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郭国汀律师专栏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解析
·中共阉法院认定的颠覆国家政权案件"犯罪事实"简析
·关注声援支持中国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我为郭泉博士抗辩
·敬请各界朋友关注声援支持民主斗士郭泉教授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颠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系违宪恶法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法学专家”是因“理性”还是因“奴性”而胡说八道?!
·强烈谴责胡锦涛及中共专制暴政枉法杀害英雄义士杨佳!
·杨佳精神不朽 抗暴当走退党之路
·岂能将英雄义士杨佳与希特勒、哈尔曼、唐永明相提并论?!
·杨佳案7名涉案警察证人和杨佳的母亲必须出庭作证
·郭国汀预言死刑将造就更多杨佳
·杨佳略传六则一揽
·悼颂杨佳
·杨佳依自然法无罪而且是个值得国人敬重的英雄!
·郭国汀再谈杨佳案的辩护
·郭国汀律师的臭文
·正义、尊严、公道与犯罪----杨佳有罪吗?
·敬请关注声援失踪的律师英雄张鉴康
·强烈谴责中共胡氏当局非法剥夺人权律师张鉴康的执业权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强烈谴责中共恶意迫害自由战士杨天水、许万平/郭国汀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暴政政治迫害冯正虎先生
·历史耻辱柱上的中国法官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
·良知律师朱久虎被刑拘突显中国司法制度的流氓化/郭国汀
·闻小乔遭警方驱逐毒打有感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纵容黑社会暴力侵袭郭飞雄先生的暴行!
·敬请各界朋友们关注声援支持正在为全民族承受无边苦难的英雄郭飞雄
·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强烈谴责上海市当局非法拘禁李剑虹 郭国汀
·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再暴露——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
·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迫害人权律师杨在新!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滥施淫威迫害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吕耿松
·中共专制暴政再次公然指鹿为马!——我为陈树庆先生抗辩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专制暴政悍然施暴人权律师李和平!
·谁是精神病?!敬请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先生
·郭国汀敬请全球华人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迫害!---我为荆楚抗辩
·严正警告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律师!
·郭国汀谈胡佳案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郭国汀
·严正学先生何罪之有!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50)坎坷人权律师路
·郭国汀致中国律师网全体新老网友的公开函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令我热泪横流的小诗 郭国汀
·无知缺德者当权必然造成人为灾难--正视科学尊重科学
·我们要说真话-答红旗生的蛋 郭国汀
·出身论,成份论应当休矣!
·民族败类!你是否中国人?
·说句心里话
·孔子当然伟大.郭国汀
·时代不同了! 郭国汀
·可敬的国安公安或网警请自重!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中国律师网上支部有感/南郭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语言与民族密不可分——奉旨答复小C:/南郭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学习方法与读书计划答小C网警同志/南郭
·英雄伟人与超人/郭国汀
·中共党奴的“学术”
·我倒宁可相信李洪东仅仅是因为无知/南郭
·愿王洪民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100 反之,合同可以解释为由卖方负担卸货费用或承担滞期费。在Tradax International S.A. v. R.Pagnan and fratelli(1968)案中,218卖方以CIF热那亚条件,售给买方11500吨玉米。合同特别规定了一条“船舶按照港口习惯卸货,或按照至卸货港通常航线有效的提单条件卸货。若提交的单据未规定上述卸货条款或有相反的规定,卖方应对买方由此而增加的所有额外费用负责。”另一条还规定:“双方同意,若装运或装运的任何部分,包括在一大批量的提单中,将按照提货单付款。”卖方租了一艘船来运送玉米,由于运载的数量大于合同的数量,使他们有权向买方提交提货单。被租的船舶抵达热那亚,但由于该港压港,致使连续九周无法卸货。卖方有义务向船方支付16000英镑滞期费,他们(按买方购买的玉米的比例)向买方索赔10000英镑。卖方辩称:若他们提交了提单,买方将有义务向船东支付滞期费;而且,当事各方并无意依照提交的单据的不同,而改变承担滞期费的义务。 Donaldson法官驳回了该主张。他认为:合同条款未加诸卖方或买方在特定的时间内卸完货的义务;在买方与船东之间的任何合同均无时间条款,虽然卖方的抗辩理由相当合理,本案的事实并不支持他们的主张。
    十六、提单对销售货物的限制
    §101 提单只能包含销售合同项下的货物。买方要求提单以便接收货物,并依此向承运人主张源于运输的任何索赔,或将这些权利转让给下手买家。十分明显,若卖方在提单中加入超出CIF合同项下的其它货物,对买方将出现难题。用Lawrence法官的话来讲,219此种合同项下的买方,并不是购买义务,或被迫接受可能会导致对其起诉的单据。220
    在Re Keighley,Maxted & Co.and Bryan,Durant & Co.案中(1894),221合同规定买卖大约3000吨小麦(允许10%的增减),由蒸汽船自印度运往伦敦,在伦敦交付发票换取提单,在七日内用现金付款。卖方有权选择在最低或最高限额内交付货物。若少交,少于中间数量少交的部份货款,按拨归之日的价格计算;若多交则按超过中间数的超额部分记在卖方的账上。卖方实际上装运了3800吨,并拨归了其中3000吨至合同项下,寄交买方一张3000吨的发票。3800吨货的提单,分为两张各1750吨和两张各150吨的四份提单。卖方提出或者提交全部提单,或者提交两份1750吨的提单,剩余的800吨货,500吨货由买方占有,但卖方保留所有权。买方拒收提交的单证,上诉法院判决:(Halsbury勋爵,Lopes和Davey法官)由于合同经卖方的划拨已变成一份3000吨的合同,买方有权要求交付该数量的提单,因为提单数量与之不符,买方有权拒收此种提交。
   同样地,提单载明的数量必须与发票数量一致。若签发的提单数量不明,则构成不当提交。因此,若卖方提交的提单载明了装船数量,含有批注‘部分货物在通过木筏装运时灭失,买方有权拒收单证,用Macnaghten法官的话来说:222
   “此种提单作为CIF合同项下的买方是否有义务接受?我迄今未看到任何权威的先例。我的结论乃是:CIF合同下的买方有义务接受作为合同下充分的提单者,并非适当的提单。有人认为……代表卖方的提单,含有那些我认为几乎所有的提单均包含一条限制性说明:言及虽然认可已装运一定数量的货物,但船长不知道货物的数量、质量及状况。假如我对卖方的律师的看法理解正确的话,每一提单只不过是承认已装运数量不明的货物收据而已,其记载可能与单据记载一致也可能不一致。我认为买方律师在此问题上的论点是正确的。买方有义务接受的提单,必须是一份确认已装运与卖方据以要求付款的发票上的数量相符的货物之文件。假如有一份特定数量货物的发票,而提单数量不明或其数量有实质性的差异,此种提单并非适当的提单,买方没有义务接受之。
    十七、通常无须提交的租船合同
    §102 应提交的乃是代表租船货运合同的单据。此种单据正是提单,租船合同通常并不要求提交,尽管Blackburn法官在Ireland v.Livingston案中,223提及其是必要的航运单证。值得注意的是,在其他所有的司法定义中,不是提及租船货运合同,就是提及提单。在某些情况下,合同规定租船合同上租船货运合同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提单中提及租船合同是否有必要一并提交,将取决于具体情况。
   在Finska Cellulosaforeningen v.Westfield Paper Co.Ltd.(1940)案中,224原告是芬兰的纸浆制造商,以CIF Leith条件,售给被告一批亚硫酸纸浆。其中253吨被装上Lapponia轮运往Leith,提单日期为1940年1月31日。Lapponia轮于二月开航,但到1940年5月货物却被卸在芬兰的Kotka港。买方以单证不符为由,拒收装船单证。提单含有一条款:“所有条件与例外依据租船合同。”买方辩称租船合同本应与装船单证一并提交,并宣称提单有瑕疵,其含有一条他们称为在该项贸易中不合理或不正常的战争条款。225
    Caldecote子爵法官驳回了买方的两点抗辩理由。对租船合同而言,他认定买方明知并理解提单条款的含义,且依其过去的经验,明知将按 Baltpulp租船合同条款进行装运。他接着说:226
   “被告方律师强调,在所有的CIF合同中,在租船合同是有关的单证之场合,必须提交该租船合同。作为该主张的根据,他提及Blackburn法官在 Ireland v.Livingston案227的一段判词,‘……为结算开给收货人的汇票,他有义务接受(若装运与合同相符)一并提交的租船合同,提单和保险单。’应当注意的是, Hamilton法官在 Horst(E,Clemens)Co. v.Biddell Brothers案228的判决中,及Kennedy法官在上诉法院对该案的判决中,229均未提及租船合同作为依照协议所必须的单证。再者,Atkinson勋爵在Johnson v.Taylor Brothers & Co.Ltd.(1920) 230案中,再次重申CIF合同项下,卖方为获取付款之义务,也未提及租船合同作为必须提交的单证,与发票、提单和保险单一道提交。
   无论如何,在本案的情况下,提交经适当背书的提单,我认为已满足买卖合同的要求,使卖方有权主张货款。”
   因此,在随后的 S.I.A.T.Di Del Ferro. v. Tradax Dverseas S.A案中,231Donaldson法官(其判决被上诉法院维持)评论道:
   “提单提及租船合同的事实,并不要求提交该租船合同,若其条款未并入提单合同,并不影响买方的权利。因此,本案中的提单条款规定:‘运费按照租船合同计付’,但是CIF合同规定,卖方应与船舶直接结算运费。也无需提交租船合同,如果提单提及‘Centrocon仲裁条款’。如果Firska Cellulo satoreningen .v.Westfield Paper Co.Ltd案的判决是正确的‘基于理由是正当合理的’。”
   在租船合同被并入提单之情况下,因为它将影响运输合同的条款,它通常应作为根据CIF买卖合同提交的装船单证之一提交给买方。
   十八:装船时签发的提单
   §103 在正常情况下,提单应在货物装船时,或在装船结束后的一段合理时间内签发。联运提单的签发是个例外,这将在后面讨论。232上议院的Summer勋爵在 Hansson .v.Hamel & Horley Ltd(1922)案中,233讨论了Serutton法官在Landauer & Co.v.Craven & Speeding Bros(1912)案中的意见。234提单必须在装船时签发。他指出:
   “我不理解此主张意味着该提单将不适合,除非它是在货物实际装船同时签发。‘装船’(on shipment)这一概念,具有某种程度的弹性。提单时常在装船结束后签发,有时则在船舶开航后签发。我不认为因此有必要停止使用‘装船时’(on shipment)我也不假定那知识渊博的法官的遣词造句是此种含义。即便某些在内陆水域的当地运输,或经运河,或在港湾经由驳船或其他方式,转运至海船上,假如海船提单用合同中有效的词句涵括先前的运输,该术语表述也许是恰当的,‘装船时’与时间和地点均有关。”
   此原则在Foreman and Ellams Ltd.v.Blackburn 案中235(1928,LKB60)亦被Wright法官所采纳。在该案中,原告依1926年7月2日订立的合同,以CIF利物浦的条件,卖给被告一批冰冻野兔皮毛。装船期不早于五月,但最迟不超过七月。货装 Suffolk轮,于8月间自悉尼起航前往利物浦。8月17日Suffolk轮自悉尼起航前往利物浦,11月5日,卖方将全套装船单据,包括一份提单及该贸易习惯所需的冷冻证明,递交给买方。提单日期为8月17日,并含有一绕航条款。冷冻证明表明:野兔皮于6月25日和8月17日装船。
   买方询问野兔皮装船的实际日期,卖方告知全部货物于6月25日直接装上 Suffolk轮,该船随后开往昆士兰港,再返回悉尼,最后于8月17日自悉尼起航。买方因此而拒收单证,卖方则提起违约损害赔偿之诉。
   仲裁员支持卖方的主张,但该裁决被法院推翻。 Wright法官判决:合同中提及的“装船”一词,是指在将来装船,该提单载明“已装上 Suffolk轮,该轮正停泊于悉尼港”,意味着在该轮停泊期间装船,因而不符合要求。至于装船后应迅速签发提单, Wright法官说:236
   “……我认为该提单不是一份恰当的装船单证,不符合通常的格式,从相关的单据可以看出,至少部分货物是在提单日期之前七周装船的,就此事实本身足以引起疑问并要求解释。同样明显的是,在该期间自悉尼开往昆士兰各港,然后返回悉尼的船舶并不拥挤,而在其第二次停留于悉尼期间才签发提单。虽然提单必须在装船时签发,当然某种宽限期也是许可的。”
   Wright法官随后提及Sumner勋爵在Hansson v.Hamer & Horley Ltd案中237使用的术语,继续说道:
   “事实上,我过去从未遇见过此种案件。然而,我还是要判:如果在货物装船七周后,在船舶离开装船港并航行数百海里至其他港口,然后再返回原装船港之后才签发提单,尽管是在原装船港签发,此种提单是不正常的。”
   十九、运费:
   §104 一份 CIF合同没有一明示条款规定:卖方有义务预付运费,或赋予其在发票金额中扣减该项费用的选择权。在英国似乎未成为争议的主题,在各类判决中,法官们对此问题的意见,对两种做法均持肯定态度。另一方面,在美国此问题在Dixon Irmaos & Cia.Ltda v. Chase National Bank of City of New York(1994)238案中,则成为特别考虑的主题,纽约地区法院的判决,支持该种选择权,并被上诉巡回法庭所维持。该法院认为“提交的单证表明从发票中扣减的运费,并非是对按CIF装船被告赊欠要求的悖离”。
   “卖方拥有按运费到付或运费预付方式托运的选择权,判例认可此种选择权是作为CIF条件标准含义,在预付或运费到付与对发票的赊欠之间并无区别,而与汇票是即期还是远期无关……239若买方在货物运抵目的港之后已将单证转售,这在CIF交易中相当普遍,那么运费是否已预付完全与他无关。”

[上一页][目前是第11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