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并非戏言谶语]
郭少坤文集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二) 为谁做贼(打油诗)
·狱中诗•七律
·入狱百日有感
·游子吟·狱中诗
·端午节(狱中诗)
·〔调笑令〕贪官
·狱中诗词二首
·新纪元有感
·狱中诗(二首)(之一)
·狱中诗(二首)(之二)
·时间、生命本无有
·狱中忆西安林牧、杨海诸友
·狱中思索二则
·狱中诗•七绝
·二○○○狱中诗(三首)
·相见欢
三、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并非戏言谶语

   佛教上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之说,神学上有“伸冤在我,我必报”的天理,中国人喜欢“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了仇恨必结冤仇”的论点,总之,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不向往“真、善、美”的人,也没有不希望做好事以求善果和善报的人,只不过是在我们这个有着几千年封建专制社会历史根源的中国,在罪恶的专制社会制度和劣性的传统文化影响下,多少好人变成了坏人,多少坏人冒充了好人,所谓的“黄锺毁弃,瓦釜雷鸣,谗人当道,贤士无名”,一直发展到今天中国人最喜欢说“好坏不分”的今天。

   不过,尽管如此,人们在无法改变这种社会现实和局面时,还是在相信有历史根据的“善恶有报”史实,并且遵循着这一因果关系的原则,在无法改变自己命运的同时,以此来聊以自慰并尽力去做好人和好事以避免遭到“恶”的报应。因此,也正是由于绝大多数人们的趋善避恶和许多志士仁人的见义勇为,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才能够得以生存到今天,并且在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冲击下,跌跌撞撞的前进着,艰难的行进着,虽然说是距离现代文明标志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制度还有一定的路程,但是,人们对此的认识和追求已经是前所未有,而那些与此为敌并且继续在封建专制制度下为非作歹的恶人也就自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并且将会在不久的未来接受历史的审判和法律的惩处,无论是从政治学还是从社会学而言,这一毫无疑问的规律都必将兑现,我们将更加乐观的等待。

   “善恶有报”的历史演变,虽然并不是中国的特产,但是。唯独它在中国的演出频率最高,表演得最淋漓尽致,原因就只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而且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封建专制大国,那些“夺得天下便是王”的权势者们,在不受任何权利制约的社会里,可以随心所欲和胡作非为,直到被没有夺得天下的“贼”们摹仿着他们的手法再把他们赶下台,如此这般,往复循环,冤冤相报,弄得一个中国历经几千年的折腾,谁也没有找到“北”,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祖宗是谁?皇室国戚也好,平头百姓也罢,有几个还能知道自己是从哪里走出来的,知道自己的祖宗是谁,尤其是那些作恶多端的帝王将相和奸臣贼子的后代,更不敢说出自己的祖宗是谁,而那更多的平民百姓由于文化和地位原因,对于自己的来源也就更无据可考了,因此,虽然是我们这个民族历史悠久,但是,由于历史各种不确定的“善恶”的不同报应,也就被不同程度的被割断了各自的历史及其所形成的整体历史,显然,一个没有过去和被扭曲历史的民族是一个不成熟的民族,这个民族的人们也是难以发扬光大自己祖宗“善”的正面,也只有在那“恶”的逆来顺受并习惯了的无奈中,等待着那迟早要来的“报应”。

   这就是中国的历史和我们中国人的现状及其普遍的心态,甚至是连我们这些追求自由民主的朋友们也不事的怀有这种心态。

   说来也很有意思,在今年春节我去北京看望从美国回来的于浩成先生时,我们却无意中谈到了几个发生在自己身上和身边的“善恶有报”的真实故事,在此,讲出来供读者哂阅,或是聊博一笑。

   我和于老师在列举了历史上那些因为祸国殃民而遭受到报应的人事之后,我们又谈到了共产党统治以来的“善恶报应”之事,比如说曾经不可一世的“四人帮”,在“六四”其间那个“政治立场坚定”的陈希同以及无数的贪官污吏们的下场,当然,我们对现在一些仍然在台上的祸国殃民者将要在不久的将来同样遭到“报应”也是充满着信心。

   于老师又不无幽默的谈到他自己身边的事,他说,在他离开公安部出版社后的那个继任女社长,曾经也是趾高气扬和专横跋扈,完全不把其他人看在眼里,只有公安部的部长们她才买帐,而且把原来公安部出版社积累的珍贵文物低价卖掉中饱私囊,终于因为败露而啷珰入狱;还有那个公安部的副部长李济周,于老师说他更是狗眼看人低,以前,于老师在位时,他还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员,见到于老师都是低头哈腰,或者喊“于叔叔”,但是,等到他依靠不正当手段爬上副部长之后,再加上于老师被开除了党籍并下台,再见到于老师后竟然连眼皮也不翻一下了,但是,曾几何时,于老师就在美国看到了这位副部长因贪污受贿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消息,说到这里,于老师哈哈大笑,说心术不正的小人终究不会有好下场!

   接下来,我也就我所知道的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做了回顾。

   我说,我在支持八九民主运动后曾经遭到了公安局的严厉批评和处理,而在时隔不久,那个在大会上声色具厉的公安局局长阎某某就因为“强奸犯罪”被判刑五年;1997年我在被违法辞退时那个和我谈话的公安局政委沈某某也在后来因酗酒被辞退;1999年我被判刑后不久,那个曾经参与对我迫害的公安局局长周某某也在不久病亡;就连我的家乡那个迫害我的父老兄弟的乡党委书记仇某某也在我入狱后不久因酗酒而暴毙,年仅40多岁;。。。。。。。

   说到这里,我们都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连在旁听的其他人也都大笑起来,我们在这笑声里,不仅仅是对一些作恶多端者们的下场幸灾乐祸,而是我们在这不争的现实中看到了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那就是,无论是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社会和群体中,只要你心术不正或者是为非作歹,都难免要遭到善恶因果规律的必然报应,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所谓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必定全报”就在于此,任何人也来不得半点侥幸。

   因此,我们在此也真心奉劝那些掌握着国家权力而不受任何制约的共产党的贪官污吏们,希望你们尽快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走向法治,还政与民,否则,继续为非作歹而不顾社会的公平正义,最终会受到历史的惩罚和恶果的报应,因为,这是不以任何人的遗志为转移的历史规律。

   “莫到眼前无报应,分明折在子孙边”。无论是祖宗的遗训,还是现实的案例,善恶有报,都不是戏言谶语,而是铁定的史实和无法改变的规律!

   相信吧,没错的!

   郭少坤

   2005年6月19日星期日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20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