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子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范子良文集]->[作家戴晴将《长江,长江》一书赠给民运朋友]
范子良文集
1999
·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
·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充实稿)
2000
·让更多的人看到优秀文章,也是一种启蒙工作
·《回顾20世纪》整理后的感想
·致朋友们的一封信 附:我的感想
·把刽子手的名字记录在案
·陈生江的情况
2002
·十里坪的魔鬼警察
·我和林老同歌哭!
2003
·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3.8.23)
·致十里坪劳教所副所长胡建宏的信
·致浙江省司法厅的信
·要揭露警察的违法行为
2004
·通报金波先生情况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4.5)
·我们的共同理念是用任何手段也破坏不了的
·作家戴晴将《长江,长江》一书赠给民运朋友
·致公安部部长周永康的信
·与朋友们分享
·为王金波先生呼吁
·不要遗忘朱利锋!
·我只能为民运跑跑龙套
2005
·致洪哲胜
·同声谴责济南土匪恶警迫害王金波!
·祝贺春节
·读《徐水良文集》的一点联想——也谈联合国改革
·王金波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对正义党通讯《 陈用林是一个人权迫害的骨干分子》一文的回应
·为毛国良先生第八次被砸饭碗而大声疾呼!!!
·林老关爱青年朋友!
·代邮国涛给诸位的信
·樊中庄先生被抓
·民主大业后继有人
·我的宗旨以及自我定位是“跑龙套”
·回复《回忆录》
·为今后的结社打下基础
·浙江缙云樊中庄的病况
·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
·声援程云惠女士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
·说说范方平
·让后人牢记共产党的罪恶历史
·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奇文共欣赏
·当心,今年收获的稻谷有毒!
·关于谭凯案的一些新情况
2006
·寻找焕武兄!
·后共产时代中国价值取向探索
·谈谈《浙江教育电视台》的《小强热线》和《走进今天》
·浙江缙云樊中庄先生的近况
·高举反专制大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冲向顽固的专制堡垒——祝贺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胜利召开!
·著名人权、民运、维权活动家:余铁龙先生
·谁来关注“人权”?——就“虐猫”事件谈我的想法
·我终于见到了同道余铁龙先生!
·海外民主党应率先“进军台湾”!
·民运需要智慧和勇气——学习严正学先生百折不挠的维权精神
·紧急救助法轮功学员陈忠升先生!
·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转基因大米已端上餐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向比尔.盖茨先生进言
·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
·向这群苦难的老人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呼吁!为他们呐喊!
·湖州织里火灾的死亡人数52人
·亲情
·湖州市织里镇又是一场大火
·湖州织里发生火灾和群体抗议事件后 官方正在追究泄露真相的无辜民众
·我的狱中难友李毛兴先生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
·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为内蒙女孩给焦柏固先生的求援信
·请朋友们都来使用skype网络电话
·紧急情况通报 杭州公安又抓人了!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
2007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 平平安安!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向朱先生提个建议!
·我家的孝子
·后生可畏——写在民运人士谭凯即将获释之前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致李国涛暨上海各位朋友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告浙江缙云李金亮及其他恶警们
·我所崇敬的维权英雄
·“六四”18周年前夕一次“拒绝遗忘”行动
·百万条手机短讯——引发一场大游行的启示!
·紧急救助福州林信舒老先生于危笃之中!
·浙江缙云县公安局的无赖恶警
·司法黑暗迫使残疾老人走上漫漫上访路
·“光荣”的桐乡贪官史,天助郁舜希赢官司
·上海公安认定郑恩宠为犯罪嫌疑人 不批准离境出国
·杨建利“小学刚毕业”,邓焕武才是“双博士”
·摆在残疾老人郁舜希面前最后一条路,只有“哭到北京去”了!
·又一位“国家公敌”即将出狱──献给光荣归来的毛庆祥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作家戴晴将《长江,长江》一书赠给民运朋友

   

戚惠民、范子良

   编者在书的扉页上写着:谨将此书献给1956、1957、1959年以来因对三峡工程发表自己的见解而受到不公正对待的科学技术工作者。

   在书的后记中编者又说:1958年“长办”内部反对三峡上马的工程师们,几乎都打成右派;1959年南方8省水电规划设计院院长,都成了“李锐反党集团”成员。

   这本书出得很仓促,中国出版书籍的印刷周期一般为6个月到2年,而这本书从发稿到打包只用了15天,因而书的印刷、排版、装帧不很美观。

   但书的意义深远,不但值得每位朋友认真阅读,广为传播,而且值得将书珍藏给子孙后代,作为历史的见证,正像戴晴在赠给我的这本书的的扉页上的题词:“谁是历史的罪人?!”

   长江只有一条,我们已经对她做下不少蠢事,更愚蠢的错误不可以再犯。她属于中国人,属于“大中国”人,属于全世界。

   此书更可贵的是,在只有32开本、仅仅172页的狭小空间中,竟留给说谎家李伯宁15页,让他将假话说尽,让他的说谎伎俩表演得淋漓尽致。这正说明真理、科学的自信。两厢稍作比较,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吴国光先生在《三峡“叫号”》(代序)中说:“当科学一旦成为政治的仆人时,它就不成其为科学了。”因此“就必须是科学控制政治而不是政治支配科学。对于中国人来说,几十年乃至几千年的悲剧恰恰就在于政治支配了科学,吞噬了科学,乃至于支配和吞噬了全部社会生活,吞噬和支配了人的大脑和良心。”

   美国有个由4个环保团体组成的同盟,在一封信中指出:“从环境与社会角度来看,这将是人类有史以来所建过的最具灾难性的水坝。”

   在这本书中,专家们以大量的事实最雄辨地证明了,力主修大坝的那些人不是在造福子孙,而是在祸害子孙。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呢?经济学家茅于轼说:“一个基本原因就是,决策人用的是国家的钱而不是自己的钱,这类决策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不关心效益。”

   吴稼祥一针见血地道破了这些人的天机:“以往的事实说明,国家每办一件事,往往总要养肥一批人,办事越大,养肥的人越多……古代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即使在大兴安岭火灾现场,争级别待遇的事情也屡屡成为内幕新闻。谁敢说这样一个浩大的工程加上建省的可能性,没有让相当一部分人看到了安排提拔干部的美好前景?……”

   原来,他们是在为自己,为了养肥自己。

   以此与朋友们共勉。

   戚惠民、范子良谨启

   2004.8.29

民主通讯20051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