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朱镕基是执政党中极少数令我敬佩的能吏干员之一,但他所谓的教育产业化的改革措施,却是给百姓雪上加霜、向苦难火上浇油!今天上午看了朱老总管的记者招待会,听朱总嘴里嘣出:国家财政充分保证了对教育、科技的大量投入(大意)的话,不禁感慨:老朱真的老了!

   据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2000年中国教育白皮书》提供的数据表明,无论在全世界范围还是在亚洲,中国公共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都低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而且,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调查,目前我国义务教育投入中,中央财政所承担的份额只有百分之二左右。

   基础教育更甚。2001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县乡财政与农民负担》课题组调查了湖北、河南、江西三个县,得出的结果是:农村义务教育的投入,包括农村教育附加、农村教育集资及中小学杂费等,事实上主要是由农民负担的。

   实际上这种情况非常普遍,全国农村大同小异。说起这农村基础教育问题,我就满腔怒火满眶热泪----我是农村出来的,深知农民子弟读书之难。为了供我继续深造,弟妹们被迫早早离开了校园,害了他们一辈子。什么九年制义务教育!狗屁!简直是欺世盗名,不要脸!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颁布实施16年了,有关领导早已宣布“基本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了,可是,全国还有多少学龄儿童因交不起学费而失学?还有多少人生活在文字和现代文明之外?改革开放以来,科教兴国啦,重视教育啦,最苦不能苦孩子最穷不能穷教育啦,口号年年喊,说的比唱的还动听,事实恰恰相反,中国在教育、特别是农村基础教育方面的投入长期落后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该挑的担子,该尽的事务,政府多是推给社会、推给希望工程!

   我们上一代和这一代,许许多多农村人已经失去受教育的权力,怎么忍心继续耽误下一代,从根本上断绝他们改变命运的希望啊怎么忍心?不是一个劲强调发展权吗,如果接受基础教育的权力都得不到保障,让他们怎么发展,怎么“享受社会进步所带来的成果”、“享受使自己与他们共同发展的权力”?届时,我们国家拿什么来与发达国家进行全方位的竞争,拿什么来赶英超美振兴中华?就靠集中优势资源培养出来的少数精英分子?精英当然重要,群众路线不能抛,更重要的是全民族文化素质、知识水平的普遍提高啊。

   在去年九月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中,我就大声疾呼:“从农村开始,切实落实九年制义务教育。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了,老少边穷地区,还有多少孩子因贫困而失学,轻了说,这是对国家前途的不负责任,说重点,这是对全民族严重的犯罪!各级领导,国家教委,难辞其咎。如果我们下一代,仍然文盲、科盲成群,我们的民族,何时才能振兴!纵然我们的经济表面上看起来多么发达,如果教育跟不上去,我们永远也成不了世界强国!再也不能把九年制义务教育,推给社会、推给希望工程了。这部分经费,必须由国家承担起来。国家再穷,也不能穷了孩子、穷了教育!就是借外债,也不许有一个孩子(特别是农村)因为贫穷、因为交不起学费而失去读书的权利”!

   8亿农民一时半会还无权享受一般国民的待遇,还只能在自己国家当三等、四等公民,这也罢了,至少,给他们一点盼头----既使很渺茫:让下一代获得改变父辈悲惨命运的起码技能和微薄希望…。

   国家太大太穷财政太困难,却耗巨资不断上马有些条件不成熟的工程和项目,什么三峡工程、国家大剧院…;又有多少钱浪费在吃喝腐败、资金外逃上!

   更令人气愤的是:听说不少城市政府不能妥善解决民工子女上学难的问题,却以治安需要和不合规定为由,屡屡取缔民办的民工子弟学校。近日网上又有一则消息,《华夏时报》也登了:11月29日对棚棚学校的孩子来说是灰暗的一天。当日下午,在丰台区、花乡公安、联防、政府官员100多人的浩大声势下,他们这所在京打工人员子弟学校被强行取缔,教学设备也被搬走,取缔之后又不对学生进行妥善安置。

   这简直是极不负责任的流氓无赖行径,自己不干活也罢了,还不许别人干!这是明目张胆的玩火,这是对国家民族的未来的犯罪!这样的政府行为,令人齿冷又心寒!

   我想起于阿克顿勋爵(1834--1902)在其政论《国家》里的一段话:“几个世纪以来,有一个道理一直没有被人们发现:教育应该是国家的一项职能,而国家则从未努力去履行这项职能。然而,当现代专制主义诞生以后,国家就以主权者的身份向任何事物施加影响并提出要求:商业、工业、文学、宗教都被宣布为国家的份内事务,相当地,这些领域也就被国家霸占和监控。根据同样的方法,所有事务的教育职能,国家都把它归属于市民自己去完成,并以同样的理由把其余的职责从自己身上免除掉”。

   奇怪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号称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社会主义民主国家呀,所作所为,怎么与“现代专制主义”国家一模一样呢?

   东海一枭2002、3、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