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郭国汀律师专栏
·敬请张耀杰先生公开向郭国汀大律师赔礼道歉的公开函
·郭国汀训斥张耀杰
·怒斥张耀杰----南郭系当之无愧的大律师!
·痛斥張耀傑----予汝真诚道欠的最后通谍!
·郭国汀痛斥假冒伪劣人格低下的[学者]張耀傑
***周游列国 漂泊四海
·我的哥本哈根之旅
·梦幻湖畔之春晖
·加国白雪公主之宫
·雪中加国风情
·圣诞日维多利亚雪宫
·我的总统跑道
·我的超五星级总统跑道之二
·迷人的维多利亚风光
·维多利亚人间仙境
·海上明珠维多利亚精景
·世上最美的往往是大自然
·郭国汀在渥太华和世外桃源
·郭国汀律师在温哥华
·冬吟白雪诗
·山青水秀地灵人杰
·与传统观念彻底决裂?!
·文明与传统
·轻松愉快的国庆节游行
·我的巴黎之旅
·浪际天涯孤独客
·郭国汀律师在纽伦堡
·余之法朗克福之行
·吾之法朗克福之游
·感受纽伦堡
·观光德国古城堡
·纽伦古城堡风光依旧
·感受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美景
·观光布鲁塞尔
·风景如画的莱茵河畔
·郭国汀律师出席布鲁塞尔第二届全球支持亚洲民主化大会留影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留莲忘返
***(58)郭国汀律师名案要案抗辩实录
***(一)郭国汀律师为清水君抗辩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律师郭国汀对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大纲
·清水君网上组党案刑事上诉状
·江苏高院强行书面审判清水君上诉案
·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辩护词纲要
·清水君案上诉辩护词附件
·清水君案江苏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共伪法官评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案
·郭国汀律师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研究
·郭国汀归纳清水君思想论点主旨言论集
·郭国汀就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致江苏省高级法院院长函
·郭国汀致狱中清水君函
·郭国汀律师第五次会见清水君
·狱中会见清水君手记
·郭国汀就清水君案上诉审江苏高级法院刑一庭王振林法官函
·作家黄金秋被无罪判重刑十二年辩护律师郭国汀谴责中共司法不公
·我为留学生英雄清水君抗辩
·清水君近况
·清水君其人其事辩护律师答记者问
·清水君:开庭日
·清水君:我的最后陈述
·清水君狱中诗草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清水君─黄金秋自述
·狱中诗草-短诗赠郭兄雅正
·赠黑眼睛等诸友
·南郭/清水君自我辩护感人至深
·南郭/中国人决不能忘记清水君!
·南郭/清水君是当代中国英雄
·南郭/清水君在狱中受到中共监狱毫无人性的虐待!
***(二)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抗辩
***(1)中共极权暴政的最新反人类罪: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专栏
·郭国汀 中共活摘器官是真的!
·中共为何纵容活体盗卖法轮功信徒的人体器官Why the CCP Harvests the Living Falun Gong
·BLOODY HARVEST Organ of Falun Gong
·活体盗人体器官关健证人调查纪录
·惊天罪孽 铁证如山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敲响了中共的丧钟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
·郭国汀:西方媒体报导苏家屯是个时间问题
·西方媒体首次报导苏家屯事件!
·中共活割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主调查人DADID Matas 获Tarnopolsky 2007年人权奖(英文)
***(2)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强力抗辩
·Resolution for Falun Gong in Congress of USA
·法轮圣徒瞿延来为何令南郭敬重?答MICRONET有关瞿延来的质疑
·中共为何血腥镇压法轮功?
·诉江泽民案美国依据国际法的义务:是对公共安全的危胁还是种族灭绝?
·值得中国律师学习的起诉书: 诉江泽民\李岚清\罗干\刘京\王茂林损害赔偿两千万加元
·郭国汀论辩法轮功
·我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陈光辉监外执行、保外就医申请书
·为争取信仰自由权已绝食抗争七百八十天的瞿延来.
·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答三项基本原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众所周知,当货物运往国外时,买方经常会不合理地行使拒收权,并以此及货物远隔重洋的事实,作为压价的筹码……”98
   §636 首先要记住的是,就简单的经济规律而言,商业上符合合同要求的货物,在价格上升的市场中一般不会被拒收。潜在利润通常会使得法律上有缺陷的货物被接受——因而拒收更多是旨在规避市场的疲软,以及因此产生的价格下跌。为避免不当拒收造成损失,卖方常在合同中插入“拒收条款”,以排除或限制买方的拒收权(通常约定以货物价款上的折扣来替代拒收权,或允许“合理”的容差和缺陷比例)。这些条款常从不利于其起草人的方面加以解释,此种合同约定:
   “交付的货物应被视为在各方面与合同相符,买方必须接受货物并支付相应的货款,除非卖方在货物到达目的地后14天内,收到买方关于货与合同不符的通知。”98
   上诉法院在Szymonowski & Co.v.Beck & Co.案中99判定,此种例外仅适用于拒收权,一旦超过约定期限,买方即丧失了拒收权,但若交付的货物与合同约定不符,买方依然有权索赔,Scrutton大法官对此详述如下:“货物以FOB条件交付时,其目的地何在并不清楚,而货物在装船时一般无法进行检验.”(p.467)
   一份销售货物给纽约买方、条件为FOB勒阿费尔的合同约定:以保兑信用证项下的现汇付款赎单,而且“任何有关重量、质量或其他方面的索赔,均须在向买方交付提货单或其他物权凭证后10天内,以书面方式提交卖方。” Bankes,Atkin和Younger大法官(在G.F.Taylor & Co.v.E.Ofverberg & Co 案中100)判定:约定的时限应从货物交付到纽约买方之日,而非单据从交付到伦敦银行之日起算。
   贸易惯例有时会限制拒收权,或可能意图确定适当的验收地。101美国的一部联邦法律——《易腐农产品法》102——制定之“要旨在于防止收货人利用发货人因距离遥远,及因此导致的实现法律权利的繁琐和昂贵费用而从中谋利。”103
   假如拒收权为次之的损害赔偿权所替代,则诉讼将通常在卖方所在地国进行。“对于卖方而言这比起在其不熟悉的外国法院起诉要有利得多.”104
   五、货物离岸交货不构成接受(acceptance)
   §637 以往当货物运抵目的港才得以检验时,买方行使拒收权曾出现理论上的困难。虽然1967年的《不当陈述法》(Misrepresentation Act)第4条(2)款对有关法律进行了修改105,早先的《货物买卖法》中体现的基本原则却是货物一旦被接收(“接收”与“接受”是两个性质上有重大区别的术语,接收货物并不必然等同于接受货物,但接受货物则必定已接收了货物,前者仍可以行使拒收权,只要能证明货物品质不符合同或卖方的行为构成违反条件;后者则丧失拒收权,即便卖方的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买方仍只有索赔损失之权而无权拒收货物。译者注),则不论买方是否曾有过检验机会均丧失拒收权(在此种情况下,违反合同要件的行为,被视为违反保证行为,守约方仅能主张赔偿)106。因此有人主张货物一旦交付承运人,则视为在离岸点对货物不可撤回的接受;买方在境外的拒收权亦因此丧失。Bigham法官曾在驳回此种抗辩时指出:如果FOB合同中约定,除卖方因货款未付行使留置权,货物一旦装船,则视为其所有权业已转移。他说:107
   “原告提出了另两个论点,即依合同条款规定,货物在装船后所有权即行转移;或换言之,被告通过将货物装上他们的船接受了货物,并因此致使货物所有权转移。因而卖方必须收下货物,对货物品质低劣只能主张补偿。我认为以上观点毫无道理。合同中有关所有权转移的条款,仅适用于完全符合合同规定的货物,对任何其他货物并不适用;船长收取货物根本不等于依合同接受货物,船长仅仅是出于运输目的收取货物的代理人,其对购销合同一无所知,亦非依合同接受货物的代理人。”
   §638 尽管这是对该案情的正确分析,即在卖方使得货物所有权转移,以便买方不能拒收之情况下,任何拒收的意图均不能使货物所有权复归卖方;然而,如果卖方拒约履约,也就不存在此问题,而在当事双方的权利和救济,取决于在任何规定的时刻货物所在地点之条件下,108 Bigham法官的论述毫无意义。根据前文所述,不可避免的结论看来是依照表面证据,所有权确定在货物离岸后转归买方。然而,为了不损害买方的拒收权,或为使卖方能够合法地占有货物,该所有权转移仅被解释为附条件的转移。换言之,在适当的验收地确认货物符合合同约定是所有权转移的条件。如果货物经检验与合同不符,则其所有权复归卖方。Devlin法官在Kwei Tek Chao v.British Traders & Shippers Ltd. 案中109所述的适用于CIF合同的原则,亦同样适用于FOB合同。下文中的美国判例对此作了明确的阐述。
   §639 在Pierson v.Crooks案中110,以FOB条件出售钢铁的英国卖方辩称,美国买方在装船时已经接受了货物。Andrew法官说“假设所有权……在货物交付船舶时已经转归(买方),则其仅是买卖双方之间有条件的所有权转移,此项条件即是在纽约的验收权和对品质低劣的货物的拒收权。”
   而在Delaware Railroad Co.Ltd. v.U.S.案中111法官指出:“接受有两种类型——一为货物品质的接受,一为货物所有权的接受。两者不必同时进行……合同……约定接受交付的货物时所有权应当转移……但如果买方在将来的验收中发现货物品质与销售合同的规定不相符,则其可解除合同。”
   §640 接受。(acceptance)《货物买卖法》第35条对已被相关判例作出注释的有关CIF合同作了规定。112简言之,在1967年《不当陈述法》通过之前,较为近期的判例认为,FOB买方若采取了与卖方拥有所有权不相符的行为,便丧失了对货物的拒收权。例如,要是买方将货物转售,而下手买方又被推定视为已拥有货物的所有权(如未处置货物,亦未查询其是否适销,则仅有转售行为不足以损害拒收权113)。则买方即使尚未有合理机会检验货物,亦丧失了拒收权。在早先的判例如Molling v.Dean114或Morton v.Tibbett115案中,不论是否存在转售(转售时检验被推迟由境外的下家买方进行)均允许拒收权的判决之权威性受到质疑。正如Bankes大法官在E.Hardy & Co(London)Ltd.v.Hillerns & Fowler案中116提到:“在Molling v.Dean案中,并不能清楚地看出法院判案的依据”。117而Roxburgh法官在提及Pelhams(Materials) Ltd.v.Mercantile Commodities Synd.案的判决时118坦言:“幸运的是……我从Hardy & Co.v.Hillerns & Fowler案中……得到启发……我对此十分高兴,因为我相信尚有与此判决不一致的先例……我很高兴无须自行决定如何使本案的判决,与过去的判例相吻合。”(p.284)
   §641 枢密院在马耳他的Benaim & Co.v.Debono上诉案119中作出了类似的裁定。在马耳他订立的以FOB直布罗陀条件出售鳗鱼的合同中,马耳他买方在鳗鱼被下手买方拒收后,试图以品质低劣为由,对卖方行使拒收权。直布罗陀适用《货物买卖法》,但依据马耳他《民法》,买方有权解除合同,枢密院认定直布罗陀法律是合同准据法,并判定买方依《货物买卖法》第35条的规定丧失了拒收权。
   §642 上述规则产生的严厉后果与商业实务并不相符。它延滞货物流通且不必要地抬高了价格。特别是从案例中可以明显看出,此结果仅是基于所有权的考虑(根据与卖方所有权不相符的某个行为),而非因为买方在如此处置并发出拒收通知后,卖方无法立即取得对货物的处分权并因此产生损失所致。120然而,在法院中限制此规则适用的努力收效甚微。在E.& S.Ruben Ltd.v.Faire Bros & Co案中121,买方在转售前122(依未经《不当陈述法》修订的《货物买卖法》第35条的原则),必须已实际占有货物的主张未被采纳。Hilbery法官判定,由于卖方依买方指令,将货物直接发往下手买方,买方应视为已经接受货物并已丧失拒收权。在卖方营业地交货的推论是充分的,此后的转售是与卖方所有权不相符的行为。然而在Kwei Tek Chao v.British Traders and Shippers案中123,Devlin法官判定仅仅提交提单、而未随即将货物实际交付给下手买方的做法,并不损害买方拒收货物的权利。他指出必须对两种不同性质的违约所导致的两种拒收权加以区别,即有关单据不符的拒收权,和因货物不符合同规定产生的拒收权。他认为接受单据仅是有条件地转移所有权,所有处分单据的行为,仅仅是处分了附条件的所有权。因此,由于转让单据而丧失的拒收权,仅与单据拒收权有关。它并不必然导致货物拒收权的丧失。虽然Devlin法官考虑的是CIF 合同项下的权利,但没有理由为何上述原则就不能同样适用于FOB合同,在FOB 合同中,甚至可能提单从未提交给卖方,而是船东依买方指令签发提单。124当然在此种情况下,不存在接受单据的问题;但这并未使处理单据和处理货物之区别消失。在没有检验机会的前提下,以FOB条件交付的货物,其所有权的转移是附条件的。除此较小的区别,以及货物的潜在缺陷,即使经合理检验也无从发现的情况外(1967年修订之前的),法律规定以FOB条件,从供货商处购买货物的出口方,如以类似条件将货物转售给外国买方,则即使下手买方在国外检验后,以品质不符为由拒收货物,买方亦不得行使拒收权。如果由于货物品质和装箱方式等原因,致使在目的地之外的其他地点进行货物检验,均可能损坏其对于最终用户的用途,那么该规则确实存在例外。正如Greer法官在Hardy & Co.(London)Ltd.v.Hillerns & Fowler案中125所述:
   “在某些情况下,货物从发运地运抵下家买方后仍然可以被拒收……可能由于货物的状况,如果在运抵客户之前检验,会损坏其对于用户的用途,在这种情况下,货物虽然已经运抵客户,但买方仍可行使拒收权……”
   §643 Branson法官在Jordeson & Co.v.Stora Kopparbergs Bergslags Akiebolag案中126阐述道:“我认为真实的情况乃是,除了Greer法官认为可能存在的非常特殊的情况外……买方将货物交付下家买方的事实,足以使其丧失拒收权。我认为此案中,没有任何一方对仲裁员提出,此案在任何方面系特殊情况……这些货物在交付下手买方之前检验不会产生任何损坏,合同亦未约定,货物直至交付下手买方后方接受检验。正如Heilbutt v.Hickson案127一样——则其在这些事实基础上有权得出结论……即买方已经丧失了拒收权.”(p.205)

[上一页][目前是第5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