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从最佳海事律师到人权律师 【人物】
***政治学研究
·政治的基本概念
·正义的学说
·正义的第一原则:政治权力的合法性
·正义概念的进化与发展
·人民反抗暴政的革命权利
·当代世界政治现状
·独裁专权(即威权)与独裁统治及极权暴政
·政治权力的限制与平衡原理
·政治文化与政治
·什么是政治形态
·民主法治及权力
·True meaning of the Republicanism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如何制约流氓暴君下屠杀令扑灭宪政民主大革命?
·关于成立临时或流亡政府我的原则与立场
·公平游戏规则公平竞争是第一价值原则
·中国民主运动要不要遵守公平游戏规则?
·中国民运长期四分五裂的根源何在?
·郭国汀:唯有程序正义才能根治中国民运四分五裂顽症
·民运内部必须是平等尊重基础上充分争论协商妥协式的真诚合作
·自私是否人的本性?
·暴君与暴政
·暴力革命与和平演变的前提与条件
·关于暴力革命答深山质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郭国汀
·语言风格——关于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的争论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英雄人格哲学—袁红冰《自由在落日中》读后
·划时代的政论——简评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
·为什么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是划时代的政论?
·再论政治案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严重危害性
·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政治案辩护律师的最佳策略
·驳政治肮脏论
·文字狱与极权专制体制
·暴政与人种的优劣/新南郭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
·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最暴虐无道的政府!/南郭
·郭国汀:歌功颂德或批评批判?
·判断一个政权合法性的公认标准
·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中国律师理所应当关心政治 郭国汀
·政治体制的根本问题
·中国的前途在于专制改良还是政治民主革命?
·西方现代政治民主的基本要件
·郭国汀: 政府无权杀人!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国民有权推翻暴力镇压(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的任何政府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极权
·民主政治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答尼采黄昏君的质疑/南郭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代理词
    案号:(2001)长经初字第526号
   尊敬的合议庭诸位法官阁下:
   本案争议焦点有:(1)被告是否适格的主体?(2)被告代理托运人向原告办理航空托运事项是否合法有效?(3)是否存在对被告有约束力的由被告承担支付运费的义务的习惯?经认真研究本案事实、相关证据及有关法律,并经贵院于2001年5月22日、7月3日和9月4日先后三次开庭审理,本律师认为:本案为国际航空货运合同争议案,合同当事人为承运人和托运人,原被告双方均非涉案合同当事人,原告将被告作为本案诉讼主体是错误的,因此其诉讼请求不能成立。被告在本案中的代理行为系一般代理而非航空销售代理,因此合法有效;在原被告之间并不存在任何对双方有约束力的由作为托运人代理人的被告承担向原告支付运费义务的习惯。兹归纳论证如下,敬请贵合议庭予以慎重考虑。
   一、 本案基本事实:
   2000年9月,被告二接受杭州敏健贸易公司委托,代理托运人向通过原告向承运人订舱,要求订10月1日上海至马德里航班,原告还特意在该委托单上签署“直单”两字(证据2),经原告电话确认“头程为10月1日航班,新加坡中转,接10月4日二程,直飞马德里,”于是被告二于9月27日向托运人书面确认了上述内容(证据1)。
   原告于9月30日传真被告二第21596341号航空运单,载明由上海经新加坡中转至马德里空港,航班号为:SQ7849/OCT.04(原告证据2),托运人于10月3日通过被告二要求原告变更托运人名称等项。原告于是重新签发了航运单号码航班号完全一致仅是托运人名称及收货人等有所变更的新的航空货运单(原告证据4)。然而,实际承运涉案货物的并非原告举证的SQ7849/OCT.04航班,而是SQ0805/05/10航班,真实的起飞日期也非10月4日,而是10月6日(证据3;贵院于2001年7月11日调查新加坡航空公司朱虹笔录再次证实了这一事实),因此,原告“10月6日飞抵马德里”的承诺根本无法实现。原告(及承运人)还擅自决定将新加坡直飞马德里改为飞往阿姆斯特丹,再经公路转运直至10月13日才运抵马德里(证据6)。
   正由于原告及承运人未按托运人的指示行事,推迟起运日期,擅自变更经停地点及运输方式,造成货物延误运抵目的港,导致托运人拒付运费同时提出索赔(证据4和证据5)。为此原被告双方还特意专程前往抗州与托运人交涉,终因托运人坚持索赔承运人违约造成的损失并拒付运费未果。原告即转向托运人的代理人索赔运费。
   二、 本案涉及的法律关系
   本案为国际航空货运合同运费争议,首先必须查明合同当事人,才能分清有关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1. 新加坡航空公司是涉案货物的缔约承运人和实际承运人。对此属双方不争之论。
   2. 原告是承运人的代理人。航空运单中“签单承运人的代理人名称及城市”(issuing Carrier’s Agent Name and City)一栏,载明:A.D.P./SHA.(即原告的英文缩写)。
   3. 杭州敏健贸易公司和天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是涉案货物的托运人。
   4. 被告二是托运人的代理人。
   5. 被告一仅是被告二的母公司。
   6. 被告二与托运人之间为委托代理关系。
   7. 原告与承运人之间同样为委托代理关系。
   8. 至于被告二与原告之间并不存在航空货运合同法律关系。被告二作为托运人的代理人通过承运人的代理人(即原告)向承运人订舱托运货物。因此仅在托运人与承运人之间才存在航空货运合同法律关系。
   三、原告为航空运费将两被告作为本案诉讼主体明显错误
   
    原告的诉讼请求为:支付航空预付运费,其依据则为第618-21596341号航空运单,法庭调查证实,实际承运货物的是编号相同但日期及航班号均不同的另一份航空运单。
   1. 原告与被告之间并不存在航空货运合同法律关系
   本案涉及的法律关系相当明确:
   托运人是杭州敏健和天源企业公司;被告二是托运人的货运代理人;原告是承运人的销售代理;新加坡航空公司是承运人。
   只有承运人才有权主张运费,作为承运人的销售代理的原告不能以其自已的名义主张运费。原告对于其垫付的预付运费向托运人追偿的请求权,实质上是一种代位追偿权。而代位追偿权必须是承运人本身拥有的权利,承运人仅对托运人有运费请求权,对托运人的代理人并无此种权利。作为行使运费代位追偿权的原告而言,其权利当然不能超出其委托人的权限范围。
   只有托运人才有义务支付运费,被告二仅是托运人的代理人,因而没有义务向原告支付运费。原告向被告追偿所谓预付运费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没有任何合同依据。
   2.原告上海亚东并非本案航空货运合同的缔约承运人而是承运人的代理人。空运单抬头注明为:issued by Singapore airlines limited.(由新加坡航空公司签发)在空运单右下角还注明:signature of issuing carrier or its agent(由承运人或其代理人签署)而在“签单承运人的代理人名称及地址”(issuing Carrier’s Agent Name and City)一栏标明:A.D.P./SHA. 因此,原告仅是签单承运人的代理人(《民用航空运输销售代理业管理规定》第3条),无权以自已的名义向他方主张运费。
   3.被告二不是托运人而是托运人的代理人。在整个航空货物托运过程中被告二始终仅作为托运人杭州敏健和天源企业的代理人,通过承运人的代理人(原告)办理航空货物运输的订舱、代付有关费用等事项。托运人是杭州敏健公司和天源企业公司。委托单和空运单均载明他们是托运人,应首先推定其为托运人。事实上,该票货物是由山西悦诚轻工业品贸易有限公司卖给天源企业有限公司。天源公司再将货物出口至西班牙,并由其在杭州的合资企业办理有关手续。因此,真正的托运人应当是天源企业。既然被告依法仅负有“代付有关费用”的义务,若托运人拒付运费,被告并无代替托运人支付运费的任何义务。
   4.被告二也非缔约承运人。作为缔约承运人,必须以本人名义与托运人,或者托运人的代理人订立航空货运合同。也即必须以其自已的名义签发航空货运单。被告二作为托运人的代理人,并不具备航空承运人的资格,也不具备航空公司签单承运人的授权,从未以自已的名义签发任何航空货运单或任何类似货运合同。
   5.被告二作为托运人的货运代理人,不负有向承运人支付运费的直接义务。在货物运输合同中,只有托运人才负有向承运人支付运费的义务。也即本案中应由托运人天源企业和杭州敏健公司向承运人支付运费。而被告二作为托运人的代理人,仅负有代为办理“交付运费,结算、交付杂费”的义务(《国际货物运输代理业管理规定》第17条),并无支付货物运费的义务。被告二在履行该项代理业务过程中并无任何过错,根据相关代理法规规定,被告二并不负有托运人支付运费的直接责任。承运人应当而且只能向托运人主张运费。
   6.因此,有关运费的支付,被告二仅负有代办之责而不负本人之责。根据《民法通则》第63条规定:“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作为托运人的代理人,被告二并不负支付运费的直接责任。由于原告违约,致使货物延误抵达目的地,造成托运人遭受巨大损失,托运人迄今拒付该运费。即便托运人仍有义务支付运费,原告也应当直接向托运人主张该项权利。
   四、 原告履行承运人代理义务有过错,应对由此造成托运人及其代理人遭受的损失与承运人一道负连带赔偿责任。
   原告作为承运人的代理人,应当按照托运人或其代理人的指示谨慎行事,但原告却违反相应指示,甚至采取隐瞒、欺诈手段,致使涉案货物的运输发生延误。
   1. 原告违反托运人指示,擅自推迟货物出运日期、改变运输方式。
   被告二转达托运人的指示,要求原告安排2000年10月1日由上海至马德里的航班(证据2)在新加坡中转安排最早的二程航班直飞马德里;原告书面确认了该项要求。但原告代签的航空运单显示出运日期为10月4日。
   该空运单上载明“上海空港到新加坡至马德里空港”;但原告却将全程空运擅自改为空陆联运,而且将货物运至空运单未载明的阿姆斯特丹空港。尽管其事后承认之所以如此更改是因为货物“运费较低”(证据6)。托运人给承运人的指示相当明确,出运日期为10月1日(即便推定其已同意变更为10月4日,托运人从未同意推迟至10月6日!更未同意将“直飞”改为再次中转;更不用说将“全程空运”改为“空陆联运”了!)。《中国民用航空法》第119条明确规定:“托运人的指示不能执行的,承运人应当立即通知托运人”。据此,承运人不能执行托运人的指示,又不通知托运人的理应由承运人承担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
   正由于原告擅自推迟出运日期,并改变运输方式,导致涉案货物产生严重的迟延,原来预计货物2000年10月6日运抵马德里,实际上迟至10月13日才运抵。
   承运人应对延误货物运输负赔偿责任。(《民用航空法》第126条;《华涉公约》第19条)且由于航空运单上未载明经停港为阿姆斯特丹,依法承运人不得主张责任限制(《民用航空法》第116条、《华沙公约》第9条)。
   原告不按托运人指示行事,擅自改变经停港和运输方式。理应承当赔偿责任(《民用航空法》第119条、《华沙公约》第12条第2款)。
   2. 原告采用不当手段,隐瞒事实真相。
   首先,原告涂改其起诉时向法院提交的委托单上的指示,将“1”涂改为“4”;
   其次,原告提交给托运人的第21596341号空运单不真实。涉案货物实际上并非由SQ7849/Oct.04航班承运,而是由10月6日起飞的SQ0805/05/10/2000航班承运。然而,原告迄今仍在继续有意隐瞒真相。
   3. 托运人和被告二由于原告的违约行为遭受了实际损失。
   由于货物迟误运抵目的港,托运人遭受了一系列损失。被告二则未收到分文其应得的代理费。鉴于被告二在本案中仅是作为托运人的代理人,既无实体权利也没有任何实体义务(《民用航空法》第条)。有关反诉应由本案真正的当事人(托运人)行使。即便承运人授权原告收取有关运费,也应向托运人主张该项权利。
   五、被告在本案中的代理行为是一般代理而非国际航空货运代理
   原告在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为:判令支付预付运费。贵院开庭传票上的案由也明确写明为:“航空货物运输”。因此,本案案由为:航空货运合同运费争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