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律师专栏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
·西班牙宗教法庭
·中国基督教发展简史
·基督教与现代语言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的慈善爱与大学文化教育
·罗马帝国为何迫害基督教?
·基督教与诗歌文学音乐绘画建筑艺术文化美学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基督教与法学
·基督教与哲学
·基督教与自然科学和人文教育体制
·基督教的人人平等和反奴隶制
***(30)《近现当代真实的中国历史》郭国汀译著
·为抗日救亡战争血洒长空的美国空军飞虎队
·蒋介石打输国共内战的七大原因
·西安事变真相
·宛南事变真相: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同时借刀杀项英
·史迪威与蒋介石的命运
·腐败无能的满清屈辱史
·宛南事变真相
·西安事变真相
·到底是谁领导了抗日救亡战争?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毛泽东再批判
·郭国汀 毛泽东批判
·国民党比共产党好得多,蒋介石比毛泽东高贵得多
·文革是人类历史上最荒唐最愚蠢最无知最残暴之举/郭国汀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
***(31)《孙文传奇》郭国汀译著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的原则性区别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1、晚清的改革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3、黄花岗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4、保路运动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5、武昌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6、袁世凯趁虚劫权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7、辛亥革命的意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1、袁世凯破坏共和体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2、中华革命党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3、袁世凯称帝闹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4、袁世凯众叛亲离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5、张勋复辟帝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7.著书立说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8.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29.新文化及五四期间的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2.孙越上海宣言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3.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4.以俄为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5.反帝遵儒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6.关税事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郭国汀谈论毛泽东和蒋介石
·我为何研究孙文,蒋介石及中华民国史?
·《民族英雄蒋介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决不再沉默!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2003年3月31日 12:07:58原载中国律师网
   
   思想言论出版舆论讲学演讲结社教育自由,是一个国家现代化的基本标致之一,没有上述自由的社会必然造成社会生态严重不平衡,导致社会政治生态严重失衡.依据生态平衡原理可知,一旦生态平衡被破坏,必将给该生态圈范围内造成极为严重的灾难,且其后果不是按等差极数计算,而是按等比级数计.正是在此意义上,三峡工程95%属于灾难,而非成就;无情的历史必将以惨不堪言的后果告示国人.违背自然规律肓干者无一例外地必遭天谴!那些不顾国家民族的前途只顾一已私利者,决非人民的救星而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我们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没有任何理由再保持沉默.

   “言论人权不与保障,则人各自危,明哲保身;积此明哲保身,人自为战的国民为一国,则暮气沉沉,如一盘散沙;一种社会能斩决反对私刑反对苛捐之金圣叹,而籍没其妻子,则此社会断不能多产金圣叹,而其分子必皆幍晦自适,莫谈国事焉.“ < 林语堂全集>第18集 拾遗集(下)第126页
   
   语堂大师80年前即指出的,对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百害而无一利,仅对自私自利的独裁者有利的社会臭恶现象,到了1949年以后变本加利,有过之无不及;只到1979年方有所松动;然而八九六四后,共产党又拾起腐朽的封建专制清朝时采取的言禁文字狱,直至今日未有任何松动,反而大有封报封口封电视封电影封杂志封一切媒体封网!恨不能将12亿中国人民的思想匀洗成九个"代表"!呜呼!生于斯世究竟是不幸矣或是大幸?
   
   南郭强烈抗议当局如此封建专制极权做法!
   
   不自由勿宁死! 生命呈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我宁愿站着死,决不跪着生!
   
   如今重重的禁律让人难于呼吸,大凡有识之士皆渴盼自由之空气。生命诚宝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思想自由只有在该思想得以自由发表时才有意义。一个社会思想越活跃进该社会必然越充满活力与创造力。各种思潮越多,该社会防预灾难的自制能力越强且呈等比级数增长。统一思想,一般情况下对国家对民族决非好事而是灾难。
    
   

此文于2010年10月1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限制中所发生或需要向对方支付的法律费用提供四分之三的补偿。
   8.4. 在任何情况下,第8条的规定不能扩展到被保险人为下列事项支付的赔偿:
   8.4.1.移动或处置障碍物、残骸、货物或其他任何物品;
   8.4.2.除了相撞船舶或船舶上的财产之外的任何动产、不动产或其他财产;
   8.4.3.保险船舶上的货物、其他财产或保险船舶的义务;
   8.4.4.人员伤亡或疾病;
   8.4.5.任何动产、不动产或其他财产的任何污染或污损(与保险船舶碰撞的对方船舶或其船上财产除外)。”
    先规定该条款提供的承保范围,然后从8.4但书开始列举限制性条款来考虑例外,这种作法很合适。
    标题“四分之三的碰撞责任”概述了所提供的补偿。投保船东因与他船碰撞引起的对第三方的责任属于补偿范围。这种补偿是额外附加的,即“不包括这一保险的其他条款所提供的补偿”(8.2款)。但需要注意的是,为了免赔的目的,所有单一事故或意外所产生的理赔请求包括碰撞责任都要累计。船舶碰撞条款的第一句就是“并且还同意……”原因就在于其被判定为一个额外附加的合同 。碰撞责任条款效果一样而且更明确。保险人因此除了要承担同一事故所引起的全损或部分损失的理赔责任外还要承担碰撞责任。如果一艘船舶与他船碰撞而沉没,而这艘船的船东被认定对他船的损失应承担责任,保险人在不超过保险单保险金额的四分之三范围内,有责任承担船舶的全损和四分之三比例的该船支付给他船的赔偿。保险单的补偿并不是完美的。根据协会碰撞责任条款对被保险人的补偿限于被保险人所支付赔偿金额的四分之三。这一补偿还被有关规定进一步限制,也即在任何情况下,保险人就任何一次碰撞所需承担的全部责任不得超过保险船舶保险金额的四分之三(8.2.2项)。也就是依8.1款和8.2款保险人的责任限制在碰撞责任的四分之三比例,而且最高不超过保险金额的四分之三。
    保险人将碰撞责任限制在四分之三的范围的最初目的,是通过让被保险人承担四分之一的责任,来支持或鼓励其持更谨慎态度。如前所述,从历史上看这种作法基本上没有效果,因为船东从保赔协会可以获得另外的补偿。保赔协会长期以来承担了剩余的四分之一责任。
    这通常使得保赔协会的保险人,成为风险责任最大比例的承受方。在实践中,保赔协会通过向碰撞船舶的船东提供保证、委派律师和占据主导地位,而接管碰撞案件的处理。保险市场的保险人一般愿意担任次一级保险人角色,让协会去维持这一组织和为碰撞案件的处理提供后备支持以利于船东和保险人 。
   “法律责任”的含义
    如前所述,保险人有责任因海上风险和海上碰撞对保险船舶造成的损害给予赔偿,而无论该船舶是否有过错。碰撞责任条款的补偿,只有在保险船舶有过错,并且被保险人依法有责任的情况下才适用。因此,如果法院判定碰撞是由于不可抗力或不可避免的意外事件导致的,并非保险船舶方的任何过错或疏忽,则不能适用碰撞责任条款。这一条款也不能适用于在通融基础上被保险人对外支付的任何款项。它适用于根据有司法管辖权的国家的法律判定的被保险人应承担的碰撞责任的损失。
   应由被保险人偿付碰撞损失的理赔请求
   根据船舶碰撞条款(1971年10月1日伦敦协会修订的船舶碰撞条款)规定,被保险人“……有责任支付或应支付”,意味着被保险人在其向保险人要求补偿之前,不得不先向索赔方完成支付。碰撞责任条款也有类似的效果。其在第一行规定“……补偿被保险人支付的款项” 的协议,并在8.1款的最后强调根据“被保险人已经支付”提出的理赔请求。这使得保险人可能承担的理赔责任,不是依据被保险人对损失的责任,而是被保险人对该损失作出的支付。实践中,必须提交支付凭证,保险人一般不因为碰撞造成的损害而提供“赔付”。
   根据碰撞责任条款,被保险人只能够就其已经按要求支付的对第三人责任的部分获得补偿,这一原则在Thompson v. Reynolds一案 中得以阐明。在该案中,保险船舶依海事法院的判决而被出售,收益被支付给被撞船舶的船东以补偿其被撞所造成的损失。虽然船舶出售大大低于其市场价格,也大大低于保险金额,但依据碰撞责任条款被保险人所能获得的补偿仍不能超过这次强制出售收益的四分之三。
   关于法律费用,被保险人的支付并非先决条件;如果保险人已事先书面同意该已发生的法律费用足矣。
   有关依1930年《第三方(对保险人的权利)法》(Third Parties (Rights against Insurers)Act)而授权第三方,被保险人的支付也相当重要。根据该法,如果被保险人对第三方有赔偿责任,而在其履行支付之前破产或清算,保险单上补偿这一责任的权利就转移给第三方。从Re Nautilus Steam Shipping Co. Ltd.一案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1930年《第三方(对保险人的权利)法》适用于船舶碰撞条款和它的继任者碰撞责任条款。该案中,尽管被撞船舶还在智利法院就利润损失方面提出诉讼请求,上诉法院认为船壳保险单关于碰撞责任的(补偿)权利可以转让给第三方请求者,即已支付保证金以避免保险船舶被扣留和扣押并有权依此从被保险人碰撞责任赔偿部分获得补偿的保证人。Re Nautilus一案判决的关键是,在碰撞事故发生于该法生效之前,而清算行为发生在该法生效之后的情况下,该法是否应该适用。上诉法院判定该法应予适用,因此,之后从保险人处取得的补偿金就不能作为船东财产的一部分而交给清算人。但是,Maugham法官在其判决书的最后说到 :
   “我只补充一点,根据现有的政策,这一严格责任并不是因意外事故的发生而产生的,只有在被保险人有责任不仅要付而且依据有争议的损失的真实数额必须支付的情况下,这一责任应严格适用。但按照我们已知的对该法的解释,对于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一案件,要视该法为简明易懂相当困难。”
   Maugham法官在这里提及许多争议的问题,被保险人支付损害赔偿后,就保险单提出的请求,是否保险人承担责任的先决条件(这将在技术上剥夺第三方在保险单上的任何权利),或者,此种规定对第三方而言,其本身是否无效。因为根据该法第1条第3款,那些声称保险人在被保险人破产或清算时可免除责任的条款是无效的。虽然这一报告在争议的范围内并没有将问题说清,但上诉法院被认为作出了有利于第三方请求者的判决。在Re Allobrogia Steamship Corporation案 中,Slade法官在法院判决的附论中认为,可以肯定地说,以支付作为先决条件这一与保赔协会保险单相似的规定,不该剥夺第三方在本法的权利,不然的话那些得到补偿的权利就没有价值了,也与该法的目的不一致。这一观点随后体现在法院的两个案件——The Fanti案 和The Padre Island案 的判决中。在前一案件的一审中,Staughton 法官判决,按照1930年法第1条第3款规定,保赔协会规则中“对赔付作出补偿”(pay to be paid)”的规定是无意义的补偿。但是在The Padre Island案中Saville法官则得出相反的结论。这两个案件一直打到上诉法院 和上议院 ,最后的判决有利于保赔协会。在该案判决中Brandon 勋爵评述认为,“对赔付作出补偿”的规定完全适用于合同,并未声称直接或间接地排斥哪些合同或改变在类似如船东被勒令清算事件发生时当事人的权利。在(清算事件)发生之前,根据这些规则的船东权利随先决条件而定。亦即,首先他们应已经履行其义务,并且因此没有支付部分的权利不再发生转移。在此情况下,第1条第3款规定不适用,而第1条第4款明确规定“保险人……应如同原先一样对被保险人承担相同的责任。”
   需要遵循的是,根据1930年《第三方(对保险人的权利)法》规定,投保的船东在清算时没有对碰撞责任的全部或部分完成支付的,则不存在将转移给第三方的任何权利,上议院阐明的这一原则将适用于碰撞责任条款。
   “通过损害赔偿的方式”的含义
   “通过损害赔偿的方式(by way of damages)”的意思是民事侵权行为中应予赔偿的损害。这不扩展至由于合同而产生的损害,也不包括那些航海船舶不管对方是否疏忽其义务而取得的法定的补偿权利。这在Hall Brothers Steamship Co.v.Young案 (The Trident)中得到阐明,该案中一艘船舶到达敦克尔克(Dunkirk)港外,法国领航局的一艘领航船来到其旁边,与该船碰撞,领航船自己受损。领航船的舵有缺陷,而保险船舶则无可指责。但是根据当地的领航法,(保险船舶的)船东有义务支付领航船的修理费用。上诉法院判决,(保险船舶的)船东应当支付领航船的修理费用,“不是由于碰撞,而是由于法律。”这种赔付不是因碰撞而导致的作为损害赔偿的义务,因此根据碰撞条款无法从保险人处得到补偿。

[上一页][目前是第3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