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少坤文集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建军节”感言
·谈谈薪酬的“政治”
·洗礼
·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中国有没有明天——读黄河清先生大作有感
·重读樊百华先生旧文感作
·“十七大”之前 请不要政治作秀
·诺贝尔奖为何无缘中国
·想念吕耿松先生
·迟到的挽词——悼念包遵信先生
·李海印象
·“十七大”后的中国一月记事及浅析
·闲话“选举”
·灯光下,有谁想过中国煤矿工人的血和泪?!
·物价如此疯涨 百姓何以聊生?!
·圣诞节有感(一首)
·维权始知世道艰
2008
《自由圣火》
·敬和于浩成先生(二首)
·奥运会之前的几点忧思
·谁来听听和关注他们的《血泪控诉》?
·鼠年说鼠
·仇和能“求和”吗?
·还有多少中国人在跪着和为什么志愿下跪
·“两会”召开在京又见百姓下跪
·令人深思的“生财之道”
·代表人民者知多少——写在“两会”之后
·“和谐社会”下的孩子游戏和警察赌博
·有这样的“先进公安局”——记江苏省丰县公安局的“政绩”
·安得广厦千万间,聚得酒色共开颜——论当代中国式腐败
·胡佳能够获得“保外就医”吗?
·“五一”感事
·向灾区捐款前后的几点思考
·如果
·如何“化悲痛为力量”?
·王子犯法,能与庶民同罪吗?
·我的“六四”之痛
·李小鹏上任山西省副省长的第一把火
·再说捐款
·随处可见的“范跑跑”们
·中共历次党内斗争导致的民主失败及其后果——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87周年
·警察牺牲后的人民反映以及我的看法
·老百姓想知道什么以及又能够知道什么——再评杨佳案
·瓮安县事件证明了中国维权道路的艰难
·《规定》有用吗?
·那一年——我所知道的那两位漂亮大姑娘
2009
《自由圣火》
·幸有赭衣供伤病 铸得圣火自由魂【“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神经病”一席谈
·不仅仅是孙东东一人的过错
·“六四”、我及儿子
·现在问题之诸解
·致江苏省公安厅孙文德厅长暨党组的申诉信
·“教师节”后论教师与教育
·萧萧秋风今又是 谁的人间——共和国国庆六十周年有感
·悼林希翎女士
·中国六十年来偶像及榜样变迁的思索
·庆典后的感受
·网文摘抄及老百姓的评论
·与死人同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鲍彤先生,您在哪?

   

   尊敬的鲍彤先生:

   您好!

   当我们所有正直的华夏儿女都在为失去了首先是一位大写的中国人、其次又曾是我们国家和人民的好领导人赵紫阳同志而沉浸在无比悲痛之时,我又在网上看到了一则难以令人容忍的消息,那就是您在准备去悼念赵紫阳同志之际,竟然遭到了我过去的同行、也是您在过去协助赵紫阳同志主政时领导过的“人民警察”的蛮横阻拦,并将您的家人致伤。这不能不叫我为此而不解和愤怒。正如您向“人民警察”所责问的那样:“难道这就是你们的依法治国和执政为民,难道说这就是你们给人民的民主和自由?!”

   是的,在这个已经完全丧失理性和法度的统治者面前,出现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已经不足为怪。当然,我们的抗议和愤怒也已是于事无补。然而,也正因如此,我们又充满了欣慰和信心,因为,已经很清楚:这样一个极度虚弱和没有任何自信心的政府,这样一个对人民非常恐惧的统治集团,是承担不了历史的重任和要求的,是注定要被赶下历史舞台的。所以,我们在愤怒之余,又不能不看到历史的规律在向我们招手: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真理的曙光正在冉冉升起,紫阳的余辉正在慢慢托起明天即将升起的一轮红日,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中国就在明天!

   也许,这几句话能给您带来一点安慰,以弥补您未能亲自到紫阳灵堂面前祭典的心灵创伤。

   可我却比您幸运多了。我只是受到本地国安的劝告和本地派出所的“照顾”,而不能前往北京面祭紫阳先生。我和我的家人还未受到任何伤害,同时,我还有机会彬彬有礼地把您悼念紫阳的文章下载给他们看,把我在《民主论坛》上发表的悼文一起交给了他们,并告诉他们:“悼念赵紫阳先生不但是我们有良心的中国人的事情,也是共产党应该做的,因为他毕竟是一个深受老百姓热爱的、最有良心的共产党领导人,除非你们共产党不代表人民!”他们无言以对。我为能做到这种“宣传”而自慰。我想,这也许是对赵紫阳先生又一种最好的悼念表达方式。

   您在悼文中说道:“我们悼念紫阳不需要眼泪,我们要用实际行动去履行宪法给我们的权利,去实践民主和自由的价值!”是的,我们不需要眼泪,但是,又有哪一个热血男儿能不为这最后一位专制体制下最有良心的共产党最高领导人之死难过和流泪呢?每当我看完一篇悼念他老人家的文章,我的心情都是久久不能平静,尤其是他的女儿王雁南的那句话:“他终于自由了!”读后,真让人悲感交加,难以自控。我这个为中共出生入死卖命大半生得一介武夫,竟也不禁热泪盈眶,仰天长叹!这时,我想起了您书写给我的、于浩成先生曾赠给我的“民不自由毋宁死,国无法治最堪哀”之句。它她就高挂在我卧室的墙上,看着它,我真正地意识到为什么赵紫阳先生今天才真的自由了!

   悼念赵紫阳先生,用胡平先生的话讲:那些人(专制统治者)没有资格来悼念他。因为人性和兽性是难以沟通的。我们不希望那些浑身沾满了人民的鲜血、充满了铜臭腐败之气的家伙,来到这位有良心的老人面前去玷污他的灵魂!我们也不强求他们去做什么“平反”或正名。我们只需要懂得和坚信一个道理:人心不可违,历史不可欺!让那些自欺欺人者和逆历史潮流而动者,在一个有着无数的老百姓拥戴的老人灵魂面前发抖吧!

   尊敬的鲍先生,我之所以公开此信,是因为我们已经失去联系1年多了。去年元旦我收到了您寄给我的贺卡,从贺卡上知道您已经搬家到羊坊店,但是没有电话联系办法。我寄给您的信又被“伟光正”查扣而不见回信,所以很是想念您,故借此通过公开信的办法和您取得联系。希望您能看到此信,并告知您的电话号码和电子邮箱,为盼!

   又告:我所在地周围的老百姓无不为紫阳先生的去世而伤感。我们当引以为幸!

   近来,寒薯无常,希自珍慰!

   郭少坤

   (2005年元月21日于徐州家中)

 2005.1.26 b 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