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郭国汀律师专栏
·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中国百年最伟大的文字!
·郭国汀:为刘荻女英雄辩护吾当仁不让!
·只有思想言论出版新闻舆论的真正自由能够救中国!
·只有说真话的民族才有前途
·一个能思想的人才是力量无边的人/南郭
·思想之可贵在于其独立性
·独立思想是最美的
·思想的高度统一是人类社会之大敌
·统一思想之谬误由来已久矣/南郭
·我的心里话--有感于杜导斌先生被捕
***中共专制暴政政治迫害郭国汀律师实录
·郭国汀律师遭遇黑色元宵节
·中共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在温哥华告别恐惧讨共诉苦座谈会上的发言(上)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中)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If You Really Want Control Lock up Their Lawyers
·Anti-communist sentiments landed Chinese lawyer in an asylum
·我的思想认识与保证/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的[悔罪][悔过]与[乞求]
·郭国汀因言论“违宪”行政处罚听证案代理词
·我推崇的浦志强大律师/郭国汀
·我被中共当局非法剥夺执业资格的真实原因
***(24)《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编译
·共产党皆变成杀人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代理词
    案号(2003)黄民一(民)初字第620号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委托,指派我们作为本案原告的诉讼代理人,经仔细研究本案全部事实、相关证据以及有关法律。我们认为被告以电子邮件的形式用恶毒的语言侮辱诽谤原告并冒用原告名义散发有关公司外罚决定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和姓名权。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被告的侵权手段恶劣,影响极坏,且被告再三地重复侵权行为;对原告造成很大的精神损害。兹根据本案的事实、证据以及相关法律规定,阐述如下代理意见:
   
   一、 本案的基本事实
   
   被告钱轶娜系上海龙飞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出口部职员, 因违犯公司劳动纪律受到公司行政处罚而心怀不满, 串通许家成(被告2)寻机报复。许家成遂于2003年1月2日晚以上海热线吸铁石免费邮箱[email protected]向龙飞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员工发送157封电子邮件,侮辱、诽谤公司总经理王峥及出口部经理常虹,电子邮件中包括:“龙飞公司内部黑,妖魔鬼怪来掌权,疯狗。。。。。。新年送上贺礼来,大大花圈立两旁,左边写上悼王峥,右边写上挽常虹,烧上纸钱若干许,告慰两者的亡灵”极为恶毒的词语,对原告进行恶意人身攻击,人格侮辱,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证据1)。 之后,被告许家成分别于2003年1月5日x时x分至x时x分和2003年1月6日用东方网免费邮箱[email protected]假冒原告姓名,以公司总经理的名义向上海龙飞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职员发出处理公司员工决定的邮件,侵犯原告的姓名权,并且严重干扰公司正常的经营管理(证据2、3)。被告钱轶娜和许家成均承认上述事实(证据4、5)。
   
   二、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
   
   1、 被告钱轶娜因违犯公司劳动纪律受到公司行政处罚而心怀不满, 串通其朋友许家成(被告2)寻机报复。
   2、 许家成遂于2003年1月2日晚通过免费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向龙飞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员工发送157封电子邮件(26个电子信箱)侮辱、诽谤公司总经理王峥及出口部经理常虹。
   3、 其所用言词极为恶毒。诸如:“妖魔鬼怪,疯狗,新年送上贺礼来,花圈立两旁,悼王峥,挽常虹,烧上纸钱,告慰两者的亡灵;王常白骨堆”(证据1)。
   4、 原告及龙飞公司的员工在新年伊始的上班第一天看到由被告发出的上述内容的邮件。原告的精神受到极大损害(证据6)。
   5、 被告对发送上述电子邮件的事实供认不讳(证据4、5)。
   6、 被告的行为是我国法律明文禁止的违法行为。《民法通则》第101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第120条还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
   7、 因此原告有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损害原告的名誉权,并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 消除影响同时判令被告因侵犯原告名誉权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三、被告假冒原告的姓名以电子邮件的形式散发虚假的处罚决定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姓名权。
   
   1、 被告在实施了上述恶劣的侵权行为后,变本加厉。
   2、 被告分别于2003年1月5日x时x分至x时x分和2003年1月6日用东方网免费邮箱[email protected]假冒原告姓名,以公司总经理的名义向上海龙飞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职员发出处理公司员工决定的电子邮件数百封(证据2、3)。
   3、 被告的此种侵权行为严重干扰了公司正常的经营管理秩序,造成内部混乱,严重损害了领导的形象,造成恶劣影响,很多员工产生误解(证据6)。
   4、 被告钱轶娜和许家成承认上述事实(证据4、5)。
   5、 被告的上述行为是法律禁止的违法为。《民法通则》第99条规定, 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41条规定.盗用、假冒他人姓名、名称造成损害的,应当认定为侵犯姓名权、名称权的行为。
   6、 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姓名权。
   7、 因此原告有权请求判令被告停止损害原告的姓名权,并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 消除影响,同时判令被告因侵犯原告姓名权赔偿原告损失10,000元。
   
   四、两被告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
   
   第一被告是龙飞公司的员工,因此知道公司其他员工的电邮地址,也知道公司发生的一切事情的细节,若没有她的积极配合,协助,第二被告根本无法实施此种特殊的侵权行为;第一被告否认自已知情不能成立,因为如果没有两者的合作,第二被告无法知道公司具体部门人员的职位,更无法知道公司具体决定。从被告编造如此详细的情节分析,只能是两被告共同行为才有可能。因此两被告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
   
   综上所述,两被告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共同实施了侵害原告名誉权和姓名权的行为,两被告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两被告的侵权行为明显违法,原告的名誉受到了两被告的不法侵权行为的严重侵害,原告的精神受到了严重侵害。被告的侵权行为与原告受到的精神损害之间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原告的姓名权亦受到了被告的不法侵权行为的侵害。依法原告有权要求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在其损害的范围内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并有权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及损失。
   
   我们认为本案被告采取的手段、性质恶劣(用电子邮件方式发送数百封侮辱诽谤邮件),使用的言语恶毒、刻薄,造成的恶劣影响范围大、后果严重(此起全公司内部混乱,猜疑,严重干扰公司的正常经营管理秩序),对原告的精神损害严重(因难以断定是谁所为防不胜防)。根据我国相关法律及有关司法解释,被告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原告特别授权代理人:
   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  
    
   郭国汀  魏雄文律师     
   
   2003年5月1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拖方存有过失。因此,应当证明其存有过失。
   45、285 U.S.195 at pp.200 and 202, 1932 AMC 468 at pp.471 and 472 (1932).
   46、See also Stall &McDermott v. The Southern Cross, 196 F.2d 309 at p.311, 1952 AMC 876 at p.879 (5 Cir.1952); McDermott Inc. v. Amclyde, 1997 AMC 692 at pp.701-702 (E.D.La.1996).
   47、The Syracuse, 79 U.S. (12 Wall.) 167 at p.171 (1871); The Webb (The William H.Webb v.Barling), 81 U.S.(14 Wall.) 406 at p.414(1871);The Margaret ,94 U.S.494 at pp.496-497 (1876). See also “Liabilities of Parties to a Contract of Towage with Respect to Injury sustained by the Tow or Tug during the preformance of the Towage Service”,(1928) 54 A.L.R. Annot. 104-260 at pp.108-109.
   48、Cornell S.b. (S.D. N.Y. 1943), appeal dismissed 321 U.S. 634, 1944 AMC 344(1944); Mississippi Valley Barges Lines v. T.L. James & Co., 144 F. Supp.662 at p.666, 1956 AMC 2186 at pp.2191-2192 (E.D.La.1956), aff’d 244 F.2d 263,1957 AMC 1647 (5 Cir.1957),cert. Denies 355 U.S. 871, 1958 AMC 247(1957). See also Parks &Cattell, 3 Ed., 1994 at p.19; T.C. Robinson, “Private and Contract Carriage and Towage on the River”, (1971) 45 Tul.L.Rev.846-862 at p.850, note 26; Schoenbaum, 3 Ed., 2001, vol.2 at pp.248-249.
   49、Byrnes v. M/V Z.P. Chandor, 1987 AMC 2587 at p.2589 (N.D. Cal. 1987); Schoenbaum, 3 Ed., 2001, vol. 2 at p.360; Maraist, 4 Ed., 2001, at p.135.
   50、The Connemara, 108 U.S. 352 at pp.357-358 (1880); Knickerbocker Steam-Towage Co.v. The City of Havehill, 66 Fed. 159 at p.160 (D.C.N.Y.1895); Waterman S.S. Corp. v. Shipowners & Merchants Towboat Co.Ltd., 199 F.2d 600 at p.601, 1952 AMC 1988 at p.1989 (9 Cir. 1952); Evanow v.M/V Neptune, 163 F.3d 1108 at p.1114, 1999 AMC 516 at p.521 (9 Cia. 1998). See also Brice, 3 Ed., 1999 at paras. 1-336 to 1-339; Maraist, 4 Ed., 2001 at p.126.
   51、285 U.S. 195 at p.200, 1932 AMC 468 at p.471 (1932); The Webb, 81 U.S. (14 Wal.) 406 at p.414 (1871); South Inc. v.Moran Towing & Transport Co., 360 F.2d 1002 at p.1005, 1966 AMC 1987 at p.1989 (2 Cir 1966); Nat G. Harrison Overseas Corp. v.American Tug Titan, 516 F.2d 89 at p.94, 1975 AMC 2257 at p.2262 (5 Cir 1975), modified 520 F.2d 1104, 1975 AMC 2271 (5 Cir 1975); King Fisher Marine Service inc. v.The NP Sunbonnet, 724 F.2d 1181 at p.1184, 1984 AMC 1769 at p.1772 (5 Cir 1984); In re Christiansen Marine, 1996 AMC 2353 at p.2356 (E.d. Va. 1996); McDermott Inc. v.Amclyde, 1997 AMC 692 at p.701 (E.D. La.1996); Falcon Construction Co. v.Bacon Towing Co. Inc., 613 F. Supp. 221 at p.223 (S.D.Tex. 1985), aff’d without opinion 797 F.2d 975 (5 Cir. 1986). See also C.Lugenbuhl, “Tug and Tow and Collisions”, in International Maritime Law Seminar. The Law of Tug and Tow, The Continuing Legal Education Society of British Columbia, Vancouver, 1979; Parts & Cattell, 3 Ed., 1994 at p.18 et seq.; Schoenbaum, 3 Ed., 2001, vol. 2 at pp.245 and 250; Maraist, 4 Ed., 2001 at p.125.

[上一页][目前是第3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