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id=guoguoting&art_num=120>发表评论] [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id=guoguoting&art_num=120>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
郭国汀律师专栏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60)郭国汀律师论文案析与评论
·论FOB合同下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义务
· 论海上火灾免责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无正本提单放货若干法律问题
·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起草者说开去
·集装箱保险合同争议举证责任规则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水上油污若干法律问题 郭国汀
·油污国际公约若干问题 郭国汀
·海上油污损害赔偿适用法律研究/郭国汀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处理货抵目的港后收货人不提货的措施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托运人对海运合同货损、货差没有针对承运人的诉权
·海上货运合同货差纠纷案析
·共同海损案法律分析
·货物被骗属于货物一切险承保范围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
·GENERAL TRADE诉绍兴县进出口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品质纠纷案析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毁约应向谁索赔损失?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2002年国际船舶保险条款
·Peter . Liu劳动争议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郭国汀
   【关键词】政府欺诈/强制拆迁/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委托,指派我们作为其特别授权诉讼代理人,今天依法到庭.经认真研究全案事实,相关证据及有关法律,我们认为被告与第三人恶意串通,伪造证据,弄虚作假,非法作出 “苏相建拆许字(2003)第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严重侵害了原告依法享有的合法正当权益,理应予以撤消.兹根据本案基本事实,相关证据及有关法律提出如下代理意见,敬请合议庭慎重考虑并予以采纳: 
     为便于合议庭客观公正地审理案件,兹归纳本案基本事实如下: 
     一 本案基本事实: 
     2000年2月1日丽人厂与吴县国土管理局签订吴土让合(2000)第9号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该合同受我国法律保护,任何人无权任意侵犯.. 
      
     2001年1月11日丽人厂取得吴房权证陆慕字第17001853号房屋所有权证,合法取得该宗地上建筑物所有权. 
     2001年5月丽人厂取得吴县市国用(2001)字第1338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正式取得该综地土地使用权五十年. 
     2002年9月22日第727号苏州市相城区发展计划局文“关于205省道北接线西侧绿化景观工程项目的批复。相城城市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为改善相城区生态环境,美化苏州市北大门,根据区政府工作安排,经研究:同意由你公司负责在205省道北接线西侧建设绿化景观工程项目。项目主要建设内容:绿化种植、景观小品、雕等,占地32亩。总投资450万元.该批复实际上是2002年底早已完工的另一绿化工程项目批复. 
     2002年9月23日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颁发相建规(2002)地字343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根据城市规划法第31条规定,经审核,本用地项目符合城市规划要求,准予办理征用划拨土地手续。用地位置;阳澄湖中路205省道路口;用地面积:21.55亩。批准文件:(相计投
   [2002]第727号);用地定点申请书;用地范围红线图;总平面设计图。该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同属早已完工的另一绿化工程项目的许可证. 
     2003年3月26日苏州市相城区国土资源局致汕头市泰峰实业有限公司函(证据1):证实被告和第三人在涉案综地拟 “开发建造高层写字楼”. 
      
     2003年4月3日,原告与第三人法定代表人金局长,元和镇场镇长,和朱部长就拆迁事谈话录音证实被告及第三人拆迁涉案综地的真正用途是商业拆迁,引进外资盖高层写字楼,并非其所称之绿化工程.(证据2)对于此份证据,我们认为尊敬的审判长当庭口头决定不予采纳,过于急迫,于法有悖.查< 最高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7条第2款: “以偷录…等手段获取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证据材料;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正确的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只有侵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的偷录的材料, 才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并非凡是偷录的录音材料不能作为定案证据.况且,判断证据应当综合全部证据进行分析;该证据并非孤证.与证据1和证据3相互印证足资认定该录音资料所证内容的真实性,客观性.因此再次敬请合议庭重新考虑采纳此份证据,以免留下不应有的遗憾! 
     2003年5月19日苏州相城区国土资源局出具相地国拨
   4号“关于苏州市相城城市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划拨土地的批复”:同意实施205省道北接线西侧绿化景观工程项目,占用205省道西侧国有土地21.5亩。该用地所涉的图幅号为H-51-14-(59),图斑号为36/111。具体用地位置及范围详见所报附图。综合比较分析上述和下述各项证据,该文件属伪证无疑. 
     2003年7月31日相城区国土资源局,相城区元和镇人民政府“关于对泰峰实业有限公司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处理意见(证据3)”:"待该土地上建设商住房后,区政府承诺以优惠价格提供相对于599万元的建筑面积”。再次证实涉案综地的真正用途是建高层写字楼而非所谓绿化工程.  
     工商调查材料证实:苏州市相城城市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是:相城区交通局和相城区建设局。后者占46%;其中汪兴发既为建设局局长又兼任城建公司副董事长和公司经理。而该公司用房由相城区建设局无偿提供(证据4)。表明实际上被告与第三人性质上属同一实体,表明被告实质上利用手中职权给自已非法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 
     二、被告与第三人恶意串通,打着“绿化景观工程”的旗号,实际将在该处进行高层写字楼开发,以欺诈手段违法骗取、核发拆迁许可证 
     1、2003年4月3日,原告方王根元接通知如约与第三人、元和镇政府三方商谈有关拆迁事宜时,第三人(金全元)坦陈:要在该处开发建造高层写字楼,搞商业运作,当时就原告提出的方案进行了协商,但未达成协议[见证据2]。此后,第三人与被告串通,采用欺诈手段、以“绿化景观工程”的名义,非法强行收回原告的土地使用权,并由被告核发了拆迁许可证。 
     2、苏州市相城区国土资源局在2003年3月26日给案外人泰峰实业的《函》(证据1)及2003年7月31日的《关于对汕头市泰峰实业有限公司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处理意见》中(证据3),明确表示“我区拟在贵公司14.99亩的地块上[土地证号为:吴县国用(2000)字第0013号,与原告地块相邻]开发建造高层写字楼”。经原告在区规划局查明,该处(包括原告和案外人泰峰实业两家的地块)的规划确是开发建造高层楼房[见证据11区规划馆中区整体规划大型模型的照片]。区发展计划局投资工贸科的刘义科长在原告的调查中证实该处实际不一定用于绿化景观建设。 
     上述证据充分证实第三人与被告相互串通,打着“公共利益”的旗号,以“绿化景观工程”的名义,强行非法收回原告的土地使用权,实际将在该处进行高层写字楼开发,以欺诈手段违法骗取、核发拆迁许可证的违法事实。 
     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七条第二款、《苏州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六条第三款的规定“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应当自收到申请人提交的全部文件、资料之日起三十日内,对申请事项进行审查;经审查,对符合条件的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对不符合条件的应当书面答复申请人”。《<苏州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实施办法关于“拆迁许可证、停办通知等审批程序”的规定:“申请人提供全部文件资料后,拆迁管理部门应当在《条例》规定的审查期限内完成审查工作,审查工作应当围绕批文的合法性、拆迁资金的落实情况和拆迁计划方案的可行性来进行。”对于前述违法事实,被告不仅明知,而且部分违法行为正是在被告的直接参与下实施的,被告不仅未对第三人的申请事项进行审查、也未履行对相计投(2002)第727号、相建规(2002)第343号及相地国拨(2003)4号等项目审批文件进行合法性审查的义务。 
     三、“205省道北接线西侧绿化景观工程项目”有关批文内容明显不一致、前后审批文件相互矛盾、工程四至范围不清,被告未经核实便将原与该绿化工程毫无关联的新苏虞公路99号地块列入拆迁范围,并违法颁发了拆迁许可证 
      
     1、相计投(2002)第727号工程项目批复内容“工程项目占地32亩,总投资额450万”。而相建规(2002)第343号文、相地国拨(2003)4号文中的占地均为“21.55亩”,该工程仅对原告及案外人汕头泰峰公司的土地使用权的补偿就远远超过450万数倍。32亩如何变成 21.55亩,450万如何变成(至少)千万以上?是工程项目内容变更(需要变更审批手续),还是第三人恶意篡改工程项目内容,或者727号所批复的工程项目与第三人实际实施的项目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工程?被告迄今未能提供任何关于相计投(2002)第727号文所批复的工程项目依法变更的证据,而被告对与工程立项用地面积、投资额均不相符的拆迁申请,未经核实便予以核准,其行为明显违法。 
     此外,相建规(2002)第343号文所确定的工程用地的准确位置为“阳澄湖中路205省道路口”,原告拥有使用权的地块在新苏虞公路99号,并非阳澄湖中路205省道路口,所处位置与该路口案外人汕头泰峰公司的一块土地相隔;且该路口(阳澄湖中路南北两侧)的绿化工程早已于2002年下半年完工[见现场]。被告及第三人系采取移花接木的手段,将原与该绿化工程无任何关联的新苏虞公路99号地块强行列入拆迁范围的,实质属于采取欺诈手段强取豪夺. 
     2、被告所提供的批文,包括相计投(2002)第727号批复、相建规(2002)第343号文及相地国拨(2003)4号文均未列出工程项目的四至范围,被告没有提供任何能够表明工程具体四至范围的附件材料(原告在举证期间内已向相城区法院提出调取上述三个文件全部原始附件材料的申请,相城区法院以上述证据属被告举证范畴为由未准许调取)。被告提供证据中,用于表明原告的地块属拆迁范围的证据只有第14、15页的“红线图”,但这张红线图根本不是“绿化景观工程”的红线图,红线图范围与第三人申请及被告核准的拆迁许可范围相矛盾: 
     (1)原告新苏虞公路99号土地面积10.368亩,北邻的案外人泰峰实业的土地面积14.99亩(两地块之间还有数米的共用通道)。而工程占地面积21.55亩,并非占用两家全部土地面积,该红线东侧距205省道北接线西侧现有绿化间隔近10米,这种绿化工程符合常理吗?这种规划红线只能是弄虚作假的结果。 
     (2)红线范围只占用了原告部分土地面积,该地块东侧部分土地并不在红线范围内,第三人的申请及苏相建拆许字(2003)第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也将拆迁范围表述为“以规划红线范围为准”-这表明拆迁范围仅限于规划红线内的土地;但是,在第三人及苏相建拆许字(2003)第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中所明确的拆迁面积却为“建筑面积2439.54平方米,占地面积为6912.10平方米”。也就是说,第三人的实际申请及被告核准的拆迁范围是包括原告全部的土地面积,已超过规划红线范围。 
     3、相城区国土资源局在原告《国有土地使用证》(吴县市国用[2001]字第13380号)尚未注销、原告对该地块拥有合法使用权的情况下,用相地国拨(2003)4号批复将该地块划拨给第三人,该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该行为的违法性至为明显。 
     四、被告及第三人的主体资格不合法,被告没有履行报批手续,所颁发的拆迁许可证无效 
     1、本案第三人区城建公司的股东为本案被告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和苏州市相城区交通局;第三人区城建公司的副董事长兼公司经理,是被告的分管领导(原为江兴发副主任、现为金全元副局长 两人均为国家公务员);第三人的办公用房由被告无偿提供(见证据4)。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