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多么幸运的赵燕 ]
郭少坤文集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建军节”感言
·谈谈薪酬的“政治”
·洗礼
·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中国有没有明天——读黄河清先生大作有感
·重读樊百华先生旧文感作
·“十七大”之前 请不要政治作秀
·诺贝尔奖为何无缘中国
·想念吕耿松先生
·迟到的挽词——悼念包遵信先生
·李海印象
·“十七大”后的中国一月记事及浅析
·闲话“选举”
·灯光下,有谁想过中国煤矿工人的血和泪?!
·物价如此疯涨 百姓何以聊生?!
·圣诞节有感(一首)
·维权始知世道艰
2008
《自由圣火》
·敬和于浩成先生(二首)
·奥运会之前的几点忧思
·谁来听听和关注他们的《血泪控诉》?
·鼠年说鼠
·仇和能“求和”吗?
·还有多少中国人在跪着和为什么志愿下跪
·“两会”召开在京又见百姓下跪
·令人深思的“生财之道”
·代表人民者知多少——写在“两会”之后
·“和谐社会”下的孩子游戏和警察赌博
·有这样的“先进公安局”——记江苏省丰县公安局的“政绩”
·安得广厦千万间,聚得酒色共开颜——论当代中国式腐败
·胡佳能够获得“保外就医”吗?
·“五一”感事
·向灾区捐款前后的几点思考
·如果
·如何“化悲痛为力量”?
·王子犯法,能与庶民同罪吗?
·我的“六四”之痛
·李小鹏上任山西省副省长的第一把火
·再说捐款
·随处可见的“范跑跑”们
·中共历次党内斗争导致的民主失败及其后果——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87周年
·警察牺牲后的人民反映以及我的看法
·老百姓想知道什么以及又能够知道什么——再评杨佳案
·瓮安县事件证明了中国维权道路的艰难
·《规定》有用吗?
·那一年——我所知道的那两位漂亮大姑娘
2009
《自由圣火》
·幸有赭衣供伤病 铸得圣火自由魂【“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神经病”一席谈
·不仅仅是孙东东一人的过错
·“六四”、我及儿子
·现在问题之诸解
·致江苏省公安厅孙文德厅长暨党组的申诉信
·“教师节”后论教师与教育
·萧萧秋风今又是 谁的人间——共和国国庆六十周年有感
·悼林希翎女士
·中国六十年来偶像及榜样变迁的思索
·庆典后的感受
·网文摘抄及老百姓的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么幸运的赵燕

   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在美国被警察打了,尽管没有致死致残,却已引起了美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司法界介入。律师和人道的援助乃至那位叱咤风云的国务卿鲍威尔也出来向受害人赵燕慰问,并向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道歉。如此隆重,真不能不叫赵燕感到幸运,也着实令我们这些遭受到各种肉体迫害、身心痛苦的无数中国人为之欣羡不已。

   赵燕之所以会如此幸运,是因为她是在美国被打的。要是打她的是中国大陆的警察或准警察,大概不会引起这么大的社会震动和舆论关注,更不可能使得国务卿级的国家领导人出面赔礼、道歉。这样的中国质疑那样的美国的人权。不是很奇怪吗?

   我喜欢让事实说话,因此,想举几个例子让那些在电视上正襟危坐、侃侃而谈、指责美国人权的御用文人和喉舌们看一看、比一比,用良心想一想,然后再去秉公发言。

   首先举我自己的例子。我是一名忠于职守的警察,被犯罪分子打成重伤致残。犯罪分子并没有被依法惩处,因为犯罪分子都是他们“党的孩子”,中共官员公然包庇他们。即使后来公安部长作了明确批示,地方党的领导仍然拒不查办。这算什么法治、人权!更可悲的是,由于我崇尚民主法治、支持反腐败的学生,中共不但开除了我的公职,竟然连我的伤病也不给治疗了!

   其二,我手里有一盘录音带,那是在1999年元月我的父老乡亲因上访被当地公安部门抓捕、殴打、漫骂、从公安局放回后哭诉其经过的录音。它记录了几十名男女老少的哭诉,至今我每听一次,就心酸一次。可谁又见到中共哪一级政府的官员向被打骂的农民们赔礼、道歉、并依法追究打人者的法律责任了呢?他们所做的唯一“好事”就是把我这个向媒体透露真相的“异己分子”抓起来判了2年刑。

   其三,我在中共的警察部门供职时,遇到了、见到了警察打死人、打伤人得无数事件。我会在个人的传记加以披露。在此只举一个我亲自接待的事件。1994年春,数名百姓来访,说他们的孩子被民警夏某某开枪打伤,不但不送医院,反而继续审查,结果不治身亡。我向上级反映后,始终没见到肇事警察被依法处理,只听说后来赔偿死者3万元了事。当然,更没有任何一级的领导出面道歉。

   其四,前不久发生在哈尔滨的“宝马案”,又有哪个政府领导人出面赔礼、道歉并包赔其损失呢?只因公众发出舆论,此案才得到曝光,但又依法惩处谁了呢!

   当然,象“6.4”期间那种公然屠戮学生和平民百姓的事情,就更不准人们公开评论其是非,也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站出来承担责任。真不知丁子霖、张先玲等等天安门母亲把自己的孩子和赵燕所受到的待遇相比,会发出什么样的感叹。

   不过,我们应当承认这一事实:在中国,警察是不会殴打、迫害外国人的。因为,中国政府重视、关注外国人的人权,采取不同的标准。这主要是因为打了外国人,会引起国际关系变化,轻者引起外国政府的批评、指责,重者又丢失了一个能在联合国帮助中国度过每年一次批评中国人权记录的反对者,乃至承认“只有一个中国”的“友邦”。即使自己的大使馆被炸了,不也就那么回事嘛!至于打自己的同胞,那就无所谓了。因为不论打谁、谁来打、怎样打、打到什么程度都无所谓。反正,外国不得干涉中国内政嘛!否则,就是霸权主义。至于被打的任何对象,也更无所谓了,因为,有了这么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人民警察队伍,尤其是现代化的装备,谅你中国人又能怎样!

   我希望那些批评、指责美国人权的喉舌看一看,想一想,也希望远在美国的赵燕和还在国内挨打的苦难同胞们都来想一想、比一比。就这样吧,谁苦谁甜谁知道。(2004年8月1日)

   

 2004.8.13 b 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