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不自由勿宁死!]
郭国汀律师专栏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
·西班牙宗教法庭
·中国基督教发展简史
·基督教与现代语言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的慈善爱与大学文化教育
·罗马帝国为何迫害基督教?
·基督教与诗歌文学音乐绘画建筑艺术文化美学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基督教与法学
·基督教与哲学
·基督教与自然科学和人文教育体制
·基督教的人人平等和反奴隶制
***(30)《近现当代真实的中国历史》郭国汀译著
·为抗日救亡战争血洒长空的美国空军飞虎队
·蒋介石打输国共内战的七大原因
·西安事变真相
·宛南事变真相: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同时借刀杀项英
·史迪威与蒋介石的命运
·腐败无能的满清屈辱史
·宛南事变真相
·西安事变真相
·到底是谁领导了抗日救亡战争?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毛泽东再批判
·郭国汀 毛泽东批判
·国民党比共产党好得多,蒋介石比毛泽东高贵得多
·文革是人类历史上最荒唐最愚蠢最无知最残暴之举/郭国汀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
***(31)《孙文传奇》郭国汀译著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的原则性区别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1、晚清的改革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3、黄花岗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4、保路运动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5、武昌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6、袁世凯趁虚劫权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7、辛亥革命的意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1、袁世凯破坏共和体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2、中华革命党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3、袁世凯称帝闹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4、袁世凯众叛亲离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5、张勋复辟帝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7.著书立说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8.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29.新文化及五四期间的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2.孙越上海宣言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3.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4.以俄为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5.反帝遵儒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6.关税事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郭国汀谈论毛泽东和蒋介石
·我为何研究孙文,蒋介石及中华民国史?
·《民族英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身世
·《还原蒋介石》:辛亥革命中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二次革命
·《还原蒋介石》:中华革命党
·《还原蒋介石》:袁世凯称帝与张勋复辟
·《还原蒋介石》:军阀混战
·《还原蒋介石》:南北军政府对抗
·《还原蒋介石》:辞职将军蒋介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自由勿宁死!

   不自由勿宁死!
   
   作者:郭国汀
   
   【大纪元10月11日讯】我在《CIF 与 FOB合同》译后记的原文是这样的:

   
   今天终于完成了这项耗时三年半的大工程。它是否能使广大读者有所收获,有待日后各位评说。我真诚地希望读者们多提批评意见,以便将来的译作有所提高。因为英国SWEET & MAXWELL出版公司正式签约推迟,本拟于去年5月底交稿的书稿推迟至10月,本书责任编辑张永彬副编审嘱我作最后一遍审校,因为出版社拟出精品,闻之深感欣慰。是故自1999年10月1日至22日,我又进行了四校,果然又发现多处原译不够贴切,同时还校出不少错别字。标点符号则改动较大,使原来较长的句子均变成短句,便于理解。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责任编辑张宇宏对全书进行的编辑校对使我更深地理解了“认真细致”一词的含义!
   
   我的法学翻译生涯可追溯至1983年,是年我曾译了一篇被法律系发表在墙报上的,题为“衡平法法律制度”的论文。然而促使我成为法学翻译家的契机却是1987年12月我被强行取消律师资格!多少有点讽刺意味的是,一个当专职律师12年(直至1996年创办合伙律师行)却从未上过舞厅、从不知卡拉OK、桑拿为何物的“大律师”,仅仅因为被昔日恋人误解,被别有用心者挑拨而控告,堂堂司法厅竟认定我“道德品质问题性质严重”!既然不让当律师,当个翻译家总行?迄今为止,我已翻译并发表海商法,国际贸易法领域的专业论文凡28篇,已翻译译着十部。包括:《如何利用法庭戏剧打赢官司》、《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国际商事合同》(此三部专著均应选题不适或是过于陈旧而未出版,不过由此我积累了一些法学翻译的经验)《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审判的艺术》、《国际海商法律与实务》、《CIF 和 FOB 合同》、《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项目融资》、《国际贸易法》及《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
   
   法学专著的翻译是很辛苦的,且无经济效益可言。没有点献身精神,恐怕很难坚持此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然而吾以为其意义重大,商务法律主要是西方文明的产物,人类历史的经验反复证明,在当今高度科技化,电子化,信息化条件下,要想赶超世界先进,科学、法治、自由与民主乃必由之路。商务法律作为法律文明最重要的成果,业已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财产,我们理所应当拿来为我所用,并在此基础上有所创新,发展。法学翻译的效果不可能立竿见影,但肯定有助于我国现代化建设。是故,希望有更多的学者把更多当代各行各业国际经典名著专著翻译过来,只有用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来建设祖国,我们才有希望成为世界一流的国家。
   
   我们需要的决不是不讲科学的五分钟热情,我们更不能以闭关自守夜郎自大的心态对待国际先进政治、经济、文化、法律、科技思想;大量翻译各行各业国际经典名著、专著是中华民族能否在本世纪重振雄风的基础工程,也是我们真正能够振兴中华的最佳捷径,理应得到国家和全民族的高度重视,但出版界的现状不能不令人担忧。
   
   真正意义上的有着极高价值的专著,在有着数百家出版社的中国,已近无人愿意出版之境!反之那些迎合大众口味格调不高但一时有利可图的平庸之作甚至等而下之的庸俗作品,以及不少无病呻吟的所谓名人传记各出版社却趋之若鹜!这不能不说我国出版体制存在着严重的弊病,亦反映了不少国人缺乏理想不愿做艰苦工作却急功近利坐享其成的心态,但天下决没有免费的午餐!没有理想的人注定是碌碌无为者,若一个民族缺乏理想,不善于学习掌握世界各国先进的知识经验,问题就相当严重!
   
   1995年6月以前,我在福建法律界被称作“海商法专家”我也曾暗自洋洋得意自以为是那么回事。然而当我来到香港齐伯礼律师行,看到近40部闻所未闻的海商法专著、几十种提单、租船合同格式、上万页的国际海商法规资料、8个系列共1000余册的案例报导集、几十种海事海商专业杂志、数百种海事诉讼法律文书格式、数百篇国际海商法论文、我才知道自己实在是井底之蛙!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海商法领域充其量仅是小学生而已!坦率地说,我国海商法研究与实践尚处于初级阶段,这是不容否认的客观事实。
   
   落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奉行“驼鸟政策”,拒不承认自己的落后,不学习掌握国际先进经验成果。不参考、吸收、借鉴国外早已成熟的理论和实践经验成果,而想当然地闭门造车式地“创新”!急功近利的短视治学心态近年来在国内学界已有不断漫延趋势,文人相轻亦大有市场,抄袭、剽窃等文贼式的创作时有所闻,刚出校门不过数年的年青学人们纷纷出“专著”,凡此种种不能不说是我国学界一病!学者们理应珍惜自己的名誉,扎扎实实地做学问,虽然出传世之作的要求有点过分,但至少应拿出对人对已对社会负责的有内容有深度有价值的作品来。
   
   本书作为国际贸易航运法经典专著丛书的首部,相信必将受到法律、外贸、航运、保险、银行、教研各界有识人士的欢迎,尽管翻译该丛书(另外四部为《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已完成近期内将出版)《海上保险法》《跟单信用证》《国际贸易法》)出版社无利可图,译者更谈不上赚钱!我们仍将以高度负责的精神,认真细致的工作作风,完成这项意义重大的工程。
   
   知识份子是国家宝贵的财富,脑力劳动是高级劳动,但愿有一天,好书的出版不再那么艰难;著书立说不再那么廉价!
   
   最后,请允许我再次对复旦大学出版社表示诚挚的感谢!
   
   郭国汀于上海
   Thomas G.Guo
   2000年9月1日
   
   PS: 出书后发现除了其他被删除者外还删除了“自由、民主”四字。问责任编辑为何?答:上峰有令!
   
   早在90年前的五四运动中,共产主义先驱者提出的口号,为何到了今日当局反而不允许能提了呢?自由,民主真那么可怕吗?!在《我的坎坷律师生涯》中吾提及“六四学运”期间,结果出版后发现被责任编辑擅改为:“六四动乱”!我有被强暴的痛!
   
   ( 2003-2-1 14:20:33)(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