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
郭少坤文集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为了落实中共“依法行政”的治国精神,也是为了我这个为国为民而伤残的警察的合法利益,2004年12月16日我再次来到南京,到江苏省公安厅上访。虽然我明知道在公安部和国务院上访都没有实际意义和效果,到省级也更不会有用,但是,我不会因此而放弃权利,否则,又怎么去让人民搞维权护法呢!再者,我也可以借此机会到社会各处走动,更多地了解一下社情民意,以佐自己的政见观点,并更好地去踏踏实实做事。

   果然,还真的不虚此行。3天的往返和告状活动,虽然没有给自己解决任何问题,但是却听到了一些既令人发指、深思的群众反响。

   “做公务员真好,只要当上公务员,一辈子就不用愁了!但是,只要一进入这个队伍,就得学坏,把自己染黑,真是矛盾!”──这是我在去南京的火车上与一个正在南京工业大学读研的女大学生交谈时,她向我说的话。她又不无感慨地说:“本来自己想通过自己的学识到社会去竞争,但是在这个不注重人才、只注重关系和奴才的社会里,是没有办法生活得好的:去考公务员,既没有关系,又怕自己学坏,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听了她的话,望着她那漂亮而稚气的面孔,我只得出了一句结论,那就是:这个社会正在改变着正常的人性!

   “国家二等乙级伤残按法律就根本不能辞退,再说为了“6.4”,“6.4”还不是早晚得平反!”去年来省公安厅上访时,那个接待过我的的年轻警官的这句话,经常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可是,我这次去省厅接待室再没有见到他。是不是有一个愿意讲真话的人又被辞退了?我想。

   “我因为听《自由亚洲》电台被徐州市公安局找了2次,一次是因我和卢四清打电话,一次是因我和你打电话。他们说你们都不是好人。我说,我认为他们是好人,都敢于讲真话,郭少坤更是好人,他为国家残废了,又为老百姓请命坐牢。我虽然做为一个盲人,但也是中国人,怎么能没有同情心?要是换到你们身上,你们该怎么想?”──这是我在上访后去看望一个在南京谋生的徐州籍盲人张伟时,他对我讲的一番话。他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的人,身为弱者,还同情弱者。他曾到上海市看望过宋中秋先生,并常关心我的生活。他又接著说:“去找我的警察还让我给他们按摩,因他们知道我是学按摩的。我怕他们继续找我的麻烦,就给他们按了,真卑鄙!”

   说完,他让我睡到床上,给我按起了受伤的腿。他还说:“你如果在南京有和你一样的同道朋友,叫他们来,我免费给他们按摩。”听了这位盲人朋友的一番话,我顿时想到一句话,那就是:“天地之间有杆称,那称砣就是咱老百姓!”

   “全国各地都是这样,乱收费没办法。”──这是我到省教育厅为农民代送状子时,一位接待我的工作人员亲口对我说的。他告诉了我这样一个道理:中国的事情就是在“没办法”中走向腐败和必然败亡的。

   “中国的法律是虚设的。行政干预、党的领导往往使法律丧失作用。律师也无可奈何!”──这是我在南京中山律师事务所为农民聘请律师时,著名律师张晓凌对我发出的哀叹和对我泼出的一盆冷水。其实,这也早在我的预料之中!

   “我对中国的问题曾写过《无解》,确实没办法。执政者都不知所措。左转、右转都搞不清楚。老百姓怎么办?我们这些所谓的民运人士怎么办?当然,我们没有理由悲观,但是也不能盲目乐观:如果没有强大的民间反抗和压力,中国还有的是折腾,因为执政者不会主动进行政治改革、还政于民的。”──这是我在朋友樊百华家彻夜长谈时他所发表的一番见解。我认为这有道理。

   在返回的2526次火车上,一位铜山县的中年妇女在痛骂强占了他们的土地又不给他们合理补偿的乡村干部;一个黑龙江省鹤岗市的中年男人在向邻座的乘客讲煤矿工人的死亡惨况;几个到山东出差的南京市工人在痛骂搞垮企业后挟款外逃的贪官;……

   “漫漫上访路,岂止一人冤;处处闻民怨,翘首盼青天。”这是我此行内心的写照!(2004年12月21日于徐州)

 2005.3.15 b 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