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似栋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范似栋文集]->[七九年魏京生案始末 ]
范似栋文集
·《老虎》:揭露十一届三中全会
·《老虎》:七九年邓小平变脸的起因
·《老虎》:上海精神病院里的异议人士
·《老虎》:胡绩伟说假话
·《老虎》:反对中越战争第一人
·《老虎》:杨週智斗公安局
·《老虎》:可恥又可憐的王勇剛
·《老虎》:中共战略特务黄河清的第一滴血
·ZT:《亞洲週刊》再次推薦《老虎》第一冊
·《老虎》:「洋跃进」──陈云救邓小平
·《老虎》:姚依林其人其事
·《老虎》: 邓小平和陈云之间的秘密
·《老虎》: 孙维邦与中南海的爱情
·《老虎》傅申奇如何成为叛徒
·《老虎》:胡耀邦制造的冤案
·《老虎》:乔石进入中共中央的原由
·《老虎》:清算邓小平八三年的「严打」
·《老虎》: 陈尔晋的《特权论》和中共中央「九号文件」
·还望邓焕武先生明察
·《老虎》:文革后的上海人民代表选举
·可能這是救楊佳的唯一方法:中美之間的政治醜聞
·對《零八憲章》的十點思考
·我為什麼不在零八憲章上簽名──和徐友漁先生商榷
·牢騷滿腹的海外中國逃亡者,有誰敢批評美國
·毛澤
·滬南服裝店 《老虎》第一章第三節
·預定4月3日到白宮上訪
·《老虎》全書連載一: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一節
·《老虎》全书连载一: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
·老虎全书连载二: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3: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3: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4: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5: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二节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6: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二節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7: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二節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8: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三節滬南服裝店
·《老虎》全書連載09: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三節滬南服裝店
·《老虎》全書連載10,第一章第四節我們的朋友
·《老虎》連載11,第一章第五節毛澤
·《老虎》全書連載12第二章第一節宮廷政變
·《老虎》全書連載13第二章第二節民眾大會和牆上詩篇
·《老虎》全書連載14第二章第三節愛情多磨難
·《老虎》全書連載14第二章第四節兩次落第
·《老虎》全書連載16第二章第五節高考擴大招生
·《老虎》全書連載17第三章第一節這是一場較量
·《老虎》全書連載18第三章第二節晚上有兩個人
·《老虎》全書連載19 第三章第三節 捷足先登
·《老虎》全書連載20第三章第四節上海知青大遊行
·《老虎》全書連載21第三章第五節民主之聲和一個
·《老虎》全書連載22第三章第六節周恩來悼念會
·《老虎》全書連載23第三章第七節民主討論會的成立
·《老虎》全書連載24第四章第一節二五鐵路卧軌事件
·《老虎》全書連載25第四章第二節矛盾、衝突和混亂
·《老虎》全書連載26第四章第三節魏京生案
·《老虎》全書連載27第四章第四節魏京生案件的反響和鄧小平對誤會的誤會
·《老虎》全書連載28第四章第五節大逮捕在明明媚的春天發生
·《老虎》全書連載29第四章第六節精神病院裡的特殊病人
·《老虎》全書連載30第五章第一節大學第一年
·《老虎》全書連載30第五章第二節上海青年經濟學會
·《老虎》全書連載32第五章第三節人民代表選舉
·《老虎》全書連載33第五章第四節旅途上的王希哲
·《老虎》全書連載34第五章第五節長沙學潮和全國民刊代表會議
·《老虎》全書連載35第六章第一節姚依林是陳雲的人
·《老虎》全書連載36第六章第二節為了寫一篇文章
·《老虎》全書連載37第六章第三節赴京請願
·《老虎》全書連載38第六章第四節堅守了一百天
·《老虎》全書連載39第六章第五節《 責任.號外》案
·《老虎》全書連載40第七章第一節公安局來人
·《老虎》全書連載41第七章第二節破釜沉舟
·《老虎》全書連載42第七章第三節路易斯安那大學的來信
·《老虎》全書連載43第七章第四節葉驪發案和胡娜案
·《老虎》全書連載44第八章第一節拜訪王若望
·《老虎》全書連載45第八章第二節青島來的異議人士
·《老虎》全書連載46第八章第三節洞頭島之行
·《老虎》全書連載47第八章第四節密議
·《老虎》全書連載48第八章第五節一分鐘後警察進來了
·《老虎》全書連載49第九章第一節提審
·《老虎》全書連載50第九章第二節「嚴打」還是亂打
·《老虎》全書連載51第九章第三節牙膏裡的秘密
·《老虎》全書連載52第九章第四節誰策劃了劫機
·《老虎》全書連載53第九章第五節哪一個「外國」
·《老虎》全書連載54第十章第一節比利時副首相
·《老虎》全書連載55第十章第二節「聚而殱之」
·《老虎》全書連載56第十章第三節不同的政治犯
·《老虎》全書連載57第十章第四節秘密通道
·《老虎》全書連載58第十章第五節鄧小平無頼 
·《老虎》全書連載59第一冊後記 
·茉莉花的生命在於低調
·海歸,和我們無緣
·我為什麼要控告美國政府──摘自送交聯邦法院的起訴書
·魏京生案庭審紀錄
·魏京生案庭審紀錄第二部分
·魏京生案庭審紀錄第三部分
·羅孚案和李志綏書
·和法輪功朋友商榷活摘器官問題
·和螺桿商榷國家概念和是否愛國
·誰幫我,誰分享我的五千萬賠償金
·誰幫我,誰分享我的五千萬賠償金
·難得民憤先生有這麼深刻的認識,支持。
·艾未未和王希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九年魏京生案始末

七九年魏京生案始末

    七九年早春,风行了几个月的中国异议运动开始大难临头。起先支持异议运动的中共领导层进一步分化转向,反对的声音越来越高,摇头的人越来越多。 上海二.五?轨事件,终於使陈云、李先念等人同意彭真的意见,站出来反对民间异议运动,其中陈云是挂帅人物。在讲究资历的中共党内,陈云比邓小平的资历还高,是文革后党内资历最高的。一九三四年,陈云就是中共政治局委员。在建政后的历次运动和历次党内路线斗争中,陈云又是中央领导人中最干?的。一九五七年,陈云就和毛泽东离心离德,对毛的路线作无声的抵制。毛泽东对陈的结论是「老右」,但又曾经在中共七大时肯定陈的才能,说:「陈云同志比较公道,比较稳当,看问题比较尖锐,容易抓住要点,他很有能力。」 陈云他们的意见,可以归纳为三点:一是对毛泽东的态度,虽然毛泽东文革有罪,但是毛泽东思想这面中国革命的旗子还不能丢,否则以前的历史讲不通,今后的事也麻烦。二是共产党的领导,文革时期,踢开党委闹革命,闹出一场什么革命,大家都很清楚,今天不能再这样闹。三是无级阶级专政问题,对於一切反社会主义的人仍然必须实行专政。 他们还说,我们已经获得了一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这是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必不可少的条件和保证,现在担负领导责任的同志,应该十分注意珍惜和维护这个政治局面。 三月十四日,陈云、李先念就财经工作向中央写信。十五日,他俩和邓小平 会面,当面谈了他们对时局的看法,邓表示完全赞同。 同日,彭真向邓小平送交了公安部关于异议运动的情况汇报,以及对魏京生立案调查 的报告。

    魏京生是北京异议运动的一个活耀分子,主办了一份以激烈著称的刊物《探 索》。其父是四十年代的中共党员,曾经在解放军和民航局做过事,五十年代后在北京 建工局所属一家公司工作。其母曾做过一个鞋厂的党支部书记。 在北京公安局搞的一大?材料中,魏的主要罪行是:七九年二月二十日,中越 战争的第四天,魏京生向西方记者提供了我国参战部队的指挥员姓名,出兵、增兵数目 ,战斗进展和伤亡人数,以及军委会议日期等军事情报。 彭真还说魏参加过「联动」 ,是个品质恶劣的红卫兵。邓小平最恨的就是文革中的红 卫兵和造反派,他的大儿子就是在文革初期跳楼而成终身残疾的。

    魏京生在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是初中三年级学生。他属於最凶恶的红卫兵, 参加了抄家和打砸抢各种犯罪。 六七年,魏参加了「老兵合唱团」,那是个红卫兵的 流氓团体,无恶不作。他们?窃了二十多万的现金、存折和黄金,主犯被捕,其他从犯 ,包括魏京生都漏网了。 北京的红卫兵早期造反,抄家,写大字报,虐待教师,腻烦了就开始抓 附近地区所谓的地痞流氓,?狂地打人杀人。那个时期被打死的平民最多,一个中学被 打死或虐待致死十几人并不希奇。到了六七年,那些红卫兵开始分化。高官子弟回到家 里,基层干部和一般党员的孩子则散在社会上,游手好闲。其中一些家教不好又不管束 的,象魏京生那样,慢慢地和地痞流氓合在一起。 他们每天逗留街头,惹事生非,聚众打架,藉以发泄自己失落的情绪。一方 面他们看不起老百姓,因为他们的父母是中共党员,说起来是干部,还有各种相对於老 百姓的特权,可以走门路,讲关系。另一方面他们又嫉恨那些中共高官子弟,因为那些 人根本看不起他们。六八年左右,魏京生和他的弟弟都沦为三里河地区的地痞恶霸。魏 曾偷了北航附中王某的自行车,被抓住了还耍无?。 六九年魏京生到安徽老家插队落户。以后,魏家又通过关系,让他当了兵。复员后,又开后门,分在北京动物园当电工。中共干部领头找关系开后门,谋取不当利 益是当时的社会风气,也是中国平民最嫉恨的一件事。 魏京生於七八年底曾经在西单墙贴过一张大字报,其中写道:「为民主的斗 争是中国人民的目标吗?文化革命是他们第一次显示自己的力量,一切反对势力都在它 的面前发抖了。」 这说明魏京生当时对文化大革命还是肯定和留恋的。魏还认为文化 革命是民主的试验,与民主有关,或者说,魏所说的民主就是文化大革命。

    邓小平决心对北京西单墙和上海人民广场同时实行收的政策。从各方面来讲 ,这一次邓小平不能不听陈云。不仅一年前邓小平的复出有陈云的功劳,而且陈云的实 力和威望还在那里摆著。全党都知道,不是陈云不能当这个家,是不想当。现在陈云, 再加上李先念和彭真,三人的共同意见是任何人不能不重视的。虽然叶剑英已经有意退 出政坛,如真要表态,他会站在主张稳定社会秩序的陈云一边。 这个国家不能再乱了,邓小平也是这样想的。三月十六日,邓小平在党内的 一次高级会议上,列数了北京和上海两地异议运动情况和存在的一系列问题,特别谈到 了有人向外国人出卖情报,并表示要逮捕一些人,以此整顿社会秩序。 邓小平再也不 说西单墙和人民广场「好的很」一类话,而是面有?色,话中带火。整个会场是一种严 肃、沉重,甚至有点临战的气氛。 魏听说了邓的党内讲话,他马上想到邓所说「向外国人出卖情报」的就是指 的他,这意味著将被逮捕的第一个人就是他。魏的心情立刻变得烦燥不安,他知道这次 他逃不过了。 三月二十五日,北京西单墙又出现了魏京生的大字报──《要民主,还是要新的 独裁》,矛头针对邓小平。「人民必须警□邓小平蜕化为独裁者。」「他的行为已表明 他要搞的不是民主,他所拥护的也不再是人民的利益,他正在走的是一条骗取人民信任 后实行独裁的道路。」 魏曾经把他的那篇文章拿到西单墙的「联席会议」 上,说要「举行大规模的抗议集会,发表联合声明,旗帜鲜明针对邓小平,戳穿这个忘恩负义的独裁者」,却遭到几乎所有人的反对。 刘青曾问过魏,你有没有做过违法的事,魏矢口否认。 魏的大字报一出,把邓小平气昏了头。他不但下令逮捕魏,而且把气出在理论务 虚会和整个异议运动的头上。三月三十日他在理论务虚会上发表讲话,原先理论务虚会 为他准备的稿子不用,改用了胡乔木的稿子。 他谈到上海人民广场的一些问题,说:上海有个所谓「民主讨论会」, 其中有些 人?谤毛泽东同志,打出大幅反革命标语,鼓吹「万恶之源是无产阶级专政」,要「坚 决彻底批判中国共产党」。他们认为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好,因此中国现在不是搞四个 现代化的问题,而是应当实行他们的所谓「社会改革」,也就是搞资本主义那一套。他 们公开声言,他们的任务就是要解决「四人帮」没有解决的那些「走资派」。他们中间 有的人要求到外国去「政治避难」,有的人甚至秘密同蒋特机构发生联系,策划破坏活 动。 这些大部分都是事实,但这不是人民广场异议运动的主流。其中所谓「与台湾机 构联系,策划破坏活动」,更非确凿。杨周虽然收到一封来历不明的信,但根本没有作 出回应。如果说台湾方面想搞破坏活动,那也是台湾方面的事。台湾搞破坏能有什么好 处?所以不能排除上海警方设局的可能性,以促使邓小平下决心。

    邓小平还说,「另一方面,社会上有极少数人正在散布怀疑或反对这四项基 本原则的思潮,而党内也有个别同志不但不承认这种思潮的危险,甚至直接间接地加以 某种程度的支持。虽然这几种人在党内外都是极少数,但是不能因为他们是极少数而忽 视他们的作用。」事先他看了公安部部长赵苍璧呈交的材料,其中提到严家其。 但是他把严划为值得警□的另一类,并且在理论务虚会上大讲特讲,却违反 了他自己一再强调的实事求是的原则,甚至是不分青红皂白。 严家其的确支持过民主墙。一个原因正是因为邓先公开肯定并赞扬了民主 墙。严刚刚成为中共候补党员,他的荣誉都是文革后得到的,文革的荒唐和残暴不可能 使他满意,无论为公为私,他当时都没有理由做任何不利於邓小平和破坏四项基本原则 的事。 理论务虚的其他与会者,是比严家其资格更老的共产党员,处世为人更加谨 慎的知识分子。会议上比较活耀的是王若水 、苏绍智 和李洪林 。 王若水讲的题目是反对个人迷信,他提出,必须对毛泽东思想一分为二。苏绍智就社 会主义社会阶段问题和另一位研究者作了联合发言,他们认为,「我国还没有建立社会 主义社会,只能说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李洪林谈的是领袖和人民的关系,他说,「 不是人民应该忠於领袖,而是领袖应该忠於人民。不是领袖缔造了党,而是党产生了领 袖,领袖是可以批评的,批评领袖不是反党。」还有些人特别强调民主制度和法律制度 的重要性,他们提出「法律大还是党委大?当然是法律大,任何一级党委,包括党中央 都应一体遵行法律。」 这些理论会上最激烈的言论,都可以在中共以往的政治理论中找到根据,也 都是文明社会的政治常识。虽然在提法上和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报告有些出入,但他 们的本意都不是要对抗邓小平和四项基本原则,这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的。他们都是 长期吃中共这碗饭的,何必要砸这个饭碗呢?

    邓小平讲话等於泼了一盆冷水,四月三日,理论务虚会就草草收场了。明白人 都清楚,魏京生得罪了邓,邓就把西单墙和人民广场的全体异议者都陪绑了,理论务虚 会也受株连。本来,会议还安排胡耀邦做一次总结报告,胡耀邦说:「大会不开了,我 也不讲话了。」 但是胡还是有信心的,他在闭幕会上?:「现在某些人说,收了,反右了…… 这两年半,总结这么多历史经验,错划右派加以改正,能糊里糊涂,匆匆忙忙再搞反右 斗争吗?现在不存在收和反右斗争的问题。」一方面胡耀邦要安定人心,另一方面也是 说给邓小平听。 理论务虚会至少在策略上也不赞成魏京生对邓小平的批评。 李洪林说:「这种事情如果发在民主生活正常的国度,本不足为奇,一个公民批评政府 领导人是很普通的事情。问题是中国经过多年专制之后,民主刚刚前来敲门。三中全会 只是要求加强民主,而怎样建立民主机制,根本还没有提上日程。更重要的是当时中国 正在邓小平领导下为摆脱毛泽东的路而奋斗。以他为首呼唤改革的中共领导人,刚刚在 和「两个凡是」的较量中赢得一个回合,在这个时候,不是支持他反左,而是反过来批 判他,这实际上是从右边帮了左派的忙。」 王若水和郭罗基也持同样看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