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專訪】辯護律師郭國汀談清水君案]
郭国汀律师专栏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2002年国际船舶保险条款
·Peter . Liu劳动争议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專訪】辯護律師郭國汀談清水君案

   

   

   【大紀元2004/10月1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林佳採訪報導)中國網路作家黃金秋(網名清水君),9月27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12年,家屬和律師都認爲判決不公。目前已委託辯護律師郭國汀提出上訴,以下是郭國汀接受採訪。

   

   記者:清水君被判了十二年,他為什麼被判這麼重。

   郭國汀:他這個罪名如果罪名成立至少十年以上,然後可以判無期徒刑的,如果從判刑這個角度他是倒過來使用,首先考慮無期徒刑,然後再考慮十五年,然後再往下降是這樣的,那當然啦!這個案子他這樣判很顯然我們是認為不夠成犯罪的,差得遠了。

   記者:清水君就是寫了一些文章是不是?

   郭國汀:對!他主要是組建中華愛國民主黨,這個行為在大陸是很忌諱的,大陸這個怎麼講呢!就目前這種政體,他根本就不允許任何人組織政黨,你像那個北京四君子吧!青年協會的四君子,也都被判了十年左右,對吧?

   

   記者:對。

   郭國汀:他們寫的東西跟清水君沒法比,差遠了!或者他們的組織活動也遠遠不如清水君那麼厲害,那問題就在於我認為的,清水君他只有一個組黨的行為,他沒有那種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這完全是兩碼子事,那麼組建政黨的行為並不是犯罪行為,是憲法保護的結社權,也是結社自由,那麼因為這個案子不是法官可以左右的,我私下跟法官接觸,我認為這兩個法官的水準都可以,而且他們觀念也不是那麼落後,關鍵這個案子定調是上面訂的,不是他們這個傳訟中間訂的。

   記者:上面訂的?像政法委員會還是什麼?

   郭國汀:是到底那個層次不知道,但是據說這個案子是報到北京的。

   記者:哦!這樣子,所以法官也只是…。

   郭國汀:所以這個案子從頭到尾全程錄音錄像,他要把這些錄像資料都要送到上面去,他為什麼開完庭申請延期,我們已經公開開完評論了,檢查官又申請延期,延期說是要補充比較清正的證據,實際上根本沒有遞交任何證據,也沒有再另行開庭,他真正的原因是報到上面去,讓上面的研究,上面研究以後,可能定調都是上面定的。

   記者:與其他異議人士相比,為什麼清水君被判的這麼重?

   郭國汀:那麼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組建政黨,這個是共產黨最忌諱的,一黨專政,他根本不容許任何人組建足以跟他抗衡的力量,他很害怕這個,應該說很害怕這個民間團體的力量吧!所以,他可以說是用這種殺雞敬侯的方式來撲滅這種組黨的風潮。

   記者:所以這個組黨真的是犯了共產黨頭條忌諱了。

   郭國汀:但是我認為我是支持組黨的,我堅決支持組黨,就是說有人組黨我都支持,我認為一個社會不應該是一個單元的社會,單元的社會是很脆弱的,特別是一個這麼大的國家,怎麼可以一個黨來控制所有的資源呢!這個社會應該是要多元的。

   記者:是。

   郭國汀:我家裡的電話、我辦公室的電話、手機,全部都是被監控的,監控一年多了吧!

   記者:一年多,從你開始打那個官司,是不是鄭恩寵那個官司?

   郭國汀:就是鄭恩寵這個案子開始,很多人都告訴我,我的手機,我的電話被監控。

   記者:很多人告訴你。

   郭國汀:我自己也感覺的到,反正我的手機也不換,我說我是光明正大的,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原來他不是禁止我接受採訪嗎?

   記者:哦!有過哦。

   郭國汀:有一段時間我曾經沈默過,他們愈來愈放肆,放肆到後來就公開禁止所有的傳統媒體報導我的任何訊息,然後採取種種手段來封殺我,我也被惹火了,我說你們竟然這樣幹的話,我就豁出去了,大不了就走到底,我說我大不了回家賣紅薯。

   清水君本人也是很善良的人,而且又聰明是個人才,清水君本身可以說是年輕人當中一個不可多得的一個人才。清水君他甚至已經公開表態,不再參加任何政治活動,只要讓他出來,他保證,等於好像放棄自己這個從政,他說他自己最喜歡的還是記者職業和作家的職業。

   記者:那清水君這個事情還打算要繼續上訴嗎?

   郭國汀:有啊,我正在寫上訴狀。

   記者:正在寫的哦!

   郭國汀:肯定上訴的,我說這個我一定要打到底,打到最後有一個結果出來,至於結局會怎麼樣不是我應該特別關注的事情,這個過程我要給他走完,打這個過程不是打結果,如果打結果的話我們沒法打,因為這個案子不是一個法律案子,是一個政治案子,有些人是不講道理的,特別是在中國這個政治與知識病態的政治,他不是人們正常思維的那種政治規則,沒有遊戲規則的。

   記者:沒有遊戲規則,這個我還覺得一方面是遊戲規則問題,還有另外一方面我覺得在中國的話,他這個強權吧!他會超過所有的遊戲規則,所以有了也沒用。

   郭國汀:現在一切都是以圍繞著一個權利,圍繞著一個權字,他什麼都不顧,只要能把這個權緊緊的掌握在自己手上,什麼人間道義、什麼規則全部拋到九宵雲外去了,所以就是會造成這麼多冤假錯案,現在可以說冤假錯案遍地都是。(h


此文于2015年10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