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清水君─黄金秋自述]
郭国汀律师专栏
·决不以出卖灵魂出卖人格尊严为代价打官司
·严正警告流氓无赖中共匪帮
·南郭警告胡锦涛别再玩火!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枉法滥捕自由作家谭作人先生
·胡锦涛最害怕最恨谁?
·为申曦(曾节明)作证的证明函
·论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解析
·中共阉法院认定的颠覆国家政权案件"犯罪事实"简析
·关注声援支持中国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我为郭泉博士抗辩
·敬请各界朋友关注声援支持民主斗士郭泉教授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颠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系违宪恶法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法学专家”是因“理性”还是因“奴性”而胡说八道?!
·强烈谴责胡锦涛及中共专制暴政枉法杀害英雄义士杨佳!
·杨佳精神不朽 抗暴当走退党之路
·岂能将英雄义士杨佳与希特勒、哈尔曼、唐永明相提并论?!
·杨佳案7名涉案警察证人和杨佳的母亲必须出庭作证
·郭国汀预言死刑将造就更多杨佳
·杨佳略传六则一揽
·悼颂杨佳
·杨佳依自然法无罪而且是个值得国人敬重的英雄!
·郭国汀再谈杨佳案的辩护
·郭国汀律师的臭文
·正义、尊严、公道与犯罪----杨佳有罪吗?
·敬请关注声援失踪的律师英雄张鉴康
·强烈谴责中共胡氏当局非法剥夺人权律师张鉴康的执业权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强烈谴责中共恶意迫害自由战士杨天水、许万平/郭国汀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暴政政治迫害冯正虎先生
·历史耻辱柱上的中国法官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
·良知律师朱久虎被刑拘突显中国司法制度的流氓化/郭国汀
·闻小乔遭警方驱逐毒打有感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纵容黑社会暴力侵袭郭飞雄先生的暴行!
·敬请各界朋友们关注声援支持正在为全民族承受无边苦难的英雄郭飞雄
·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强烈谴责上海市当局非法拘禁李剑虹 郭国汀
·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再暴露——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
·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迫害人权律师杨在新!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滥施淫威迫害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吕耿松
·中共专制暴政再次公然指鹿为马!——我为陈树庆先生抗辩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专制暴政悍然施暴人权律师李和平!
·谁是精神病?!敬请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先生
·郭国汀敬请全球华人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迫害!---我为荆楚抗辩
·严正警告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律师!
·郭国汀谈胡佳案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郭国汀
·严正学先生何罪之有!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50)坎坷人权律师路
·郭国汀致中国律师网全体新老网友的公开函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令我热泪横流的小诗 郭国汀
·无知缺德者当权必然造成人为灾难--正视科学尊重科学
·我们要说真话-答红旗生的蛋 郭国汀
·出身论,成份论应当休矣!
·民族败类!你是否中国人?
·说句心里话
·孔子当然伟大.郭国汀
·时代不同了! 郭国汀
·可敬的国安公安或网警请自重!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中国律师网上支部有感/南郭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清水君─黄金秋自述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清水君─黄金秋自述
   作者:黄金秋
   【大纪元10月20日讯】我在海外的生活,主要分为网上和网下两个部分,网上的另有《三万余安长之爱民党缘起》,这里只说说网下的部分,也就是现实生活吧。

   〈一〉
   我于2000年1月25日经香港转机,飞到马来西亚,入读于吉隆坡KDL(伯乐学院)的语言学校,由于在国内缺乏英语基础,经测试后入LB(Lower Basic)─低级基础班学英语,两个星期后跳级到HB(High Basic)班,又两个星期后参加考试,跳入LM(LOWER MIDDLE)中级班就读,两个月后在英文写作、语法、综合运用等科目考获第一,以总分第二的成绩直接毕业,获得英国林肯大学电脑咨询系统在KDL招生的入学资格,就学电脑咨询专业。于2000年8月正式入学,2003年5月正式毕业,获资评专业理学士学位。
   2000年12月左右,我在大马畅销华文报纸〈〈南洋商报〉〉看到大马中央艺术学院大众传播系招生并提供奖助学金的消息,便携带个人简历、新闻作品、文艺作品去学院联系,获得该学院陆院长(陆植华)与系主任孟沙(原大马华文作家协会主席,南洋商报文艺主任林明水)的欣赏,得到全额奖学金,免收一切费用,并鉴于我在国内就读过鲁迅文学院作家班,在新闻专业本科自学考试已获7门及格的成绩单,破格豁免许多学科的学分,直接与2001年1月入读该院大众传播系最后一年课程,顺利于2001年 12月正式毕业参加毕业典礼并另获得「优秀写作文奖」。毕业后,中央艺术学院给我聘秘书,正式担任该院新闻(大众传播)系兼职讲师,教授新闻写作课程,自 2002年1月起开始兼职。
   中央艺术学院(CENTRAL ACADEMY OF ART)是大马艺术类院校中最负盛名的高校,在我担任兼职讲师后,孟沙主任曾邀请我转为工作签证,担任大众传播系主任助理或副主任职务,并已呈报院长同意。但该院出现董事会纠纷,院长离职,稍后学院被接管合并,大众传播系于2003年初迁至其他新闻学院。我在2001年1月至2002年12月两年之间,一直在CAA与KDL两个相距百余里的高校来回奔波,或者两院同时主修电脑与新闻两个专业,或者这边做留学生听课那边做兼职讲师教课,每日花在巴士上的时间也有三四个小时,辛苦非常,而且两院各不知情,以免影响正常的学业和工作。但毕竟时间紧张,KDL学业要求极高,出勤率必达到80%以上才能参加考试,否则重修重交学费,我曾因某科出勤率75%,而在考场被逐,被迫重修一学期,无论如何,两个专业的课程我均能顺利修满毕业,也是一个小小的奇迹。CAA中央艺术学院给我的全额奖学金是大马中国留学生中的首例,而作为留学生身份担任学院讲师,也是唯一的。英国林肯大学在KDL的电脑咨询专业,收费较高,我曾以入学成绩,国内成绩等申请奖学金得到KDL院方支持,但在赴CAA工作途中竟不慎遗失了申请表格,鲁院毕业证书,成绩公证书,获奖证书等原始资料,殊为痛心,遍找不获。
   我到大马后不久,即开始在〈〈南洋商报〉〉开辟专栏「中国学者到大马」在〈〈新生活报〉〉开辟专栏「天涯红尘路」,在〈〈风采〉〉月刊开辟「神州写真」专栏,并为〈〈都会佳人〉〉等报刊做专题策划和采访,在大马新闻界有一定声誉,2001年8月,我以中国留学生身份获得由马来西亚大学主办的「第十三届全国大学(大专)文学奖」散文冠军,该奖由大马国立大学轮流主办,我是唯一一个获此奖的外国留学生,〈〈星洲日报〉〉,〈〈光明日报〉〉,大马新闻社等媒体均对我进行了采访报道,设在香港的国际媒体〈〈亚洲周刊〉〉也分别在2001年,2002年两次对我进行图文报道,称赞中国留学生在大马的表现。
   2001年十月左右,传闻有KDL两名17岁左右的中国女留学生相继遭到侵害:一名于行走时被王名马来、印度人掳至墓地轮奸,一名在门前倒垃圾时被掳至面包车上遭七名马来、印度人轮奸……当同学电知我此事要我联系媒体时,我建议先联系院方,由院方报警解决,暂不要联系媒体给院方压力,但在院方欲隐瞒不报甚至有人对中国留学生恐吓威胁时,又挺身而出,要求院方为留学生声张正义,维护留学生人身权益,随后我们向中国大使馆汇报,获得大使馆的支持协助,统计留学生遭受的各类人身侵害,虽然据传遭受轮奸的两名少女均在事发后迅速返回中国终止学业,找不到被害当事人(也可能是出于爱面子的心理不愿指正报案),但我们还是一次性象大马警方报案27件,引起了大马政府和中国大使馆的重视,大马政府在学院附近留学生生活区域加强了警力巡逻,学院也公布了所有求助、报警电话,中国大使馆也派专人到KDL专门召开「中国留学生座谈会」经常保持联系。受此事的激发,中国留学生门组织了「中国留学生同学会」作为维护留学生权益,传达留学生心声,与院方交流配合,与大使馆密切联系的渠道,我受委托起草了〈〈告中国同学书〉〉,参与了筹备工作,参加了首届筹备会议,但谢绝担任理事、竞选主席的提议,在「中国同学会」成立后便完全退出,未再参与任何事宜。2002年,「中国同学会」在大使馆的全力支持下,在学院举办了「中国文化周」,我从中协助并撰写新闻报道供给有关媒体和大使馆。
   2001年初,大马某出版社老板、英国留学博士看到我在〈〈南洋商报〉〉专栏后,与我联系,委托我为其研究撰写有关儒教与伊斯兰教的专著,后正式签订合同,此后相继完成了有关儒教、伊斯兰教、客家文化等方面的文章,由大马某出版社先后以他人名义出版,他人后成为台湾某大学的教授,据说在大陆也做大学客座教授。
   2001年夏,台湾民进党中国事务部与大马民主行动党青年中心等华社民间组织在吉隆坡举办两岸关系研讨会,我在与会期间以中国留学生「黄金」的名义,质问民进党中国事务部负责人是否为中国人,迫其收回分裂言论,自承「中国人」身份,并阐述了和平统一的伟大意义,令与会者深有同感,但不幸遭到恐吓,跟踪(见〈〈论两岸关系〉〉文).
   2002 年夏,台湾国民党中常委,台北市长马英九正式访问大马吉隆坡,在之前召开的「新闻记者招待会」及稍后举行的大型讲座会上,我以中国自由记者的身份,追问其对开除李登辉的态度,令其一再搪塞之后不的不表示回台后认真研究(马英九回台后带国民党党员赴李府,亲促其辞职退党,对台独势力是一大打击),并建议其考虑宋马合作(宋楚瑜,马英九),国亲联盟的前景,放弃小我服务大局对全台湾负责,马英九感慨的说:「听君之言,令我想到三国演义里面刘备对诸葛亮说的话「先生不出,置天下苍生何!……」其后,马英九向主办当局了解我的身份,表示台湾台北正在打造「文化城市」,若我有意,可邀我去台北作「访问学者」。会中,台湾随访媒体都向我索要采访资料,台湾第二大报《自由时报》主任记者陈晓宜托人索取我的个人履历,传达聘请我担任《自由时报》正式记者的意愿,但我那时尚未毕业,况且考虑《自由时报》为台湾民进党主办,因此未做答覆,后我将《论两岸关系》一文传给《自由时报》,因宣扬「统一」思想被拒发表。
   2001 年10月10日,我应《亚洲周刊》驻大马特派员祝家华博士之邀,赴某酒店观摩台湾驻马办事处举办的「双十国庆」,将自己撰写的呼吁「和平统一,两岸互利」的万字论文《论两岸关系》亲自面呈台湾的驻马黄姓大使,台北办事处新闻组组长张兰新女士,以呼请台湾朝野各界正视中国人的心声,回到统一立场,后来更通过留学台湾的大马华人学者,将此文传递给台湾学者,以加强统一舆论,唤醒台湾民众。
   由于电脑咨询专业收费昂贵,兼之生活费交通费等负担较重,在担任兼职讲师、专栏作家、特邀记者、文化「替身」之外,我也在周末做过中文,电脑家教,为当地华侨商人,演员等补习华文电脑,此外只有厚颜无耻地向已退休的父母亲求救,经常申请缓期交款,在校方财务经理面前求情填表,然后等款如救命一般地等,而父母亲那边却被迫把借到的钱去黑市买美金,寄到我这里已折损不少了。当然,我也被迫向当地的朋友借钱周转,有时借到,有时借不到,不论怎样,借到的要还清,借不到的也要感谢,这就是生活──真实的黄金秋的生活。
   〈二〉
   海外有许多留学生是独生子女,是贪官之后或是大款之后,而我都不是。作为大马一万多留学生的一员,我是最优秀的一员!虽然在很多时候我是每日只吃一餐,有些日子更是要采摘杜鹃花为食,有时把钱用在网上了。但我并不羡慕那些无所事事大手大脚的独生子女留学生们,我有我的充实富足。2000年夏,我参加了〈〈星洲日报〉〉举办的「亚洲文艺营」。还参加了在大马主办的台湾香港大马新加坡中国媒体界的「媒体发展研讨会」并结识香港凤凰卫视副台长曹景行,亚洲周刊副主编邱启枫以及台,新等地媒体负责人,后来还曾推荐大马官方新闻社(马新社)华文女主播陈伶娜到香港凤凰卫视应聘面视。
   至于业余的生活,一是广泛深入大马民间的各个阶层访问在马华人华侨的工作生活,与马来人,印度人等各种民族交往交流,研讨大马三大民族,多元宗教、文化并存的社会现状,了解大马政、经、外交各方面的经验成就。2001年秋,我在中央艺术学院期间,还作为中国留学生参加了到大马霹雳洲金保市的「下乡实践团」,在大马乡下采访学习一个星期,吃住在当地居民家中;二是广泛随邀参加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以及福建妈祖,日本创价学会各类活动,从中学习研究宗教与文化,大马基督教英文堂,中文堂两中语言环境,既可让中国留学生学习英文,熟悉环境,广交朋友,排遣寂寞;又可为一些中国学生提供生活上的帮助和学业上的补助,甚至也成为中国留学生在海外集体过节的场所。我参加较多,有一次在元旦参加书法大赛还获得第一名;三是如火如荼的开展网恋活动。此外,还参加了大陆作家余秋雨,马兰,卫慧以及台湾作家杨牧、南方翔等人举办的文艺讲座。
   特殊的活动有两次,一次是2001年8月,我应约北上,只身从吉隆坡雇车到达泰国曼谷,但朋友夏小雪未到,我在酒店等其来电,不敢稍离。她每日要我坚持等待,十日后告知我护照被扣不能从新加坡前来,我只好返回,已耽误开学日期,期间与其朋友张曼倩结识;第二次是2002年8月,我赴香港,寻找朋友童怡及其姐童洁。但她们已搬家,原址无人,后赴明报报社参观,亚洲周刊副总编邱启枫请吃晚宴并约稿,曾呈个人简历给东方日报,苹果日报,回马后接到面谈邀约,但个人考察认为香港已是「夕阳」城市,上海才是「朝阳」城市,故不再赴港,后选择回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