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不得不说的话]
郭少坤文集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中国反腐15年面面观
·严冬过去总是春——祝贺杨建利先生即将出狱
·看警察权力的滥用和无用
·杂议“十七大党代表的载誉归来”
·中国政府首脑为什么不在退休后到国外演讲?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建军节”感言
·谈谈薪酬的“政治”
·洗礼
·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中国有没有明天——读黄河清先生大作有感
·重读樊百华先生旧文感作
·“十七大”之前 请不要政治作秀
·诺贝尔奖为何无缘中国
·想念吕耿松先生
·迟到的挽词——悼念包遵信先生
·李海印象
·“十七大”后的中国一月记事及浅析
·闲话“选举”
·灯光下,有谁想过中国煤矿工人的血和泪?!
·物价如此疯涨 百姓何以聊生?!
·圣诞节有感(一首)
·维权始知世道艰
2008
《自由圣火》
·敬和于浩成先生(二首)
·奥运会之前的几点忧思
·谁来听听和关注他们的《血泪控诉》?
·鼠年说鼠
·仇和能“求和”吗?
·还有多少中国人在跪着和为什么志愿下跪
·“两会”召开在京又见百姓下跪
·令人深思的“生财之道”
·代表人民者知多少——写在“两会”之后
·“和谐社会”下的孩子游戏和警察赌博
·有这样的“先进公安局”——记江苏省丰县公安局的“政绩”
·安得广厦千万间,聚得酒色共开颜——论当代中国式腐败
·胡佳能够获得“保外就医”吗?
·“五一”感事
·向灾区捐款前后的几点思考
·如果
·如何“化悲痛为力量”?
·王子犯法,能与庶民同罪吗?
·我的“六四”之痛
·李小鹏上任山西省副省长的第一把火
·再说捐款
·随处可见的“范跑跑”们
·中共历次党内斗争导致的民主失败及其后果——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87周年
·警察牺牲后的人民反映以及我的看法
·老百姓想知道什么以及又能够知道什么——再评杨佳案
·瓮安县事件证明了中国维权道路的艰难
·《规定》有用吗?
·那一年——我所知道的那两位漂亮大姑娘
2009
《自由圣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得不说的话

   我不会巴结人,也不会趋炎附势,更谈不上会溜须拍马,如果是那样,我早就是一个地方的共产党的公安局局长了,哪里还用得着在这里舞文弄墨鼓吹自由与民主,更用不着到处呼吁良知和道义来关注自己的生存状况了。在我的眼里,只有主张天理人伦和公平正义以及追求自由民主事业的人事才能引起我的好感,才能使我与其为伍和引为同道,否则,我不但是耻与为伍,而且还要坚决与其划清界限,并揭露批判。

   也正是我的这种性格,决定了我如此的命运。我为在中国执政的共产党统治的社会秩序卖命落得个终身残废而却被共产党扫地出门;我为追求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丢失饭碗不但是无人怜悯,反而遭到包括自己亲人在内的好多人的抱怨不休;我为自己家乡的父老兄弟们坐牢,由于老百姓无权无势也无人能搭救;这不,我又为了中国民主和人权的纯洁和发展又得罪了很多人,包括自己的同道朋友;。。。。。。总之,我这个人只要还活下去,就会永不停止的“得罪人”。

   在此,我不得不就自己又是如何“得罪”同道朋友的事情真相昭告如下,请人们洞鉴。

   还是关于“中国人权”及其“主席刘青”的事情,而且是由此引发。

   湖北省的刘飞跃是我的好朋友,在我的印象里,这位朋友不但是一位追求自由民主和人权事业的进步人士,而且是一位社会良心和道义人士,他不但是在民间积极参与维权活动,而且不顾自己的家庭经济和生活的困难,热心的帮助其他受苦受难的朋友,我在2001年出狱后的不久,就收到了他寄给我的100元人民币,后来,我们多次联名参加民间维权和公民活动,因此,我们有着良好的政治合作的同志关系和道义朋友关系。

   可就在最近,我对他发表在《民主论坛》的一篇赞扬张林文章里所提到的“刘青”也是“才华横溢”者,并与其他民主人士相提并论认为大为不妥,于是,我们发生了对此的不同看法,为了证明我们不同的看法和观点,先将刘飞跃先生的文章照录如下:

   “在众多的民运人士中,严家其、方励之、刘宾雁等,哪一个具备较高的学历知识,哪一个在受迫害之前比具备良好的社会地位?徐文立、魏京生、刘青、秦永敏等,哪一个不是才华横溢,凭他们的能力,哪一个不会过上幸福安定的生活?。。。。。。。”(见《民主论坛》8月12日版《从张林看民运人士的气节》)

   当我看到这篇文章后,便想和刘飞跃交流一下,便写了一封简信,信的原文如下:“飞跃,你好,我在〈民主论坛〉上看到你在谈到优秀的民运人士中,竟然提到刘青此人,我个人认为极为不妥,刘青是共产党攻击民运的最佳口实,更是民运里的腐败分子和耻辱,难到你没看过中国人权风波吗?我是一个忌恶如仇的人,我决不会与此等人为伍,免得遭到历史的耻笑,希望你看看有关刘青的文章为好。我是把你看做一个不错的朋友才告诉你这些,当否,请自酌量。”可是,刘飞跃先生对我的话并不以为然,他在回信中这样写道:“少坤兄,你好。最近关于刘青的文章我看了一些,也和朋友们就这个事有过交流。我和一些朋友的观点相同,一方面我们要看到刘青及《中国人权》存在的很多问题,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刘青及《中国人权》还是做了很多有意义的工作,拿我来说,我以前几件维权的事件刚开始发出去无人问津,但刘青及《中国人权》看到这些事的意义,给发了出去,产生了一定的效果。我并不是说因为这些事就说刘青的好话,到今我没拿他们一分钱。我觉民主的精神有一方面是体现在宽容上,不要一棍子把人打死,如果这样就上了共特的当。。。。。。”

   在接到刘飞跃先生的这封信后,我又和他些了以下这几句话,我说:“飞跃,你好,千万不能用‘做过好事’看问题,这和共产党在历史上也曾经做过好事一样,要看他是否有民主意识和素质,否则,又会堕入伪民主的圈子……”

   后来,我和飞跃就再也没有对这个问题继续争论下去,倒是在前二天,重庆的邓焕武(火戈)老先生前来看我时,我们又结合“中国人权风波”谈到了刘飞跃的这番话及其思想认识,邓先生认为,刘飞跃的这种思想和观点,在国内外都有一定的市场,不少朋友都这样认为,“中国人权”和刘青毕竟“做过好事”,不可以把他们“一棍子打死”。说到这里,我们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说:“谁又把他们一棍子打死了哪?谁又能把他们打死哪?刘青主席不还是在那里吆五喝六和指手画脚的吗?不还是在哪里培养自己的接班人吗?!”

   大笑之余,我们又同时陷入了沉重的思考,我们不得不认为,几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不能不给我们这些反对派的思想上同样打上劣性的烙印,那就是在我们身上体现着和统治者一样的东西,具体地说,就是“乌鸦站在猪身上,只看见猪黑,没看见自己黑。”一旦大权在握,便死抱着不放,以权谋私,以权压人,以权代法,以权行政,直到最后堕落到被人赶下台,这不仅仅是所有专制统治者们的下场,就连近代追求自由民主的国民党、共产党不都是这样的吗?令人可笑的是,就连我们那个所谓的“中国人权”和主席在思想方法和工作作风上不也是和他们没有任何区别吗?!而且是还在尚未取得合法权利之前就这样滥用职权和胡作非为了,这能不让人感到遗憾和痛心吗?!

   说什么“做过好事”,这和工人做工、农民种地、警察抓小偷一样,有什么好炫耀的,民主人士搞民主流血牺牲和蹲监坐牢,你“中国人权”拿着国际上的道义资助和国内坐牢人用生命和青春换来的捐款,你不给他们“做事”又给谁去做事?!

   说什么“体现宽容”。我看“中国人权”及其主席一点都不宽容,他们连那些德高望重的理事们的合理化建议都采纳不进,还想让他们给其他朋友们和老百姓以宽容,岂不是白日做梦?!

   说什么“上共特的当”。我看,是自己做的不好授人以柄罢了,共产党为什么对“中国人权”和“主席”斥之以鼻和不屑一顾,也就是如他们所讲:“你们骂共产党不民主,可你们搞民主的人有是什么样?”由此来看,不是“上共特的当”,而是自己上了自己的当,自己不争气的当!!!

   说什么“不能把人一棍子打死”。我看谁也不能把他们打死,现在的民运还没有司法部门和任何专门机构能奈何刘青他们,如果他们不顾大局和民运的声望,就这样一直干到老死谁也没有什么办法,这和独裁者的“我是流氓我怕谁”嘴脸又有何区别哪?!

   说什么“没拿过刘青的一分钱”。照这个道理,我拿了刘青的五百美元,包括为我坐牢的青年王迎政也拿了刘青的五百美元,是不是我们都该闭嘴了哪?!如果是那样,我现在还拿着共产党的最低生活费,并偶尔给我报销个药费,我是不是也要给共产党去歌功颂德哪?!

   当然,在此我不是故意和刘飞跃先生过不去,我只不过是要为澄清观念上的是非曲直才不得不说这些话,至于大家怎么样看待这些问题,那就见仁见智了,这就是民主游戏规则的玩法,我没有后顾之忧,因为,不论我如何得罪“中国人权”及其“主席”都无所谓,因为他们还未能够掌握国家机器并以此来对我加害,所以,说了也就说了,由它去吧!

   最后,我想说的还是那句话:己不正、不能正人。还有,程序的违法,必然导致实质的违法。如果“中国人权”真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必需顺应民主程序和尊重民主建议,尽快的消除由“风波”所带来的各种对中国民主不利的负面影响,弥合人们心灵的创伤,为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脚踏实地的办点真事和好事。

   如是,则幸甚也!

   2005年9月2日星期五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21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