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今日,有名凌寒者躲在天涯下水道里向老枭暗发一毒镖:“姓枭的,看你前面几首诗倒还不错,再看你的系列文章,牛皮哄哄,卖的,与青楼女子没啥两样!”。

    老枭虬髯大汉,武功高强,放言高论,远近轰动,有时兴致高时,自吹几句是有的,可我既不卖肉更不卖魂灵,目前也不卖文------ 最近闲得无聊,登(网)坛说法,纯属义务。与青楼女子,似无共同点。这位擅发暗器的四川唐门高手以为将老枭与青楼女子相提并论,便以为侮辱了我,未免可笑。

    对于青楼女子,老枭只有惋惜、只有怜悯,不带半分轻鄙。所鄙弃的,是令女子误入青楼的社会环境,是喜欢玩弄青楼女子又不把她们当人看的狗屁男人,是那些出卖灵魂、人格卑下的猥琐男人。相比较而言,青楼女子还是高尚的。

    历史上的青楼女,第一要数唐朝“浣花溪畔女校书”薛涛。据说薛小姐八、九岁时,其父以井旁梧桐为题,吟道:“庭除一梧桐,耸干入云中”,薛应声曰:“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古人有诗谶之说,这两句诗似乎预示了这位才女一生的悲剧。她十五岁入乐籍,与四川第一把手韦皋老爷及其幕僚、当地文化名流唱和应酬,名满天下,韦老爷还想报告中央封她以校书郎之官,后虽因故未成,但人仍称她为“女校书”。该校书诗才杰出、诗格工丽,在唐代就已获很高评价。请看他的《筹边楼》:

   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

    钟惺《名谖诗归》赞曰:“教戒诸将,何等心眼,洪度岂直女子哉?固一代之雄也!”。

    青楼名女士中,还有明清之交一生充满传奇色彩的柳如是。该小姐幼年被卖入娼寮,所幸投靠的也是明末名妓徐佛,习诗文,学书画,为自己“独张艳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金盆洗手后,托身明末重臣钱谦益。明朝灭亡后,该小姐激励丈夫反清复明,并倾尽珠宝,助饷义军,亲自参加瞿式耜、郑成功等领导的抗清运动。该小姐既富有“爱国”精神,又具备优秀的诗才,诗文风格独特,“闲情淡致,风度天然,尽洗铅华,独标素质”(郭漪《柳如是诗小引》),引得一代文豪陈寅恪动了凡心,对她的身世和作品进行钩隐索微,发潜德之幽光。请看她《初夏感怀四首》其四:

   
荒荒慷慨不知名,百尺楼头倚暮筝
勾注谈兵谁最险,崤函说剑几时平。
长空鹤羽风烟直,碧水鲸文淡冶晴。
只有大星高夜半,畴人傲我此时情。

   独立楼头,手抚古筝,眼极苍茫。匹妇亦有兴亡责,谈兵说剑气似横。局势何其险,天下几时平。烽烟起处鹤高飞,碧水涌时长鲸动,而且主杀伐的太白星,半夜高悬,这都是大战将临的征兆啊。巾帼丹心,不亚须眉!

   青楼出身的奇女子,代不乏人。如宋代上阵击鼓助夫退敌的梁红玉女士,一代红妆照汗青的陈圆圆女士,让宋徽宗周邦彦浪子燕青神魂颠倒的李师师女士,与西子姑娘作伴的苏小小女士,都是;鱼玄机,其实也是披道姑外衣的妓女,慧眼识英雄的红拂女,传说中的红线女、聂隐娘,皆家伎出身,广义而言,也可归入妓女队伍。

   英雄豪杰、文人墨客与青楼女子之间的风流韵事和传奇佳话,更是指不胜屈。唐朝名诗人杜牧的一首著名小诗,就是献给一位妓女的。诗曰:

   
袅袅婷婷十五余,豆寇梢头二月初。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窗帘总不如。

    最有名的是小凤仙与蔡锷将军之间的爱错故事,至今依然令妙龄青年、怀春少女热血沸腾呢。

   时间进入二十一世纪初,青楼已隐入烟雨迷蒙的历史深处,妓女愈堕愈下,进入宾馆茶楼酒店按摩院乃至街头发廊,诗书琴棋的情趣也愈行愈远,渐渐只剩下赤裸裸的皮肉交易。纵然如此,妓女也自有其可敬之处。

   老枭有一首小诗,就是“歌颂”妓女的。诗曰:

   
官耶妓也启人疑,同质异名何足奇。
一卖魂灵一卖肉,为娼高尚作官卑!

   据《南方周末》载,某地三陪女被任命为宣传部副部长。

   前不久在一个论坛读到一篇名为《妓女新论》的妙文,也是“赞美”妓女的。兹抄几条于左共赏:

   2。妓女只是在有限的时间出卖肉体,而不象有些人一辈子出卖灵魂!

   3。妓女多为生活所迫,而不象有些人自愿为精神奴隶!

   4。妓女自己说真话也让别人说真话,而不象有些人说假话也让假话。

   5。妓女有独立经营的自由,不象有些人根本就不懂独立思考

   7。妓女交易时明码标价,不象有些人有权时贪得无厌!

   9。妓女挣钱靠自己劳动,而不象有的干部直接从国库获取!

   11。妓女没有势力,不象有些人以势压人!

   13。妓女多挣钱要靠取悦顾客,不象有些人掌大权靠欺压老百姓。

    最后,正告凌寒:老枭最近火气大,爱干架,但不论(赛)台上还是(商)场上,不论床上还是(公)堂上,甚至街头,都喜欢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干,那种躲在暗处放冷箭发暗器的下三烂手段,可以休矣!

   2001、10、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