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郭少坤文集
·狱中诗(二首)(之二)
·时间、生命本无有
·狱中忆西安林牧、杨海诸友
·狱中思索二则
·狱中诗•七绝
·二○○○狱中诗(三首)
·相见欢
三、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中秋回乡之际,村民们曾向我反映过丰县范楼乡京庄村的民选村长(据说是这个县唯一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村长)徐永锋被人杀害,后数月没有破案,尸体一直在陈放一事。交谈之时,村民们无不流露出对这位民选村长之死的惋惜和对此案的恐惧。同时,也抱怨着当地公安机关的无能,猜测着当地政府的黑幕等等。时隔月余,在这次我返乡之时,村民们纷纷向我报喜,说徐永锋被杀一案已经安徽省公安机关帮助侦破,杀害这位村长的元凶是本村党支部书记陈方朋,是由这位中共基层党支部书记亲手策划并雇用凶手将其杀害的。

   那么,在这个党领导一切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农村里,一个党的支部书记为什么要雇凶杀害一位村民选举的村长呢?从和村民们的交谈中了解到以下基本情况:

   一、由陌生的党政关系所形成的矛盾。之所以说是“陌生的党政关系”,就是因为在前面提到的这个村的村长是所在县乡唯一一个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显然,这对于向来都是党领导所有被委任指派的行政干部而言,这种新型的关系不能不说是“陌生的”,事实也是如此。这位民选的村长自上任二年来一直对选民负责,严格地执行国家政策和法规,对历来习惯于乱摊派、乱收费的基层政府的土政策坚决抵制,极大限度的减轻了农民的负担,维护了农民们的合法权益。但这对于一直都是靠乱收费、摊派而指农民的血汗油水养活臃肿的庞大机关的闲散人员以及靠此中饱私囊、吃喝嫖赌的县乡政府里的头脑而言,无疑是一大笔损失,他们甚为光火。一位姓陈的乡党委副书记曾对村支部书记说:“你们村要是这么干下去,你的书记也别想干了。”而村支书陈方朋又无法干涉行政,多次找村长徐永锋商量,要求徐按县乡的指标去向农民收钱,可徐就是不买帐,说:“父老乡亲选的我,我得对得起父老乡亲。”于是乡的干部和村支书便怀恨在心,直发展到村支书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而不惜雇凶杀人的地步。

   二、利益趋向的分争。这个京庄村是一个大自然村,也是一个农贸集会,同时又是一个乡的中心学校所在地。为了办好农贸集会(市场),这个村先后盖了不少门市房出租,共收入三十余万元。在这笔钱的使用上,村长徐永锋和村支书陈方朋发生了争执,前者是要把这笔钱尽快还给建学校的债务中去,其中包括欠工款。徐永锋曾说:“孩子们都进教室读书去了,可我们还欠人家建校工人的钱,怎么能行?”而后者则要把这笔钱投入到修建道路、装璜街面去。而且,这位村支书还接受了一个包工头的贿赂,包工头说只要把路让他修,他可以从中拿出多少钱回扣给村支书。一个是为了教育投资和信誉光明磊落,一个是为了华而不实的表面政绩暗箱操作,于是产生了激烈的矛盾,最终导致村支书陈方朋为了一己私利铤而走险。

   三、村长徐永锋是老上访户。前几年为了抵制基层政府的非法摊派和乱收费以及维护自己的民主利益而屡屡上访,“上边”(乡镇、县级)政府对其非常反感,他的当选是由于中央的《焦点访谈》曾到他们的村就民主选举问题採访过后,当地政府迫于压力才不得不让村民自行选举的。然而,在徐当选村长后,经常受到打压,甚至出现多次被人指使打伤后上级政府不闻不问的情况,由于基层政府对迫害徐永锋的现象怂恿、支持,一些社会上的流氓歹徒越来越肆无忌惮,他们曾扬言:“杀了徐永锋,然后再干掉徐善华(果园村的农民代表)。”因此,一场由中共支部书记预谋,流氓歹徒上阵,杀害民选村长的大案便由此发生,以致在案发后,出现当地政府不积极破案,甚至制造破案难度,使得徐永锋的尸体一直停放数月的现象。

   四、为首的杀人凶犯曾是丰县公安局范楼乡派出所联防队的队员,是村支部书记亲自找的帮凶。由此可见,官匪勾结的现象(如河南省兰考县农机局党委书记就曾雇凶杀害了举报他的职工一家四口人)在大陆是何等猖厥!

   五、案发后,当地政府对徐永锋之死表现得非常麻木,不但不支持公安机关积极破案,反而对受害家属进行威胁,多次强迫其家属火化尸体。由于家属坚持“不破案不火化”的强硬态度,最终才在其他省份公安机关的主持下,侦破了这些中共建国以来在当地的第一位民选村长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的大案。

   综上所述,已不难看出,大陆农村民主之所以举步维艰的原因所在,在这充满血腥的白色恐怖中,不禁让人看到了农民们在为了追求自己的民主权利中所付出的巨大代价是何等的惨重。同时也看了中共基层组织的官员是何等的残忍,他们为自己一党组织的利益及个人的官位而无所不用其极,视人民为敌人,和民主而不共戴天。从雇凶者、杀人者的残酷到他的上级组织的麻木无情,都足以使那些初尝民主禁果的农民们望而生畏,刚刚踏上民主道路的人们又心有余悸。好在徐永锋的案子破了,百姓们又找到了一点慰藉,但愿不要再发生此类民选干部被中共党的书记雇凶杀害的现象。也好在民选村长在大陆并不多见,但可以断言,只要有专制势力及支持专制的暴政存在,民主的诞生就不会那么顺利。如民选村长徐永锋被害的一案,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总而言之,还有的是折腾和斗争,不信就走着瞧吧!?

   郭少坤 原江苏徐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员,曾因公致残。因支持八九民运被开除公职。现致力于维护农民权益的社会活动。

北京之春2004年3月号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04/260/2004227233241.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