的错误观点应该予以驳斥!
·中共当局封杀言论为那般?
·六四的记忆
·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中国百年最伟大的文字!
·郭国汀:为刘荻女英雄辩护吾当仁不让!
·只有思想言论出版新闻舆论的真正自由能够救中国!
·只有说真话的民族才有前途
·一个能思想的人才是力量无边的人/南郭
·思想之可贵在于其独立性
·独立思想是最美的
·思想的高度统一是人类社会之大敌
·统一思想之谬误由来已久矣/南郭
·我的心里话--有感于杜导斌先生被捕
***中共专制暴政政治迫害郭国汀律师实录
·郭国汀律师遭遇黑色元宵节
·中共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在温哥华告别恐惧讨共诉苦座谈会上的发言(上)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中)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If You Really Want Control Lock up Their Lawyers
·Anti-communist sentiments landed Chinese lawyer in an asylum
·我的思想认识与保证/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的[悔罪][悔过]与[乞求]
·郭国汀因言论“违宪”行政处罚听证案代理词
·我推崇的浦志强大律师/郭国汀
·我被中共当局非法剥夺执业资格的真实原因
***(24)《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编译
·共产党皆变成杀人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国策律师:“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系他人盗名发表的声明

   “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系他人盗名发表的声明 吴国策
    2003-09-06 10:25近日,友人告知我:中国律师网上有一篇“(转自自由联邦的联邦沙龙) 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的文章,作者署名为“上海市海文律师事务所 吴国策律师”。
   
   我听后惊讶万分,查阅后作如下声明:
   

   一、本人在今天发表声明之前,没在网上发表过文章;
   二、本人及所内同仁未写过该文,属他人盗名上网发表;
   三、该文所述事不符合事实,文中观点亦非本人及所内同仁所持观点。
   为慎重,本人和所内同仁商量后,已将此事件向所属区司法局作出汇报。
   特此声明。
   
   上海市海文律师事务所 吴国策律师
   地址:海宁路1388号海天大厦1306室
   电话:63532908 邮编:200070
   二OO三年九月六日
   
   引用:
   xiaoluobo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1
   积分:105
   注册:2003-8-26
   楼主
   
   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
   本人和郑恩宠律师是多年的老朋友,也一直钦佩郑律师的为人,也曾和郑律师一起为上海动迁户的利益抗争过。起先郑恩宠案是由我和任家明律师代理,为郑律师辩护的。本人和任律师在7月下旬会见郑恩宠律师的过程中,郑律师本人对自己的犯罪情节供认不讳,所以本人和任律师认为只能从轻判的角度为郑律师进行辩护,而不能从无罪的角度去辩护,郑律师也同意我们的观点,为此本人和任律师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以便尽量减轻对郑律师的处罚。在此期间郭国汀律师也很热心的帮助本人和任律师,令我们感动不已。
   
   随着工作的进展,本人和任律师与郭国汀律师在意见上产生了分歧。郭国汀律师不合实际的提出要为郑恩宠律师作无罪辩护,并信誓旦旦的表示有把握胜诉。本人和任律师坚决反对,并一致认为这样只会置郑律师于不利的境地,最终只会加重对郑律师的处罚。正当我们争执不下时,郭律师不知用什么方法说服了郑夫人(蒋美丽女士)。郑夫人也坚持对郑律师案进行无罪辩护。本人和任家明律师在陈述利害无效后,只能无奈的退出郑案的辩护。
   
   尽管退出了,但本着和郑律师多年的友情,本人和任家明律师仍对郑案高度关注。听闻,张老也加入到郑案的辩护中。我和任律师不禁感到高兴。可渐渐的我和任律师高兴不起来了,在郑案开庭前,郭国汀律师表现极其反常,近乎荒诞,郭律师与境外记者保持密切的联系,同时频繁的向境外记者吹风称其要为郑恩宠律师作无罪辩护,同时还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互联网上造声势上。请问郭律师在郑案迫在眉睫之即,你不是把时间花在郑案上,而是不时扩大自己的知名度,你的居心合在。同时,把对郑案辩护目的过早的泄露,你的用意合在。可能郭国汀律师无非是想通过郑案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你的知名度蒸蒸日上,或许你才是郑案最大的赢家。可你这样做对得起你平日尊重的郑律师吗,对得起七十多岁高龄仍在为郑律师奔波的张老吗,对得起律师的职业使命吗,对得起郑律师对你的信任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怎么说郑律师也对你有知遇之恩把,你还有脸叫他恩师,真是天大的讽刺。伯乐因你而死呀!!!!!
   
   本人愚见郭国汀律师欲为郑恩宠律师作无罪辩护是给郑律师和郑律师家属“吃药”,无非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本人撰写此文无非是为了让大家好好认识一下郭国汀律师,也对郑案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同时,本人呼吁大家继续支持郑律师。
   
   上海市海文律师事务所 吴国策律师
   地址:海宁路1388号海天大厦1306室
   电话:63532908 邮编:20007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样的方式(该法用“除非保险单另有规定” 作为前言)来排除此种规定”。
   第4.2款“保险标的的通常渗漏、通常重量或体积损失、或正常磨损。”
   本条除外重述了1906年《海上保险法》第55条(2)(c)中某些法定除外条款:
   “unless the policy otherwise provides, the insurer is not liable for ordinary wear and tear, ordinary leakage and breakage, inherent vice or nature of the subject-matter insured, or for any loss proximately caused by rats or vermin, or for any injury to machinery not proximately caused by maritime perils.”
   “除非保险单另有规定,对通常磨损、渗漏和破裂,保险标的固有缺陷或特性,或者鼠害或虫害造成的任何损失,或者不是海上危险造成的机器损坏,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
   与该项除外比较,显示本款除外删除了①“通常破裂……或者②鼠害或虫害造成的损害,或者③非海上危险造成的机器损坏造成的损害。”
   (ⅰ)“通常破裂(ordinary breakage).”指习惯上易碎的货物在运输过程中通常可预见的破裂(例如装运石板材)。1982年1月日协会货物保险条款不承保通常破裂而仅承保意外事故,因为这几乎是该种货物保险运输中的一种不可避免的特性。如果要承保此种通常破裂,需要对基本险作特殊延伸规定。
   通常渗漏起因于蒸发或桶装袋装货物贸易发生的缺量或损耗,而易碎货物(例如玻璃板)的通常破裂是在通常运输过程中正常搬运可预期的结果,因此与通常渗漏属同类损失。
   当根据保险合同,因承保风险引起的某些渗漏和破裂明显是可以索赔时,在没有具体保险条款的情况下,应适当考虑先前运输中可能发生的或“通常的损失”。因此,保险人是否应对由于渗漏造成的全部数量损失负赔偿责任,而不考虑通常的损失,或者仅仅对超出通常渗漏的损失负责,取决于保险条款的规定。在Dodwell & Co. v. British Dominions and General Insurance Co. Ltd. 案中,从汉口(Hankow)分两批装运食用坚果油到伦敦,由于木桶的木板收缩,第一批货渗漏了12%,第二批渗漏了60%。第一份保险单包括渗漏险,被判定应从索赔额中扣除5%的通常损失。而第二份保险单载明“包括无论任何原因造成的渗漏险”,由于该条款足以解释为包括与木桶有关的所有渗漏,因此,全部索赔额均可获得赔偿。
   当一份保险合同的特殊条件规定,仅赔付超过一定百分比的有关渗漏或破裂损失时,已知存在怀疑(doubt has been known to exist),该百分比是否除了自然和预期的损失之外者或取代该自然和预期的损失。
   由于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条款特别将通常渗漏除外,但未将通常破裂除外,若在保险合同或第4.2款的修改中又未专门提及,通常渗漏可以考虑是除了列名免赔额(named excess)之外的一项条款。 但是,关于通常破裂还有一种相反的解释,应记住通常使用“破裂”一词,默示着某种程度的操作疏忽。
   (ⅱ)“害虫”(vermin)。 Laveroni v. Drury 案和Hunter v. Potts 案是老鼠或害虫造成的损害不属海难,因而不属于S.G保险单基本险承保范围的权威判例。另一方面在Hamilton, Fraser & Company v. Pandorf & Co. 提单争议案中,为了吃大米船货,老鼠咬破了连结卧舱的铅质下水道,结果在航行中由于船舶摇晃,海水通过老鼠咬破的洞进舱损及大米,实际上被判定为由于海难所致,即海损是造成货损的近因。诚如Halsbury 大法官指出:“应当忽略老鼠咬破铅质水管的偏见。”
   害虫对某些种类的货物是固有的,当该害虫经常出现时,可以视为货物的固有缺陷,例如,谷物中的象鼻虫在航程中繁殖造成货物的灭失和损害。干椰肉和兽皮是其他对害虫特别敏感的货物。《海上保险法》并没有把与害虫有关的除外条款限制在此类损害是属于保险标的的范围内的损害。因此,根据S.G.保险单,来自另一货物内兹生的害虫的侵扰同样属于除外的范围。
   协会货物保险(A)条款第1条风险条款中的“一切险”术语,不理会《海上保险法》规定的有关老鼠或害虫近因造成的保险货物因外部原因遭受损害的法定除外。不过,若作为保险标的的货物受到货物中原有或固有的昆虫或蛴螬的侵扰,根据该保险对此种侵扰不负责任,对于保险航程开始前货物遭受的任何害虫的侵扰亦不负责。在John Martin Ltd. v. Russell 一案中,猪油船货在港区运输棚内遭到椰仁干甲虫侵害。该椰仁干是从先前的船舶卸在港口,甲虫则移至猪油船货中,这属于“一切险”条款的一种风险。
   (ⅲ)“机器损坏(injury to machinery).” 《海上保险法》第55条的结束语(concluding words)“或者不是由于海上直接危险引起的任何机器损坏”与货物保险无关,但在Thames & Mersey Marine Insurance Co. v. Hamilton Fraser & Co.,一案中使判决生效。The Inchmaree 轮的一个阀门由于过失,或因意外被淤泥堵塞造成辅助泵损坏。
   前已述及,由于蒸发或因运输过程中损耗会发生通常渗漏,但是,详细考虑第4.2款的抗辩范围,或作为抗辩理由的“重量或体积的通常损失” 不属本书讨论的范围。《海上保险法》第55条对此并未规定,但在考虑下述索赔时为完整起见已被并入协会货物保险条款:通常在运输过程中变干的货物;小颗粒商品未发生任何意外漏出包装编织袋;油轮运输重原油过程中因粘附在舱壁而不可避免的损失,以及因不可能完全清洗干净管道造成的损失等等。
   通常磨损(Ordinary wear and tear):
   第4.2款同样将《海上保险法》中“保险标的的通常磨损”作为除外责任。这项与船舶和机器定期保险 密切相关的豁免,亦强调对于运输过程中发生的正常变化造成的结果,诸如磨擦或因操作引起的不可避免的损害,保险人不负责任。
   包装不足(insufficiency of packing):
   第4.3款“保险标的的包装或准备不足或不当引起的损失、损害或费用(在本4.3款意义上,‘包装’应视为包括集装箱或托盘内的积载,但仅适用于此种积载是在本保险责任开始前进行或是由被保险人或其雇员进行之时)。”
   在Gee & Gamham Ltd. v. Whittall 案中,大量簿铝桶在抵达时出现凹痕,其中许多凹痕明显是因为桶与桶之间相互挤压造成的。法官指出,除了一两个例外,没有证据证明有任何特殊的操作,也没有任何可引起损害的不幸情况发生,没有任何外部损害的迹象。在卸货时任何震摇、敲击,或因扔掷碰撞岸边或船舷栏杆,均可能使桶内货物遭受损害,本应可以表明桶的外部损害,但是本案未发现任何这些现象。法官未发现任何证据证明货物损害是因运输风险引起,他认定,保险人关于本案桶装货物损坏是由于包装不足所致,甚至可能早在运输开始前就已发生的主张成立。法官认定包装不当使本案可依据货物的固有缺陷抗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