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就郭少坤、王迎政案致中国领导人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郭少坤文集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郭少坤、王迎政案致中国领导人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3月4日鼓楼区法院据该区检察院公诉开庭,结果并无新证据,依然只有某嫖娼嫌疑人指控郭少坤敲诈他500元的所谓证词。郭少坤1997年仅仅是帮助派出所提供扫黄线索,当时因工资奖金关系还在局里,还没转到他工作的局办公司,希望通过这种帮助保证奖金不被取消,而当时他的人事档案关系也还在局里。少坤找嫖娼嫌疑人侧面了解情况时并未有任何非法行为。1997年事情就已澄清。3月4日下午4点多开的庭,据说有外地的朋友来旁听被拒绝,庭上只有我们亲属与律师。公诉人指控的罪名明显不成立,贺律师勇敢地为老郭做了简明的无罪辩护,对起诉理由一个一个作了有力的批驳,老郭也为自己作了清白的辩护,唯一的所谓举证人也没有出庭为其提供的证词作庭证。公安局根本拿不出新的证据,法官几次横蛮打断老郭的辩护,公诉人被老郭问得哑口无言!结果只能是草草宣布休庭,也没有公布下次公审的日期。现休庭待判。

   显然,逮捕我丈夫有打击报复迫害嫌疑。徐州这地方法治情况,只要提到少坤的朋友袁成兰,与吴敢一案,你们就不难想到。尤其令人气愤的是,徐州少坤的朋友王迎政仅仅因为打少坤的不平,给江泽民、罗宾逊写信,要求释放少坤,便被以“煽动罪”遭到刑事拘留。事情就这么简单,为什么要这样硬整少坤,硬整王迎政,得由徐州有关方面说明。希望你们尽快派人调查,以免徐州鼓楼区公、检、法共同制造冤案,并早日放人。

   江苏省徐州市市民朱风华 1999年3月7日

   (通信地址:江苏省徐州市湖滨新村79幢5单元601室;

   邮政编码:221006 ; 电话:0516—5710617)

郭少坤先生入狱初给朋友的信

   百华兄:

   你好!

   没想到会在监狱里给你去信。

   当局的卑鄙、无耻实令天下人发指,他们竟然把过去一年多处理过的事再拿过来定我罪,足见其政治流氓伎俩,同时也证实了他们的空虚。

   感谢你对我的关怀,还有其他朋友,请你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保持国内外联系,通报我的情况,并从人道主义来为我呼吁。

   祝一切好!

   少坤书 3.20匆草

   百华兄:

   近好否,十分挂念。

   入狱已两个多月,经过紧锣密鼓的演奏,这幕对我打击报复的闹、丑剧已落下帷幕,两年的徒刑在等待着我,一轮新的炼狱又将展开。

   对此次的政治迫害虽在意料之中,却万没想到他们将过去就已借口加害过但无效的事,再翻回来进行又一次迫害,实令世人不齿,连所有办案的人员及看押人员,无不都向我直言迫害内幕及表示同情,(这些我都将在未来的回忆中真实记录)尽管当局出了口鸟气,但历史终将记录其丑行。

   王迎政为我入狱,令我惋惜,我已在狱中见到他(他因和人打架被戴镣),无谓的牺牲,应为教训。

   据我爱人探监时讲,你及国内外朋友为我的遇难而奔走呼吁,多方营救,使我不胜感激,在此,谨向您并通过您向所有关心我的国内外朋友表示衷心的谢忱,并转告他们,郭少坤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拼争到底,决不妥协,视死如归。

   由於看守所条件恶劣,生活艰苦,使原来的伤残病情加重,双眼视力下降,断腿肌肉萎缩,我已向当局提出保外就医申请,而至今未给答复,显然,他们是不会对我实行人道主义的,我已为家属草拟一份致联合国有关组织的呼吁,寄给你在润色後请传给刘青先生和卢四清先生,作最後的努力,争取能使为共产党卖命致残的身体得到治疗。

   如迫使我服刑,我因丧失劳动能力将断然拒绝。我已向他们讲过:“我不是罪犯,而只是一个丧失自由的人。”我如继续失去自由,我也会利用失去自由的时间去自由的思索、写作(主要是我的蒙冤纪实),我不会虚度时光。另凡为中国民主事业的所有活动都请您代为签名。他们还没有剥夺我的政治权利,我仍可行使我的公民权利。

   请转向朱锐先生、林老、杨海先生、王泽臣先生问好!所有朋友容後一一致意!

   寄上两首七律,请指教。

   因牢中无纸,用此卫生纸书写,还望见谅。(因不能复印,请代存好!)

   即颂

   安好!

   郭少坤 匆草

   99.4.10

   为民从警身两残,替国分忧失饭碗。

   因为民怨又呼吁,身先囹圄入牢监。

   欲加之罪莫须有,无耻栽赃鬼欺天。

   螭魅魍魉行无道,自信恶极物必反。

   1999年4月7日

   为民作主身被囚,群魔弹冠众亲愁。

   梦拭白发慈母泪,常为贤妻孤独忧。

   愧对双亲膝前孝,难抚儿女心内疚。

   天伦可失志难丧,雄心永向光明求。

   1999年4月10日於牢中□

北京之春2000.02.http://bjzc.org/bjs/bc/81/72

(就郭少坤、王迎政案致中国领导人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