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杜导斌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杜导斌文集]->[洪帮主传位 苏尼特人选婚]
杜导斌文集
·"我”与年代无关__致王怡君
·挖一挖奴性的根源
·洪帮主传位 苏尼特人选婚
·一个人的多数——就网络签名与王力雄余世存商榷
·请允许我把道德自由裁量权留给自己
·思想的边界在哪里?代钟健夫出手,点醒陈永苗
·我所失去的只是做奴才的机会与资格--杜导斌致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受奖答谢词
·获得“笔会暨诺威布自由表达奖”的答谢辞
·网络大选:一次民主的彩排
·“我”与年代无关__致王怡『关天茶舍』 “我”与年代无关__致王怡
·原则性与灵活性结合”新辩
·《曾国藩教子书》批判
·2002年3月22日央视两则新闻引发的极大不安
·2002年读书单之一--历史篇
·2002年读书单之二--法律篇
·2002年读书单之三--法律篇
·2002年读书单之四--史铁生
·CCTV的潇洒是人民的痛
·F4与王小波、昆德拉、博尔赫斯、马拉多纳
·黄喝楼主的自述
· 老蛋兄好——转帖《穷国的浪费与富国的节俭》
·Great ! “战略影响办”的倒闭
·攀着神的肩膀
法律文书
·两点意见─二审法庭辩护和陈述
·杜导斌的上诉状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一)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二)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三
·是“被沾光”,还是“沾光”?
·(杜导斌)刑事裁定书──〔2004〕鄂刑二终字第153号——
·要求撤销二审裁定的第二次刑事申诉书
·杜导斌诉应城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案辩护词
杜导斌的狱中日记
·黄喝楼主:狱中日记
·狱中日记(续)
·狱中日记(续二)
·狱中日记(续三)
·狱中日记(续四)
·狱中日记(续五)
·狱中日记(续六)
·狱中日记(续七)
·狱中日记(续八)
·狱中日记(续九)
·狱中日记(续十一)
·狱中日记(续十二)
2005年文章
·我们需要杰伊我们需要卢武弦—— 刘路《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序
·致诗人蒋品超
·声援文章之十八:任不寐:国家,住手!——抗议有关当局逮捕作家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九:王丹:抓作家求稳定──南辕北辙
·声援文章之二十:王力雄从杜导斌被捕谈中国出路
·声援文章之二十一:王怡: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声援文章之二十二: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杜导斌被捕而作
杜导斌因言获罪的二十六篇文章
·因言获罪文章之一:论颠覆政府是合法的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坚持党的领导”意味著什麽?
·因言获罪文章之三:警惕、预防和抵制中国网路的“23条”立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四:中南山下,活死人墓
·因言获罪文章之五:民运回国有安全通道
·因言获罪文章之六:人大代表的素质问题是个僞问题
·因言获罪文章之七:行动起来,保卫香港!
·因言获罪文章之八:支援23条是卖港主义卖国主义
·因言获罪文章之九:祝贺《民主论坛》四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中共的全面褪色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一:宪政的道理在书中,宪政的道路在脚下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二:谁是恐怖份子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三:到底谁的心中有鬼?钱其琛?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四:是西西弗斯 也是愚公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五:[百问正义]论坛设坛人语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六:关闭中宣部后会怎么样?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七:今日国内诸子应回头向杨度学习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八:良心不许我再沉默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九:论学习江氏思想与学做强盗关系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中宣部的纪律大于宪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一:为台湾介入大陆民主进程叫好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二:一个大陆底层知识者的“六.四”十三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三:国家越糟 法网越密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四:请朋友们为香港的自由出一把力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五:解读中国官民关系不正常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六:一文不值--评江泽民七一讲话
杜导斌案的声援文章
·声援文章之一: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二:国际笔会强烈关注杜导斌案
·声援文章之三:就杜导斌案转发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紧急行动通报的呼吁书
·声援文章之四: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作家杜导斌被拘捕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五:保障言论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50人声明(更新版,有改动)
·声援文章之六: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附最新签名)
·声援文章之八:【专访】丁子霖评杜导斌事件:自由靠自己争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洪帮主传位 苏尼特人选婚

   一

   在《射雕英雄传》的语境里,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徒众逾万。如此大帮首领的威权当然非同小可,这从刚刚卸任的洪七公的一句话即可见一斑,洪七公道:“现下你是帮主(黄蓉),我成了帮中的长老。长老虽受帮主崇敬,但于帮中事务,须奉帮主号令处分,这是历代祖师爷传下的规矩,万万违背不得。只要丐帮的帮主传下令来,普天下的乞丐须得凛遵”。在信奉“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的时代,一帮之主几乎就掌握了帮众的生杀予夺大权。然而,这么重要的职务,居然可以随意托付给一个与帮众素不相识,对帮规帮务一无所知的十五岁女孩。对洪七公传位给俏黄蓉,金庸老先生是这样子告诉我们的:

   遭欧阳锋暗算,武功尽失,在欧阳克的威胁面前时刻面临性命之忧的洪七公,将轻易不传人的打狗棒法教给了黄蓉,以缓解强敌的进攻。大概由于没有酒喝,便记起还有一件大事未作了断。洪七公(对黄蓉)道:“孩子,你跪下。”黄蓉依言跪下,洪七公拿过身边的绿竹棒,高举过头,拱了一拱,交在她手中。黄蓉惶惑无已,问道:“师父,您叫我做丐帮的……丐帮的……”洪七公道:“正是,我是丐帮的第十八代帮主,传到你手里,你是第十九代帮主。现下咱们谢过祖师爷。”黄蓉此际不敢违拗,只得学着洪七公的模样,交手于胸,向北躬身。洪七公突然咳嗽一声,吐出一口浓痰,却落在黄蓉的衣角上。

   就这么简单,说来都有点让人不大敢相信,由于前任的“合法性”指定,一个只知调皮捣蛋的小丫头稀里糊涂间成为万人之上的一代雄主。

   一个黄毛丫头会不会得到万众的同意和支持呢?洪七公对此并无担心。洪七公又道:“今年七月十五,本帮四大长老及各路首领在洞庭湖畔的岳阳城聚会,本来为的是听我指定帮主的继承人。只要你持这竹棒去,众兄弟自然明白我的意思。帮内一切事务有四大长老襄助,我也不必多嘱,只是平白无端的把你好好一个女娃儿送入了肮脏的叫化堆里,可当真委屈了你”。“事实”经过情形正如洪七公所述,虽然生出个杨康抢走绿竹棒欲做僭主的波折,但当误会过去,帮众们对前任帮主为大家所作的英明选择还是报以“山呼万岁”。群氓礼敬新帮主的丑态,在第二十八回《铁掌峰顶》中金庸先生是这样写的:

   黄蓉执棒在手,朗声说道:“现下洪帮主未归,由我暂且署理帮主事宜。简、梁两位长老率领八袋弟子,东下迎接洪帮主。鲁长老且在此养伤。”群丐欢声雷动。台下群丐见了她这打狗棒法神技,哪里更有丝毫怀疑,齐声高叫:“参见帮主!”上前行礼。

   这两段文字描绘出一张活脱脱的万丐拜主图。众人信服“她这打狗棒法神技”,除了对暴力的钦服,更大程度上是冲着“打狗棒法神技”的证据性意义。“打狗棒法神技”在此是作为论证“帮主指定”成立的有力证据而存在的。即“打狗棒法神技”与“帮主指定”之间确定不移的逻辑关系,否定“非打狗棒法神技者”的“非帮主指定”合法身份。不难看出,帮众对帮主的选择是十二分合作的,根本没质疑自己新领导人身份得以成立的程序的合法合理与否。

   民众首领不由民众选举,也不由若干候选人自由竞争,而由前任私相传授;被首领者视首领私相授受为合法,唯认前任指定才是正宗,这种官民间的默契是我们“优秀”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金庸先生只不过是把这“优良”传统重新发扬光大了一次而已。

   首领私相授受的传统最早可以追溯到尧舜禹身上。《史记》中,当尧的时代行将结束,面临不知何人堪践帝位时,有过几次关于确定最高领导人的御前决策会议:

   尧曰:“谁可顺此事﹖”放齐曰:“嗣子丹朱开明。”尧曰:“吁!顽凶,不用。”尧又曰:“谁可者﹖”讙兜曰:“共工旁聚布功,可用。”尧曰:“共工善言,其用僻,似恭漫天,不可。”尧又曰:“嗟,四岳,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有能使治者﹖”皆曰鲧可。尧曰:“鲧负命毁族,不可。”岳曰:“□哉,试不可用而已。”尧于是听岳用鲧。九岁,功用不成。尧曰:“嗟!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践朕位﹖”岳应曰:“鄙箰忝帝位。”尧曰:“悉举贵戚及疏远隐匿者。”觽皆言于尧曰:“有矜在民闲,曰虞舜。”尧曰:“然,朕闻之。其何如﹖”岳曰:“盲者子。父顽,母嚚,弟傲,能和以孝,烝烝治,不至奸。”

   这段话不必译出来,其中关键的意思是:为了解决“天下有谁能接替尧而为帝”的问题,尧召开御前会议,请大臣们推荐合适候选人。尧先后否定了大臣荐举的丹朱开明和共工,最后初步决定用舜。应该说,在这个决策过程中实行了真正的民主集中制,先由左右大臣充分发扬民主,提出自己的意见,然后由一把手尧集中,定板。尧禅舜这段历史虽然史书只记载了数百字,但这数百字在中国历史上的份量是无与伦比的。它为国权的延续提供了一个方程式,此后的历史只是将不同的变量代入这个方程里求解。但考察这个决策过程,却感觉到缺点什么。缺什么呢?缺就缺在“民”。在尧之民转变为舜之民的过程中,民对自己的政治角色转换没有发言权,尧舜当局也根本从未考虑给予子民以对自己元首的选择权。新首领的抉择本来是一个由君、臣、民三个变量组成的三元三次方程,却被简化为只有君臣两个变量的二元二次方程。决策过程简化,表面看来决策成本降低了。实际情形却远非如此简单。中国历史上几千中反复不断的农民起义,就可以理解为被遗弃的另一个“元”在发挥作用,在大声说“不”,使二元二次方程始终得不出一个正确的“解”。

   由于忽视了民的决策地位,从这里开始,中国的权力获得程序走上了一条漫漫歧途。谬种流传,其发达的根须一直深入到金庸老先生那颗当代小说家的大脑中。

   二

   在地球的另一面,历史却讲述了截然不同的故事。

   在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张雁深译,商务1961年版)脚注中,记载了这样一个传说:古代欧洲的萨尔马弟的苏尼特(Sunitae)人有个奇特的风俗,他们把所有的青年召集起来,进行投票评定。得票最多的青年被公布为最好青年。这个最好青年可以从全国的女子中选择一个自己最喜欢的为妻。等他选择后,得票第二多的青年接着选择,这样顺序下去。把爱情、婚姻、家庭和幸福交给社会决定,对于现代读者来说,未免太残酷,太不可思议。它撇开了性格相投,两情相悦等等因素。所以,即使得到孟德斯鸠等著名人物的称赞,今天的苏尼特人后代也断不可能让其青年效法。选婚绝对不可行。这个传说的价值是:它让人间接地看到,在欧洲的民间,民主选择意识是何等的根深蒂固。

   欧洲的选举制度可以远溯到公元前的希腊罗马文化,大致相当于我们八百年周王朝的尾期,离尧舜禹时代晚了二千年左右。公元前6世纪的希腊半岛时兴城邦制,最著名的是受雅典娜保护的雅典城邦。前594年,年轻的政治家梭伦当选为雅典的最高执政官,进行了有名的“梭伦改革”,将执政官的选举权和监督权划归公民大会,国家权力组织有三个:一个由氏族首领演化而来的执政官,一个由氏族部落长老会发展起来的贵族会议,一个由氏族部落全体大会沿袭而来的城邦公民大会。公民大会是雅典城邦国家的最高权力组织,每个20岁以上的男子都可以参加公民大会,并享有表决投票权。公民大会定期召开,城邦政府的一切重要事务均需由公民大会讨论决定。公元前509年,罗马人推翻了王政制度,进入民主共和时期。不再存在终身任职的王,而是由两位经选举产生、实行任期制的权力地位相等的执政官取代,共和国的一切高级官吏都由民众大会选举。政体由执政官、元老院和人民大会三大部分组成。开始时因为富人把持了权力,选举大多对穷人不利,随着平民不断与贵族展开斗争并取得胜利,平民逐渐为自己争取到了当选执政官、监察官的机会,可以推选自己的官吏即保民官,选举制度朝着民主化方向发展。虽然罗马民主共和制最终走向了独裁性质的元首制,但民主的种子却撒在了民间。

   在黑暗的中世纪,英国产生了“大宪章”、“光荣革命”,意大利涌现出佛罗伦萨、米兰、威尼斯、比萨等城邦共和国,法国诞生了“三级会议”,到处都可看到民主突破桎锢顽强生根发起的芽苞。国家权力由国王专制逐步转变成国王,精英(贵族),平民三足鼎立的局面,为现代代议制民主的完善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