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郭少坤文集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中国反腐15年面面观
·严冬过去总是春——祝贺杨建利先生即将出狱
·看警察权力的滥用和无用
·杂议“十七大党代表的载誉归来”
·中国政府首脑为什么不在退休后到国外演讲?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中国人在诅咒自己身边的所有罪恶和腐败时,都是在骂“共产党”,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现在的中国是在自称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的中国,在今日之中国所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和共产党的绝对领导有着直接关系,因此,当中国出现了现在这种空前的腐败现象而又得不到禁止时,人们自然而然的也就把不满和怨气发泄到共产党身上,因而,共产党也就成了被人们所诅咒的各种丑恶现象的代名词以及被道义和法律攻击的对象。

   其实,这对共产党也是不公正的,因为,作为一个执政的执政党是绝对不希望被自己的人民咒骂和由于咒骂无效后再把自己赶下台的,不要说是否真的是去为了自己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振兴,就是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和人生享受他们也不希望下台。但是,还真是事与愿违,当中国人在举世滔滔的现代文明潮流冲击下,在民主、人权、自由、法治普世价值理念的指导下,日益觉悟的中国人不仅是已经看到了共产党党内的腐败所造成的社会整体堕落,而且还充分的意识到了一党独裁专制的危害性,以至产生了追求民主自由的强烈欲望和目标,并且迫使共产党不得不面对这一残酷现实并产生危机感,今天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向全党发出的所谓“保先”(也可称为“保鲜”)教育,已经足以证明了共产党还是不愿意让自己带着腐烂霉气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还是想注进一点维生素以维持生命,尽管这种做法于事无补,而从共产党的主观愿望上来说也不能不说是好的,那么,又为什么说于事无补呢?因为根本问题就出在共产党自己都不知道共产党是谁?对于这一点,我们应该有理由来提醒共产党,最好你们先问问自己:共产党究竟是谁?!

   共产党究竟是谁?对于生活在中国的每一个人来说,既好回答,又不好回答,甚至于说就连共产党员们自己也说不清共产党是谁?道理很简单,因为随着共产党党内斗争的反复无常,权力较量的不确定,谁也说不准究竟谁就是真正的共产党,谁是假共产党,从共产党党内的十几次路线斗争和组织斗争的历史来看,只有最后掌握权力的共产党才是真共产党,所有失去权力的共产党人都不在是共产党,这也就是成了历史上“胜者王侯败者贼”劣性循环的翻版。因此,包括共产党人在内的所有中国人也就自然而然的只有将权力者视为共产党,看作是自己的主人和国家政府的象征,也可以换句话说,在中国人的眼里,那些直接领导和管理着自己的权力者就是共产党。

   这样一来,共产党的面目也就自然显现出来了,他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也就自然的暴露在人们的面前并且难免被接受评价了,他那无所不在的组织成员及其组织也就是共产党,他们的形象也只能是由生活在人民中间的人民来评判,而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北京中南海共产党中央或者说是他们的领导人去宣称了。

   那么,共产党的作为和形象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哪?我想,每一个中国人都会有着自己的感受,都会根据领导和生活在自己身边的共产党人的行为做出法理和道德上的不同裁决,尽管是中国人有着因受劣性传统文化而养成人格分裂的双重性,但是,只要他们一旦愿意说真话和实话的时候,还是不难做出合乎情理的正确判断的。在这里,我无意要求人们都来对共产党做出任何自己的评价,我只想就我本人和共产党的历史恩怨以及是非曲直说出来,并且谈一下自己的感受,供世人鉴阅和评判。

   首先,我在此声明:以下我所说到的“共产党”就是在以上论述的只是自己身边所看到并与我直接发生利害关系的共产党,并不是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们,也不是那些历届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委员会,如果说我要真能和他们直接打交道,恐怕我也就不会有今天之奇冤了,也谈不上去追求民主和法治了。但是,他们的名字还是叫“共产党”,那就让我来说一说这个“共产党”吧!

   “共产党是不讲道理和法律的”。这是我最刻骨铭心的感受。我作为一个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从警因为忠于职守而双残的人民警察在此能说出这样的话,不是凭空捏造,而是我个人用生命和鲜血写就的不容抹杀的事实。先说我的第一次因公负伤,当时(1981年12月10日)我为了制止打架斗殴,在掩护自己的同行时,被歹徒用板凳击中面部,给我造成了严重伤害,虽然经过数次手术治疗,仍然给我留下了终身的毁容和残疾,按照道理和法律,凶手应当法律的制裁和审判,但是,在当地(中共黑龙江省伊春市委)领导人的指示下,此案竟然能不了了之,即使是后来在著名法学家于浩成先生的帮助下,当时的公安部主要领导人(刘复之、俞雷)不得不做出明确批示,要求依法处理,但是,顽固的中共伊春市委领导就是不去依法查办,最终使此案以我的终身残疾和凶手的逍遥法外结束,以国家的利益和政府的形象被践踏以及法律的无奈、道义的丧失为结局。对此,谁又能说这不是公然违犯天理人伦(杀人偿命)和法律原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倒行逆施哪?!而造成这一现象的不是别人,而恰恰就是这个统治和领导中国的中国共产党,尽管只是那么一个小小的伊春市市委!

   例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关于“公务员和人民警察的辞职辞退”都有着明确规定,既“因公致残和负伤正在进行治疗的不得辞退”。但是,中共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党委却公然违犯国家法律,将我这个国家二等乙级伤残者和第二次负伤正在进行治疗的人民警察从岗位上强行辞退,尽管我依法上访申诉了八年,不仅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合理合法的答复,而且由于遭受到更加残酷的迫害,使我为国而伤残的身体健康日益恶化,生存陷入绝境,难道说这不是践踏法律、不讲人道、蔑视人性的典型案例吗?!而造成这一案例的也恰恰就是这个中国共产党,尽管只是那么一个小小的徐州市公安局党委!

   “共产党是不讲诚信和反复无常的”。这也是我刻骨铭心的感受。1999年元月六日,我在百般申诉无果的情况下,为了生存,我不得不接受徐州市公安局劝我以工人待遇病退的决定,但是,就在我刚刚领到一个月病退工资后的几天,竟然被徐州市公安局将我拘留并且逮捕,原因是我向媒体透露了我的家乡父老兄弟们在徐州市上访被抓捕的消息。而可耻的是,他们没有以我透露消息为由,而是将一起早在1997年已经徐州市公安局关部门对我查结的案子重新翻过来,用办案人的话说,就是因为我“多管闲事得罪了政府”才将我逮捕并且被治罪的。在中共徐州市有关领导人的指使下,我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强行关押了两年整。而且由于他们公然违犯人道和法律,对我拒绝实行“保外就医”,致使我为国而双残的身体终于陷入了无法治癒的恶果。而这样一种反人类、反文明的伤天害理之事不也是出现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吗?!尽管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徐州市市委里的个别领导人!

   至于在八九“六四”其间那个李鹏在昨天还是“爱国”、转瞬之间就是“动乱”翻云覆雨的说法是不是不讲诚信的行为,恐怕人们也是不难做出正确的判断的,尽管那个李鹏是更高级的共产党领导人。

   “共产党是不尊重人民的民主权利的”。尽管早在1998年中国共产党就给了农民们在农村实行民主选举和自治的法律承诺,但是,就我的个人观察和耳闻目睹,农民们的合法权利并没有真正落到实处,不仅如此,共产党的基层组织反而对寻求自己合法权利的农民门进行打压和迫害,1999年元月,我家乡的父老兄弟们为了自己的民主权利被剥夺来徐州市政府上访被抓捕、关押、拘留一案就足以证明共产党是不支持农民门的依法维权活动的,而从对我的政治迫害和打击报复来看,他们对民主的仇视以及试图追求民主的人们是毫不客气并决不手软的,尽管这种民主权利是共产党他们自己给人民的,尽管这种事件只是发生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徐州市内,但是,从农民们仍然在为了自己的民主选举权而继续上访、申诉的不争事实及其问题得不到解决现象来看,共产党是不尊重人民的民主权利的。

   “共产党是不爱护国家财产并且怙恶不悛的”。尽管共产党早就颁布了《森林法》,但是,我那地处黄河故道家乡的几千亩地的“防沙林”被一个共产党的村支部书记砍伐精光却没有一个执法单位过问,愤怒的村民们自制了现场光盘到处控告,也没有得到任何结果,即使我本人向徐州市的市委书记和媒体做了反映,还是无人理会,后来我写了一篇《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发表在《民主论坛》想引起到共产党的上级重视,但是依然是泥牛入海无消息,这一铁的事实不能不让人们在问共产党:你们说你们“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可是就连国家的财产遭劫你们都不去过问,难道说仅仅就因为违法犯罪者是一个共产党的村支部书记吗?难怪农民门说:“这是共产党自己干的事,如果是老百姓,别说破坏这么多树林,就是砍一棵树也得被判刑!”这就够了,一语道破,共产党什么都管,就是不管自己,说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说什么“执政为民”,这还不是欺世之谈吗?!尽管这只是一个更小小的村支部书记所干的祸国殃民的事情,但是,那么多共产党的各级组织和领导以及他们的“执法部们”又都干什么去了哪?!他们所谓的“党纪国法”又有何用哪?!这个国家的利益究竟是共产党的还是人民的?究竟谁有权利去维护?也就只有让共产党自己去解释了!

   “共产党是欲置人于死地的”。我这个遭受到世所罕见奇冤的双残警察,至今未能摆脱他们的继续迫害,他们在断绝了我的所有合法收入和待遇后,既不准我到外流浪讨饭(1998年他们把我从上海带回),又不准我随时(他们认为所谓的政治敏感时期时)上访,更不准我出国(拒发给我护照)谋生,甚至连我写下控诉他们对我和人民迫害的权利也要被干涉,他们曾声言要砸毁我赖以生存的电脑,截获朋友给我的人道援助,并且说“会随时把我再关进监狱”……..总之,我在承受着非人的待遇和生存危机。面临着伤残的折磨和死神的威胁!

   我忍受着为国而致残的伤病痛苦,花费了七天的时间勉强写下了这些感受,通过以上事实,我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共产党(至少是以上所指的基层共产党组织)是无法无天、无国无家、无父无母、无规无矩的,他们甚至是已经看不懂中国人的字、听不懂中国人的话,只会说着只有他们共产党人的官腔套话、看得清他们共产党人自己编造的文字谎言的一帮东西,这种人也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我曾经对公安部负责接待我的人讲过这样一句话:“即使是希特勒、日本法西斯和萨达姆统治的政府,也不会对一个为他们的统治卖命而残废的警察置于死地而不管不问,可是我们共产党竟然做到了”。他们哑口无言。我还多次对徐州市公安局国保处的人讲过:“如果你们能实事求是的依法解决我的问题,或者说是依法查处农民们反映的问题,我现在就写文摘歌颂你们,甚至对共产党三呼万岁。”但是,他们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好了,这就是共产党,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共产党,而令我遗憾的是,这个共产党究竟是谁,不但是我说不清楚,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共产党是谁?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共产党人站出来说:“那就是我干的和我指使干的事情”!邓小平不会,江泽民不会,胡锦涛也不会,就连那些曾经制造冤假错案的家伙也不会,他们当然不愿意承认这种反人类反文明的伤天害理之事是他们所为,可是谁又能说以上那些不争事实不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发生的哪?!尽管高高在上的共产党中央及其他的领导人决不甘心承认那是他们应该干的事,但是,也正是那些根本不懂得民主和法治重要性,顽固坚持专制独裁的共产党们却不自觉的为那些祸国殃民的败类买了单和结了帐,也为他们挣得了恶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